[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杨言.   从乌克兰战争审视价值观与国家利益关系 2022-12-09 08:19:40  [点击:1028]
乌克兰战争让人看不明白的一点是:明明是俄罗斯入侵别国,但西方对乌援助则一直以来小心翼翼,生怕乌克兰把自卫的战火烧到俄罗斯境内。这与西方国家历史上对待战争的态度不和谐:彻底打趴发动战争的国家是两次世界大战特别是二战的主旋律。越战韩战如果不是西方国内反战,恐怕结局也是西方大胜,毕竟经济科技实力摆在那里。与越战韩战时期西方的民意冷淡相比,乌克兰战争首先是西方民意主战,西方政府在乌克兰问题上反而怠战了。

如果说这种怠战只表现在战争初期的话可以理解,毕竟谁也不想把钱砸到几个无能的政客身上,阿富汗战争就是个教训。但是随着乌克兰抵抗意志的增强和俄罗斯的败相渐显,西方对乌克兰的援助仍停留在“自卫”阶段,甚至连爱国者导弹都没有派上用场,眼睁睁看着乌克兰全境民用设施遭受导弹袭击。有说爱国者导弹400万美元一枚,太贵,这都是瞎说,就算送乌克兰一千枚也就40亿美元,并没有占用西方太多的资源,何况别说40亿,就算400亿美元战后乌克兰也可以慢慢赔,赔得起的。但西方就是不给。

想象一下,如果俄罗斯今天发射50枚导弹被击落49枚,明天发射80枚导弹又被击落79枚,在发射了500枚导弹后发现没鸟用,还会继续打光1000枚导弹吗?当然不会。普京虽然蠢到不会赚钱,但也不至于蠢到不会数钱,亏本的事人家不做。这就带来一个结果:俄罗斯无牌可出。乌克兰显然很想得到这个完全掌握战略主动权的结果,西方国家难道不想要这个结果?肯定想。但为什么不这么做?而且做起来一点不难啊。俄罗斯底牌越少,西方就越能掌握谈判主动权,也就能越快渡过能源危机。但就是这么容易干成的事,西方就不干了。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认为两种政治选择都会导致西方不愿意让乌克兰对俄拥有明显的战略优势,哪两种政治选择呢?第一种政治选择是希望俄罗斯彻底战败亡国,第二种政治选择是不希望俄罗斯战败亡国。

这两种选择既对立又统一。

先看看第一种选择。想要让俄罗斯彻底战败灭亡,KO俄罗斯是没有用的,KO相当于放虎归山。被KO的一方会果断退出比赛,但却赢得了更多卷土重来的机会,而一旦下次再卷土重来,威胁值就变得更大了,就象一战战败的德国在二战的破坏力一样,造成更大的灾难。所以要彻底让俄罗斯战败灭亡,就要慢慢放血,让这个国家民不聊生,最后内乱解体,从地图上把这个巨无霸国家彻底解体成十几乃几十个不具任何武力威胁的军事小国,就象现在的塞尔维亚、科索沃、克罗地亚、黑山等国一样。毕竟俄罗斯国土面积相当于南联盟国家70倍以上,加上资源丰富,被人KO一次后,如果死性不改,韬光养晦“闷声发大财”一段时间后又要搞事,会酿成更大的祸害,所以要玩死这头作恶了上千年的巨熊,KO没有用,只能慢慢消耗。怎么消耗?当然是既不能让它赢得战争,也不能让它认为必输无疑,欲擒故纵,让它继续狂吠直到百病加身、筋疲力尽,最后精尽人亡:-)

再来看看第二种选择,之所以不想让俄罗斯战败亡国,基于两个方面的考虑:一是人类历史上,一个帝国的灭亡总是伴随着另一个帝国的诞生,相同剧情的悲剧总是由不同的主角继续重演,俄罗斯的解体会不会出现另一个基辅帝国或奥特曼帝国,这个谁也说不准。可以肯定的是,一旦俄罗斯全面解体,那么近水楼台先得月,东欧各国肯定捷足先登瓜分利益,其它国家包括德法英都可能只有干瞪眼的份,这北溪一号二号的话语权也只不过是从俄罗斯手上落到了几个可能更难缠的小国手上,恐怕到时候波兰以赔偿二战损失为筹码对德国人坐地起价也说不定,基辅战后必会富强,小泽在位当然好说,小泽离开后这个变得强大的国家好不好管教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所以俄罗斯解体后,传统欧洲列强只能寄望于东欧国家明白事理,以大局为重,不要斤斤计较,以维持长久的能源安全和经济稳定,但这恐怕只是西欧各国的一厢情愿,因此对于欧洲列强来说,要让想东欧各国继续维持对他们相依存的政治和经济纽带关系,把俄罗斯这头巨熊关进笼子里,也好过把它搞死,熊在笼子里虽然咬不了人,但威力尚存,放与不放,决定权还在传统列强手上,东欧各国还不敢放肆。而对于美国而言,维系一个强大但却无法咬人的俄罗斯,也是维系盟友关系的必选项,不然以后欧洲还会看美国脸色行事吗?特别是在对抗中共问题上,一旦欧洲安全问题不复存在,美国领导的牵制中共野心的力度将会在心理上被盟友极大削弱,这也是美国人不愿意看到的。至于英国,帮助乌克兰打败俄国等于提升了英国在东欧各国的声望和话语权、抗衡法德在欧洲的政治垄断,符合英国国家利益。

综上,看来第二种选择是西方列强的优选。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美国总是不给乌克兰更好的武器,哪怕明知这样做可以尽早结束战争,而欧洲各国也是小算盘不断,军事援助就象是挤牙膏,让俄乌两国始终处于要死要活的状态。马克龙放话尊重俄罗斯人民的安全关切,做梦都不希望俄罗斯战败,这可不是乱说话,这是深思熟虑后才说出来的话。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战争初期法德没有援乌的欲望,因为一个以傀儡身份存在的乌克兰不会对欧洲强国构成任何威胁,反而一个以战胜国姿态存在的乌克兰对欧洲事务指手划脚是无法避免的。呵呵,所以不要怪美欧在援乌问题上磨蹭,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啊。这就是价值观与国家利益关系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典型反映,表明了欧美列强无论多么地声称坚守他们的价值观,总是会受到国家利益的桎梏,毫无瑕疵的“匡复正义”并不存在于人类世界里,哪怕为终结人类战争付出过接近于无私的巨大代价,美国最初也只是一个隔岸观火者,直到战火被强行烧到了自家门口。

总结:不论是否计划让俄罗斯解体灭亡,让乌克兰拥有绝对的军事优势都不是一个最优的选项。

所有人都应该感谢泽林斯基,一个表面上弱不禁风的普通演员,在面对世界二号军事强国的泰山压顶之势选择了带头赴死抵抗,激发了爱好和平的人们的同情和支持,迫使习惯以“正义”作为国家利益遮羞布的西方政客忍痛挥金相助,完成了一个史诗级的战略逆转。历史上,获得援助的人往往一转身就反噬文明,就象中共与苏俄,领受了文明世界的恩赐后反过来成为文明世界的头号威胁。希望一百年后,当人们回顾这场战争时,仍然认为对乌克兰的帮助是值得的。
最后编辑时间: 2022-12-09 08:30:2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