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高寒   致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蔡楚 2022-12-08 05:59:44  [点击:687]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蔡楚先生:

自我在20221028日,根据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法院之1:18-cv-02986号民事判决,递上我的“申诉书”,要求复审当年的“高寒开除案”以来,一个多月已经过去了。果不出我所料,笔会迄今仍以“沉默”相向来回应。迄今,我并未收到来自笔会任何官方答复。笔会的这种沉默反馈,实际上可被视作以不作为来表示“拒绝接受申诉”。对这种不作为的民事侵权,美国民法是有相应的管辖和救济的。

这里我想提醒蔡会长:成为独立中文笔会的会长,这不仅是一种荣誉,更是一种责任。您目前已经是在册的Independent Chinese PEN Center Inc 这个美国法人的法定代表人,对该法人迄今为止一切民事权利和义务负有全权法定责任。笔会一直都热衷于向中国当局发出“遵守法制”的呼吁或抗议,既如此,那自己就必须首先自律守法,必须尊重司法的权威。否则,言行不一,叶公好龙,无论是作为个人或团体,都是没有公信力的。

这里我再次重申我在申诉书中诉求:

关于本案的申诉,如果今天的理事会仍然坚持当年的“高寒诽谤-开除案”符合程序正义,那么,就请驳回本人申诉;如果你们认识到此案有违程序正义,那就请撤销原开除决议。二者必居其一。

说实话,自从因本人起草的“财务公开,用人竞争”的笔会章程修改案,遭到张裕(钰)等笔会当权派封杀,拒绝交由会员大会投票表决的风波以来,本人均一直在受“投鼠忌器”之困,且至今亦然。这第一“困”,是笔会为争取在中国的“写作自由”而加入到争取宪政民主这个大洪流中与专制者的抗争;而这第二“困”,则是笔会来之不易——却又被张裕(钰)等糟蹋殆尽——的财源。然而,这“投鼠忌器”本身,却绝不可能构成笔会内部腐败谋私者绑架整个笔会,尤其是绑架国内第一线会员,而借以坐大的任何口实。

本人曾自诩为中国海外民运之横跨两栖——理论与实践——的战将。曾经整整十年,几乎是投入了全部心力精力甘愿为民运干“义工”。我向来对那些个秀“存在感”的海外民运研讨会、世界代表大会之类兴趣阙如,但却独对民运中所涉重大理论论战,和在对中共施压和给台阶中求平衡的“捞人”救援抗议活动,有着特殊的敏感和兴趣[1]。尽管那十年因热衷于民运义工,本人曾不以为意地一贫如洗不慎被郭罗基给曝了光[2],但却万没想到它竟然被刘晓波讥之为“哭穷”;被杜导斌判定为纽约民运界“最无用的人”。感谢美国这块自由竞争的天地,致使我自从抛掉种种民运义工羁绊后,自己曾在国内底层长期摸爬滚打而练就的驾轻就熟的动手能力,很快就跻身于美国蓝领技工中产行列。当年我看着笔会中那帮穷酸文人为争几个捐款绞尽脑汁、变作花样互相打破头时,我脑中就甚至不时闪过一个不无揶揄的嘲笑:我今天轻松挣得的这些个钱,把整个笔会养起来都成啊……

正是因为深深介入过海外民运而对其中阴暗面有切肤之痛,故当年我才对初创不久的笔会,抱有某种力求避开那些弊端教训,而探索建设一种异议群落新文化的由衷——或曰不切实际[3]——的期待。在第二次会员大会期间,我对大会报告、对笔会会务,均倾注了极大的讨论热忱,曾一度深得欢心。加之郑义[4]对我干活实力的大加推荐,故当时便有拟议中的诸如笔会网站网管、狱中作家委员会主管、理事及秘书长候选人之流言频传。但所有这一切,却因我当真去弄了一份刻意于“财务透明、用人竞争”的笔会章程修改案戛然而止。不旋踵,加之我的拼力坚守,据理直争于程序正义,要求将修改乙案与原甲案公平地交由会员投票选择,故一下便捅了马蜂窝,顿成众矢之的[5]

诚然,笔会眼下最卡脖子的事,还数NED的“断炊”。而要重获NED捐款,笔会自身就必须首先端正内部风气。笔会眼下的经费窘迫,恰系唯利是图者自行退场,义工奉献者脱颖而出的大好时机;也是笔会痛定思痛,反省改革的大好时机。正是在这种意义上,本人此时此刻提起的此申诉本身,难道不就正是在敦促笔会的反省与改革吗?不过,不知蔡会长您以为然否[6]

前会员:高寒

2022125



[1]在当年无数的民运“义工活”中,批“告别革命”的理论论战,与独自跳上台去单挑自称是“博导的博导”且发起“扫荡民运”擂台赛之牛皮哄哄的芦笛,是前者的记录;而担纲开互联网签名救援之滥觞的成功营救不锈钢老鼠刘荻与成功营救军医蒋彦永,则是后者的记录。

[2] 所谓:“营救高智晟、郭飞雄和陈光诚的总指挥部就设在如同贫民窟的高寒家中。”

[3] 这即当时老枭嘲笑的:“为一根xx毛写一篇十万字的文章,为一根xx毛而累着,而烦恼,不值!”

[4] 顺便一提,刘宾雁和郑义是我入会介绍人,正是他们“拉”(一再动员)我入会的,因我对文学并无专长。

[5] “巧立名目、中饱私囊”这八字经的提出,并非目睹财务报告中饱含猫腻之日,而是其后热衷于制度补救战败之时。

[6] 记得蔡会长可是声称保留有当年原汁原味全套档案的喔!


本文 PDF 版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