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老王社长   祝福广州,广州加油! 2022-12-01 19:39:55  [点击:1286]
祝福广州,广州加油!

老王社长

广州解除了“防疫”对人民的封闭,万众欢腾,满城阳光;人们奔走欢呼,如获解放。珠江两岸生气渐次恢复,反映经济晴雨的股指大涨。我们祝福广州,为广州加油!

但是,可能真出于疑虑,更有人居心叵测,阴阳怪气的论调又出来了:“过两周一个月再看吧”,“感染数增加,有人死亡,医疗资源紧张....”。无非是要求把人民重新严厉封闭起来,好保证他们的健康,甚至发财。
凡唱此论调者,回答他们很简单:“你们自己回家吧,门外围上铁皮铁网,把屋门焊死,将自己严密封闭起来,谁能感染你们?一切不就解决了吗?”

封闭“防疫,实质是自杀。真怪了,用自杀来避免可能的死亡。愚不可及!为了你的(部分人的)可能染疫和可能的死亡,就先要绑架整个国家整个国民经济为你自杀?让全体人民先为你自杀?
当然,我们相信广州政府方面也一定会按照中央和国务院的防疫政策调整,“人民至上”,更科学更精准地制定推出防疫措施,尽可能地遏制疫情的传播和尽可能地减少因疫死亡数字,为广州真正开出一条成功防疫的新路,为全国树出一个榜样来。

但是,为防止软弱动摇倒退,我还是要再推出当石家庄动摇倒退之时老王社长的文章“...我不要他的伤亡数字,我只要塔山!”,请大家再看。

最后,我还要对海外反共人士和某些别有用心者说一句:前些日,当国内多地民众不堪长期封闭,生活无着万般痛苦而抗议,要求取消封闭之时,你们兴奋,见猎心喜,煽动什么“白纸革命”,也叫喊解除封闭。但你们不是真心为了人民,你们不过是趁机发难,以为推翻共产党的机会来到了而已。我请大家记住你们,看你们明天又会是什么伎俩!当今天共产党俯顺民情,解除封闭,人民拥护,你们失败落漠了;若明天因封闭解除,疫情数字和死亡数字真有所上升,你们又将扮出什么嘴脸?铁口直断,那时,你们必又会高喊:“共产党放纵疫情,不顾人民死活”,要求恢复对人民的封闭,再来个“黑纸革命”。这不是凭空的猜,你们是一定的。

2022年12月1日
=======================
“...我不要他的伤亡数字,我只要塔山!”

老王社长

“...我不要他的伤亡数字,我只要塔山!”。在塔山阻击最紧张最险要的关头,林彪对程子华的这个著名命令,是惊心动魄的。它不下于斯大林卫国战争的227号命令。

今天,中国的防疫前敌指挥所首长有没有胆魄像当年的林彪一样向全国下达这样的命令:“我不要你的疫情数字,我只要国民经济和人民生活的正常运转!”

林彪不爱惜战士的生命吗?不,他爱惜。但作为统领全局的首长,他知道,没有塔山拼死阻挡住敌人疯狂进攻付出的巨大牺牲,就只有锦州前线的崩溃和辽沈战役全局的失败,也就没有了随之的全国摧枯拉朽般的解放战争的迅速胜利。

近日中央调整政策的20条防疫指令,总的精神,是在精准防疫的基础上,逐步放开以防疫为名对民众的过度封锁,尽可能地减轻对国民经济和人民生活的影响。中央不了解这一决策的实施,疫情可能的反弹甚或某种规模的扩散吗?我想必然估计到的。但中央是站在全国的全局利弊权衡高度上的。它了解到今日病毒的演变重症率和死亡率已经很低,而国家经济三年来因疫情遭到的重创已无法继续下去,人民的生存条件三年被无休止封闭的极度挤压已经使他们的忍耐逼近了极限。不能再将昨日成功的“武汉经验”作为证明“制度优越”的不变的教条了,必须在防疫战略上作出坚决而妥善的改变。

但是我们看到,一旦执行20条,疫情真出现了某些扩散,一些人就要哇哇叫了,不得了了,天要塌了,开始凭想象推演疫情数字,吓唬将会有多少多少的老人和基础病人要死亡了,威胁“谁敢负责”了,无非是要求政策再退回去,把人民再严严地封闭起来。

这些哇哇叫的人,有些是居心叵测的。这里不说它。不少,可能是真缺乏大局观,害怕逐步解封后疫情某种扩散带来的危害。但是,难道他们真不能懂得,任何对全局利益的维护,都难以避免甚至无可避免局部可能遭受的损失和牺牲吗?

现在的中国人,受过初中教育,都耳熟能详知道毛泽东当年“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的策略路线比王明、李立三的死打硬拼,“御敌于国门之外”的左倾路线,多么高明。但他们不知道王明、李立三要死打硬拼,“御敌于国门之外”就没有他们的道理吗?红军打不赢可以“走”,根据地的老百姓怎么办?伤病员怎么办?像新野樊城的数十万百姓拉家带口跟着刘备走一样,跟红军去走?老百姓不能走,留在家乡,就只能被打进来的“白军”和还乡团恣意报复,烧杀屠戮!(有如今日“收复”赫尔松的乌军屠杀亲俄百姓)。“十送红军”是首很动人的歌,今天很多人喜欢演唱。但他们有没有想想,当年这些凄凄切切依依不舍在“望红台”送走了长征红军的百姓们,后来将如何?有几人能躲得过被杀被轮奸被活埋的结果?事实上,红军走后,据国民党政府的报告写道:在清剿区内,“无不焚之居,无不伐 之树,无不杀之鸡犬,无遗留之壮丁,闾阎不见炊烟”。更据史料统计“瑞金有18000人被屠杀;兴国被屠杀2142人;于都被屠杀3000余人;沙心地区全家被杀绝的有37户。赣县田村一地被杀害94人,其中有14户被杀绝。寻乌被杀害4520人,杀绝900余户;会昌被杀害972人;石城县被屠杀的干部和群众576人;广昌被害的1000余人;宁都有4520人死于蒋军的屠刀之下;上犹县被杀害的干部达2124人。...其手段极为残忍骇人听闻,如挖心、剥皮、肢解、分尸、刀砍、碎割、悬梁、火烧、活埋、挖眼睛、割耳朵、穿铁丝、割舌头、破肚取肠、割乳挖胸、沉潭落井、打地雷公、钉丁字架、灌辣椒水等种种令人不寒而栗的酷刑。有的被用烧红的铁盒戴在头上活活烧死。有的妇女被轮奸割乳,凌辱而死。......”

所以,王明、李立三们才坚持要死打硬拼,要“御敌于国门之外”,声称要对根据地的老百姓负责。不然丢下老百姓撤了,放任敌人对根据地老百姓的屠杀,对红军有“极其不良的影响”。他们没有道理吗?还是有道理的,就像今天中央20条实施后,由于疫情必然的某种扩散可能的吓人的死亡人数,他们就叫嚷要继续“御敌于国门之外”,把人民重新封闭起来,好对“老人和基础病人的生命负责”,一样。

毛泽东是怎么回应王明、李立三们的这番道理的?他说:
“主张“御敌于国门之外”的人们,反对战略退却,理由是退却丧失土地,危害人民(所谓“打烂坛坛罐罐”),对外也产生不良影响”。但是,毛说:

“如果我们丧失的是土地,而取得的是战胜敌人,加恢复土地,再加扩大土地,这是赚钱生意。...革命运动所造成的丧失是破坏,而其取得是进步的建设。
“危害人民的问题同此道理。不在一部分人民家中一时地打烂些坛坛罐罐,就要使全体人民长期地打烂坛坛罐罐。惧怕一时的不良的政治影响,就要以长期的不良影响做代价。”(毛泽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

我们今天当然很轻松地知道了,毛是正确的。但是,我们只要想想,当时毛在王明李立三们的指责下:“你‘敌进我退,打不赢就走’,后果是什么?是数十万百万的苏区人民被屠杀。你敢负起这个责任吗?”。若果毛在这样沉重的指责压力下被吓到了,动摇了,屈服了,也只好同意红军去死打硬拼,“御敌于国门之外”了,还能有后来共产党的最后胜利和新中国吗?

忆史思今,今天不同样有人在用“放开后,疫情将大规模扩散,死多少多少人”来吓唬人们,企图动摇各级政府对执行中央20条新防疫政策的决心吗?事实不是已经在各地发生了不少的动摇和不知何所是从的新的混乱了吗?

有人指责老王社长说:“难道你是想让疫情大规模扩散吗?”
老王社长反驳说:“难道你是想让国家经济财政彻底崩溃,逼老百姓造反吗?”

毛泽东说,“他们看问题仅从一局部出发,没有能力通观全局,不愿把今天的利益和明天的利益相联结,把部分利益和全体利益相联结,捉住一局部一时间的东西(如武汉经验)死也不放。”“我们在敌人第五次“围剿”时期的蚀本正因为这一点。不愿意丧失一部分土地,结果丧失了全部土地。”(毛泽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

“动态清零”,是要在科学的认识上,精准的方法上,在社会的生命鲜活的运动中达到最后的“清零”,不能是消极地随意地把人民违法封闭禁锢起来“清零”。我们国家是统一的,不是分省分地割据的;我们国家是对外“坚持开放”的,不是锁国的,人民的国内外流动是他们的生命。怎么可能长期地(特殊时期短暂可行)把人民严厉封闭禁锢起来去“清零”?十个手指去按水中的葫芦,此伏彼起,可行吗?这简直又是一种李立三的“争取一省数省首先胜利”的荒谬。

“...我不要他的伤亡数字,我只要塔山!”
毛泽东说“在干部和人民还没有经验时,在军事领导的权威还没有达到把战略退却的决定权集中到最少数人乃至一个人的手里而为干部所信服的地步时,说服干部和人民的问题是一个十分困难的问题。”

今日中国的防疫形势已经到了战略转换的最关键时刻。是进是退,决定了中国的国运。所以我真的希望,今天中国的防疫前敌指挥所首长能有权威和胆魄像当年的林彪一样向全国下达这样的命令:“我不要你的疫情数字,我只要国民经济和人民生活的正常运转!”


2022年11月20日
http://yizhewenji.com
最后编辑时间: 2022-12-01 19:51:4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