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徐水良   评江泽民、法轮功、花瓶特线民运;再辩革命改良、暴力非暴力问题 2022-12-01 15:13:12  [点击:761]

11月30日评论(221201)
(评江泽民、法轮功、花瓶特线民运;再辩革命改良、暴力非暴力问题)

徐水良
11-30日评,2022-12-1日汇编修改


11月30日评论,部分已编进昨日编辑的几个评论:

魏京生维稳保极权真面目
https://twishort.com/pAqoc

警惕并揭露花瓶特线假民运假反对派破坏白纸革命的阴谋
https://twishort.com/rAqoc

评艾未未;驳川粉“习近平最怕川普”弥天大谎;目前特别要支持先行者让后进者追随先行者
https://twishort.com/yAqoc

下面是后来的评论。

mask man面具人@maskman996

老徐 ,你怎么看待江?
我们理性看待,抛开情绪注意来谈!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体制内的共产党头子,除个别后来醒悟的,都是维护极权体制的极权专制的头目,江泽民也不例外。但江泽民比习近平好得多,开明得多。

墙国反贼@Qiangguofanzei

法轮功再怎么让人觉得恶心,也不是江泽民可以用非法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理由

江泽民再怎么迫害法轮功学员,也不是法轮功2012年支持习近平反江,后来又造谣魔怔挺川的借口

我觉得不用说刚翻墙出来的人,就是老反贼,能真正理解这两句话的人也不多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李大师与土共公安部的关系非同一般,一般国家对付邪教,都是抓捕邪教头头,解救一般信徒。

但土共例外,放李大师出国,迫害一般信徒。

我怀疑土共有可能是用残酷迫害信徒,帮李大师及法轮功高层渗透海外。

江泽民也很可能是帮情报机构这个计划背锅。

Tandy@Tandy00705714

你认可满清病入膏肓还是现在中共病入膏肓?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中共远不如满清
https://twishort.com/7pNmc

土共政治制度已倒退到欧洲中世纪中国秦始皇,极权制度下需要通过突发革命推翻暴政;再驳攻击文明美好、赞美邪恶兽性、攻击汉语汉字汉文化和全体中国人及人类道德的禽兽化逆种族主义

https://twishort.com/IXpoc

Bob New@liuyangeming

幹革命,老徐就是個二愣子,殺敵八百,自損八千那種🤣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敌人当然包括伪装成民运的占狭义民运人数绝大多数,大约占九成的土共特线别动队。土共特线拼命掩盖这个事实,把他们说成真民运。过去20多年,我揭露特线民运沦陷区真相。土共特线就拼命反诬反咬,漫天造谣攻击我揭露伪民运就是特务。现在反诬反咬不灵了,就说我杀敌八百自伤八千,目的还是掩盖土共特线。

归根结底,就是变着法子把土共特务线人,包括招安投共的特线,说成自己人,诬蔑我们揭露特务线人,就是自伤杀自己人。

邓自闲@zixian

遗憾黄(黄未原)先生这样理解。也许相隔33年时代(起码通讯手段)不同了,在国外喊口号支持,能引导出革命.要革命就不能不考虑代价,不能低估政权的力量,当“帝国反击”时候就是暴力的文革。代价低的变革都是具体的,妥协的。32年的教训不应该这么快就放弃了。我无法用任何人的判断来支持“影响”,只能依被影响的人自己的感受

仲维光@ar2652006328

在读波普自传前,我还没去除共产党教育的思想——如牺牲些人能加速历史进程,那是值得的。这影响了我对89学运看法。
读过之后,我深切地反省了自己——你只有要求自己牺牲的权利,不能鼓动别人用献血推动历史。这尤其对在海外的我,你没有资格对国内人说三道四!故我说:
心折此时无一寸,路迷何处见三秦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说“代价低的变革都是具体的,妥协的”,这完全是告别革命派陈词滥调的谎话。

实际情况是,中国人在中共统治下付出生命和其他代价,早已超过许多许多次超大规模的大革命。

我早已用具体数字说话。

参见:中国现行改良改革成本远超革命
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改革成本远远超过革命)
https://twishort.com/Fvumc

本人无数次强调迄今为止的当代中国抗争,一直是超级文明、超级理性、超级和平的抗争。这是其中文章之一:

老徐评论
89民运、香港抗争、还有无数抗争,中华民族英勇的超级文明、超级理性、超级和平的抗争,其抗争规模,力度,悲壮程度和付出代价,往往超过全世界同类运动总和。超过许多暴力抗争甚至暴力革命
https://twishort.com/g1Anc

再发一些相关文章的链接:
再评暴力非暴力
https://twishort.com/xLSmc
暴力和非暴力、革命和改良、激进和缓进
https://twishort.com/fDvkc
再驳攻击革命尤其是攻击暴力革命的谬论
https://twishort.com/gWImc
勇武派低度暴力抗争早已在全国风起云涌,胡平许志永们装看不见而已
https://twishort.com/lCDnc
驳胡平:既然实弹镇压,难道那是见好,不是见坏?不应该见坏就上?相反倒要“见好就收”?
https://twishort.com/E4Anc
本人今天早上发的批评胡平和美国驻华使馆的几个推
https://twishort.com/3sDnc
近日再谈策略问题
https://twishort.com/gfznc
胡平对胡平《克服失败主义》一文的不同意见
https://twishort.com/pRznc
魏京生的64反思,客观上是帮土共误导民众
https://twishort.com/oj0nc
继续讨论:胡平魏京生的64反思,客观上是帮土共误导民众
https://twishort.com/ol0nc
停止单纯鼓吹消极不合作,更不要污蔑攻击革命
https://twishort.com/8cInc
再谈革命和改良等问题——对孔识仁《民运三十年大事无成的真相》等的评论
https://twishort.com/RdFnc

革命和改良毫无疑问是社会进步的两手两腿。一定要砍掉一条腿一只手是极端荒唐的。革命是扫除阻碍社会进步阻力的必须,但仍然需要革命后的改良来实现社会进步。

革命和改良,暴力和非暴力,都取决于掌握暴力的当权者,不取决于手无寸铁的民众。不断反对革命,反对民众暴力,纯粹是告别革命派维稳保极权阴谋。

陆文禾@luwenhe99

维光先生说得好,我改了几个字,算作是我自己的:我只有选择自己牺牲的权利,无权鼓动他人用血和命来推动我想象应有的历史。具体来说,我在海外,也就不应该有资格对国内人说三道四!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什么脑袋?

1、革命改良,暴力非暴力,这是策略讨论。是研究客观需要。

鼓不鼓动别人参与革命,是主观意图。

把主观与客观混为一谈,脑袋坏了?

2、革命改良、暴力非暴力,都由客观实际需要来决定。如果有客观实际需要,当然有鼓动问题,否则哪来革命?把鼓动革命污蔑成心理邪恶,是特线一贯污蔑革命搞维稳策略。

3、我们反对有些人自己非常无知,却坚持对国内指手画脚。但人们有言论、评论、批评自由,而且运动需要高度言论自由,需要人们七嘴八舌、说三道四,以便汇集人们,包括国内国外、中国人外国人智慧和意见。

剥夺人们的这些权利,说没有说三道四的权利。那就是把土共的思想言论专制,搬到运动中来,让运动死气沉沉失去活力,最后失败。

4、民主自由不是免费的,总是需要牺牲的。

需要有人鼓动,也需要有人做出榜样。

尤其是革命,这两者都需要的。而且鼓动工作是大量的、非常必须非常需要的。

中国民运已经鼓动几十年,没有鼓动,没有启蒙,就没有革命。

但参与运动、参与革命靠自愿,没有人强迫他人参与。

从道德上拼命丑化污蔑革命鼓动,是土共及其特线扼杀镇压革命的惯用技俩及手段。

5、言论自由,评论自由,批评自由,七嘴八舌,说三道四,议论纷纷,这是好事,不是坏事。那样,社会、运动或革命,才会生气勃勃。

剥夺这些自由,无论是设定身份门槛,只有权贵甚至独裁者才能说,别人说就是妄议;或者是设定道德门槛,只有英雄或道德高尚才能说,一般人没有说三道四权利,都是典型的土共思想言论专制的流毒。

6、再说一遍,能不能走改良道路,需不需要革命,需不需要暴力,都是客观现实决定的,主要是掌握国家权力国家暴力的统治者决定的。都不是手无寸铁的民众决定的。

告别革命和理非派伪公知伪精英,拼命把它们说成是民众的主观愿望,拼命反对革命反对民众暴力,完全是脑袋进水,搞错了反对对象和方向。其原因,显然是维稳保极权。

三和大神@jsbzzgr2

《革命未必暴力,改良未必更和平》秦晖
http://hxzq.net/aspshow/showarticle.asp?id=9905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这些问题,我很早很早二三十年前就说过了,比秦晖说得早得多。

三和大神@jsbzzgr2

清朝就有,早一百多年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清朝没有这么仔细。只有革命改良之辩。没有暴力非暴力之辩。因为革命派和改良派都主张暴力革命暴力改良。那时没人呼喊非暴力,对当时的革命派改良派说来,主张非暴力,就是精神病。

和理非是当代伪精英伪公知发明的。革命等于暴力等于无序,改良等于和平渐进等于有序,更是他们极端无知的违背历史的奇葩性“常识”。

参见: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
https://twishort.com/CGync
其中的《两个公式——四评郭罗基先生长文》

其中一开头就说:

改良派有两个公式:

一,革命=夺权=改朝换代=暴力或战争=专制。

二,改良=不夺权=渐进=非暴力或和平=民主。

事实上,这两个公式中的每一个等号,都是不等号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