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孙丰是也   (12)习尚不能区别思维与感觉,他唯一所能的是什么? 2022-11-23 16:56:25  [点击:995]
(12)习尚不能区别思维与感觉,他唯一所能的是什么?
曰:是欲望!为满足欲望,什么载藏、暗杀、政变他都无所顾及

意志是生命的构成成分,发自个体生命,服从并服务于自身,此即万物所不能摆脱的本已性——任何事物的自身能不是自身吗?山现的能不是山之象,水现的能不是水之象;再具体一步,这座山现的能不是这座山之象,这条水现的能不是这条水之象?所以任何人的意志首先满足的都不能不是自身。

一个只活动在感觉中的疯子,所可能的是什么?曰:那就是永无满足的贪欲。检索他成为公众人物以来的全部言行,所见只是对自身欲望的满足,他的智慧构成里既没有用为认识的能力,也没有知羞耻的反省力。他把整个地球乃至宇宙都理解为满足自己欲望的资源。随着身份地位的变迁,胃口日益膨胀,从河北正定到今日已踩脚下的皇梦,可见世界越来越不能满足他那见风就胀的无底黑洞,中国已被他吞下,他要的是整个地球甚至宇宙。他的真实梦境就是把宇宙当成习家江山。这样一个无耻混混的无止境奢望的狅妄之言,竟成了如此大国如此大党的“指导思想”?呜呼!堂堂中华儿女人十亿,史五千,竟让一个傻瓜玩于股掌,悲哉痛哉!老汉不由感叹:这普世民主之道,竟真难于上青天?一个连思想与感觉都区别不了的半屌子无赖竟猖狂到如入于无人之境,我们能甘心吗?能忍受吗?不!勇士彭载舟已吹响了覆舟的号角,敲响了灭共的惊雷,无论男儿与巾国,都应扑汤蹈火救国救己救儿孙,重建干净土地!

思想必须是思想者的思想,只有明确“什么是思想”的人所发生的思维成果才是思想。思想是动词,表征行为。可思想又是名词,因而又是被思想的内容。所以只要动名词的思想,必定是反思。又只有处在行为中的人才能思想,行为中的人就是在人生中的人。在人生中的人把往昔储存在记忆中的人生,给予重新的分析与认识,就是反思。反思就是在人生中解析人生。在人生中解析人生就是用今日的思想去反省过往的人生,也就是“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此就是反省,人类的知识与观念都以经验为始,但经验又有两类:一是感官受激造成的对外在空间对象的外经验,另一是对内在过程的反省获得的內经验。思想就是内在的反省——

亦即用今日的境界去反思往昔的人生,因而反省就是思想思想,思想思想得出的结果还是思想,只是是更高境界的思想。请网友来评评头论论足,神经平那成山成岭的言论,可曾达到我在这里指出的境界吗?他今生今世也没说过一句认识立场的话,连何为认识都不懂,何来的思想?他射出的全是侵犯、迫害同类的毒箭!

从动物中分离出来的人祖,睁眼所见是形形色色的万物,他们能想到的当然就是追究构成万物的元素——本原,追踪溯原是知识的开始。万物可感可触——凡物就现象。但万物的本原却隐而不现,不现象的本原却是现象背后的根源或本质。实际的事物没有不现象的,认识就是通过事物现的象去追踪它背后的无象无形的本质。因而认识也就是刨根问底,追根溯原。刨根所追问的“底”,溯原所溯的“原”,并没有实际的形态,而是一个不可触及只可思及的“理”,或先天而有的“原则”。考察“理”与“原则”它们不是与万物那样可从外部度量,立马就知“理”是事物所以为事物所据依的规定性,“原则”是先天而有的规定性。规定性都只可思之而不能见之,都必然为真。那永远推演不出终极可靠性的是经验感知。

“本原”指的是“一切实在”的最终本性。终极的本性只是无形的原则,不是实在的万物,万物的本原又是一切实在的最终本性。这说法岂不是什么都没说的废话?它只是宾词重复了主词,结论重复了前提,宾词或结论并没对主词的知识有所扩充,所以是废话。这一命题的重要性存于:需要理解的万物都是实际,实际就现象,但万物的“本原”并不象万物属之实际,理与本原并不现象。却是无所不包的实际事物的最终的、基础的、也最抽象的规则。这种最终的、基础的、也最抽象的理则是什么呢?——它就是做为系词的“是”。

“是”乃是一个超验的原则,只有超经验的理性思维才能与之同一。从思维的立场看,宇宙中只有“是”没有“不是”。所以只是思维所把握到的“是”才是探究真理之路,由感性所所感觉到的东西都已是“是者”或“存在者”。一切“是者”、“存在者”都得从“是”或“存在”里完成一份“分有”才能成为“实在”。

因而最抽象的“是”或“存在”是一切实在的终极“本性。

人人都能感知万物,因万物是现象,却感觉不到现象背后的“是”或“存在”。“是”与“存在”都无形无象,是超验的。只可思之不能见之。只有超验的思维才能达到“是”,也只有超验的思维才能与“是”或“存在”同一,此即思维与存在的同一——也只有思维才能达到真理。从经验上说人感觉到的实在也是真的,却只是当时当下的真,一旦过了这个村也就没了这个店。

日常中我们总是认为有“不是者”,这里说的“不是者”是对着具体对象说的。如:泰山不是黄山,长江不是黄河……这类情况下我们所完成的是对已是实际事物的区分。不管泰山黄山,长江黄河,实际上都早已存在了,即已是“是者”了。我们是在“已是”层面区分出这个不是那一个。这里的区别不是思维而是感觉。只有当下可靠性,离开了当下就不再有效。

只有带着必然性来思维所得的成果才是认识,才无例外有效。因经验永远不能给予经验判断以无例外有效,经验判断只是把一些适用于多情形下的有效性推广成为一切情况下的有效性。从经验归纳法里推不出必然真理。因能被经验的都是“实在”,即已是“是者”或“存在者”,只可被感知不能被思维。能被思维到的永远是“是”或“存在”,而不是“是者”或“存在者”。思维与感觉并不象手与足,眼与耳那样是由自身相异,可加区别。手就是手,足就是足,各自的功用归各自,只凭感觉便可区分。思想与感觉都在意识里,并不现象,不能靠直观将它们区别开。只有超验的思维所达得到的才是“是”或“存在”。思维与感觉都归属于意识,常人大多只在“实物”内作区别,所区别的是不同的“实物”,不是“是”与“不是”。实际中只有“是者”没有“不是者”。日常说的“不是者”是从经验上说的,都是“是者”。“是”或“存在”说的是“一切实在的终极本性”,在“泰山不是黄山”,“黄河不是长江”的表述,是在它们都已是事实的经验层面下完成的,关涉不到“是”或“存在”的最终性质。

此即思维者与感觉者间的区别。不能思维的人一旦偶得了国家公器就是神经平那样的作为。不同的不能思维者之间也有区别,就是胡锦涛与神经平间的区别。能思维者与只凭感觉来活动者间的区别,则表现为赵紫阳和温家宝与神经平之间的区别。赵表现的是觉醒或反省,温表现的是自然人性,神经平表现的是从未明白什么是“是”或“存在”。鉴于此,我呼于有机会下手的人立即铲除习近平及重要党羽!

哲学就是追究本原的学问,本原不是物质的,而是终极的抽象性质,它本就不是具体,当然不容易被把握。可是要把问题说透道清就非抽象不可。这就是自然哲学与巴门尼德哲学的分水线,即存在论与自然哲学间的区别。治国理政治者必须经过经虚涉旷学问的严格训练,科学必须被纳在哲学的控制之下,因科学是操作不是价值趋向,不能让科学任意发挥。下里巴人不只治不了国,而必然败坏国家家公器,残害国民残害世界。所以必须把习近平碾为齑粉!只有扫汤了共产主义才有共同人的觉醒与复兴。

哲学是刨根问底的学问,根和底都是无形无象的的规定性原则,本就不具体不可把握,因而抽象。你不能因哲学的抽象而拒斥它,相反应努力去理解它把握它,虽说能抽象的人未必有顶天立地的境界,但要想达到顶天立地的境界是非抽象不可的。所以哲人追求的就是抽象,只有抽象才能追究到一切实在的终极本性,挖出共产主义所以致灾致害的本性。我的号召是灭习是灭共所绕不过的阶段,灭共才是普世价值的实现。救党是不懂终极本性者未经思维的瞎说,人既已存在就不能不以存在为唯一根据才是不移的真理。
.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