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反儒家的恶果和启蒙派的愚昧 2022-11-14 00:16:43  [点击:984]
反儒家的恶果和启蒙派的愚昧----东海微言集

余东海

【反儒派】反儒派有正邪之别。例如,墨家和启蒙派不失为正派,法家、马家和拜上帝会都是邪派。反儒派中,邪派的邪恶度极高,上不封顶;正派的正义性很低,非常有限。孟子斥杨墨“禽兽也”,东海批启蒙派为蒙昧派、蒙启派和蒙人派,如理如实。正派而反儒,必然造成深刻的思想内伤和道德内伤,严重破坏自身的政治能力和道义形象,成事不足,或事倍功半,或徒劳无功,甚至白白牺牲。

【反儒派】反儒必然五化:思想反动化,道德反常化,政治悖道化,社会缺德化,道路邪恶化。这不是诅咒,而是百年来彰明昭著的事实,也是马家邦触目惊心的现实。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要为百年浩劫画下句号,就必须重新尊孔尊儒。这是救民救国的必须,是民族认祖归宗、中华重建文明的必须。

【反儒派】或说“中国需要外来文化的冲击才会走向文明”云,这个观点在自由派中相当流行,与结巴的“三百年殖民地论”异曲同工。东海曰: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自己反文明,再大的文明冲击也没用。仁义道德是文明的根基,反孔反儒就是最根本的反文明。五四派包括西化派北化派,本质上都是反文明派。百年来两派口头上都在高倡自由文明,本质上都是自由文明的拦路虎。

【反儒派】王夫之说:其上申韩者,其下必佛老焉。东海曰:其上蚂者,其下必民粹焉;其上暴政者,其下必暴民焉;其上恶狼者,其下必蠢猪焉。蠢猪恶狼,相反相成相配套,共同构成了史无前例的非人世界。知识群体中的蚂主义、集体主义、民粹主义、反儒主义者,不是三帮分子,就是愚昧分子,其中又以反儒分子为最。以反仁义而求自由,以反良知而求良制,以反德治而求法治,以反民本求民主,蠢到这种程度,称为蠢猪都是对猪的侮辱。

【反儒派】吾所在的一个倡导民主自由的500人大群,多数疑儒反儒,一片犬吠狼嚎;少数有所认同,已是难能可贵。有个既不认同也不反对的群友说:“从此以后,我对批儒毫无兴趣,只需向着那前方的光亮寻去”云。东海答:中国人对于儒家,应该多少有所认同。否则就是自绝于吾儒,自绝于光明。再寻一百年,依然是黑暗!

【反儒派】二十年前,发现自由门中多数人对儒家充满敌视,反儒更甚于反马,崇耶稣更甚于崇自由。现在回过头去看看,发现自由门中这样的人依然非少数。甚感痛心。反儒崇耶,于自由事业百无一利而有大害。此理吾二十年前就已彻知,可怜大量自由派依然一无所知,依然一边举自由之旗,一边行反自由之实。

【反儒派】儒家容得下反儒派、反儒派容不下儒家是一种微信现象。对此东海深有体会。应邀进入某些自由群,常有反儒分子呼吁将吾踢出,吾亦曾多次被踢。还有群友热烈表示,自己一旦有权就要对儒家如何如何。可笑复可悲。得出一条东海律:反孔反儒会严重破坏心性、降低德智,让人丧失自知之明和知人之明。如果说还有比反孔反儒更能降低德智的,应该是崇蚂崇蟊。反儒崇蚂双重愚,反儒崇蚂的社会特别背天逆理野蛮黑暗,根本因在此。

【五四派】五四两派,同样五盲:盲于儒家文化,盲于中华文明,盲于中国历史,盲于西方真相,盲于人道真理。五四两派都有灾星的性质,有一个共同点:破坏非常在行,建设绝对不行,无论好心坏心,只能办成坏事。他们爱家爱国,必然家破国败;致力救亡图存,更加致祸招亡;追求民主自由,追来党主极权。吾尝对蚂派言:求求你们把民主自由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撤下来;又对蒙启派言:求求你们不要追求民主自由了。五四遗孽,一派坏得要死,男盗女娼;一派蠢得要死,盲心瞎眼。两间余东海,欲哭已无泪!

【蒙启派】启蒙派和红卫兵,正邪有别,知识有别,但同样蒙昧,同样三昧:昧于儒家文化、中华文明和中国历史。红卫兵是蠢人干坏事,捣乱家国,非常厉害,一干就成,天下大乱;五四蒙启派是蠢人干好事,追求民主,绝对不行,百干不成,一地鸡毛。

【蒙启派】了解了五四两派,了解了民德民智,熟悉了毛时代熬过来的老人派,接触了饱受打击迫害的海内外自由派,吾对中国现当代命运就有了深刻的洞察。百年浩劫,天经地义,合情合理。这是逻辑的必然,文化逻辑、政治逻辑、历史逻辑、道德逻辑、因果逻辑的必然。理所当然的家国命运,势所必然的百年劫难,令吾对因果的认知更加深刻,对天理的信仰更加坚定,对文化使命的承担更加主动和勇敢。

【蒙启派】蒙启派以儒家为大敌,以孝道为大忌,以为孝道就是完全听父母的话。故流行一句话:“人类所有的进步,都在于子女不听父母的话。”殊不知,孝道并非一味听父母的话。父母的话该不该听,完全取决于话对不对。对则听,不对则不听,礼所当然。而且,对于父母的重大错误,儿女还有劝谏的责任。大孝不仅能得父母欢心,还能干父之蛊、谏父之过、纠父之误。《孝经》说,“父有诤子,则身不陷于不义。故当不义,则子不可以不诤于父,臣不可以不诤于君,故当不义则诤之。从父之令,又焉得为孝乎?”诤臣才是大忠臣,诤友才是好朋友,诤子才是大孝子。此理非蒙启派所能知也。

【警世钟】没有希望儿女不孝顺的父母,没有希望学生不尊师的老师。但是,反孔反儒之后,父不父子不子、师不师生不生就成了家庭和学校的普遍现象,到处都是忤逆之子、桀骜之生,甚至弑父弑母弑师的恶性事件亦层出不穷。这就是反儒的恶果,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也。吾当年混迹诗词圈,广交天下老人家,亦曾执教老年大学。常闻埋怨子女不孝者,具体原因因人而异,基本原因不约而同。他们都是反孔反儒派,往往全家都反感儒家,反对孝道。还有老人固执地认为,儿女孝顺是应该的,儒家孝道是反动的。儿女反孝道而能尽孝,父母反孝道而希望儿女尽孝,难矣哉。

【警世钟】诬文武颂桀纣,诋孔孟赞商韩,毁圣贤拜盗贼,蔑华夏崇蛮夷,都是中华大忌、人道大忌。君子人、文化人、政治家不为也。注意,现在最大的蛮夷是马帮,而且是有史以来最野蛮的蛮夷。论诬文武、诋孔孟、毁圣贤、蔑华夏态度之激烈,论颂桀纣、赞商韩、拜盗贼、崇蛮夷姿势之低下,五四是前无古人的。五四来了,四九还会远吗?四九来了,文革还会远吗?经过文革而不能反思蚂蟊之大恶和五四之大谬,今天的状况就具有一定的必然性。不能彻底清算蚂蟊和五四,灾难尚未有穷期!

【警世钟】集体主义、民粹主义和反儒主义是通往极权主义的三条捷径。反儒不等于民粹,但反儒派中民粹分子特别多。民主主义者、平等主义者、平均主义者、女权主义者,都是民粹分子。注意,民粹主义、反儒主义和集体主义三个群体中,都有反极权反马帮而追求自由者。但他们不知道,他们的思想与自由主义格格不入,与极权主义相应相配。他们客观上充当了极权主义的三帮而不自知。

【警世钟】反儒崇蚂双重邪,百年浩劫难避免。百年浩劫原是对蒙启派最好的启蒙。无奈效果不佳,无数蒙启派历劫不改,至今依然对儒家持敌视、排斥、批判的态度,盲心瞎眼,冥顽不灵,莫此为甚。这也是蚂魂不死、浩劫未已的根本因。

【历史眼】极权主义在中国成功了两次半,暴秦一次,法家君本主义极权也;苏俄一次,蚂家党本主义极权也;洪杨帮半次,仿耶教神本主义极权也。三种极权,意识形态、制度形态各不相同,但有一个不约而同的共同点:反孔反儒,而且一次比一次凶猛,第三次反得最为凶猛彻底,连根掘起,连墓掘起,丝毫不留余地!于此可见,古今极权主义同样敌视儒家,一旦坐稳江山,必然焚书灭儒。洪杨帮坐不大,要因之一是还没坐稳就急着焚书灭儒。这方面暴秦和红毛就稳重多了。

【历史眼】反儒最易入邪道。秦法家是邪道,拜上帝会是邪道,蚂主义是最大的邪道。中国走上这条邪道,蚂派居功至伟,反儒派亦功不可没。人要自我戕残,神仙莫救,圣贤莫救,谁也救不了。反儒就是自我戕残,自寻绝路。頤眞軒厅友言:“纵览世界,历史之悠久丰富,圣贤英豪之众多杰出,文化学术之高明博大,无如我中华民族者。中华之学,则以儒为代表,承伏羲以来之正学,开数千年之道统,灌溉亿万之心灵,以凝聚我中华民族,张我赤县神州之帜,垂至于今,领土承统一之势,民族无分裂之虞,儒家与中华实为一体而不可分也,譬如灵魂之于身体也。人伦家国天下,舍儒而孰为折中?而言种族之别之防,使吾中华有以自贵,而能超越万族,有以自固,常能挥斥异族,四夷共仰,万国来朝,虽经沦亡之痛,终成光复之功,至今巍然屹立东方。故曰中华复兴必尊儒,反儒是自绝于中华也。”

【东海曰】有厅友批判独尊儒术,吾发了思考题:“东海客厅一直就是独尊儒术、罢黜马家的。大家感觉不自由了吗?”有厅友答:“岂止自由,滥自由已经时常肆虐了。”吾说:不少厅友都嫌自由过度了。没办法,这就是王道社会。宁愿过度,勿伤自由。宁愿放肆,勿伤吾民。”因为醉了,表达得不够完整清楚。这句话的意思是,宁愿自由过度,勿伤自由;宁愿吾民放肆,勿伤吾民。”后半句是写给未来王者的。特此恭请他牢牢记住。

【东海曰】邪恶之徒愚蠢,那是理所当然,吾辈乐观其蠢。可悲的是正善之士愚蠢,好心办坏事,自以为正义地办坏事。很多蒙启派就是这种正善之士,误民误国亦误己,为之遗憾。儒马正邪不辨者,吾末如之何也已矣。当然,遗憾而已,骂一声蠢材都是多余。太蠢的人不配吾骂也。挨骂也是要有一定资格的。孔子骂宰予朽木不可雕,粪土之墙不可圬,宰予在孔门名列七十二贤呢。对于讥其为丧家犬的郑人,孔子除了“然哉然哉”之外,多说一句都是自轻。

【东海律】对于孔子,理解和崇信者,士君子也;有所了解和认同者,正善之士和中国人也;有所尊重者,一般人包括西方人也。这也是人的底线,过此则非人化。诬蔑孔子者,非人也。孔子不仅是中国、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言行最正确,人格最健美,道德最中正。诬蔑孔子者,自绝于中道、自弃于天道、自外于人道矣。

【东海律】恩将仇报者往往仇将恩报,认贼作父者往往认父作贼。蠢到这种地步,还想享受家庭的和谐温暖,那是绝无可能了。仅仅无家可归,已是天恩高厚。如果说人世间还有比认父作贼更愚蠢的东西,非“仁义道德吃人”论者莫属。把仁义道德当成吃人的东西,被无道缺德的东西吃掉几乎是必然的,就像认贼作父者最容易被盗窃和劫杀一样。这就是因果的公道和天道的公平。

【东海律】社会和时代有正常和反常之别,即有顺淘汰和逆淘汰之别。在顺淘汰时代,同力度德,德善道正者胜;在逆淘汰社会,同力度德,德恶道邪者胜。逆淘汰社会即反常社会,恶社会,蛊社会。春秋战国和民国都是典型的蛊社会。春秋战国,礼崩乐坏,孔孟边缘化,法家上升;民国,学绝道丧,儒家被打倒,民粹主义和蚂主义泛滥,人心深受蛊惑。蛊社会一旦形成,不仅儒家,任何正人和正义力量都会彻底丧失立足之地,接踵而来的必然是极端黑恶、极端反常、更加尸山血海的极权社会,如秦朝和马邦。浩劫天注定,别无选择也。

【东海律】诬蔑孔子者非人,这个观点完全成立。然复须知,这里的“非人”是思想道德批判,与孔子斥原壤“老而不死”、孟子斥无四端之心者“非人也”一样,不会对被批判者的法律人格构成侵犯。道德非人者,法律人格和人权自由仍应受到尊重和保护。不过,论因果,反孔反儒诬蔑孔子,必有恶果后患。自弃者天弃之,自绝者天绝之,反孔反儒是最彻底的自弃自绝。佛教所谓断绝善根,地狱种子;古人所谓丧心病狂,天诛地灭。孔子说,诬文武者罪及四世。这种道德之罪,法律管不得,因果逃不了。君不见,反儒的人物最能毁人自毁,反儒的家庭最易逢凶遇厄,反儒的势力最会招灾引祸,反儒的政治最为罪孽深重,反儒的社会最是劫难深重,百年浩劫,事实昭彰,殷鉴历历。

【东海律】对于反儒派,儒家政治要做好以下两点:一要高度尊重和坚决维护他们的人权自由,包括反孔反儒、诬蔑孔孟的言论自由;二要给予以儒为主的文化启蒙和以身作则的道德教化,并警示反孔反儒的因果性后果。反孔反儒必有相应的果报,至于具体是什么,非人心所能逆料,只能听天由命。
2022-11-5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
首发于民主中国http://minzhuzhongguo.org/default.php?id=98757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