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徐水良 徐水良谈陈泱潮大骗子   2022-05-27 22:12:54  


作者: 陈泱潮   請看政治流氓徐水良的極端下流與邪惡!(附:傅申奇相关回忆) 2022-05-28 06:25:01  [点击:1026]
請看戰略特務- 政治流氓徐水良的極端下流與邪惡!
——這是一段英勇無畏的民主革命故事,還是醜陋的桃色事件?(附傅申奇相關回憶)

陳泱潮

按語

2022-05-28 06:25:01

10多年来,战略特务徐水良,就是靠【大耍流氓无赖手段,活脱脱一副《水浒传》杨志卖刀故事里的流氓泼皮无赖牛二的嘴脸和做法】,反反复复在互联网上张贴这些恶毒攻击《特权论》作者的造谣污蔑贴,卑鄙地企图按照希特勒-戈培尔“谣言重复多次就是真理”的纳粹法西斯伎俩,通过搞臭《特权论》作者,达到搞臭《特权论》、砍倒国际共运民主革命开山理论-中共国民主革命理论大旗之反动目的!

身正不怕影斜。《特权论》作者-【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弥勒皆大欢喜学说)】创立者、中文原创圣经续篇【恒约缔约者-执笔人】,世界观人生观已经天下周知。这样的人行事为人,会不会如像卑鄙的战略特务徐水良造谣诬蔑的那样?读者可以明鉴!


請看战略特务-政治流氓徐水良的極端下流與邪惡!

——這是一段英勇無畏的民主革命故事,還是醜陋的桃色事件?

陳泱潮

2011-4-7

  今年4月4日,是我被中共1981年9號文件當作“全國非法刊物非法組織反革命集團首犯”,在南京火車站被綁架30週年紀念日。 

  近日上網搜索陳泱潮的名字,發現首先跳出來的是《徐水良談陳泱潮》。深感爭名奪利嫉妒狂政治流氓徐水良這篇刻意捏造事實造謠誣衊攻擊《特權論》作者,的確到了非常下流惡毒的程度!

  撇開徐文對一些大事件的誣衊歪曲捏造不說(以後視情況有時間再說),本文僅就政治流氓徐水良對陳泱潮生活作風的惡毒誣衊造謠,不能不澄清以下事實。

  這個爭名奪利嫉妒狂政治流氓徐水良在這篇惡毒攻擊《特權論》作者陳泱潮的文字中,居然顛倒黑白,把一段名副其實英勇無畏反抗中共暴政的民主革命行為,說成是“色迷迷”“蒼蠅一樣”的桃色醜聞!居然拿陳泱潮和傅申奇在1981年反對中共中央9號文件發起組織“民主愛國護法請願團”過程中,陳泱潮和傅申奇當時的女朋友綦淑華極其短暫地見過兩次面,來大作極其下流的造謠誣衊《特權論》作者的文章。這不僅是徐水良對老朋友陳泱潮的惡毒攻擊,也是對綦淑華這個徐水良夫婦當年的朋友的極大的不尊重和中傷。

政治流氓徐水良如此恶毒诬蔑造谣陈泱潮:“见到女人就是色迷迷的样子,后来像苍蝇一样去盯南京一个小姑娘民运人士(綦XX)……”
  
事实到底是怎么样一回事?请读者看看《民主通讯2005.10.19 陈泱潮:中国民运首次组党》http://blog.boxun.com/hero/chenyc/252_1.shtml。 兹摘录其中有关綦淑华的一段文字,请读者由此看清楚徐水良这个争名夺利嫉妒狂政治流氓的极其肮脏和丑恶的嘴脸和灵魂。

《民主通讯2005.10.19 陈泱潮:中国民运首次组党》摘录:

四,邓屠夫的毒辣手段:所谓“一网打尽”与“擒贼先擒王”

----------------------------------------------------

問:你在你的文章裡說你是在81年4月第1個被抓的,是否屬實?是在你的哪1篇文章裡?我可以引用你的原文嗎?你和其他人在81年4月的被捕是否和中華民刊協會有關?

----------------------------------------------------

1、旨在扼杀中国民主运动领导力量

我和其他民呒みM骨幹1981年4月被“一網打盡”,當然與“中華民刊協會”已經構成了對中共專制獨裁的威脅和挑戰有關。

因為如上所說:1980年“中華民刊協會”本質上是正處在共產世界官僚特權法西斯社會主義團伙冰山開始消解、民主浪潮形勢看好的時刻,中國民主运动组織反對黨的思想準備和組織準備──中共畏懼的正是這一點,害怕的也正是這一點!

从一定意义上讲,中共1981年4月“一网打尽”全国投身民主运动激进骨干的做法,其决策的主观意图和施行的客观效果,都具有扼杀中国民主运动领导力量的性质。对于维护和苟延残喘其专制独裁统治,重要性不下于1989年6.4开枪镇压学生运动!

而且,正因为中共1981年4月对民主运动如此毒辣的镇压得心应手,没有引起西方社会和国内的强烈反对,是促成邓小平敢于故伎重演在89“6.4”大开杀戒的1个重要原因,也是89学潮缺乏并且甚至可以说是没有坚强有力的民主运动领导力量和正确有力的理论纲领指导,不能不归于盲动和失败的重要原因!

2、鐵證如山:《特權論》作者陳泱潮(陳爾晉)首先被抓

鑑於你所問“你在你的文章裡說你是在81年4月第1個被抓的,是否屬實?”請原諒我在回答你這個問題時,不能不在我的名字前,強調我在當時中共中央鄧小平、胡喬木、鄧力群一夥官僚特權階級代表人物心目中十分畏懼的特殊符號──《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特權論》)作者!

关于1981年4月中共实行“一网打尽”政策抓捕民运激进骨干──扼杀中国民主运动领导力量,我是第1个被抓的,在《陈泱潮简介》、《危难时刻的救助与安慰》等文中,我都据实谈过。你当然可以引用我的原文。其他被抓捕人士的日期,以及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你可以查阅《中国之春》所刊王希哲有关文章。

我4月4日在南京火車站被綁架,關押於南京看守所約1個星期。之後轉上海市看守所。之後由雲南省公安廳來人,說:“中央決定把你送回雲南。我們不過是執行公務,希望你能配合我們。沒有坐過飛機吧?本來根據你的情況可以坐飛機,因為怕你在飛機上亂說亂喊,只好改乘火車……”

這趟送我回雲南的火車,其實幾乎可以說是火車專列──乘軟臥包廂,每站停車,都有身穿制服的配槍警察立正守衛在車窗前,遠處則有3~5個便衣攔截,不讓其他人靠近車廂;吃飯則是清空整個餐車,由押送人員和我每餐4菜1湯單獨就餐;白天不帶手銬,夜裡則將我的1支手,銬在軟臥舖位不銹鋼扶手上。尤其可笑的是,火車途徑我的故鄉雲南門戶宣威,不能不等待換車頭(因火車剛剛穿過雲南與貴州交界的梅花山極長且多的隧道群)錯車時,整列火車不開車門,上的上不了,下的下不去,整個車站和列車,只聽一片喧鬧哭喊之聲!我當時憤怒質問押送人員某處長說:“我不過一介書生,手無縛雞之力,你們能夠如此擾民嗎?”……

火車駛入昆明站,警車已在站台開門等候,待我上車後,警笛嘶鳴,穿城而過,直達座落在昆明北郊著名的蜿蜒山下的雲南省看守所。我被收押於第1號牢房,單獨關押。

這雲南省看守所一共12間牢房,以崗亭為軸心,成半圓扇形展開。對面樓上崗亭執勤崗哨可以看到12間牢房的情況。每間牢房有30左右平方米,門窗皆鐵條所作,日光燈通宵達旦,白天也常常照明不誤,因此光線充足。外面有大約40左右平方米的1個扇形獨院,有廁所,水管。每天上下午各放風1小時。放風時管理員來開鎖開門,我就可以到小院裡跑步,做操,打拳,擦冷水澡,曬太陽。吃飯時間管理員來打開小院的門,餐車在門口,我出來打完飯就又被關進去。這是我所坐過的牢房,環境和管理都算得上是最好的。1日3餐,伙食顯然比南京上海高出很多。原來當時這裡除我這個天字第1號的“欽犯”外,僅僅關押著文革期間整個雲南十分著名的所謂“四人幫”在雲南的主要幫派骨幹:雲南省革命委員會副主任黃兆琪等中共省廳以上級別的所謂“八大金剛”。

幾天以後,連日連夜車輪式預審前夕,送來1個名叫“朱揭掀”的臥底探子,和我同住,以便對我察言觀色……

3、中共之所以首先抓捕《特權論》作者陳泱潮(陳爾晉)的原因

这次中共采取“一网打尽”的政策抓捕中国民运激进骨干首先抓捕我,用他们对我“预审”中的话来说,叫做“擒贼先擒王”。

在送我離開南京的時候,南京警察說:“好好看看南京吧,你今生今世恐怕再也不能來了!”我昂然訓斥他:“說什麼夢話?你在做夢!!”……

中共之所以把第1个抓捕我,称之为“擒贼先擒王”,大抵出于以下几个原因:

A、中共獨裁集團視《特權論》為刺向其心臟、從根本上要其性命的利劍

因為在此次大逮捕之前,年初所發《中共中央堅決取締和打擊非法刊物非法組織》的1981年(9)號文中,所引用的“反革命”危險話語、所謂“綱領”等,全是我《特權論》即《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中的原話(包括前述王屹峰等人翻印並廣為散發的《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四五論壇》刪節部分──《中國現存社會各階級分析》、《馬克思主義共產黨綱領》、《第二次武裝革命》等章節)……

鄧小平講話所謂“他們那個綱領是旗幟鮮明的……能量極大”云云,指的就是《特權論》……

必須指出,中共立黨之本、建國之基、蒙民之術,全都是依靠打著馬列主義的旗號欺騙起家。

但是,正如毛澤東所說:“我黨真懂馬列主義的不多。”其實毛澤東本人就沒有好好讀過馬列大量原著。

而《特權論》恰恰是以馬列原著話語,作為解剖中共的掏心手術刀,作為批判共產專制獨裁制度的利器!從而徹底撕開了中共的偽裝,徹底揭穿了中共的騙局!從根本上動搖了中共一黨專制獨裁的思想理論基礎!

《特權論》的特別利害之處,正在於從中共所賴以維繫黨心欺騙世人的信仰基礎理論基礎,對中共專制獨裁體制進行致命的徹底的從內部從心靈深處的瓦解!

這正是中共在1981年(9)號文中,明確規定對鎮壓以《特權論》為指導思想理論基礎的“兩非”(即中國民主邉樱貏e恐懼心虛而又特別狡詐陰險,規定“不宣傳、不報導……”的原因所在!

這正是鄧小平如臨大敵公開發表講話明明針對《特權論》及其作者、當時的中共中央宣傳部部長鄧力群如臨大敵親自署名發表通欄標題長篇大論明明針對《特權論》及其作者,而又不點《特權論》及其作者之名、不提《特權論》及其作者之名的原因所在(可參看劉青《民主牆前南飛雁》)!

中共對《特權論》及其作者,力圖通過沉默和監禁打壓,來加以封鎖和扼殺!

中共对待中国民主运动的策略之一,是极其狡诈极其阴险地力图通过新闻控制下的“点名效应”,来为中国民主运动册立对中共不可能产生致命威胁的“领袖”,从而利用中国民运队伍中一些人物存在的枭雄黑道名利欲望,达到分化、削弱和离散中国民主运动之目的,进而在民众及海外华人和国际舆论中,达到搞臭整个中国民主运动之目的。

……

B、中共掌握了《特權論》作者正在為首組織和指揮抗暴活動的情報

我此次到上海被傅申奇安排住在張守勇處。而非常嚴重的是──後來發生的事實完全證明張守勇是中共臥底特務!

张守勇,当时年约40多岁,身材粗壮,自称父辈及本人均深受共产党迫害,对共产党有深仇大恨。尽管在去他那里之前,傅申奇告诉我张守勇是苦大仇深在人民广场民主墙时期就积极参加民运活动的老资格民运积极分子,我还是和傅申奇商定不要暴露我的真名,亦说姓张。

但是畢竟我在和傅申奇談話時,張守勇都在旁邊端茶送水,他目睹了傅申奇對我的整個態度,目睹了傅申奇攜帶大疊材料向我詳細通報各地民刊情況和對中共(9)號文的反映,認真記錄了我口述給各地民刊通知,準備在天安門廣場展開的橫幅標語口號,以及我和傅申奇商定通知人員名單、決定各路人馬4月5日在北京集結等情事,加之傅申奇臨走時特別交待過他說:“這是我們很重要的一位領導人,你一定要好好保護好他的安全!”故而張守勇認定我是“派頭很大”的北京來的要人……

  ──對我預審中,預審人員被我的所謂“頑固態度”和“囂張氣焰”所逼,或者是被我的圈套套住,出示了很多本來不當向我出示的材料。例如所謂同案的供詞、台灣香港等海外對《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的諸多評述、張守勇領我和他上街時被設計好偷拍的照片、張守勇所寫證詞等等(以上引文即係張守勇所寫證詞)。

C、《特權論》作者剛剛會見了第四國際香港第一書記吳仲賢

我刚刚会见了关注和积极支持中国民主运动的第4国际香港第1书记吴仲贤,作了长谈。即《起诉书》和《判决书》所谓“与海外敌对势力头目作了重要会谈”;

D、當局把《特權論》作者定性為“'兩非'祖師爺”和“'兩非'能量極大的首犯”

當局由於前述原因,已經知道我要趕回北京進行“民主愛國護法請願活動”,而各地民刊決定赴京人士傅申奇、何求、朱建斌等已經動身前往或者已經到達北京集結,當局已經知道我是主要發起者和組織者,甚至如他們在以後審訊我的時候所說,認定我是所謂“'兩非'祖師爺”、“給'兩非'提供了理論基礎和指導思想,是'兩非'活動能量極大的真正指揮者”、“後台老闆”、“首犯”、“二線頭頭”……

E、《特權論》作者被起訴和判刑的兩個“罪名”

這次對我起訴和判刑,罪名就是兩個:

為首組織反革命集團罪,依法判刑7年;

反革命宣傳煽動罪,依法判刑5年;

綜合有期徒刑12年,執行有期徒刑10年,附加執行有期徒刑被剝奪政治權利刑期5年(我的被剝奪政治權利5年是有期徒刑被剝奪政治權利最高刑期,徐文立只是4年)。

事實上中共非常狡詐地一方面把我當作所謂“給'兩非'提供了指導思想和理論基礎”的“'兩非'祖師爺”、“'兩非'活動能量極大的真正指揮者”,並且在1981年對“兩非”的鎮壓中首先抓捕了我;

但是,另一方面在量刑上又有意將我的刑期表面低於其他人,而實施在刑滿後嚴加監管。

──一如他们在9号文中所规定对《特权论》不点名不报导……一样,中共正是通过专制独裁制度新闻控制所具有的“点名效应”和“活埋功能”,有意识有目的地制造和误导舆论,要按照他们的意志,为民运册封“领袖”,从而达到分化离散削弱瓦解中国民主运动的目的──真可谓老奸巨猾毒辣之极!

對我起訴材料所謂“犯罪證據”有若干大本卷宗,裡麵包括有王屹峰等人所翻印並廣為散發的《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四五論壇》刪節部分──《中國現存社會各階級分析》、《馬克思主義共產黨綱領》、《第二次武裝革命》等章節,有武漢朱建斌等人所寄來給我促請我擔任全國民刊協會機關刊物《責任》主編的信件,寄我的《責任》等各地民刊,包括我1980年春末夏初從沿海城市開始的全國大串聯商議“組黨”事,也包括1981年3月底我上海之行和傅申奇發起組織“民主愛國護法請願團”的事,還包括港台對《特權論》即《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的諸多評論,例如《民主牆上的奇葩》,……等等。

4、《特權論》作者與吳仲賢筆談至凌晨,隨之迅速離開上海

我在4月3日晚至4月4日凌晨和吳仲賢談話時,涉及很多內容,除了當時中共中央(9)號文下達後中國民主邉铀媾R的危險和出路等等之外,其中包括討論了能否幫助我以及其他參與或者沒有參與“民主愛國護法請願”的朋友出國組織“民主國際”推進共產世界民主革命的可能性等等。

例如牟傳珩,我當時認為他是1個在思想氣質工作作風等方面,都是1個可塑性很強的人才,我原來之所以支持他創辦“理論旗”,正是基於我準備出國成立“民主國際”的打算,準備讓他在國內有所作為和建樹,以便他出國作為我在國外活動的助手。

因事關商議出國之舉,為免於竊聽,也為了不讓張守勇聽到,有些話是寫在紙上,用筆談。

张守勇没有像听我和傅申奇谈话那样,听得明白,不由得双目圆睁,倍感狐疑:此2人大有来头,1个从北京来,被傅申奇称为“是我们很重要的领导人”!1个是香港人,看来来头也不小!为什么不讲话,用笔谈?到底正在密谋策划什么重大事情?!

在張守勇送吳仲賢出去後,我趕緊把這些筆談紙張全部燒了,連紙灰都從廁所沖走乾淨。

张守勇去了很久才回来,我问他:“何以去了这么长的时间?”他说他“为了安全,把那位先生一直送到锦江宾馆”(──事实上吴仲贤是1981年“一网打尽”全国民刊激进骨干中,第1个被抓的人,但当时香港还未回归,还被完全视为海外,而且,当时意识中他不属于中国大陆民运人士)。接着,他抱被子堵着门睡觉,说是为了保卫我的安全。

此刻我的眼皮狂跳不已。根據我以往眼皮狂跳的經驗和張守勇送吳仲賢去了很久才回來又堵著門睡覺的怪誕表現,我遂起疑心,隨即告辭,前往火車站。張守勇要送我,被我拒絕。

5、《特權論》作者突然在南京下車

由于对张守勇产生了怀疑,为了提防上海直达北京火车被北京警方堵住,也是为和傅申奇取得联络,我临时决定在南京突然下车。因为张守勇知道我刚刚又从南京返回上海,如果北京警方未堵住我,则不一定会估计到我又去了南京。同时,又因为我几天前已经到过徐水良那里,知道他住处情况难以保密,而且他那里肯定是在中共监视的视线范围之内,所以,我没有再去水良那里,而是去找傅申奇介绍认识的当时1个表现很积极的南京民运人士綦淑华(其父时任南京军区印刷厂负责人),以便证实傅申奇是否赴京,或者通过綦淑华把我因事推迟返京的事通知傅申奇,并告知我打算在夜幕降临时再改乘特快列车北上,4月5日天明前在丰台站下车如期抵京。

在打電話約綦淑華來見面之前,抓緊在玄武湖公園修改潤色《中國民主愛國護法請願團告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書》。傍晚,綦淑華買了點食品堅持要送我。我們在我所選擇的該次特快火車快發車之前,到了南京火車站。

6、虎口搏擊──《特權論》作者南京火車站被綁架的一幕

在離候車室門口不遠的地方,我和南京抑或是江蘇警方負責人,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四目相對,彼此立即發現並立即判斷、認准了對手──估計根據當時情況,北京警方未在北京火車站堵住我,京滬線上正在各地我可能出現的地方堵截、尋找,甚至是通緝我!

我因身上有《中國民主愛國護法請願團告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書》手稿,以及各地民刊人士通訊電話錄及其它民刊資料,同時也是本能的反應,我立刻回頭向夜幕正在降臨下的火車站廣場走去。

邊走邊告訴綦淑華:“沉著!考驗的時候到了!我已經被人盯梢,快伸手挽住我的手臂!”於是,綦淑華很勇敢也很鎮定地挽住了我的手臂,雙方像一對戀人從容不迫地向廣場繼續走去。

我一邊觀察周圍情況,看到不同方向路口似乎都已被便衣封鎖,並且已正開始向我合圍過來,判斷這個陣勢跑是無法跑脫得了的,因此一邊把一旦被抓,會牽連別人會被當作涉嫌的東西,首先是通訊錄電話簿,其次是當前的重大行動《中國民主愛國護法請願團告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書》手稿……統統藉助綦淑華挽住我手臂的掩護,順褲腳趕緊扔掉。

眼看警方便衣已經合圍過來,最後有幾份大一點的資料擔心丟在地下太顯眼,會被發現,我遂交給了綦淑華,要她衝進女廁所(因我發現合圍過來的人中沒有女性),立即把這些資料全部丟進茅坑。於是我們又照樣挽著手反身向車站走回來。

在離廁所不遠的時候,我邊放開手,邊叫綦淑華:“快跑!”說時遲,那時快,只見綦淑華一個箭步就衝進了女廁所!

而與此同時,7、8個彪形大漢也立即衝過來將我扭住!我大聲呼叫:“你們幹什麼?你們幹什麼?綁架人了!綁架人了!光天化日之下綁架人了!……”馬上引起了人們的注意……

正在人們圍過來的當下,1輛吉普車已經開到了我的身邊,嘎然停住,我於是被他們連抬帶拖,塞進了吉普車,緊緊夾在他們當中,吉普車立即發著警笛,高速向南京看守所駛去……

7、在紐約舉行的紀念民主牆20週年的活動中,《特權論》作者被列為唯一一個“全國民刊協會重要領導成員”

在上述整個過程中,

A、從我1977年初即首次組織力量刻印中國民主邉幼罹哂写硇缘睦碚摶w系化文章《特權論》(《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

B、到1979年6月通過《四五論壇》在北京西單民主牆公開發表《特權論》重印本《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

C、接著就在1979年秋冬開始思考和籌組反對黨;

D、1980年春末夏初帶著明確的“組黨”目的進行名副其實的革命大串聯;

E、1980年秋天本質上是為組織反對黨作思想準備和組織準備的“中華民刊協會”的成立;

F、到1981年春奮起反抗中共(9)號文,成立“民主愛國護法請願團”……等等

G、可能正是由於以上這一系列理論與實踐,1998年在美國紐約舉行的紀念民主牆20週年的活動中,由民主牆的真正建樹者貴州啟蒙社黃翔先生領銜簽署,寄給國內的紀念資料名單中,我被列為“全國民刊協會重要領導成員”。

王屹峰在转交给我这份材料的时候,特别提醒我注意说:“在所有这些民运人士中,你是唯一一个在“领导成员”前面被加上“重要”2字的人……”

──現在看來,上述已經成為了歷史的客觀事實,有力地印證了《推背圖》第47像“訟”卦爻辭所說該像事主的1段歷程:有“其邑人三百戶”的預言。能說不是天命前定嗎!

......

附:

傅申奇相关回忆 http://fushenqi.blogspot.com/2018/06/

......没想到,在南京火车站綦素华还留下了一段载入民运史册的故事。

陳爾晉是這樣描述的:

再返南京我“去找傅申奇介紹認識的當時一個表現很積極的南京民呷耸眶胧缛A(其父時任南京軍區印刷廠負責人),以便證實傅申奇是否赴京,或者通過綦淑華把我因事推遲返京的事通知傅申奇,並告知我打算在夜幕降臨時再改乘特快列車北上,4月5日天明前在丰台站下車如期抵京。在打電話約綦淑華來見面之前,抓緊在玄武湖公園修改潤色《中國民主愛國護法請願團告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書》。傍晚,綦淑華買了點食品堅持要送我。我們在我所選擇的該次特快火車快發車之前,到了南京火車站。

https://3.bp.blogspot.com/-MzcdbaP3-4c/Wx2cYKPO9YI/AAAAAAAACus/iLRjDT_D-8g0JEfGI_4UJ554QJ9vFswOQCLcBGAs/s1600/j78.jpg

虎口搏擊---- 《特權論》作者南京火車站被綁架的一幕

在離候車室門口不遠的地方,我和南京抑或是江蘇警方負責人,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四目相對,彼此立即發現並立即判斷、認准了對手----估計根據當時情況,北京警方未在北京火車站堵住我,京滬線上正在各地我可能出現的地方堵截、尋找,甚至是通緝我!我因身上有《中國民主愛國護法請願團告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書》手稿,以及各地民刊人士通訊電話錄及其它民刊資料,同時也是本能的反應,我立刻回頭向夜幕正在降臨下的火車站廣場走去。邊走邊告訴綦淑華:“沉著!考驗的時候到了!我已經被人盯梢,快伸手挽住我的手臂!”於是,綦淑華很勇敢也很鎮定地挽住了我的手臂,雙方像一對戀人從容不迫地向廣場繼續走去。我一邊觀察周圍情況,看到不同方向路口似乎都已被便衣封鎖,並且已正開始向我合圍過來,判斷這個陣勢跑是無法跑脫得了的,因此一邊把一旦被抓,會牽連別人會被當作涉嫌的東西,首先是通訊錄電話簿,其次是當前的重大行動《中國民主愛國護法請願團告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書》手稿……統統藉助綦淑華挽住我手臂的掩護,順褲腳趕緊扔掉。眼看警方便衣已經合圍過來,最後有幾份大一點的資料擔心丟在地下太顯眼,會被發現,我遂交給了綦淑華,要她衝進女廁所(因我發現合圍過來的人中沒有女性),立即把這些資料全部丟進茅坑。於是我們又照樣挽著手反身向車站走回來。在離廁所不遠的時候,我邊放開手,邊叫綦淑華:“快跑!”說時遲,那時快,只見綦淑華一個箭步就衝進了女廁所!

而與此同時,七八個彪形大漢也立即衝過來將我扭住!我大聲呼叫:“你們幹什麼?你們幹什麼?綁架人了!綁架人了!光天化日之下綁架人了!……”馬上引起了人們的注意……正在人們圍過來的當下,一輛吉普車已經開到了我的身邊,嘎然停住,我於是被他們連抬帶拖,塞進了吉普車,緊緊夾在他們當中,吉普車立即發著警笛,高速向南京看守所駛去…… ”
最后编辑时间: 2022-06-04 09:13:0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