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愚而好自用,贱而好自专-----东海客厅论鲁迅 2021-10-15 22:22:57  [点击:973]
愚而好自用,贱而好自专-----东海客厅论鲁迅
余东海

《秋瑾曾判鲁迅死刑:投降满虏 卖友求荣》一文介绍,《秋瑾……竞雄女侠传》一书首次披露了秋瑾与鲁迅留日时在一些问题上的冲突。在留学生会馆中的锦辉馆召开陈天华追悼会上,秋瑾宣布判处反对集体回国的周树人(鲁迅)和许寿裳等人“死刑”,还拔出随身携带的日本刀大声喝道:

“投降满虏,卖友求荣。欺压汉人,吃我一刀!”

东海二十年来发表文章十几篇、微言几百章批鲁,也是要从思想上判其死刑。特学秋瑾先生之舌:投靠赤虏,反孔反儒。欺世盗名,吃我一刀!

孔子“愚而好自用,贱而好自专”这十个字,如果用于王莽,要将贱字改为伪字;如果用于鲁迅,则一字不用改,恰恰好。反孔反儒,大愚也;投靠赤虏,至贱也。

庄子和鲁迅都热衷于嘲孔反儒,百年来都很吃香。人们对他们也有一个共同的赞词:深刻。这两人刻则固然,尖刻,刻核;深则不然,而是轻薄。心地刻薄,思想轻薄,态度轻浮,这是它们不约而同的共性。庄子嘲孔而主动出世,情有可原;鲁迅反儒却积极入世,恶果大矣,罪孽深矣!

此人诋毁圣贤,抹黑历史,鼓吹赤化,诬蔑民族,特别善于讪人卖直,下讪善人,上讪政府。扬雄在《法言》自创了与“乡愿”相对的“乡讪”一词,用在此人身上,特别合适。

请看鲁言:“如果孔丘释迦耶稣基督还活着,那些教徒难免要恐慌。对于他们的行为,真不知道教主先生要怎样慨叹。所以,如果活着,只得迫害他。待到伟大的人物成为化石,人们都称他伟人时,他已经变了傀儡了。”(《无花的蔷薇》)

佛教耶教如何姑不论,如此说孔子和儒门,纯属瞎猜妄测,有违基本事实。这就是小人之心,这就是乡讪。

批判必须具有正义性,必须“是是非非,善善恶恶,贤贤贱不肖”,而不能倒过来。鲁迅的批判就倒过来了,变成了肯定错误,批判正确;表彰邪恶,抨击正善;推崇不肖,鄙弃圣贤。

这种批判就是乡讪,不是毫无意义,而是意义负面,教坏、导恶了无数国人尤其是知识分子。多数崇鲁派非愚则恶,或者既愚又恶,沦为极权主义文奴。不少弱者和正人怀念赞扬鲁迅,实属表错了情认错了人。

论马列毛鲁四个人的影响,列宁最浅,毛氏略深,马氏更深,鲁迅最深。一些优秀人士,拔得起马列毛的孽根,摆不脱鲁迅的魔障。一位很有正义感的故人,前几年与我取得微信联系,后来见到我几则辟鲁微言,大惊失色继而疾言厉色,成了陌路。前不久东海客厅论及鲁迅,我翻出两则辟鲁旧作,鲍鹏山厅友甩门而去,让吾百思不得其解。

鲁迅影响深,并非思想有深度,而是道义形象较好。经过红毛不遗余力的包装粉饰,混合着先觉者、先行者、奉献者、硬骨头和民族魂的形象,欺骗性特别大,比毛氏更大。鲁迅文人,手上没有血债,又死得早,没有直接参与和指导极权暴政,其思想的巨大危害性难以被大多数人所知也。

鲁迅身上民族魂和硬骨头两个称号都是名实相反的。鲁氏成了民族魂,民族就没了魂;鲁氏成了硬骨头,国人就没了骨头。东海《中华历史精神》(待出版)中列其五大罪,斥之为文化弑父派和乱臣贼子的帮凶。鲁迅之罪孽,肆世难消;鲁迅之邪魂,万劫不复!2021-10-15余东海集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
首发于北京之春http://www.bjs.org/转载请注明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