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中国需要大破大立大自由 2021-10-13 02:42:33  [点击:1133]
中国需要大破大立大自由
余东海

九死无悔!唯自由事业未成,中华文脉待续,岂能轻死;
一生何求,愿诗思史识一流,格致诚正千古,不负今生!
----东海儒联


儒者无论为政为师,在朝在野,其言其行,都不离自立立人、自达达人的宗旨。立人达人的关键又在于正人心,包括正君心、正官心和正民心。正君心、正官心是儒化政治,正民心是儒化社会,蒋庆先生分别以上行路线、下行路线称之。

正心事业无疑以正君心最重要,为历代儒家最重视。东海人微言轻,无力影响政治,却不敢轻视领导人和政治精英的作用。前苏联和台湾的转型,就离不开戈尔巴乔夫和蒋经国先生的大力推动。

蒋经国先生伟大,又不够伟大。伟大,是因为他能大破,以专制的手段终结专制;不够伟大,是因为未能大立,未能将其父蒋介石先生晚年发起的中华文化复兴运动进一步推动起来,大立王道,重建中华。随着国民党专制而立起来的自由民主,固然不错,终究有限,大破小立,有负其父,有负天命。

现中国亟需大破大立。在极权社会,小破小立都离不开极权的手段,遑论大破大立。所谓极权的手段,就是高度集权。惩腐罚罪,小破也,去马之宪位始为大破;容儒重儒,小立耳,尊儒为道统始为大立。

谁能如此霹雳手段,圣佛心肠,大破大立,谁就是奉天承运的上天之子,就是中华民族的万古伟人!无论是谁都一样,无论原来问题多大,原罪多深,只要能够以极权的手段终结极权,以极权的手段追求王道,就是大德大仁。

皇天无亲,惟德是辅,儒家亦以仁为亲。

注意,王道没有终身制。王道走上轨道,就要落实主权在民的原则,还权于民。在美国,总统候选人的三个资格限制是:一、美国本土出生的美国公民;二、年满35岁;三、在美国国境内居住满十四年。只要具备上述三个基本条件,原则上既可参与总统竞选。

未来中国领导人候选人可以参照办理,但有必要加上一条:通晓中华文化。如何通晓,具体标准可以届时再定,比如通过东海的“新选举三级考试”之类。


道德败坏的根源有三:一是不良的意识形态,二是不良的制度形态,三是不良的官员群体,不受制约的权力。三者可称为邪说、恶制和恶性利益集团。马学、马制、马家特权阶级就是现中国道德败坏的三大根源。

马学中,无产阶级专政论、阶级斗争为纲论、计划经济论和剩余价值论等等,都已经理论破产,但是,唯物论和社会主义论,依然具有极大的迷惑性欺骗性,体制内外不少人依然真心信奉。十几年来东海对此两论时有批判。

关于唯物论,日前有《何以解毒,唯吾仁学----东海客厅论物化》一文破之,这里只将社会主义挑出来破斥。社会主义意味着社会本位,以社会为本,属于集体主义范畴。这就是其本义和本质的规定,具有不可修正性。无论怎么强调社会主义要以人为本,以民为本,无用无用也。

社会本位与人本位、民本位无法兼容,社会主义必然抑制、破坏生产力,必然无法保障基本福利和人权,必然导致剥削压迫、按权分配和两极分化。真要以人为本,要解放和发展生产力,要消灭压迫剥削两极分化,要保障人民的人权自由和社会福利,就必须去掉社会主义。

遗憾地是,无数人吃尽社会主义的苦头,依然坚持认为它是好东西,只是实践中出了问题。饱受折磨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直教生死相许也。百年颠倒,最好的东西被误认为坏,大量坏东西又被误认为好。除了社会主义,还有民主主义、平等主义、科学主义、唯物主义、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共产主义等等,都是彻头彻尾的邪说,偏偏被无数精英当成好东西宣传、追求、坚持和维护。呜呼哀哉!

百年颠倒,自五四始。

王夫之和黄宗羲两位大贤都认为,宋朝灭亡是亡天下。王夫之说:“汉唐之亡,皆自亡也。宋亡,则举黄帝尧舜以来道法相传之天下而亡之也。”黄宗羲说:“夫古今之变,至秦而一尽,至元而又一尽,经此二尽之后,古圣王之所恻隐爱人而经营者荡然无具。”其实,元明清都是以儒立国的,虽然文明度越来越低,远远低于汉唐宋,但中华文明没有中断。换言之,天下虽然坏了很多,并没有亡。

中华之灭,天下之亡,始于五四。

五四以来,民主追求从失败走向失败,根本原因在于五四启蒙派心盲眼瞎,敌友颠倒,真假不分。反孔反儒,是认友为敌;不反马,甚至误以为马列主义、社会主义也可以通往民主,是认敌为友,此之谓敌友颠倒。将民主主义当成民主自由追求,此之谓真假不分,不知民主主义恰是民主之大敌。

民主主义属于民粹主义,民粹主义属于两反派,既反儒家也反自由。特此重申: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平均主义、女权主义、民族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爱国主义都属于民粹主义范畴,与极权主义相反相成,两面一体。


欲重建道德,就必须在仁本主义指导下展开文化大批判,彻底批判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进而进行政治大改革,革去马学、马制和马官群体,换上儒学、礼制和君子集团。如此三管齐下,道德欲不重新辉赫,中国欲不焕然一新,不可能也。

有一个持久普遍的误会,以为自由是自由主义和西方文明的特产,殊不知,自由同样是王道中华的传统。关此,我在多篇文章中有过阐述论证,兹不赘,唯重申自由于国家和人类的重要意义。

自由是文明的核心。文明不限于自由,文明离不开自由。政治是否自由,关乎人格国格。政治不自由,人民没有人格尊严,国家也没有国格尊严。而且,国家不自由,强大不起来,即使侥幸通过歪门邪道强大一时,也是不坚不久、不可持续的。就像暴秦,暴发暴灭,兴勃亡忽。

自由之敌是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民粹主义是无序,丛林化;极权主义是恶序,监狱化。在现代,国家监狱化和社会丛林化往往相反相成。这就是马家时代的状况。儒马之别体现在政治上,就是自由与极权之别。

自由之侣是良序,良序的保障是良制良法。古往今来良好的制度有二:一是王道礼制,植根仁本主义文化,提供德治自由;一是自由民主,植根人本主义哲学,提供法治自由。

任何人都不能侵犯他人的自由,每个人的自由以他人的自由为边界,这是法治自由;庶民的自由以刑法为界,精英的自由以礼制为界,这是德治自由。我称法治自由称为小自由,德治自由为大自由,大在严于官而宽于民。

儒家道德有三严三宽论:一是严于己而宽于人,躬自厚而薄责于人;二是严于官而宽于民,以礼限官,以法制民;三是严于内而宽于外,于家庭是严于家人而宽于外人,于天下是严于王畿而宽于五服。五服之中,又是越远越宽。对于要服荒服,耀德不观兵。它们不服也不去管他,进一步修德而已。

严于官而宽于民的道德要求,落实到礼乐制度中,就是以礼约官,以法治民。论自由度,庶民最大,不触犯刑法既可;精英较小,视听言动都不能非礼。权位越高,自由度越低。

天子即最高领导人,权位最大,随时随地的一言一行,都有史官记录。《礼记•玉藻篇》:“动则左史书之,言则右史书之。”依据王道大义,天子人世间权位责任最大,道德要求最高,私域和自由度最小。君子慎独,天子想不慎独都不行。

人类是宇宙的奇迹,只要享有自由,就充满创造力。传闻有6000项造福全人类的发明一直被美国深层政府控制和掩盖,它们将在川普回归后公布并服务于人民。这个传闻未必可信,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自由国家的发明创新能力远远高于极权主义国家,美国的国力和发明创新能力特别大,无疑是拜自由所赐。

我相信,智商最高的中国人民,一旦获得自由,无论是礼制自由还是法治自由,一定可以不断创造文化道德奇迹和经济科技奇迹。
2021-10-2余东海集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
首发于议报https://yibaochina.com/?p=243517转载请注明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