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民国内忧外患的根本因----东海客厅论孙蒋 2021-10-11 22:03:36  [点击:1186]
民国内忧外患的根本因----东海客厅论孙蒋

余东海

司马迁《太史公自序》中说:“夫春秋,上明三王之道,下辨人事之纪,别嫌疑,明是非,定犹豫,善善恶恶,贤贤贱不肖,存亡国,继绝世,补弊起废,王道之大者也。”

这就是春秋精神,春秋大义、王道大义的基础,中华政治家和领导人必须遵循的基本原则。以此标准衡量,百年来一个合格者都没有,蒋介石先生也严重失职失责乃至违反原则,何况孙中山,更何况其他人。

民国时期,三王之道不明,人事之纪不辨,嫌疑不别,是非不明,犹豫不定,善恶、贤不肖不分,善不得弘扬,恶不得惩罚,贤者不被尊重,不肖不被轻贱,弊不能补,废不能起,连霸道的气象都没有,遑论王道。

王道的背景是中道,中道的谱系即道统。道统不能空谈,必须落实到政统中去,贯彻到礼乐刑政中去。孙中山有一段话说“中国有一个道统”云云,讲得很好,却无落实到,纯属空谈。

但孙中山空谈道统,不少人上了当,或尊之为道统传人,或赞他有道统自觉。他有什么道统自觉?道统自掘耳。高居于自尧舜至明清多数政统之上的道统,被他连根掘起,取而代之的是不中不西不上不下不伦不类似是而非的三民主义。

三民主义作为意识形态,就注定了国民党的高度,再怎么好,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足以治国安民,不可能建设霸道,遑论王道。三民主义注定了国民党只能被民意牵着鼻子,苦心焦思讨好民意,最后被越来越民粹化邪恶化的民意抛弃。

有厅友转来徐泽荣先生的一个视频谈话,将五四以后知识界掀起马列主义高潮的原因归于苏联大外宣。我以为,苏联支持最大,经费资助最多,也是外因,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反孔反儒导致中国知识界丧心病狂,社会各界丧魂失魄。这才是马列主义迅速泛滥的内因,是民国内忧外患的根本因。

顺及,徐泽荣先生,红二代也,贵阳人氏,也算江湖故人了。2010年拙著《大良知学》出版后,他写过一篇长文《論儒學之性與天道——与余樟法先生商榷》。不知近况如何?恰逢中秋,遥祝故人阖家快乐团圆。

反儒主义、民粹主义、马列主义泛滥的民国,人心不附,外邦不重,招贼致寇,理所当然,情理易理天理之所当然也。日寇侵华,固然可恶,但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民国自身的文化政治问题才是内因。负且乘,致寇至。即使没有日寇,也可能有其它寇。即使天下无寇,也挡不住内寇的崛起和内忧的深化。

能够偏安台湾一隅,已是上天特别护佑。是蒋介石先生的苦心和国民党将士的无量头颅无量血,感召天佑。若能实行王道,建设礼制,将士和官民的大量牺牲就可以避免,后来史无前例的大灾难更可以避免。呜呼!

蒋先生,正善之人也,比盗贼好得多,比君子大不足;为将帅或有余,为元首大不足。例如,对于不中不西的胡适们,蒋介石先生只敢私下里日记里大发牢骚,不敢当面和公开进行思想文化批评,就严重缺乏文化、道德、政治自信。表面越恭敬,越不自信,与尊贤无关。其不自信要因有二:一自己儒家修养严重不足,二是三民主义的文化高度、道德资源和政治正义皆严重不足。

这两个世纪对于蒋介石先生,好之者誉之为圣贤伟人,道统传人;恶之者毁之为盗匪流氓,中国罪人。两者态度相反,同样偏激过分,不符事实。

赞美和批判都应该实事求是恰如其分。《大学》说:“所谓齐其家在修其身者,人之其所亲爱而辟焉,之其所贱恶而辟焉,之其所畏敬而辟焉,之其所哀矜而辟焉,之其所敖惰而辟焉。故好而知其恶,恶而知其美者,天下鲜矣。”不仅对待家人族人,对待任何人都应该这样,对待蒋介石先生,也要好而知其恶,恶而知其美,不能因为贱恶敖惰就妄加以罪名,也不能因为亲爱畏敬就否定其缺陷。

有一条东海律:领袖与其领导的队伍、政党和国家的品德,往往具有趋同性和一致性。蒋介石先生的品德与国民党、中华民国的品德颇为一致,一样不好不坏,不上不下。蒋先生既不可能极权化,也不可能王道化,甚至不能亲自完成自由化,是内外双重性的逻辑约定。其自身和队伍的文化道德逻辑,注定了他只能那样不好不坏地撑过一生。

百年的命运被民国注定,有如彼民国,必有如此马邦。民国的命运被国民党注定,国民党的命运被蒋先生注定,蒋先生的命运又深受孙中山的影响。这都是文化、政治、道德三重逻辑的注定,非君子当道,莫能改也。唯君子当道,议礼制度考文,通过自上而下的文化政治大革命,才能改变中国的命运。惜乎蒋介石先生,虽然正派,不明中道,非君子也。再怎么苦心苦斗,无用无用也。

天子、君王、总统、最高领导人都是君。君道君心正,则朝廷可正,百官可正,制度法律可正。故儒家强调正君心,以之为治理天下的根本。东海如理如实批评责难蒋君,不是要否认蒋先生的正义德行和历史功绩,更不是与蒋君和国党过不去,而是借此阐明君道,警示国党和天下后世,以便更好地吸收教训,引以为戒。

武文建群友说:“有这样一个逻辑陷阱:骂孙文和老蒋,在客观上就是否定民国的合法性,给后来推翻它的政体制造合法基础。”

这个所谓的逻辑陷阱并不符合逻辑,纯属想当然。民国合法性不足,并不意味着后来的政体就合法,打倒坏人的未必就是好人。东海对孙蒋尤其是蒋介石先生虽然批评,不乏肯定,对马毛和后来的政体则是完全否定,严厉批判!

批判马毛批判五四,反思民国反思孙蒋,是为了尽我们的文化使命,让下一代和后人勿再重蹈孙蒋之覆辙,从而更好地开创未来,重建中国。同时,这对国民党也是一种必要的提醒。只有厉行改革归宗儒家,才能真正成为“中华文化的领航者”(马英九语)。继续困于三民主义套子里,是永远长不大的。
2021-10-11余东海集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
首发于北京之春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280/1011202161240.htm转载请注明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