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格宇宙生命一切现象,致宇宙生命一切知识 2021-10-10 15:32:47  [点击:1184]
格宇宙生命一切现象,致宇宙生命一切知识
---东海客厅论格致

对于格物致知,王阳明先生理解有误。他说:“格者,正也。正其不正以归于正之谓也。正其不正者,去恶之谓也。归于正者,为善之谓也。夫是之谓格。”又说:“致吾心之良知者,致知也。”

将格物理解为格去物欲、为善去恶,将致知等同于致良知明明德。如此理解,后面的诚意正心修身,岂非成了赘语。

格心也属于格物的范畴。格心的时候,顺便消除物欲,自正其心,“正其不正以归于正”,谁曰不宜。但是,不能将格物狭隘为格心,不能将正心视为格物的本旨。致知在格物,格物为致知,经有明文。

八条目各有侧重,各负其责,必须统揽兼顾,统归修身。阳明先生一方面将格物致知作扩大化理解,一方面却忽略了格致的本职,导致思想的内敛。

以心性为中心,人类的身体精神、政治社会和天地间自然万物,都可以为儒家所格。这才是格物致知的正义,格宇宙生命一切现象,致宇宙生命一切知识。格心性而成内圣学,格政治而成外王学,这是儒学两大根本。行有余力,则以格人身而成中道医学,格万物而成自然科学。

朱子在《大学或问》中这样解释格物穷理之理:“至于天下之物,则必各有所以然之故,与其所当然之则,所谓理也。”探索“天下之物”的“所以然之故”和“所当然之则”,就属于科学的范畴。

方便而言,内圣学可称为道德哲学和道德科学,外王学可称为政治哲学或政治科学。但哲学、科学这些概念局限性很大,即使加上“中华特色”之定语,不足以尽儒学之圆大,只能方便一用。

格物致知的知,以道德真理和政治大义为核心,此之谓义理。飞龙厅友言:“义理关过后,就是工夫关了,工夫关过后,方有传道一说。”此言极是。两关是儒生自立自达所必过。义理关属于学和智,格物致知,学而时习,学术高明,义理智慧通达。工夫关属于诚正修养。诚其意而正其心,怎么说就怎么做,知行合一。

义理不通莫论功夫,功夫不到难以传道。儒家功夫最重勇德,传真道辟邪说,是是非非,善善恶恶,贤贤贱不肖,都离不开勇德。义理不通为愚,勇德不备为懦。愚懦之徒而论功夫,妄人妄论,自欺欺人耳。

致知和致良知,既有区别又有联系,不能割裂开来。这是一条东海律:无知很可怕,无良知更可怕。无知者愚昧,无良知者非人。人虽愚昧犹可训,非人化者必成灾。故格物致知很重要,致良知更重要。

致知是致良知的基础和前提,不致知是不行的,仅仅致知是不够的。致知须与诚意正心并重并行,并落实到家庭社会生活和王道政治追求中去。

关于格致,朱子理解正确。《大学》章句说:“所谓致知在格物者,言欲致吾之知,在即物而穷其理也。盖人心之灵莫不有知,而天下之物莫不有理,惟于其理有未穷,故其知有不尽也。是以大学始教,必使学者即凡天下之物,莫不因其已知之理而益穷之,以求致乎其极。至于用力之久,而一旦豁然贯通焉,则众物之表里精粗无不到,而吾心之全体大用无不明矣。此谓物格,此谓知之至也。”

通达这一段话,于格致之义可以无疑了。朱子又说:“格,至也。物,犹事也。穷至事物之理,欲其极处无不到也。”儒学就是孔子和历代圣王穷至事物之理的结果。内圣学是穷至道德之理,外王学是穷至政治之理。

“众物之表里精粗无不到”非个体所能,即使圣人也不能。作为个体,一期生命的时间精力非常有限,不可能物物俱格,事事皆通,只能把重点放在内圣外王二学上,如果行有余力,再根据个人兴趣爱好能力选择某个专业或艺术深造。但作为一个历史性的群体,儒家所致之知,不必局限于圣王学。一物不知,儒家之耻。以整体和历史的眼光看,这句话可以成立。

正元厅友言:“正其不正以归其正。天外星球来撞地球了,为非正。让它换个方向,为正。”完全可能,但必须等到科技发展到相应的高度。注意,科技能力就是人类潜能的一种发用。一切人类文明,包括道德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物质文明经济文明科技文明,无非良知的光明。

人类德智无限,潜能潜力无限,但这是性体的无限,落实到具体时空中的作用,则是有限的。别说性体,就是人类的潜意识能量,也有不可思议性。但是,无论怎么厉害的人,只能激发其中小小一部分。

人类智慧和潜能的开发有两个特征:一是无限,不封顶,永无止境;二是有序,循序渐进,这个序,包括科技发展的程度。在任何具体时空中,没有人能把所有潜能都开发出来,否则别说小小地球,整个宇宙都会乱套。
2021-10-3余东海集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
首发于儒家网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