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虚怀若谷   “媒體權力”與“媒體用戶權利” 2021-01-10 03:08:41  [点击:6680]
媒體權力與媒體用戶權利問題是我以前就一直思考的一個問題。不道這次美國大選,媒體的惡劣表現,更令我“大開眼界”,也愈加廣加深了對這一問題的認識。
推特臉書google等這些媒體或說與媒體有關的高科技信息載體,對中共在中國大陸淪陷區封殺他們毫沒脾氣,卻在美國政治鬥爭中,背離最基本的中立原則,肆意偏幫一方,封殺另一方的任何聲音,剝奪另一方的言論自由,情形之嚴重,之惡劣,是在人類信息史上寫上了極其不光彩的一筆的。
無論在大陸淪陷區,還是在海外,都不難在網上看到隨意踐踏他人言論自由的行為。對此,總有些人以所謂“只有政府才需要保護言論自由,只有公權力才涉及言論自由,社會上的媒體或個人有為所欲為的自由”爲此辯護。這種語言本身就是非常下作的。因爲技術執行的難度,確實目前無法在社會層面保障每個人的言論自由,但這不應不成為一個努力的方向,更不能因爲暫時還辦不到,就把這種壞事當成正常。
在大陸淪陷區,五毛或糊塗人替中共發聲,濫言“言論自由不是絕對的”時,最愛舉的例子就是“在德國,爲希特勒和納粹辯護是不允許的,是沒有言論自由的”,其次是“在美國,涉及黑人問題是沒有言論自由的”,由此得出“西方民主國家也沒有絕對的言論自由”的藉口以替中共遮羞辯護。今後,中共五毛們得意洋洋的又有一好例了:“特朗普的言論自由被推特臉書google等封殺”。
網絡時代剛剛來臨,曾有人們天真的認為,這可以在全世界範圍內大大拓展人們的言論自由。但事實的發展完全打破了這種美好但過於天真的夢想。在中國大陸淪陷區,經過二十餘年的摸索,中共徹底摸到了“管理”網絡的竅門,從江澤民時期,雖然遠遠趕不上西方民主社會,但確可一定程度上說是擁有了“準言論自由”,到胡錦濤時期,這種“準言論自由”被剝奪殆盡,只剩下一點點縫隙,再到習近平時期,這一點點縫隙被徹底堵死。推進到習近平時期,中共不但徹底馴服了中國的互聯網,而且可以得心應手的利用互聯網爲中共的利益服務了。以前有人說,中共沒法絕對禁止網上議政的自由,除非它徹底關閉互聯網。這句話的前半句不但被事實徹底粉碎了,而後半句也是完全的天真之談。中共才不會封閉互聯網呢,有這個網,現在比沒有更有利於中共。一方面,中共完全可以在大陸淪陷區的網絡上徹底封殺一切不利於中共的聲音,什麼異議都發不出來,同時五毛們小粉紅們空前肆虐。五毛們小粉紅們在江、胡時代網上不受待見,到現在習近平時期已完全理直氣壯的接管了中共控制地區網絡,是中國互聯網的一大變遷。另一方面,表面上反對共產黨的人,可不都是好人,其中壞人蠢人多的是。表面上反對共產黨的人,各種矛盾也多的是。在中共成功的全面禁止了網上反對共產黨的聲音的情況下,在不影響中共利益的前提下,社會上各種人群爲了不同的利益和立場,在網上吵鬧的天翻地覆,進一步削弱、分化了反對共黨的力量。在現在的中國社會,比起上世紀7、8、90年代,反共的力量更無法集結了,對此,中共操控的互聯網所起到的作用,并沒有被普遍意識到。
世界上的事情,每有同步的現象。兩件不同時空的事情,表面看無干,其實是同一種風氣。當中共在習近平時代,網絡徹底墮落爲中共“得心應手”的工具之時,美國亦同時發生了媒體尤其是網絡媒體惡性介入政治鬥爭、嚴重損害言論自由的情況。這絕不是偶然,而是顯示人類的言論自由,進入了一個非常嚴峻的時期,如不能及時扭轉,將造成難以想象的惡果。
西方民主憲政的精義是:限制權力,保障權利。以往,在西方民主憲政建立的初期,媒體力量弱小,談限制權力,自談不到限制媒體的權力。那時,需要注意的是防範政府剝奪媒體的權利。但時代是推進的,隨著社會形態的改變,高科技的發展,現在的社會和民主憲政初期已經有了翻天覆地的不同。西方民主社會,從民主憲政建立初期的農業社會,到其後的工業社會,到現在的信息社會。在這個信息社會,媒體的作用,媒體的權力,都大到了以往難以想象的程度,在這時候,再用過去的老眼光看問題就不可以了。現在,媒體權力大的通天,媒體用戶權利卻得不到起碼的維護。媒體公然憑藉其在信息社會的地位,和掌握的高科技能力、資源,形成了實實在在巨大的媒體權力。這次推特臉書google等這些媒體可以把還沒有卸任的美國總統欺壓到如此程度,昭示了媒體權力之大和絲毫不受任何制限。
如果暫時還做不到在微觀社會層面,保障每一個人的隨時隨地的言論自由,起碼要做到不能再讓媒體巨頭隨意介入政治鬥爭。這比大財團隨意介入政治,完全不遑多讓,如果不是更加嚴重的話。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