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习近平新计划经济:国家垄断+原始资本主义的怪胎 2020-09-21 17:13:25  [点击:2045]
习近平新计划经济:国家垄断+原始资本主义的怪胎




最近中共再次发起对民营企业家的统战,放话要私营老板们,“做政治上的明白人”,过来人或有历史感的人,都能感受到“二次共产”的强烈收割味;
眼见习近平厉行“国进民死”,大搞二次公私合营,新老左派一个个欢欣鼓舞,雀跃欢呼:毛泽东时代的公平社会要来了!中国弱势群体快翻身了!

新老左派们之所以为习近平倒退欢呼,无非是以为习近平的复辟,能够带回毛泽东时代的低工资人人“平等”,在赖得个铁饭碗的同时,充分享受富人遭共产的快感,一泄其心中的嫉妒仇富恶气;
殊不知,此一时彼一时,习近平复辟的计划经济社会,非但不是毛泽东式的“大锅饭”社会主义社会”,反而是比僵贼民、胡面瘫时期收割更狠、压迫更重、贫富更悬殊、更加负福利的社会。


中共非常狡猾,习近平观念野蛮但精于算计,毛泽东时代的“大锅饭”制度低效浪费,习共早已心知肚明,因此,习共决不会复辟毛泽东时代和八十年代国企那种“大锅饭”的社会主义,而是一方面要复辟国家垄断一切的所谓“公有制”,一方面要追逐效益;

怎么增加效益?习共拒绝市场经济自发调节的杠杆,而走强权精致化榨取的道路——也就是采取原始资本主义的最大化压榨手法:
马化腾、任正非创造的无偿加班文化、
刘强奸“让员工充分享受拼搏快感”的“8117”工作制(七天工作制)、 最近恒大实施的“712”工作制(一周七天,每天十二小时,一个人当三个人用)...都是典型的原始资本主义的榨取手法;相比之下马云的“996”工作制,简直就如北欧福利社会那样是人性化的资本主义。

不要以为原始资本主义的榨取手法,只有私企使用,不要以为国企仍然象八十年代那样阳光和温暖;早在胡面瘫时期,国企就开始采用了原始资本主义压榨手法,美其名曰:“管理与国际接轨”,就是俗称的“社会主义的工资,资本主义的管理”:
国企高管帝王化、大亨化,说一不二,颐指气使,拿着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年薪,其一年的工资,普通员工几辈子挣不到;
而国企职工屁民化,拿着社会主义的低工资,享受着迟到一次罚款50元,“末位淘汰制”、计件工资“下不保底”等等精致化的严管,而且也象私企一样,越来越多地无偿加班,不干就滚蛋。

而且,在原始资本主义榨取法逐步与私企看齐的情况下,国企工资比私企还远不如,因为任正非、刘强奸之流把员工往死里榨,好歹还能开出万元月薪作奖赏;而新型国企下的“社会主义职工”,无上加班、竞争折腾、累死累活也不过两三千元,甚至更少,更加与劳改犯看齐。


这种新型的原始资本主义的国企,早在胡紧套末期就开始向全国推广:

胡面瘫末年到习禁评初年,红二代背景的中央国企“中国旅股”经中烂海御批,强行收购桂林市地方国企的肥缺“两江四湖”,北京派来的“旅股”高管,鼻孔朝天地莅临桂林,看到桂林“两江四湖”职工,居然享有八小时工作制和“双休”、食堂等待遇,勃然大怒,大骂主事桂林官僚罗桂江、徐建强思想僵化、改革意识淡薄、脑袋还停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遂把两人一脚踢开,大刀阔斧地实行“改革”:
无偿加班制,双休没有,单休不保;
精致化榨取:又是末位淘汰,又是罚款制,又是测评...
至于食堂和“八十年代落后观念”国企的便民东东,一律取消。
有趣的是。尽管对员工的竞争、淘汰方式五花八门,拿着几十万年薪的高官是不用竞争和折腾的。


这就是习禁评“新时期社会主义”的改革方向,习近平在向这个方向大力努力:
最近中共国人社部下文,年底之前全面取消公立医院和高校的医务人员和教师的事业编,但一小撮行政领导事业编非但不取消,反而升格为公务员编制。
这样一来国家垄断+原始资本主义的新型制度,就扩张到非企业领域和整个社会了。

几千万人的事业编制被取消,不仅可以节省大笔财政开支用于扩编军警、辅警,以加强维稳,而且令广大事业单位领导对员工厉行原始资本主义榨取,去除了最后一道羁绊:
过去单位领导虽然作威作福,尚不能随意开除职工,随着废除事业编的改革,广大医务工作者和教师就变身合同工,领导可以尽情榨取,肆意开除——不加班就滚蛋,不听话就滚蛋,你长得漂亮不接受潜规则就滚蛋...

这实际上就是打着“社会主义”名号的新型奴隶制,这种社会一旦落成,中国将比毛泽东时代更专制,因为结合了毛泽东时代所没有的大数据科技,如人脸识别系统、彻底监控个人经济活动的数字化货币...

而且,这种新型的国家垄断+原始资本主义的怪胎也比西方的原始资本主义社会更狡猾,它不仅利用科技手段,对全民实行劳改犯式的精致化榨取,而且创造出种种诱骗屁民把遭奴隶般压榨当作“自我拼搏”的企业文化,让屁民们主动为己卖命;推播此种“狼性文化”,今天的中共已狡猾非常,它不再以中宣部出面,而已任正非、马云、刘强奸等企业家出面,自己躲在后面左、右逢源。


许多脑残粉红硬说“712”、“8117”等压榨是企业违犯擅自行为,并举中共国“劳动法”为证据,但那么多企事业单位这种公然违反劳动法的行径,中共政府为什么置若罔闻?它“清网打谣”的效率去哪里去了?不是中共默许,任正非、刘强奸、马化腾之流敢这样违法吗?
毛左硬说习近平要回归毛泽东时代的“保障”,而中共国屁民历经僵贼民、胡紧套时代,饱受“负福利”之苦,习正恩为什么一星半点都不改变屁民“负福利”的状况?现在的国企职工保障改善了,还是全面劳改化了?

今天习共为什么坚决拒绝给屁民任何福利?就是因为只有负福利,才能最大化逼迫亿万屁民去累死累活,以实现其最大化的收割。中共已领教过毛泽东时代和八十年代屁民们“出工不出力”的弊端,“前后三十年互不否定”的习近平怎么可能继续让屁民占便宜呢?

习共奔向的国家垄断+原始资本主义榨取手法的“新时期社会主义”,是既不同于毛泽东时代,也不同于前苏联,更不同于纳粹德国的新型极权奴隶制,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怪胎恶魔。




曾节明 2020.9.21 早昏傍晚


友请广大网友光临在下油管寒舍,不才虽口拙,但保证你能听到独一无二的东西,别人只有逻辑推理,寒舍既有逻辑推理,又有玄学古今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KI_cojzxlufGCp-CLzWrKA



曾某完全精神贵族一个,写作无偿,欢迎有条件者打赏,多谢!支付宝打赏:
https://www.paypal.me/zengjieming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