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东海一枭 自题《历史开始急转弯》二绝   2020-09-12 17:04:13  


作者: 东海一枭   历史开始急转弯 2020-09-12 18:11:29  [点击:6532]
历史开始急转弯
余东海

或以为,只要搞定了治下之民,一切OK。这应是极权主义者普遍的想法。殊不知,搞定了治下之民,搞不定治外之民之国,即各个国家和各国人民。故孟子曰:“不仁而得国者有之矣,不仁而得天下者未之有也。”(《孟子尽心下》)。、

不仁之极无道之至,不仅不能得天下,还会招致天下公愤,成为全球公敌。退一万步讲,即使搞定了天下,也搞不定天道。天诛地灭的方式无数无量,非人类所能推测也。邪恶必灭,极权必亡,这就是天道天理和政治因果。

“皇天无亲,惟德是辅;民心无常,惟惠之怀”(《尚书•蔡仲之命》)这是天道人道之常。诈力有效也有限,无论怎样蒙骗恐吓、猖獗一时,终究会导致天怒人怨而迅速衰弱,连治下之民也无法搞定。

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已经受够了马家极权主义和特权阶级!

受够了它们的防口禁言、以言治罪,受够了它们的巧言令色、谎谣欺诈、强词夺理,受够了它们的邪说灌输、暴力威胁、政治恐怖,受够了它们无官不贪的制度腐败和无孔不入的特权猖獗,受够了它们的人格欺辱、人权剥夺、巧取豪夺,受够了它们对文化道德环境、政治社会环境和自然生态环境无限污染,受够了它们统治下无穷无尽的冤假错案和人道灾难,受够了它们无可救药的无知无畏无礼无耻无法无天,受够了它们无休无止地自我吹捧、要求人民歌颂和全世界收买赞扬……

我相信,无论体制内外,只要是正常人,都已经受够了这样的政治和社会。我相信国内国际大多数人的耐心已经耗尽,不会再对它们抱什么希望。这就意味着上天也没耐心了,不会再给机会了。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把这股空前黑恶的势力彻底扫进历史垃圾堆!


马家政治有八大痼疾不可救药:背天逆理无忌惮,腐败堕落无底线,挥霍浪费无节制,污染败坏无边际,欺诈蒙骗无羞耻,拜力施暴无下限,内斗相残无止境,作恶造孽不封顶……

马帮是丧失了信仰和成德能力的拜物主义组织,是解放了各种恶习邪欲的特权阶级;马家社会是豺狼当道、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是诈力挂帅、巧取豪夺的盗贼社会,是邪说泛滥、罪恶深重的邪恶社会,是相互投毒、自相残杀的人吃人社会。

马帮治下的马邦,是没有人权自由的国家。人权的三要素是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马家将人权狭隘化为生存权。其实,没有财产权自由权,所谓的生存权也是残缺不全的。至于人格尊严,更是稀缺品。

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颜宁说:“我喜欢自由的人生。”这也是我的心声,相信很多人人同此心。没有自由的国家,要么丛林化,要么监狱化,要么集丛林监狱为一体。这样的国家不适合人类居住,这样反自由的人物和势力,最不适合从事政治。

政治好不好,标准因文化、政治立场不同而异。儒家的标准是六度,即文化中正度,制度公正度,福利保障度,言论自由度,社会和谐度,国家强盛度,人民幸福度。六度相辅相成,其中人民幸福度是最高标准。人民不幸福,一切无意义。依据这样的标准,马家政治不是无意义,而是负意义。在马帮统治下,人民不是不幸福,而是天灾人祸空前,苦难深重空前。

马帮改良特别难,原则性改良几乎不可能。这是极权主义的一个特色:干坏事很行,干好事不行。就拿官员财产公开来说,一些学者和两会代表呼吁了二十多年,至今不成,干脆连呼吁都不允许了。

它们的领袖要干好事也很难,事越好越大越困难。领袖要干一件利益特权的坏事,那是一呼万应,山呼海应,雷厉风行,不仅可以一泻千里一干到底,还可以层层加码变本加厉。反过来,要干一件利民利国的好事,那下面就难免阳奉阴违两面三刀;要干一件大好事,比如要改革恶制恶法,那就更将层层阻挠重重障碍。弄得不好,自己就成了孤家寡人,甚至被特权阶级联合起来干掉。

道理很简单,极权主义的意识形态、制度形态、组织形态都是维护极权暴政和特权利益的。谁想干大好事,就是与整个上层建筑和特权集团作对。故即使有好人侥幸通过逆淘汰机制,上升到最高,也难有作为,或者好不了几天。


好在胡虏无百年之运,夷狄无长久之盛。

古来夷狄无不外患不断且内忧深重,善于自我摧残和自我毁灭,其方式不外乎内斗内讧自相残杀。历史上比较强大持久的夷狄政权如元清,都是积极主动地去夷狄化而努力儒化的。不能儒化的夷狄必不能持久。注意,儒化是有相应的标准的,必须独尊中道文化,实行王道政治,建设礼乐制度,可不是口头上说儒家几句好话就算儒化了。

极权势力之野蛮邪恶非夷狄可比,更难以儒化,更善于自残,前三十年的政治挂帅计划经济,后三十年的经济主义计划生育,都是夷狄自残自毁的方式。极权寿命亦必然比夷狄更短。

天怒人怨,国内外无数人已经忍无可忍,大量南美洲的蝴蝶在频频煽动翅膀,龙卷风即将大起、必将大起。貌似一波更大的坠亡潮、叛变潮、破产潮、失业潮、黑天鹅潮正在路上。五种潮相辅相成,水乳交融。其中,破产潮包括企业的破产、家庭的破产、思想的破产、梦想的破产、精神的破产、形象的破产等等,还有很多庞然大物的破产。杂时代进入破产期已经势不可挡。

或许民意调查时支持率还很高,或许领导讲话时掌声还很热烈,都没有真实意义。极权环境中,掌声、支持率与极权度成正比。极权度越高,支持率越高;政治越暴虐,掌声越热烈。可笑各种模式的极权主义都喜欢自欺欺人地炫耀掌声和支持率。这种高压之下制造的掌声和支持率,翻转起来比小人翻脸、君子翻书快多了。

我相信,庚子年是一个历史分水岭,现代史将在这里急转弯,急转一个大弯。盖朝野间人心已经大变,国内外形势已经大变,量变已经充足,质变必将水到渠成地启动。今年开始数年内,国内国际当有超乎国内外很多人意料的历史性巨变发生。人天的怒火将愈燃愈烈,正义的绳索正加速收紧!历史开始急转弯……


浩劫将尽未尽,显报增多加速,上上下下的不良之徒很容易为邪恶陪葬。一般善良也未必能保平安,然善良无疑是自保平安最好的办法,也可以最大程限度地避免沦为牺牲品和陪葬品。善良的两条底线是两不:不信邪不助恶。

若能致力摧邪助善,或批判马学马制,或弘扬儒学、追求宪政,则是积极的善良,善良之大者。摆在中国面前有两条道路:一条是自由化,人本主义道路;一条是王道化,仁本主义道路。两条都是正路。但无论哪一条,都必须去马。马学不去,马制不改,西化儒化都不可能。

马家邪路已经走绝,山穷水尽已无路。不过,马帮整体改良不可能,但个体能否改邪归正则因人而异。故我对马帮不抱任何希望,但我相信,马帮中不少人士仍然存在重新做人的可能。

我在《建议八议留其三》中提议,未来中华政府当保留八议制度中议贤、议能、议功这三议。那些为人民、民族和国家作出重大贡献的大贤大能大功之士,万一曾经作恶犯罪,政府在通过一定的程序获得大多数人民同意的前提下,可以法外开恩、减轻惩罚。特此重申:

儒家和正义势力不妨为所有问题人士大开自新之门,为他们提供改邪归正、改恶从善、重新做人并为新中华建功立业的机会。对于为中国自由化和儒家化作出了卓越贡献者,即使曾经贪污腐败或助恶为虐,即使有种种原罪,未来政府也应议其功勋之大小而减轻或免除对他们的惩罚。将功赎罪,谁曰不宜!

历史开始急转弯,坚持极权主义及宗教极端主义而顽固不化的反常势力将被彻底抛弃,被它们窃据的一小撮国家将有望获得新生,饱受奴役的人民将迎来真正的解放……全世界正人君子、正义力量团结起来,并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为这一天的早日到来而共同努力!2020-9-6
首发于光传媒博客专栏热点时评https://www.ipkmedia.com/category/blog/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