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文章笑拳   微信:我眼中真实的美国|美国抗议浪潮中华人圈之怪现象(图文) 2020-07-01 07:18:55  [点击:1572]
我眼中真实的美国|美国抗议浪潮中华人圈之怪现象
以以的爸爸 1 week ago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渡十娘 Author 渡十娘all




文字|张惠雯

编辑|渡十娘

图文见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OsAGbtYzDfdS4mQnrwGnfA

作者简介:张惠雯,生于70末,祖籍河南。少小离家求学南洋,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后赴美,现居波士顿。小说家,新加坡《联合早报》专栏作家。小说两次获新加坡国家金笔奖,及多个中国文学奖项,广泛刊发于各大文学期刊。生平所爱:书籍、朋友、美食、自由、和平。生平最厌:独裁、暴力、种族主义。







有人发信问我,美国是不是在搞WG。我很惊讶怎会有这种疑问。看了他发来的一些无良公号流量帖,才明白这误解的起源。的确,由于黑人佛洛依德被警察跪杀,全美近几周掀起了抗议浪潮。在某些城市的某些街区,发生了骚乱。遇到这种大规模抗议活动,有某些极端分子混入其中搞破坏,甚至有些犯罪团伙趁火打劫,这并不稀奇。但事实和“全美沦陷”、“疯狂打砸抢”等夸大其词的描述相去甚远。这抗议出于正义,而且绝大多数抗议者都是和平的。



为一个普通人的死而走上街头反对公权系统中的暴力和不公,这和维护一个神一样的最高权威、打倒一切反对者的动机有天壤之别,怎会是WG?华人不大习惯民主国家社会运动的“乱象”,而且,“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看见运动就觉得是WG。其实,美国60年代的民权运动比今天的抗议激烈、持久得多,但国家不仅没有因此沦陷,反而在文明上前进了一大步。



刚好朋友邀我就此写点儿看法,我就通过这事件谈谈我所目睹的华人圈之怪现象。



生长于缺乏自由媒体的地方,一些人习惯了从小道消息里审时度势、扑风捉影。很遗憾到了美国,他们仍保留了这种习惯。我常惊讶地发现,许多在美华人(尤其年纪偏大的)根本不读美国的正规媒体,其信息来源是各种微信群,其关于美国的消息许多竟是国内微信圈反馈回来的。而这种人遇事通常也不做基本fact check,又习惯相信阴谋论,导致华人微信圈成了各种谣言、阴谋论的重灾区。一篇类似“黑人正在摧毁美国”或“穆斯林正在毁灭欧洲”等灌输恐慌又符合其偏见的文章,动辄能收割十万加。



仅从上面这类文章标题里,你就能看出贬低意味儿。而其后的跟帖、评论,更是充满赤裸裸的种族主义言论。当然,这些人不会承认自己有种族偏见,只会觉得美国社会过于“政治正确”,对种族主义太过敏。我想这些人可能不太了解美国的种族问题历史。对于一个因这问题爆发过一场血腥内战的国家来说,对于发生过塔尔萨(Tulsa massacre)、罗斯伍德(Rosewood massacre)等种族屠杀事件的国家,这种在华人眼里“过敏”是有其必要的防微杜渐。当两名中国游客在德国帝国大厦前行纳粹礼玩儿自拍时,他们可能也没有想到德国人会“过敏”到逮捕、起诉他们的程度。



ABC News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70%的白人、94%的黑人、75%的西裔都认为佛洛依德事件暴露了执法体系中的巨大问题。我想,如果调查一下咱们美国华人,大概会得到与此相反的结果。华人以老实著称,自己的权利是不怎么努力争取的,看到别人为争取权利游行抗议,还会生气。即讨厌别人“寻衅滋事”,自然要找各种理由反对。譬如,有些人称黑人犯罪率高,很多白人和其他族裔也被黑人杀了,怎么其他族裔就不闹?这是连逻辑都没有搞清楚,混淆了普通刑事犯罪和公权系统中存在的暴力。



美国每年很多刑事案件,有时白人被黑人杀了,有时黑人被白人杀了,不可能涉及不同肤色的人相互伤害就搞社会运动。弗洛伊德事件引发的抗议针对的是警察通过公权力施暴。为什么要对这种公权力中的暴力、不公正非常警惕?因为如果我们允许这种东西存在,就等于允许了合法伤人、合法杀人。那才是最危险的。





1921年Tulsa种族屠杀后被焚毁的有“黑人华尔街”之称的黑人富裕社区废墟。







伊丽莎白·埃克福德(ElizabethEckford)在1957年于白人同学的叫骂和敌视中进入小石城高中。她是在军队保护下第一次和白人进入同一所学校的9名黑人学生之一。



此外,我不知道多少大骂佛洛依德的人看过那段录像。一个人从呼喊、乞求到无声无息、失去呼吸和生命,死后仍被手插裤兜的冷血警察压在膝下,这残酷是让人难以接受的。而当美国社会为弗洛伊德的死愤怒、反思时,一些华人却乐此不疲地到处转发“又一个罪犯成为黑人的英雄”这类文章,津津乐道死者的劣迹。你们列的这些没错,但这是把问题带偏。



佛洛依德不是英雄,他只是个受害者,抗议者举着他的头像不是因为他是英雄,而是纪念一位受害者,大家都知道这一点。问题是,一个有前科、犯过罪的人就该遭到虐杀吗?一些人热衷于受害者的道德瑕疵,无非证明了自己那种“坏人就该死”的原始观念。抱着这种原始观念,怎会理解美国社会所发生的事情?就像很多华人看见单膝下跪(Take a knee)就以为是跪地求饶,以为是WG小将们要求的“下跪认罪”,根本不知道这个姿势象征着反对公权暴力和种族主义,祈求和平与尊重,是一个有尊严的姿势。



在拍摄于1965年的一张照片中,马丁路德金与一群被捕的和平抗议者在入狱前单膝着地、一起祈祷。







2016年,橄榄球巨星Colin Kaepernick采取这一姿势抗议警察对非裔的过度暴力,之后不少运动员都用这种姿势表达抗议。









一些华人还有个不好的习惯,就是动辄攻击有同理心、为他人权利发声的人是“白左”、“圣母婊”。若自己守着“自扫门前雪”的祖训什么都不肯做,那也无可厚非,毕竟你有这个权利。但反过来倒谩骂不那么自私的人。那种对他们目之为“白左”、“圣母”的仇恨究竟从何而来?恐怕是因为自己的贫乏吧。一个人如没受到多少自由平等观念的熏陶,且长期不知权利为何物,当他突然有了权利,那往往是像穷人突然暴发了一样紧抱住钱袋子不放的。此时,谁敢提分享他肯定恨谁,而那些愿分享的人又会让他觉得自惭形秽,他也要骂人家。



我理解老一辈华人在故国经历过“左祸”,谈左色变。但如果来到西方,最好也了解一下在西方语境里Left-wing究竟是什么,不能还用几十年前形成的见识来判断。不是任何需要你牺牲一点儿安逸、让渡些许利益的东西(从接受难民、改善福利到环保)就都是极左、都是GC。



这种人还喜欢提出一个逻辑糟糕的反问:你同情他们你会和他们住一起吗?就像当初在反对接收战争难民时,他们问:你愿意让他们住到你家里吗?我只想问他们一句:当你同情国内农民工、下岗职工时,你是否想过搬去城乡结合部或铁西区和他们一起住呢?而根据这样的逻辑,是不是当你不和别人住同一个区、不面临他们的困境时,你就可以完全无视他们遭遇的不公?事实是,当别人愿意接收难民、愿为改善低收入阶层福利的人贡献出自己那份税收时,他们就比你强多了。挺有意思的是,这些对左恨之入骨的华人多半住在美国富裕的东西两岸蓝州。他们不如用自己的逻辑自问一句:为何不搬去深红州?



我和朋友陈谦讨论过,为何在美国,富裕、教育程度较高的州通常是支持改善福利的蓝州。我的理解是:好日子过久了会想到周济他人,这不仅是同情心,也是一种长远目光,懂得其他人日子改善了一点儿,社会的冲突、对抗减少些,其实对自己也是有利的。



因此,相当一部分美国华人虽发家致富了,却激烈反对福利政策,仇穆歧黑,支持川普这种煽动民粹主义的政治强人,巴望着美国像自己一样不管不顾地再次“伟大”。我不知道他们所谓的“伟大”是指什么,是有钱就是爷吗?在我看来,二战时慷慨地向反法西斯盟友伸出援手、接纳犹太难民、战后又帮助盟友甚至敌人重建的那个肩负道义与责任的美国才称得上伟大。



川普式的“伟大”在全世界都成了笑话,只供川粉儿们自嗨。华人川粉儿其实就像美版“小粉红”,喜爱铁腕人物,热衷阴谋论,崇尚民粹主义、大国崛起、死认经济挂帅……从反对一个权威到爱上与之对立的另一个权威,敌人的敌人是朋友,这大概是他们的逻辑。

当全世界都在抗议公权力中存在的不公和暴力,当美国、欧洲、澳洲的人们都为一个更公正、平等的世界努力时,华人圈却一片恐慌和怨气,觉得世道大乱了、美国WG了……所以,到底是这些民主国家的人都疯了、都被你们所谓的“白左”洗脑了,还是华人自己的思维定式有问题、没有和现代文明很好地接轨?这个问题值得我们反思。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