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吕柏林   石正丽披露:是她的实验室泄露了武汉病毒 2020-06-14 22:23:19  [点击:1661]
世界报:石正丽焦虑失眠,担忧实验室外泄》报告:世界报4月25日发布的
有关武汉病毒实验室的调查报告说,去年12月武汉肺炎爆发时,武汉P4实验
室的病毒传染中心负责人石正丽陷入焦虑和害怕中,她说自己好几夜没合眼,反
复回想自己的每一项研究,每一个动作,不停问自己病毒是不是从我们那些实验
室泄露的?

石正丽连续几天几夜“不停问自己病毒是不是从我们那些实验室泄露的”的情况
披露:武汉肺炎病毒(下称武汉病毒)是武汉市的实验室泄露的,武汉病毒研究
所在武汉病毒引发武汉肺炎人瘟前就持有武汉病毒,除了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病毒
实验室外,武汉市的其它病毒实验室也可能持有武汉病毒。

石正丽口中的“我们那些实验室”当然是指她任武汉病毒研究所生物安全工作委
员会主任、武汉P4实验室副主任、武汉P3实验室主任、武汉病毒所新发传染
病研究中心(世界报报道的“武汉P4实验室的病毒传染中心”)主任、新发病
毒学科组组长(见《百度百科·石正丽》)诸职务管辖的所有病毒实验室,即武
汉病毒研究所所有的病毒实验室以及武汉病毒研究所与武汉大学共建的病毒学国
家重点实验室,也就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网《机构简介》告诉的34个学科组。因
武汉病毒研究所网《机构设置》只告诉武汉病毒研究所只有30个学科组,故知
武汉大学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有四个学科组。因武汉病毒研究所网《机构设置
》告诉的30个学科组中,只有“分子病毒与病理研究中心”的分子免疫学学科
组、“分析微生物学与纳米生物研究中心”的微生物耐药性研究学科组、生物纳
米设计学科组、“微生物资源与生物信息研究中心”的应用微生物与基因工程学
科组和“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的病原细菌学科组五个学科组的研究对象中没出
现“病毒”二字,故知武汉病毒研究所至少有25个学科组是从事病毒研究的。
如果武汉大学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四个学科组都从事病毒研究,石正丽口中
的“我们那些实验室”便有29个学科组在武汉P4实验室、武汉P3实验室、
武汉大学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中从事病毒研究,这29个学科组都是泄露武汉
病毒的嫌疑人。

虽然不知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病毒实验室和武汉大学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外,武
汉市究竟还有哪些单位持有病毒实验室,但知武汉市研究病毒的单位至少还有武
汉市疾控中心,也是泄露武汉病毒的嫌疑人。所以说武汉市疾控中心也是泄露武
汉病毒的嫌疑人,是因为它是被誉为蝙蝠猎手和蝙蝠病毒研究领头人的田俊华的
工作单位,田俊华从2012年起开始,携妻在湖北全省及周边60余个县市夜
赴深山捉了近万只蝙蝠,并在2012年在黄陂采集的蝙蝠样本中发现了一种病
毒,命名为“黄陂病毒”(《80后“疾控”小伙为搞研究抓虫数万只,夜夜趴
地看蟑螂》,下称《疾控小伙田俊华》)。田俊华团队在2020年前的5年内
发现了包括蝙蝠病毒在内的病毒1445种(见《武汉有个“昆虫痴”,所在科
研团队5年发现1445种病毒》)。因1899年人类发现第一个病毒——烟
草花叶病毒至今“已有超过5000种类型的病毒得到鉴定”(《维基百科·病
毒》),假设超过5000种类型病毒种数包括了田俊华团队发现的病毒种数,
超过5000种当作5000种计,田俊华团队发现的病毒种数便占人类发现病
毒种量的29%=1445种÷5000种(《我国科学家5年发现1445种
新RNA病毒,武汉专家承担近六成样本采集》的“在此之前,人类数百年来发现
的病毒仅2284种”说法有两个错误:一是人类发现病毒的历史没有数百年,
只有一百二十年;二是人类发现病毒的种数不是2284种而是5000种以上
)。田俊华团队发现的病毒必然储存在他的工作单位中的病毒库中。

然而,武汉市疾控中心消毒与病媒生物防治所也没有泄露武汉病毒的嫌疑,因为
田俊华团队发现的病毒都是湖北全省及周边60余个县市的病毒,也不知包括“
黄陂病毒”在内的取自湖北全省及周边60余个县市的蝙蝠病毒中有无冠状病毒
。即使有,也未必有SARS样冠状病毒,它们的基因序列与武汉病毒的基因序列相
似度也比石正丽团队在云南一个洞穴发现的中华菊头蝠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与武
汉病毒的相似度低8个百分点,因为《陈焕春院士:新型冠状病毒与SARS病毒有
79.5%相似度》告诉:武汉病毒与蝙蝠中发现SARS相关病毒拥有87.1%
的相似度,云南蝙蝠样本当中发现相似度高达96%:SARS相关病毒即SARS样冠
状病毒,云南蝙蝠即石正丽团队在云南一个洞穴发现的中华菊头蝠冠状病毒。

然而,96%是96.2%的省略值,因为《新冠病毒直接来源于蝙蝠吗?这些
问题需要解答》告诉:石正丽团队在云南省一个偏僻洞穴中发现的中华菊头蝠体
内的冠状病毒基因序列相似度达96.2%。《到底在怕什么?英媒爆武汉P4
实验室偷刪“零安全防护”蝙蝠实验照
》(下称《怕什么》)则进一步告诉:基
因序列与武汉病毒基因序列的相似度达96.2%的中华菊头蝠病毒分离自中华
菊头蝠粪便。

然而,石正丽团队在云南的一个蝙蝠洞分离到的中华菊头蝠病毒株不是一株,而
是不同类型的十多株:2013年后,“我们持续在这个洞里进行了五年的监测
,每年取样两次,结果发现了十多株不同类型的SARS样冠状病毒。尽管没有发现
和SARS病毒完全一模一样的病毒,但我们发现了一个SARS病毒的天然基因库”(
石正丽:这些野生动物的病毒怎么就到了人类社会?》,下称《石正丽》)。

然而,“十多株”的实际数是“15株”【见《“超级病毒”来自哪儿》、《1
5年后,SARS病毒追击者终于找到了源头的那群蝙蝠》《“蝙蝠女侠”团队找出
SARS病毒源头》(下称《蝙蝠女侠》)】。

需要顺便指出的是,TG13就是中华菊头蝠冠状病毒的代号,如《科普:穿山甲
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二传手”吗》中的“石正丽团队近日在英国《自然》杂志
上报告说,新型冠状病毒与来源于蝙蝠样本的一株冠状病毒(简称TG13)基因相
似,两种病毒序列一致性高达96%”的“TG13”就是中华菊头蝠冠状病毒的代
号,因而《穿山甲?菊头蝠?nCoV—2019源头宿主到底来自于哪里?》则直
指TG13”是中华菊头蝠冠状病毒的代号:“武汉病毒所通过对新冠病毒基因组
序列的比对,发现nCoV—2019与2013年从中华菊头蝠中分离出的冠状病
毒RaTG13有96%的相似性”。

然而,武汉P4实验室病毒库不是只有15株不同类型的中华菊头蝠冠状病毒株
,而是具有50种以上的蝙蝠冠状病毒株(见《石正丽去年3月蹊跷发文,预警
蝙蝠病毒大疫》(下称《蹊跷》)。

这就表示,武汉市只有武汉P4实验室拥有与武汉病毒基因序列一致性高达96
.2%的多达15株不同类型的中华菊头蝠冠状病毒株基因库或拥有50种以上
的蝙蝠冠状病毒库,泄露武汉病毒的单位只能是武汉P4实验室。

然而,中华菊头蝠病毒与武汉病毒的基因序列相似度只达96.2%,表示它没
与武汉病毒匹配,不是武汉病毒,怎能认定泄露武汉病毒的单位只能是武汉P4
实验室呢?何况,从中华菊头蝠的粪便分离出的冠状病毒是自然宿主的病毒,而
不是中间宿主的病毒,是无力感染人类的病毒,这是包括石正丽在内的许多病毒
专家的共同看法。石正丽认定取自自然宿主的冠状病毒不能感染人类的证据有:
一,《蹊跷》告诉:2019年3月2日,石正丽研究团队在国际学术期刊《病
毒》发表了一篇题为《蝙蝠冠状病毒在中国》的评论性论文,它旨在预警中国将
大规模爆发蝙蝠冠状病毒疫情,预警的根据是蝙蝠冠状病毒从蝙蝠传播给人的方
式是人类宰杀食用野生动物,而中国人宰杀食用的野生动物不是蝙蝠而是蝙蝠冠
状病毒寄生的中间宿主,因为,居住在中国的中华民族没有宰杀食用蝙蝠的生活
习性。二,《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用生命担保:疫情不是源自实验室病毒泄露!》
告诉:石正丽在今年2月2日下午3时左右在自己的个人微信朋友圈发文:“2
019年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武汉病毒暴发
于武汉的情况表示,“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是指武汉人宰杀食用野生动物的生
活习惯,而不是宰杀食用蝙蝠的生活习惯,但武汉人宰杀食用的野生动物不包括
蝙蝠,因为别说武汉,就是当代全中国都无宰杀食用蝙蝠的传统生活习惯,因而
全中国都找不到买卖、宰杀活蝙蝠的市场和烹煮销售蝙蝠食品的餐饮业。

石正丽团队所以敢认定蝙蝠冠状病毒不能直接感染人类,除了她坚信蝙蝠冠状病
毒感染人类需要“自然宿主→中间宿主→人类”的传播路线的理性知识外,还有
以身试毒而无恙的切身经历为坚实基础,石正丽团队以身试毒而无恙的切身经历
,就是他们在2011年—2018年的八年间在云南寻找蝙蝠洞穴、钻洞探秘
蝙蝠洞穴、黄昏在蝙蝠洞里的地面铺上承接蝙蝠粪便的布、傍晚在蝙蝠洞口支起
捕鸟网、夜里从捕鸟网上取下落网的蝙蝠并在野外临时搭建的陋室中的工作台上
连夜对蝙蝠进行肛拭子取样、咽拭子取样和血液样品、第二天早上收走采集了一
夜的新鲜蝙蝠粪便等的劳作中几乎“零安全防护”而无恙的经历(2011年是
石正丽团队在云南一个洞穴“分离并检测到了和SARS病毒高度同源的,可以说是
SARS的直系亲属的一株蝙蝠SARS样冠状病毒”、2013年他们又在同一个洞的
样品中成功地分离到比以往发现的所有蝙蝠SARS样冠状病毒都要接近SARS病毒的
病毒即中华菊头蝠病毒,从此对这个洞持续进行了五年的监测即2013年+5
年=2018年,见《石正丽》)。石正丽在2011年—2018年的八年间
在云南以几乎“零安全防护”方式采集蝙蝠病毒样品的经历记载在《石正丽》中
的六幅照片中:








《怕什么》则以图文报告:武汉病毒所上月偷偷刪掉官网的资料中删掉的石正丽
团队在云南山洞采集蝙蝠冠状病毒样品几乎“零安全防护”的三张照片集成的图
片:



《怕什么》告诉,上图是根据英国《每日邮报》报导的武汉病毒所上月偷偷地删
去的官网资料中石正丽团队“山洞里抓捕蝙蝠,以及在陋室里对蝙蝠做实验,可
以看出有P4实验室副主任石正丽与蝙蝠病毒感染和免疫课题组长周鹏,所有人员
身上几乎‘零安全防护’”的三张照片。

然而,《13年不懈追踪,中国科学家寻获SARS病毒源头》中的视频(下称《源
头视频》)给出了更多的石正丽团队几乎以“零安全防护”在野外采集蝙蝠样品
和室内操作的镜头:



该视频在下列时段的镜头:04:45—04:56(野外)、07:44—07:50(野外)
、08:31—08:34(野外)、08:42—08:47(野外)、08:51—09:06(野外
)、09:46—09:52(野外)、10:26—10:33(室内)、10:45—11:12(野
外和室内)、11:19—11:30(野外)都有石正丽团队几乎以“零安全防护”采
集蝙蝠样品和室内工作的镜头。

《13年不懈追踪,中国科学家寻获SARS病毒源头》中的文字(下称《源头》)
告诉:全世界有1300多种蝙蝠,仅中国就有130多种。《科普:为什么蝙
蝠感染冠状病毒后不会生病》告诉:“有研究认为每种蝙蝠平均携带17.22
种可能使人生病的病毒”。这就表示,一,全世界有24000多种蝙蝠病毒≈
17.22种病毒×1300多种蝙蝠;二,几乎每种蝙蝠都携带着至少一种的
病毒,只是有的蝙蝠携带的病毒种数少,有的蝙蝠携带的病毒种数多,最多者可
达4100多种(见《蝙蝠携带上千种致命病毒,新型病毒只是一种:为何不能
灭绝蝙蝠?》,下称《携带》)。这又表示,栖息在中国的130多种蝙蝠都可
能携带着病毒。石正丽团队以几乎“零安全防护”方式在长达八年的采集云南蝙
蝠病毒的样品过程中又是难免被蝙蝠抓伤、咬伤、被蝙蝠尿洒到、肌肤接触到蝙
蝠口水、尿水、粪便的,如田俊华在采集蝙蝠样品过程中也以几乎“零安全防护
”方式抓捕蝙蝠,结果就遭到“蝙蝠尿液像雨点从头顶滴到他身上”和“好几次
蝙蝠血直接喷在了田俊华皮肤上”(《疾控小伙田俊华》),田俊华的遭遇没理
由不会是石正丽团队多数队员的遭遇。事实是石正丽团队也无人被蝙蝠冠状病毒
感染。也许有人认为,即使石正丽团队有人被蝙蝠冠状病毒感染生病,也会隐瞒
不报。但这种看法错误,因为,要是石正丽团队有人被云南的蝙蝠冠状病毒感染
生病,其团队除了会采取秘密的及时治疗和防疫措施外,更会被石正丽团队当作
蝙蝠冠状病毒无需中间宿主就能直接感染人类的雄辩证据写成论文发表从而轰动
世界。石正丽团队没有发表这样的论文就只能证明石正丽团队无人感染蝙蝠冠状
病毒,就只能证明蝙蝠冠状病毒不能直接感染人类。遭遇“蝙蝠尿液像雨点从头
顶滴到他身上”和“好几次蝙蝠血直接喷在了田俊华皮肤上”的田俊华采取“主
动和妻儿保持距离,隔离半个月”后无恙的事实,也证明蝙蝠病毒不能直接感染
人类。

其实,石正丽团队和田俊华夫妻或田俊华团队正是认为蝙蝠病毒没有直接感染人
的能力,才会以几乎“零安全防护”方式抓捕蝙蝠和采样。

然而,石正丽团队中最严重的以身试毒而无恙者是其队员范毅,因为他的食指曾
在2017年12月15日的前不久被一只蝙蝠咬伤,而他的预防措施只是提前
注射狂犬病疫苗(见《蝙蝠女侠》)。2017年12月15日的前不久应是2
017年秋季,咬伤其食指的蝙蝠应是中华菊头蝠或与其同洞栖息的其它种蝙蝠
,理由是:《石正丽》告诉:自2013年在云南蝙蝠洞的粪便中分离到一株与
武汉病毒基因序列一致性高达96.2%的中华菊头蝠病毒株后就“持续在这个
洞里进行了五年的监测,每年取样两次”,即持续监测到2018年;《蝙蝠女
侠》告诉:“每年取样两次”的季节是“每年的春秋两季”,因为“春天是蝙蝠
的繁殖季节,秋天则是冠状病毒检测出阳性率最高的季节”。这就表示,范毅食
指被蝙蝠咬伤的时间是2017年秋季,原因是他在2017年秋季参加了石正
丽团队对中华菊头蝠所在洞穴的监测。《蝙蝠女侠》还告诉:中华菊头蝠栖息的
洞穴栖息着一个数量庞大的菊头蝠种群。但比较准确的说法是《石正丽团队两年
前已发现蝙蝠冠状病毒感染人现象
》(下称《石正丽团队发现》)的说法,因为
它告诉:中华菊头蝠栖息的洞穴栖息着“特别密集的蝙蝠种群”、“除了已经检
测出SARS相关病毒的许多菊头蝠和蹄蝠之外,那里还存在其他蝙蝠,如鼠耳蝠”。

这就表示,咬伤范毅食指的蝙蝠是寄生着中华菊头蝠、其它SARS样病毒的许多菊
头蝠和蹄蝠及其同洞栖息的其它种食虫性蝙蝠。

虽然《蝙蝠女侠》没说咬伤范毅食指的蝙蝠名称,《石正丽团队发现》、《源头
》等文章也没说与中华菊头蝠同洞栖息的多种菊头蝠和蹄蝠以外的多种蝙蝠各自
寄生的病毒名称,却知“数据表明,在同一洞穴中的SARS相关冠状病毒之间经常
发生重组事件。石正丽团队证明,SARS病毒最有可能是通过菊头蝠体内的SARS相
关冠状病毒重组产生。此外,他们还发现,能够结合人类ACE2的各种SARS相关冠
状病毒在这个区域的蝙蝠中交叉传染”(《石正丽团队发现》),“各种蝙蝠病
毒(会)互相大范围传染”(《携带》),故知中华菊头蝠栖息洞内的所有蝙蝠
都会因“SARS病毒最有可能是通过菊头蝠体内的SARS相关冠状病毒重组产生”的
病毒而感染重组的病毒。由于SARS相关冠状病毒就是SARS样冠状病毒,而“蝙蝠
洞中发现的SARS样冠状病毒,它们的各个基因和SARS病毒的最高相似度达到97
%以上”(《源头》)、“所有SARS样冠状病毒,各种类型的SARS样冠状病毒,
都在这个地方发现了”(《源头》),基因序列和SARS病毒的最高相似度达到9
7%以上的SARS样冠状病毒就是中华菊头蝠病毒,中华菊头蝠病毒基因序列又与
武汉病毒的相似度达96.2%。因此,如果中华菊头蝠栖息洞内的所有蝙蝠病
毒具有直接感染人类的能力,由SARS相关冠状病毒重组后的病毒就应更近似SARS
病毒或武汉病毒的病毒,被蝙蝠咬伤食指等于食指被蝙蝠嘴注射了中华菊头蝠病
毒,被蝙蝠咬伤食指的范毅就应患上更近似SARS病或武汉病毒病的瘟病,就应被
及时治疗、抢救,并成为蝙蝠病毒无需中间宿主就能直接感染人类的雄辩证据被
石正丽团队写成论文发表从而轰动世界。如果他是无症状感染者,也必被武汉P
4实验室作血清测试,查清他体中是否存在抗体。如果他的血清存在抗体,也是
蝙蝠病毒无需中间宿主就能直接感染人类的雄辩证据而被石正丽团队写成论文发
表从而轰动世界。但石正丽团队至今没发表范毅被蝙蝠病毒感染的论文,只能表
示范毅没因食指被蝙蝠咬伤而感染蝙蝠病毒,只能表示中华菊头蝠及其同洞栖息
的蝙蝠身上的病毒均无直接感染人类的能力,都是对人类安全的病毒,且是无法
在人体内生存的病毒,因而只能表示“SARS相关冠状病毒重组”及其病毒“溢出
”的论断无据。

然而,范毅食指被蝙蝠咬伤而无恙不是石正丽团队的唯一,因为石正丽团队的武
汉病毒所研究员崔杰在《源头视频》中告诉,蝙蝠会透过手套把你的手咬到,随
后的镜头却是手臂或脚被蝙蝠咬伤出现红斑的镜头:





图8是崔杰接受采访时说蝙蝠透过手套就可以把你的手咬到的镜头,图9是被蝙
蝠咬伤的部位出现红肿的照片,图10取自《源头视频》,表示石正丽团队采集
蝙蝠样品时的手套只包裹到手腕以上一两寸,而腕以下部分是手;图9照片表示
的部位象是前臂或小腿,因而图8和图9好象在表述有两个人分别被蝙蝠咬伤前
臂或小腿。考虑到可能是崔杰表达不清楚——“蝙蝠透过手套就可以把你的手咬
到”应为“蝙蝠透过袖子就可以把你的手咬到”,故推定图8和图9表示的是同
一个人被蝙蝠咬伤前臂的事,且假定被蝙蝠咬伤前臂的人是崔杰。

因《源头视频》发表在2017年12月29日,崔杰被摄入视频的时间应在《
源头视频》发表前一周左右,他的前臂被蝙蝠咬伤的最迟时间是他当年到中华菊
头蝠所在洞监测的秋天——和范毅食指被蝙蝠咬伤的季节相同,故知崔杰接受采
访时是手上的蝙蝠伤康复几个月之后。也由于前臂被蝙蝠咬伤的崔杰没有感染蝙
蝠冠状病毒的报道,故知被寄生着SARS样病毒或更近似SARS病毒或武汉病毒的蝙
蝠咬伤前臂的崔杰并没感染类SARS病毒病或类武汉病毒病。崔杰被蝙蝠咬伤前臂
只出现类似被蚁子叮咬后的红肿现象的事实再次证明,中华菊头蝠及其同洞栖息
的蝙蝠身上的病毒均无直接感染人类瘟病的能力,都是对人类安全的病毒,且是
无法在人体内生存的病毒“SARS相关冠状病毒重组”及其病毒“溢出”的论断无
据。

那么,神秘的中华菊头蝠栖息的洞穴在云南的哪个地方呢?就在离云南省昆明市
晋宁区夕阳彝族乡天井村、大风口村、绿溪村、绿溪新村附近,因为离这四个村
庄1.1—6.0公里处有两个洞穴——燕子洞或石头洞,其中一个就是中华菊
头蝠栖息的洞穴。理由是,一,只有石正丽团队于2011年—2018年在云
南的中华菊头蝠栖息洞采集蝙蝠样本;二,《石正丽团队发现》又告诉:㈠石正
丽团队研究的洞穴距离昆明市约60公里,㈡夕阳彝族乡大风口村离昆明63公
里,表示他们研究的洞穴就在大风口村附近。故可以认定,神秘的中华菊头蝠栖
息的洞穴就在云南省昆明市晋宁区夕阳彝族乡大风口村附近,石正丽团队努力保
密的云南蝙蝠洞就在云南省昆明市晋宁区夕阳彝族乡大风口村附近,可称大风口
蝙蝠洞。

石正丽团队在大风口蝙蝠洞以“零安全防护”采集蝙蝠样品八年而无恙的情况,
尤其是两个队员被大风口蝙蝠洞的蝙蝠咬伤方式被注入活生生的蝙蝠冠状病毒而
没感染蝙蝠冠状病毒的情况告诉:即使“SARS病毒最有可能是通过菊头蝠体内的
SARS相关冠状病毒重组产生”,也没理由“溢出”给居住在大风口蝙蝠洞附近从
不捕蝠更不食蝠的村民,更没理由因部分村民见到“蝙蝠在房屋附近飞行”、“
村庄中飞行”和“一人处理过蝙蝠尸体”而被重组的SARS相关冠状病毒感染。而
被重组的SARS相关冠状病毒最有可能传染的途径则是,首先感染当地的食蝠动物
,进而由食蝠动物感染当地以食蝠动物为食的野生动物形成某种野生动物瘟灾,
继而由当地的野生动物感染自古就常年猎杀食用野生动物的当地村民形成人瘟瘟
灾。事实却是,当地并没有发生野生动物瘟灾和人瘟瘟灾,理应被感染的是以“
零安全防护”在中华菊头蝠栖息洞采样八年的石正丽团队成员却无人被感染;最
应被感染的是被中华菊头蝠栖息洞某种蝙蝠咬伤食指的范毅和被蝙蝠咬伤前臂的
崔杰也没被感染。

因此,石正丽团队的“SARS病毒最有可能是通过菊头蝠体内的SARS相关冠状病毒
重组产生”的“重组说”和“溢出”说毫无事实根据,完全是石正丽团队的臆想
。美国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所长Richard Ebright教授“称中国菊头蝠的ACE2
受体与人体的ACE2受体的相似程度与其他潜在中间宿主是一样的,这表明这次感
染了数万人的疫情的源头可能直接来自蝙蝠”(《石正丽团队发现》)之说毫无
事实根据,完全是他的臆想。所有认为武汉病毒直接来自蝙蝠的说法都无事实根
据,都是科学家们的臆想。

因此,2015年10月,石正丽团队通过对大风口蝙蝠洞附近4个村庄的21
8位村民的血清测试,给出“提示SARS类冠状病毒有很高的潜力直接感染人,而
无需中间宿主”结论的“218云南村民血清采样,6人阳性”(《石正丽团队
发现》)血清采样结果,只能是弄虚作假的结果。在没有证据证明石正丽团队弄
虚作假的情况下,只能认定弄虚作假者是生化大风口蝙蝠洞附近4个村的血清呈
阳性的6个村民的“万物得一以生”(《道德经》)的一形道,或是从血清呈阳
性的6个村民取出血清样品后生化血清样品的一形道。

石正丽团队所以根据“218云南村民血清采样,6人阳性”推出“在同一洞穴
中的SARS相关冠状病毒之间经常发生重组事件”、“SARS病毒最有可能是通过菊
头蝠体内的SARS相关冠状病毒重组产生”、“蝙蝠体内的冠状病毒有可能‘溢出
’给人类,并出现类似SARS的疾病”和“SARS类冠状病毒有很高的潜力直接感染
人,而无需中间宿主”的推论,原因只能是因为他们离大风口蝙蝠洞附近只有1
.1—6.0公里的4个村庄中实在找不到中间宿主的情况下,故意摒弃他们完
全能够想到的蝙蝠冠状病毒重组后必先感染当地的食蝠动物、进而由食蝠动物感
染其它野生动物、继而由野生动物感染常年猎杀食用野生动物的当地村民的系列
事实,假设出“SARS病毒最有可能是通过菊头蝠体内的SARS相关冠状病毒重组产
生”和“蝙蝠体内的冠状病毒有可能‘溢出’给人类,并出现类似SARS的疾病”
一套说词,再用这套假设解释“218云南村民血清采样,6人阳性”的成因。
这就表示,把假设的重组出SARS相关冠状病毒最容易感染的系列对象摒弃而作出
的推论毫无病毒学意义。

认定“218云南村民血清采样,6人阳性”是一形道弄虚作假的另一理由是:
如果“218云南村民血清采样,6人阳性”不是一形道的弄虚作假,离大风口
蝙蝠洞只有1.1—6.0公里的4个村庄村民必然会有许多免疫力弱的老弱村
民感染生病,这样的病患必然都和SARS病患者一样无药可治,进而酿成传染范围
越来越大最终染遍全国乃至全球的人瘟,而这样的人瘟理应在他们的开村祖先或
某代祖先发生而让这些村庄成为恐怖的人瘟村而绝人烟,因为这些品种的蝙蝠自
古就有而且自始就在大风口蝙蝠洞栖息,而以进化论言之,这些品种的蝙蝠自古
就应寄生着SARS样冠状病毒并经常发生重组并和同洞的蝙蝠发生交叉感染,但历
史没有这样的人瘟史实。

同样可认定被一形道弄虚作假的是收集的数千只中国蝙蝠样本的美国疾病生态学
家凯文·奥利瓦尔告诉的“研究人员把一种与SARS病毒基因非常相似的冠状病毒
放在有人类细胞的培养皿中,这种病毒成功地感染了人类细胞”(《海外最新研
究揭示蝙蝠携带新冠病毒可能直接感染人》),就是一形道让一种与SARS病毒基
因非常相似的冠状病毒感染培养皿中的人类细胞。

《源头》告诉:石正丽团队认定,SARS冠状病毒起源于大风口蝙蝠洞蝙蝠群落的
SARS样蝙蝠冠状病毒重组的病毒,云南果子狸只是SARS冠状病毒的中间宿主。然
而,这个认定根本经不起推敲,因为,如果该认定成立,大风口蝙蝠洞附近的果
子狸群体就应大部分染上SARS病毒形成瘟灾,进而在大风口蝙蝠洞附近的村庄制
造出SARS人瘟,并在此地果子狸被贩卖到的各地都引发SARS人瘟,决不会只有2
002年11月期间被抓捕并被贩卖到约1000公里外的广东佛山顺德野生动
物市场的果子狸染上SARS瘟病,进而在2002年11月至2003年9月期间
引发传染29个国家和地区的SARS人瘟。这就表示,根据“SARS病毒基因组的所
有构成要素都来自云南一个地方的蝙蝠SARS相关冠状病毒”(《石正丽团队发现
》)推出SARS冠状病毒起源于大风口蝙蝠洞蝙蝠群落的SARS样蝙蝠冠状病毒重组
的病毒之说,只是石正丽团队的微观认定,严重不符宏观事实,SARS冠状病毒起
源并未找到,石正丽团队的重大发现完全是假发现,是为抢头功而不顾中华菊头
蝠病毒不可能是SARS冠状病毒源头的宏观事实所作的假发现。

如果大风口蝙蝠洞蝙蝠群能在2002年11月重组出先感染果子狸的SARS狸瘟
再感染出SARS人瘟,就应在2015年年初或之前也重组出先感染果子狸的SARS
狸瘟再感染出SARS人瘟,而没理由只把重组出的病毒溢出给大风口蝙蝠洞附近的
6个村民并让他们成为无症状感染者。但事实却是重组出的病毒只溢出给大风口
蝙蝠洞附近的6个村民并让他们成为无症状感染者。因此,石正丽团队对大风口
蝙蝠洞附近218个村民血清采样采得6人阳性的结果,又反过来证明大风口蝙
蝠洞蝙蝠群重组的病毒是SARS冠状病毒之源的认定荒诞无稽和6人的血清阳性只
能是一形道的弄虚作假。

从中华菊头蝠的粪便中分离到一株与武汉病毒基因序列一致性高达96.2%的
病毒株的情况难免令人联想到古老的中药“夜明砂”,因为“夜明砂”即蝙蝠屎
。因蝙蝠在古代的别名是天鼠,故夜明砂实为中医典籍和中医药典籍中的天鼠屎
。因天鼠屎指所有蝙蝠的屎,故夜明砂是指中国130多种蝙蝠的屎。因中华菊
头蝠在中国分布广泛,包括中部、东部、南部和西南部的大部分地区,其中云南
、安徽、浙江、江苏、湖北、湖南、陕西、江西、广东、贵州、西藏藏南地区、
福建、四川和重庆等省份皆有(见《百度百科·中华菊头蝠》),故知中华菊头
蝠的粪便是分布大半个中国的夜明砂。由于中国至今都没有蝙蝠养殖专业户,绝
大多数栖息于山野,只有少量的蝙蝠栖息于民居屋檐的瓦盖下,故绝大多数蝙蝠
屎只能在山野采集。由于自1910年伍氏口罩出世后,中国百姓才有越来越方
便的口罩;劳保棉纱手套或适合劳动的棉纱手套在中国也是在上世纪出现,但对
于1980年前的山区农民而言,口罩和劳保手套都是奢侈品。因中华菊头蝠多
栖息于深山洞穴,采集中华菊头蝠屎的只能是山区农民。故在1980年以前,
采集中华菊头蝠屎的山区农民只能在零安全防护下进行,而后的清杂、凉晒、收
储、送货、交购过程也只能在零安全防护下进行,再后的收购人、批发零售人和
药铺的抓药人也都是在零安全防护下进行的。如果中华菊头蝠屎中的冠状病毒具
有感染人类的能力,中国各地早就发生了一波又一波的类似SARS病和武汉病毒病
的人瘟。史实却没有这样的人瘟。这就表示,中华菊头蝠的冠状病毒毫无感染人
类的感染力,而且无法在人体内生存;中国所有寄生在蝙蝠身上的病毒都无感染
人类的能力,而且无法在人体内生存。所有认定中华菊头蝠身上的冠状病毒具有
感染人类的说法,都是不知夜明砂从采集到零售全过程的劳作条件和无人感染蝙
蝠病毒病的瞎说,所有认定产出夜明砂的蝙蝠及其粪便都有感染人类之病毒的说
法,都是不知夜明砂从采集到零售全过程的劳作条件和无人感染蝙蝠病毒病的瞎
说,《新冠病毒可能来自制作中药的蝙蝠粪便,以及与被捕蝙蝠接触的哺乳动物
》认定蝙蝠及其粪便是人畜共患病冠状病毒的潜在来源的论断,完全是不知夜明
砂从采集到零售全过程的劳作条件和无人感染蝙蝠病毒病的瞎说。

然而,《维基百科·蝙蝠》告诉:鲜活蝙蝠也入药,鲜活蝙蝠入药载于十二种中
华医典和药典中。其中,《名医别录·中品·卷第二》则明载:伏翼无毒(伏翼
是蝙蝠别名),这又表示,蝙蝠全身都是无毒的中药。几千年来中国人以蝙蝠入
药不中毒更不感染病毒病的事实只能表示:“蝙蝠及其粪便是人畜共患病冠状病
毒的潜在来源”的论断经不起中华医药史的检验。

然而,恐怖的蝙蝠入药法是《范汪方》告诉的生食蝙蝠主体糜做成的丸:“治久
疟不止:蝙蝠七个,去头、翅、足,捣千下,丸梧子大。每服一丸,清汤下,鸡
鸣时一丸,禺中(日近午)一丸”。由于“冠状病毒的直径大小只有120—1
40纳米”(《武汉病毒所石正丽:一直提醒预防,没想到疫情就发生在自己生
活的城市》),故对去头、翅、足的七只蝙蝠捣千下,根本捣不死或几乎捣不死
寄生在蝙蝠体中的无数冠状病毒,生食“蝙蝠七个,去头、翅、足,捣千下,丸
梧子大”的丸子等于生吞大量的蝙蝠冠状病毒,但生吞大量的蝙蝠冠状病毒的结
果是不仅无毒害作用还能治久疟不止的患者。而鲜活蝙蝠入药的过程是人身以“
零安全防护”方式抓捕、宰杀蝙蝠的过程,是抓捕、宰杀七只蝙蝠的人必然染上
大量蝙蝠病毒的过程,但他们也都无恙。虽然以生食蝙蝠主体糜治久疟不止之方
并不普遍使用,但也应不绝如缕。因此,中国人几千年来生食蝙蝠病毒无恙的事
实和抓捕宰杀蝙蝠者都无恙的事实只能表示:人类生食蝙蝠病毒和染上蝙蝠病毒
均不起被感染人瘟作用,且能治久疟不止之疾,还意味着蝙蝠病毒无法在人体内
生存,“蝙蝠及其粪便是人畜共患病冠状病毒的潜在来源”的论断完全经不起中
华医药史的检验。

《维基百科·蝙蝠》还告诉:鲜活蝙蝠是北宋时岭南地区居民的美食食材,表示
那时的岭南地区有鲜活蝙蝠市场和蝙蝠餐饮业,就象如今的印尼、马来西亚、泰
国、越南、老挝、缅甸、印度、帛琉、关岛、非洲等地的鲜活蝙蝠市场和蝙蝠餐
饮业一样。这就表示,“蝙蝠及其粪便是人畜共患病冠状病毒的潜在来源”论断
经不起北宋时岭南地区和当代海外多地以蝙蝠为美食之史的检验。

既然接触身带无数病毒的蝙蝠及其口水、尿液、血液、粪便、生肉、熟肉以及食
用蝙蝠的粪便、熟肉、生肉的人类都不会被蝙蝠病毒感染生病,从蝙蝠口水、尿
液、血液、粪便分离出的病毒株就没理由感染人类并生瘟病,因为从蝙蝠口水、
尿液、血液、粪便分离出的病毒株不过是蝙蝠及其口水、尿液、血液、粪便中无
数病毒株之一。因此,即使武汉P4实验室泄露了基因序列与SARS病毒和武汉病
毒一致性分别高达97%以上和96.2%的病毒株样品,也对人类无害,更不
会酿成肆虐全球214国家和地区的武汉人瘟(《【疫情数据】6月13日》中
的国家和地区数是213,是因为它把台湾归入中共国而少了一个国家或地区)
,怎能说泄露武汉病毒的单位只能是武汉P4实验室呢?

原来,石正丽反复自问武汉病毒是不是从她的实验室泄露的病毒不是指分离自蝙
蝠样品的病毒,而是经她的团队改造过的蝙蝠冠状病毒,即在蝙蝠冠状病毒中植
入艾滋病毒基因的人造病毒,此事已被印度病毒专家发现(见《新冠病毒中有艾
滋基因?武汉生化实验室被吁澄清》),而印度病毒专家的发现又获得了法国诺
贝尔医学奖得主法国人吕克·蒙塔尼耶教授的认同(见《法国诺贝尔医学奖得主
声称新冠病毒为人造》)。随后,武汉病毒人造的说法又得到俄国病毒权威——
莫斯科一所生物学研究所的首席研究员彼得·楚马科夫的认同,他还披露:10
多年来,武汉实验室的科学家已经参与多种冠状病毒的变体(见《俄病毒权威:
新冠病毒源自武汉科学家疯狂行为》):武汉实验室是指武汉病毒研究所的P3
实验室和P4实验室;参与多种冠状病毒的变体就是参与多种冠状病毒的改造。

近日,澳大利亚天空新闻电视台又报告,澳大利亚科学家研究得出的结论与法国
的诺贝尔获奖者得出的结论一样:武汉病毒是实验室产品,是人造病毒,基因改
造过的病毒,是对自然病毒优化改造后,专门用来感染人类的病毒:
http://han.tele.me/telegram/groups/zhujuan2018/videos/1590382494664

然而,武汉病毒系人造的真相还得到俄国政府的认定,即得到俄罗斯卫生部部长
和联邦消费者保护局局长签发的《新冠状病毒(2019—nCoV)预防、诊断和
治疗》文件认定:新冠病毒是一种由蝙蝠的冠状病毒与未知来源的冠状病毒重新
综合组成的病毒(见《俄文件认为新冠病毒人工合成?专家驳斥阴谋论》):重
新综合组成即重组,“未知来源的冠状病毒”只能是指科学界“未知来源的冠状
病毒”,而科学界“未知来源的冠状病毒”只能是科学界从自然界找到并存于冠
状病毒库中找不到的病毒,科学界在自然界中找到并存于冠状病毒库中找不到的
病毒,就只能是P4实验室研发的新冠状病毒或由P4实验室在蝙蝠冠状病毒中
植入艾滋病毒基因后不能分辨的冠状病毒。

其实,令石正丽在去年12月武汉肺炎爆发时焦虑害怕到好几夜没合眼的事情,
并非“病毒是不是从我们那些实验室泄露的”的焦虑,而是以她的研究团队名义
发表的“中国将大规模爆发蝙蝠冠状病毒疫情”预言居然在10个月后以武汉肺
炎人瘟爆发的方式应验,因为,“中国将大规模爆发蝙蝠冠状病毒疫情”预言发
表在评论性论文《蝙蝠冠状病毒在中国》中,这篇论文早在2019年1月29
日就向国际学术期刊《病毒》投稿并于同年3月2日发表(见《蹊跷》)。石正
丽所以为她的“中国将大规模爆发蝙蝠冠状病毒疫情”预言在10个月后应验而
焦虑害怕到好几夜没合眼,只能是因为去年12月爆发的武汉肺炎是由她领导的
实验室泄露的武汉病毒引起。

所以说去年12月爆发的武汉肺炎是由石正丽领导的实验室泄露的武汉病毒引起
,是因为:一,石正丽团队没有预言能力,更没有预言疫情的能力,只有石正丽
团队所在的实验室泄露了他们研发的武汉病毒,才能预言中国将大规模爆发所谓
的蝙蝠冠状病毒疫情;二,石正丽团队预言“中国将大规模爆发蝙蝠冠状病毒疫
情”的根据是包括该团队的每个成员在内的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不相信的根据,该
根据即“蝙蝠冠状病毒从蝙蝠传播给人的方式是人类宰杀食用野生动物”。所以
说该根据是包括石正丽团队每个成员在内的绝大多数中国人不相信的根据,是因
为中国五千年的历史就是中国人经常猎杀食用野生动物的历史,而在2002年
爆发SARS人瘟之前,中国从未爆发过SARS人瘟;在去年冬季爆发武汉人瘟之前,
中国从未发生过武汉人瘟。而上述的国史没理由不为石正丽团队的每个成员所知
晓。

没理由不为石正丽团队的每个成员所知晓的上述国史也没理由不为中共国科学家
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常委们所知晓,因此,呼吁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全面禁止非法
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的科学家、没发出反对这种呼吁的中共国
科学家和同意在今年2月24日推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全面禁
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
的决定》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常委们也都变成了不知晓上述国史的史盲。知晓上述
国史者所以会成为不知晓上述国史的史盲,原因只能是他们均无思想之心,都是
“万物得一以生”(《道德经》)并“恃之以生而不辞”(《道德经》)的一形
道生化物、“目惟内视而不外视”(《金华宗旨》)的瞎子、“耳惟内听而不外
听”(《金华宗旨》)的聋子、“惟道是从”(《道德经》)的行尸走肉、“无
知无欲”(《道德经》)的收音机、对一形道之声“应之速而无疑”的传声筒。

只因人类都是对生化自己的一形道之声“应之速而无疑”的传声筒,以致不可能
不知道“全国性法律”概念的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官吏、全国人大常委会全体
常委推出表示他们全然不知“全国性法律”概念的“港板国安法草案”,不可能
不知“全国性法律”概念的绝大多数全国人大代表以“2878票赞成,一票反
对、六票弃权”的票数通过“港板国安法草案”。

即是说,石正丽团队是借他们自己都不相信的“蝙蝠冠状病毒从蝙蝠传播给人的
方式是人类宰杀食用野生动物”以预言“中国将大规模爆发蝙蝠冠状病毒疫情”
的,实际是以他们的实验室泄露了他们研发的武汉病毒才发出“中国将大规模爆
发蝙蝠冠状病毒疫情”预警的。

他们所以要以评论性论文《蝙蝠冠状病毒在中国》预警“中国将大规模爆发蝙蝠
冠状病毒疫情”,是因为他们相信知道他们的实验室泄露了他们研发的武汉病毒
的中共政府不会及时采取防控措施,甚至可能将泄露的武汉病毒当作生物武器试
用而将对疫情隐瞒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而他们却不愿让他们研发的武汉病毒被当
作生物武器试用。

证明石正丽团队在2019年1月29日前就研发出并泄露了武汉病毒的证据有:

◆中共在去年4月就开始在海外并购呼吸器厂家并在全世界搜刮呼吸器却不发给
武汉市各医院以抢救武汉肺炎重症患者和去年12月就到国际市场抢购口罩却不
发给武汉市各医院抢救武汉肺炎患者的医务人员的情况,甚至让武汉红十字会拦
截全球捐献给武汉市医院和个体的巨量口罩等抗疫医用物质后也不及时派发给受
捐单位和个人的情况(见《中共在去年12月就在欧美抢购口罩说明什么?》,
下称《抢购口罩》),都说明中共在去年4月就知道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了武汉
病毒而将其当作生物武器试用的真相。

◆去年9月18日,武汉海关联合军运会执委会在武汉天河机场举行以“守国门
安全,保军运平安”为主题的应急处置演练活动项目之一,是模拟新型冠状病毒
感染处置(证明见《抢购口罩》),表示共军在去年9月18日以前就知道了新
冠病毒,从而表示共军在去年9月18日以前就知晓了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了武
汉病毒。

◆在今年1月26日接管武汉P4实验室的共军少将陈薇在一个月后的2月26
日即以陈薇团队的名义发布他们成功研发出重组新冠疫苗的情况告诉,武汉P4
实验室在去年9月26日以前甚至在8月26日以前就取得了武汉病毒的毒株(
理由见《抢购口罩》),表示武汉P4实验室在去年9月26日以前甚至在8月
26日以前就研发出了武汉病毒。

所以认定武汉病毒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无意泄露而不是中共的故意投放,理由有
三:

一是共军科学家陈虎教授在电视台上告诉观众:共军早在研发传播性更广、致命
性更强的超级病毒和超级细菌作生物武器,但共军要研发的生物武器必须具有伤
敌不伤己的能力和专门感染某个族群的能力,甚至具备可防可控的能力。不分种
族地感染全人类的武汉病毒明显不具备伤敌不伤己的能力、专门感染某个族群的
能力和可防可控的能力。这只能表示,武汉病毒虽是共军研发却不符合陈虎代表
共军宣布的生物武器标准,是和中国农科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陈化兰团队采用反
向遗传技术于2013年创造出127种不同的新禽流感毒株【混合高致病性但
不易人际传播的甲型禽流感病毒H5N1与易人际传播的甲型流感病毒H1N1而成】(
见《中国科学家创造新禽流感毒株被批极不负责任》《H5N1与甲流病毒结合或可
人传人》《中国科学报:人造流感病毒:福兮?祸兮?》)一样,是生物武器制
程上的初端产品,因而不是共军的故意投放。不是共军故意投放却在去年冬季起
肆虐武汉→湖北→中国大陆进而肆虐全球人类的武汉病毒,就只能由武汉病毒研
究所泄漏。下面是共军科学家陈虎教授在电视台上讲解共军生产生物武器标准的
视频片段:



二,生物武器如同核弹,投放权只能掌握在中共党魁手中。虽然生物武器的投放
权掌握在中共党魁手中,投放时间、地点、数量却需要获得中共高层——中共中
央政治局常委会的授权。在武汉病毒还不是生物武器的情况下,中共高层根本不
可能授投放权给中共党魁,更不可能授权中共党魁把它投放在武汉危害武汉人民
乃至全国人民。

三,如果武汉病毒是共军故意投放的生物武器,石正丽团队就不可能以评论性论
文方式发表预警“中国将大规模爆发蝙蝠冠状病毒疫情”的《蝙蝠冠状病毒在中
国》方式泄露共军的最高机密。

四,只因武汉病毒是武汉P4实验室的无意泄露,而这又表示武汉P4实验室在
病毒管理方面存在不少疏漏,于是,中共便于武汉病毒导致的武汉肺炎大爆发后
的今年2月9日推出《关于加强新冠病毒高等级病毒微生物实验室生物安全管理
的指导意见》以亡羊补牢,即《关于加强新冠病毒高等级病毒微生物实验室生物
安全管理的指导意见》首先是针对采集、存储了50种以上的蝙蝠冠状病毒和研
发并泄露了武汉病毒的武汉P4实验室的。

以上证据和理由足以证明,武汉病毒不是共军的故意投放,而是武汉P4实验室
的无意泄露。

可见,最先出现武汉疫情的武汉,也是武汉病毒的发源地,“疫情首先出现在中
国,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是钟南山以中国代表武汉方式为掩盖武汉病毒由武汉
P4实验室泄露而企图替武汉P4实验室甩锅的甩锅之辞。

其实,㈠中共官媒最先以“武汉不明肺炎”报道武汉肺炎的情况,㈡2020年
1月7日,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和公共卫生学院、华中科
技大学武汉中心医院、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研究所、武汉疾病
预防控制中心、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等单位向顶尖学术期刊《自然》提交的论文《
一种与中国呼吸道疾病相关的新冠状病毒》,将武汉病毒称为WH—Human1冠状病
毒(《新冠病毒改个名,科学家们还吵起来了?》)的情况,也都说明武汉是武
汉病毒发源地。

然而,中共官媒在今年3月2日报道的《钟南山院士团队:如管控措施迟5天实
施,疫情规模将扩至3倍》报告:近日,钟南山院士团队在《胸腔疾病杂志》发
表了《基于SEIR优化模型和AI对公共卫生干预下的中国COVID-19暴发趋势预测》
,把去年12月在武汉市爆发的武汉肺炎病毒称为中国冠状病毒——中国COVID-
19(该论文由七个单位的26位作者共同完成,表示钟南山院士团队由七个单位
26位作者组成)。《王维洛:世界上谁最早使用中国病毒(中国COVID-19)这
个词?
》告诉:《基于SEIR优化模型和AI对公共卫生干预下的中国COVID-19暴发
趋势预测》的英文版发表在《胸腔疾病杂志》第12卷第3期2020年3月,
故知此文在《胸腔疾病杂志》发表的日子是今年3月1日。4天后的3月5日,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也发表《
基于SEIR优化模型和AI模型对公共卫生干预下的中国COVID-19暴发趋势预测》。
由于“中国冠状病毒”既有表示武汉是武汉病毒爆发地的意思又有武汉是武汉病
毒发源地的意思,故钟南山在3月1日就以论文方式用“中国冠状病毒”取代武
汉病毒或新冠病毒的说法,就否定了他在三天前的2月27日发布的“疫情首先
出现在中国,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的说法。由于26位作者共同撰写而成的《
基于SEIR优化模型和AI模型对公共卫生干预下的中国COVID-19暴发趋势预测》决
非三天能完成,故“中国冠状病毒”取代武汉病毒或新冠病毒的说法又表示钟南
山在撰写上述论文期间就存在两种矛盾的说法——武汉是武汉病毒发源地的说法
和武汉病毒“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的说法。

然而,钟南山不只是把武汉病毒命名“中国冠状病毒”上表示武汉病毒发源于武
汉,还在论文中以基于SEIR优化模型和AI模型对公共卫生干预下的中国COVID-19
暴发趋势作了五个“如果”的预测从而让钟南山获得英国爱丁堡大学2020年
杰出校友奖:

◆如管控措施推迟5天实施,疫情规模预估将扩大至3倍(“管控措施推迟5天
实施”的推迟当以武汉封城日——1月23日起算,笔者注);

◆如管控措施提前5天实施,中国大陆的疫情规模预估将减小至三分之一;

◆如果2020年1月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就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之时实施管控措施,疫情规模预估将减小至约三十分之
一;

◆如果2020年1月3日中方向美方通报疫情时实施管控措施,疫情规模预估
将减小至约八十分之一;

◆如果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医生吹响哨子时实施管控措施,疫情规模
预估将减小至约二百四十分之一。

——摘自《钟南山获英国颁奖,早知打死也不干这事

上述的五个“如果”假设的武汉疫情规模虽然是指中共国的武汉疫情规模,却因
最后的两个乃至三个“如果”变成实际,就会把武汉瘟疫囿于武汉市内,因而上
述的五个“如果”完全是证实武汉是武汉病毒发源地的证据。

《钟南山获英国颁奖,早知打死也不干这事》认为,钟南山所以能获得英国爱丁
堡大学2020年杰出校友奖,就因为他提出的数学模型——SEIR优化模型和AI
模型给出了上述的“五个如果”,为世界各国向一直隐瞒武汉疫情并让武汉病毒
飞向全球、肆虐全球的中共究责索赔提供了科学依据。

川普始称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的日子是今年3月16日的推文,这就表示,川普
始称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的日子比钟南山团队迟了半个月,钟南山团队是最早使
用中国病毒的团队。钟南山团队最早使用中国病毒的情况既证明川普在推特上称
“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的精准性,又证明中国是武汉病毒的发源地,确切
地说,武汉是武汉病毒的发源地。

其实,“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还是钟南山违背其常识的
甩锅之辞,因为新发人瘟必在发源地的医院爆发聚集性感染是钟南山的常识,原
因是新发人瘟发源地的医院医护人员还不知新发人瘟的症状特征、防护措施、治
疗药物和手段,只会把新发人瘟当作非人瘟疾病诊治并以非人瘟疾病看护,结果
必然导致医院的医护人员和到医院就医求医的各种患者发生新发人瘟的群聚性感
染,而全球首发医院医务人员和到医院就医求医的各种患者发生武汉肺炎群聚性
感染的医院就是武汉市各医院,从而表示武汉就是武汉肺炎的发源地。

新发人瘟必在发源地的医院爆发聚集性感染的石正丽说法是:“人类不认识SARS
,因此最初的病人隔离措施是做的不够到位的,包括医生和护士他们自己本身的
防护都没有到位。所以最早出现SARS聚集性爆发的地方是在医院,甚至有医生和
护士牺牲了在防非的前线上”(《石正丽》)。石正丽的这段讲话被胡平称为“石
正丽鉴别准则”(见胡平《何谓石正丽鉴别准则?》)。虽然“石正丽鉴别准则
”表述的是最早接治SARS人瘟的医院,却适用于所有新发人瘟的医院。

因《石正丽》是石正丽在2018年9月18日前在紫鲸大讲堂演讲《野生动物
病毒是如何传染给人的
》内容的不同标题的文章,表示“石正丽鉴别准则”比钟
南山的“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早出世一年五个月,故钟
南山的甩锅之辞也是无视“石正丽鉴别准则”的荒谬之辞。


明月牌收音机吕柏林
2020年6月15日
最后编辑时间: 2020-06-18 23:48:2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