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曾节明 可能是螺杆的同伙   2019-08-21 21:57:15  


作者: 乌鸦嘴   法輪功與義和拳的驚人相似之處 作者: 曾節明 2019-08-21 22:46:13  [点击:801]
法輪功與義和拳的驚人相似之處 作者: 曾節明

法輪功與義和拳的驚人相似之處
作者: 曾節明

  二者都具有氣功組織的屬性,都具有強身健體和一定的治病功效,但兩者都憑此造假自吹:
  義和拳偏重於硬氣功和武術,修煉有成者的身體具有一定抗冷兵器和擊打的能力;義和拳由此自吹“刀槍不入”,義和拳首領朱紅燈、于棟成、楊順天、趙三多、張德成等人甚至到處吹噓:拳民的身體,連洋槍洋炮都不怕。但義和拳不怕洋槍洋炮的謊言,遭滿清忠犬官僚聶士成揭穿:義和拳身體所謂不怕洋槍的演示,不過是滑膛槍先上子彈、再裝火藥的一種騙局——此種方式導致子彈由火藥帶出,殺傷力大減;
  法輪功偏重於養生靜氣功,修煉者獲得一定抗病祛病能力;法輪功由此自吹“包醫百病”;法輪功創始人狸哄稚利用佛教病由業生的理論,鼓吹練法輪功可以還業,修煉者生了病不用上醫院;法輪功媒體大肆吹噓醫院治不了的晚期癌症病人,修煉法輪功後起死回生的奇跡,甚至多次宣揚某某念叨了“法輪大法好”,就病癒、災消、禍避。。。的例子。但修煉法輪功多年的法輪功組織骨幹分子
李國棟、封莉莉先後癌症病死,導致法輪功的謊言穿幫,也因此,法輪功組織對李、封二人的病死諱莫如深,甚至無恥地抵賴說,他們“與法輪功毫無關係”。。。
  雖有硬氣功和靜氣功偏重的差別,奇的是,兩者都宣揚生病不必就醫:義和拳以咒帖、畫符、跳神、驅鬼等巫術“治病”;法輪功以練習狸哄稚“三套功法”、“發正念”(即詛咒江澤民等人)、念叨“法輪大法好、李老師好”,以為“還業”祛病絕術。
  二者都不是單純的氣功組織,都具有強烈的政治團體性質:義和拳打出“扶清滅洋”的政治口號;法輪功雖一再宣稱“不搞政治”,卻大搞“傳九退三”政治活動,提出嚴懲“江家幫”的政治訴求。。。對此,法輪功辯稱:這是在反迫害!但1999年中爛海迫害法輪功之前,法輪功信徒包圍天津日報社是怎麼回事呢?法輪功自己也承認:它組織信眾包圍天津日報社,是因為《天津日報》刊登了中共御用學棍何祚庥寫的“詆毀”法輪功的文章,它這樣做是維權。。。但何祚庥對法輪功的言論批判算哪種迫害?顯而易見,法輪功所謀求的,是中共那種不受批評的“偉光正”特權地位,這不是政治訴求是什麼?為了獲得象中共那樣的“偉光正”地位,狸哄稚一夥不惜祭出群眾運動的手段,這不是“搞政治”是什麼?
  義和拳搞政治從不掩飾,法輪功一再搞政治卻一再抵賴,這倒是法輪功比義和拳更虛偽的地方。
  二者的組織,都具有黑社會的性質。義和拳的組織,與白蓮教類似,內部等級森嚴、黑箱操作、政教合一、領袖獨裁,參與者有進無處,退出者殺無赦。。。法輪功的組織,則與中共類似,等級森嚴、黑箱操作、政教合一,一切由“主佛”狸哄稚說了算;法輪功信徒的大小“法會”、“學習會”、“交心會”。。。與毛共組織活動、洗腦活動驚人相似;同樣與中共組織驚人相似的是:法輪功搞出的“中國過渡政府”、“未來中國論壇”、“大紀元”、“新唐人”等媒體,打著獨立組織、獨立網站、獨立媒體的名號、推出伍凡等一批民運異議人士前臺站臺,實際上一切由法輪功組織幕後黑手控制,一如“解放前”中共控制“民主聯合政府”、左翼報紙、“左聯”、“人權聯盟”等左翼團體的手法。
  由於自己沒有武裝,法輪功暫時還做不到對退出者殺無赦,但對退出者施以“形神全滅”、下地獄的詛咒;比義和拳還不如的是:義和拳從未否認自己有組織;早在中共鎮壓之前,法輪功就在全國遍設輔導站,現在更在全世界有一個組織網路,但始終睜眼說瞎話、死皮白賴地否認自己有組織。
  法輪功超出“常人”想像之虛偽,由此可見一斑。
  二者都在中國政治體制變革遭遇重大挫折後興起,都抓住了變革無望後專制腐朽政權統治下人心迷茫、信仰空虛的機會,迅速發展壯大;而且,都投靠當局,淪為專制腐朽賣國政府的幫閒勢力
  義和拳興起於“戊戍變法”失敗後的次年,即1899年,它利用了中國北方農民特有的愚昧和虛榮仇外心理、以及老百姓對滿清殖民朝廷的失望,同時迎合了慈禧、剛毅等滿洲權貴,出於自己特權專制地位受制於(洋)人而產生的反西方仇恨心,朝野通吃,迅速壯大;在滿洲權貴的保舉下、經慈禧首肯,義和拳從而獲得滿清政府合法團練武裝的地位,勢力瘋長遮天蔽日,蜂擁而入北平、天津,成為賊韃子滿洲殖民統治者要脅洋人的王牌武器。在滿洲妖婦慈禧的縱容下,義和拳無視國際法、突破人倫底線,圍攻使館、殘殺在華傳教士、屠戮西方僑民、連婦嬰都不放過。。。成為滿洲反文明勢力陰招對抗洋人的“人民”武器。
  法輪功則興起於中國“八九”民運失敗之後,至1999年七月中共鎮壓前,在國內勢力達到頂峰。狸哄稚雖然宣稱自己“1992年出山”,其實在“六四”屠殺後次年(1990年)興起的氣功熱中,已見法輪功的身影了。法輪功利用了“六四屠殺”後中共意識形態徹底破產、鄧效顰“南巡”權貴市場化、不管黑貓白貓一切向錢看、國人信仰空虛、社會道德敗壞的機會,打著“真善忍”和祛病健身的幌子,抓住了老百姓渴望社會溫情、希求健康祛病以躲避“產業化”的醫療費用,獲得了老百姓,特別是中老年婦女的廣泛青睞;同時,狸哄稚一夥大走上層路線,抓住了瞪小瓶、喬石、李瑞環等元老、寡頭、高官渴望延年益壽以防“六四”翻案的恐懼焦渴心理,獲取了中爛海的鼎力扶持。在中共元老的垂青下,狸哄稚數次獲得中爛海表彰,多次獲得軍區、省委禮堂“傳法”的榮譽特權待遇;法輪功還被國家體育總局列入全民健身項目,九十年代中後期短短幾年當中,在國內發展至上億信徒。
  對中共的禮遇,狸哄稚一度感激涕零,多次向中共權貴傳經送寶,為老紅軍元老級匪首瞪小瓶、沉狁等老人幫、“六四”李月月鳥、陳希同及其家屬延年益壽貢方獻術;遭取締之前,狸哄稚一直指示弟子愛党愛國,法輪功一度成為幫中爛海穩定社會的“軟力量”。
  
  兩者都毫無現代政治文明素養,兜售極端的文化民族主義、渾身濃縮著惡臭的本民族的糟粕:
  義和拳盲目排外仇外,發了瘋地抵制來自西方的一切東西,它燒教堂、燒《聖經》、殺教士、屠教民、扒鐵路、毀工廠。。。對學習外語、閱讀外國譯文著作的、對使用玻璃器皿、西洋文具、接受西洋眼鏡、印刷術、攝影、接種免疫等等的中國人、一概當作“二鬼子”屠殺,甚至中國人中用了洋火柴的,也統統殺無赦;另一方面,對愚忠、愚孝、人治、官本位、纏足、巫術邪性甚至活人獻祭等種種民族糟粕和北方農民陋習,義和拳卻狂熱加以捍衛。
  法輪功表面上不排外,但其骨子裏文化民族主義狂熱,比義和拳不遑多讓,且有一套更為系統的邪說。法輪功無視民族文化中官本位家長制、太監、纏足、酷刑、族長家長私刑等諸多糟粕,把中國傳統文化打扮成純潔無瑕的“神傳文化”;
  法輪功睜眼無視中共竊國之前中國文化已經存在諸多弊端,共產黨的竊國只是雪上加霜的事實,把中國的積弊都歸因於中國共產黨(甚至把宋朝的“棍棒教子”事例,也歸咎於中共的“党文化”),甚至都歸咎到江澤民頭上(好象中共只等於“江家幫”);
  在世界文明交流中,法輪功無視西方國家創造憲政文明成果,比之中國傳統政治無可比擬的優越性,把包括專制帝制在內的中國傳統文明吹成優於其他所有文明的“神傳文明”;法輪功對自由民主不屑一顧,大力鼓吹人治,拋出“人心”決定論——所謂“人心壞了,制度再好也沒有用云云,睜眼無視分權制衡的憲政,對於制約統治者人性之惡的積極意義,甚至公然追求“善的獨裁”,從而全盤否定了憲政民主的意義;與此同時,狸哄稚大力吹捧中國古代專制帝王、甚至把閉關鎖國大搞文字獄的滿洲征服者康熙,當作“聖主”來吹捧,並暗示自己是李世民、康熙轉世。。。狸哄稚一夥還含蓄示意:法輪功要在中國建立“新唐朝”,這是謀建新專制的昭告。。。因此,法輪功非但不是民運的同盟軍,一開始骨子裏站在中國民主運動的反面。
  
  兩者都毫無人道主義精神:
  義和拳不知國際法為何物,對落入他們手中的洋人外交人員、聯軍士兵、傳教士,無不殺的殺、剮的剮、烹的烹,甚至挖心剖肝、食肉寢皮。。。甚至對外國僑民中的婦女、幼童、嬰兒,也一併“殺個乾乾淨淨”,就象當年入關侵華的滿洲賊韃子清軍一樣。義和拳為什麼無視國際法、毫無人倫底線?因為它根本沒有人道主義的概念。
  法輪功嘴上高唱“真善忍”,行動上卻動輒“發正念”詛咒他人;“老虎屁股摸不得”,動輒訴訟,以對批評者濫訴惡訟而名揚天下,後因濫訟一再敗訴,傷筋動骨,才不得不有所收斂;法輪功一方面高喊自己受了“宇宙中最大的迫害”,要求別人來關注它,另一方面卻對他人、別的組織、對藏人等別的群體受難受迫害無動於衷、毫無同情之心,甚至幫腔“六四”殺人犯李月月鳥、力挺雙手沾滿藏人鮮血的大劊子手胡緊套。。。法輪功為什麼這般冷漠?因為法輪功的理論說:這些人受難都是前世欠下的業——言下之意就是,這些人受迫害是報應,所以人道主義是根本不必要的。
  依照法輪功的歪理,由於狸哄稚是比上帝還大的、宇宙中最高的神——“主佛”,所以迫害其他群體都算不了什麼,只有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才是不可饒恕的罪行。因此,法輪功對藏人、基督徒、“天安門母親”、民運異議人士等別的受難、受害群體,毫無同情心、根本漠不關心,但卻要求別人來關注它、支援它,稍有怠慢,就是“共特”、“五毛”、“江系特務”。
  法輪功組織高層甚至對自己信徒受難受害,都毫無同情心。前幾年,狸哄稚一再指示:不准崇拜從國內出來的受迫害學員,否則就是“保留常人執著心”、就會“走火入魔”、“形神皆滅”。。。2006年,法輪功信徒王文怡勇敢地向訪美的胡緊套喊話,一時轟動了全世界,王文怡因此被美國當局拘留。由於此舉搶了“主佛”的風頭、損害法輪功投靠胡、溫的謀招安計畫,狸哄稚惱羞成怒,指示法輪功組織與王文怡劃清界限;於是王文怡的嗆聲行為,突然成了“個人行為”、虔誠的大法弟子王文怡,突然被宣佈“與法輪功沒有任何關係”,以致今天的王文怡,早已銷聲匿跡了。
  兩者都極端專制狹隘,絲毫不容異見:
  義和拳勢焰熏天的時候,在其控制區誰敢說義和拳半個不字,誰就是“二鬼子”,誰就有殺身大禍,甚至全家滅門之禍,以致於1900年的時候,整個北平城的老百姓,為迎合義和拳都普遍穿大紅衣裹大紅布,一時間整個城市就如砍頭刑場那樣噁心肉麻。
  法輪功因為沒有武裝,所以暫時沒有能力對批評者施以肉體消滅。但法輪功絲毫不容異見、老虎屁股摸不得的稟性,早已全球聞名。法輪功非但把一切微詞者統統打成“共特”、“五毛”、“江系特務”,連劉曉波這種與法輪功並無夙怨、只是獻殷勤不夠的知名異議人士,也因為不小心得了諾貝爾獎,搶了李大屍的風頭,橫遭法輪功打成特務內奸;就連向來對法輪功沒少幫忙沒少同情的韋石,就因為堅持博訊網站的獨立風格,拒絕法輪功在網站上享有不受批評的地位,也慘遭法輪功打成共特,口誅筆伐不絕於耳;甚至連“天山雪蓮”王耀慶等幫人救人的虔誠大法弟子,只因為搶了狸哄稚的風頭、或不合葉浩、李大勇等法輪功高層的意,也一併被打成共特不赦;至於象彭素華、周愛新等對大法癡迷成了一根筋的普通虔誠信徒,因為出了糾紛和醜聞,不利“大法”的偉光正形象,更是被大批無情拋棄,也被宣佈為共特、且“從來就不是大法弟子”——因為從瑞典回國“講真相”而瑞典難民證被沒收、不受聯合國難民署待見、笑倒曼谷中國難民界的老太婆周愛新,現在還在泰國移民局監獄中“講真相”,但監獄中的其他“大法弟子”都不理她,因為組織已經定性:“周愛新是中共特務!”
  。。。。。。
  對一切批評者,甚至是善意的批評者,法輪功除了打人家“共特”以外,還動不動詛咒人家“下地獄”、“形神全滅”。。。在野的時候就這樣“老虎屁股摸不得”,看到法輪功這副樣子,任何人都有充足的理由懷疑:一旦法輪功奪取了政權,中國民運、異議、宗教人士就絕對不象現在偽共統治下坐坐牢和受監控這樣便宜了,一定會被以“法正人間”的名義,送到蘇家屯或新疆羅布泊這種隱秘的地方秘密處決,“形神全滅”。

  兩者都只報私仇、不講公義:
  義和拳根本不顧滿朝廷的性質,打出“扶清滅洋”的旗幟,本來就是沒有公義的表現。因為滿清官僚聶士成率先揭穿了其“不怕洋槍”的騙局,對其恨之入骨,必欲除之而後快,根本不顧聶士成是滿清官僚當中少有的清官的事實。早在接受清廷招安時,義和拳就提出:殺聶士成以平民憤!但因聶士成為官全無破綻、且民間口碑極好,慈禧等人實在找不到殺聶的藉口。1900年六月,義和拳公報私仇的機會終於來了,當月八國聯軍進攻天津,負責守衛天津的正是聶軍門。天津鏖戰激烈的時刻,作為清軍的盟軍、向慈禧宣過誓、效過忠的義和團,竟未戰先逃,乘聶士成率軍在前線激戰德軍的機會,轉到後方一舉攻佔聶士成府邸,將聶家老小數十口,殺得乾乾淨淨;隨後,從背後大舉進攻聶士成軍,導致聶士成軍腹背受敵,全軍覆滅,得知己家被義和拳滅門的消息後,萬念俱灰的聶士成,率最後一批騎兵向德軍發起自殺式衝擊,結果統統被馬剋星機槍掃成馬蜂窩。向來敬佩忠誠勇者的德國人,將聶士成的屍體用軍毯包好,送還清軍,方才得知聶將軍的家被“自己人”滅門的消息,德軍統帥瓦德西錯愕半響,實在不理解中國人中,怎麼會出義和拳這種爛人。
  法輪功“反江不反共”、“真反江假反共”、甚至投靠比江買辦更反動的胡正日集團、攻擊民運異議力量,充當中爛海權鬥以及“維穩”的海外新縱隊,法輪功“反迫害”這“三部曲”,與義和拳只反聶不反清、甚至投靠清廷中最反動的反文明反西方滿洲權貴,充當慈禧、剛毅等滿妖賊韃對抗社會進步的工具,實在有異曲同工之妙。
  雖則都罔顧公義,二者卻有著微妙的區別:
  一則,義和拳剛開始是有一股反滿人壓迫的正氣的,剛開始打出的旗號也是“反清滅洋”,在遭到清軍的殘酷鎮壓面臨滅頂之災後,才迫不得已改“反清”為“扶清”,之後才與朝廷中最爛汙最妖邪的慈禧反文明滿洲集團臭味相投、一拍即合;
  法輪功則一開始就投靠了中爛海,一直作為中爛海穩固統治的“軟力量”存在,遭鎮壓後才“忍無可忍”反起了“江家幫”來,直到現在也是真反江、假反共、更不反專制;雖然法輪功中的激進勢力一度採納泛輪反華台獨分子林保華寫的《九評共產黨》,大搞“傳九退三”運動,但北平奧運會前,狸哄稚即行“糾偏”,嚴令信徒劃清與民運異議分子的界限,收起“解體中共”的訴求,現在法輪功只提“嚴懲江家幫”,並放話說:“解體中共”是天做的事情。。。
  為了獻媚胡、溫,同時也為了防止國內信徒中產生功高震主的受迫害英雄,“十七”大後,狸哄稚指示國內法輪功組織不要再鬧事。
  直到遭中共迫害之後,法輪功仍和中爛海派系勢力眉來眼去,通過令計畫牽線,收受胡錦濤、溫家寶“統戰”獻金,淪為為胡錦濤、溫家寶勢力幫腔造勢的中共權鬥工具,為此編造胡錦濤“國王轉世”的神話故事,吹捧胡、溫是中共“黨內健康力量”,甚至把胡錦濤的太監總管令計畫打扮成江系勢力的無辜受害者,杜撰車震淫樂致死的令公子死于周永康謀殺的科幻小說情節——這就怪了,如果周永康有以“車震”手段搞死人的本事,為什麼他不以“車震”震死政敵溫家寶的兒子,反去震死與自己勾結的令計畫之子呢?這不是神經病嗎?
  為了配合胡、溫維穩,法輪功赤裸裸地撕下“不搞政治”的偽裝,發了瘋地攻擊知名異議人士、中國首位諾貝爾獎得主劉曉波、甚至污蔑諾獎委員會被中爛海收買、大陸“茉莉花行動”期間,法輪功大肆污蔑“茉莉花行動”是中共“釣魚”陰謀,號召民眾不要參與。。。以“反迫害”自詡的法輪功,關鍵時刻匪夷所思地與中爛海保持高度一致。
“十八大”上,原本躊躇滿志欲賴住軍委主席不退的胡緊套,因痛失左膀右臂,不得不黯然“裸退”,法輪功投靠胡團派以求東山再起夢破;盼胡盼胡盼黃了之後,狸哄稚轉而指示信眾吹捧習近平,變“捧胡打江”為“捧習打江”。。。這不是犯神經病嗎?這是怎麼回事,難道狸哄稚不知道習近平是江澤民、曾慶紅扶上來的嗎?
  狸哄稚何等老奸巨猾,豈不知道習近平是誰的人?李大師一夥之所以這麼做,乃是因為投桃報李獻媚中爛海、為招安做前期準備工作。君不見,“十七大”後,胡緊套在陰狠鎮壓民運異議人士的同時,已經放鬆了對法輪功的鎮壓;習近平上臺後,對法輪功的迫害更是大幅減少,國內許多曾被判刑、被勞教的法輪功信徒還得了護照,優哉遊哉地出國旅遊,其中有的乘機跑到泰國和西方國家申請政庇,向聯合國和外國政府編造迫害大升級的恐怖小說。。。習近平要收攏法輪功,李大師當然心領神會,所謂“嚴懲江澤民”,不過是虛張聲勢以下臺階而已,雙方都心照不宣:反正年近九旬的江澤民已沒幾年好活、而周永康已經跌癱。。。招安的時機快要成熟,屆時就借坡下驢地招安可也——“悄悄地幹活,開槍的不要。”
  這些,都是法輪功比義和拳還大不如的地方。
  另外,義和拳的領導人也比法輪功高層磊落得多:義和拳首領朱紅燈、于棟成、楊順天、趙三多、張德成等人,無不身先士卒,敢作敢當,他們或者陣亡、或遭捕殺,死得壯烈,沒有羞愧于弟子的地方;狸哄稚一夥卻始終躲在大洋彼岸安全的角落,遙控指揮法輪功信徒在大陸衝鋒陷陣:“720”以來,尤其在江澤民統治的最後兩年,大批大陸法輪功弟子,在李大屍的精神控制下,如吃了藥中了邪一般,向中共國武裝到牙齒的國家機器發起自殺性攻擊,以頭試牆、以卵擊石。。。以自己的血肉,為狸哄稚一夥在海外積聚政治資本、爭取國際獻金,以此保障了法輪功高層一小撮人物的海外優裕生活。

  二者都迅速敗亡:
  八國聯軍攻至北京時,愚昧妖邪的慈禧一夥,如夢初醒,方才認識到義和拳不怕洋槍洋炮純屬騙鬼話,為了自保,遂把義和拳推出來頂罪,以“結與國之歡心”,嚴令清軍配合八國聯軍對義和拳斬殺不留。。。從此義和拳一蹶不振,銷聲匿跡。
  遭取締之後,法輪功由於自己七歪八邪,已經衰落得差不多了,必然重蹈義和拳的覆轍。

曾節明 
成稿於2013年九月十四日下午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