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藏富于民论 2019-08-19 20:18:00  [点击:708]
藏富于民论
藏富于民、富民厚生和保障恒产,是儒家一以贯之的经济思想和政策。《尚书大禹谟》强调善政有“六府三事”,六府指的是人民物质生活中的金、木、水、火、土、榖,三事指正德、利用、厚生。其中六府和利用、厚生二事,核心都是富民。

孔子视富民为政治要旨。说“庶之富之教之”,说“足食足兵民信之”。“富之”和“足食”都是富民。孔子说:“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论语颜渊》)强调国富须以民富为基础。

孟子重视发展生产、保障恒产和减轻赋税,“易其田畴,薄其税敛,民可使富也。”(《孟子•尽心上》)荀子要求统治者“以政裕民”,采取节用薄敛和倡导发展生产等措施使民富裕。(《富国》)

儒家最忌政府、君主和官员聚敛财富、与民争利。孔子要求:“施取其厚,事举其中,敛从其薄。”作为季氏家宰的弟子冉求,为之聚敛而附益之,赋粟倍他日,遂遭孔子严厉批评:“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论语先进篇》)

《大学》说:“是故君子先慎乎德。有德此有人,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财,有财此有用。德者,本也;财者,末也。外本内末,争民施夺。是故财聚则民散,财散则民聚。是故言悖而出者,亦悖而入;货悖而入者,亦悖而出。”

意谓君主必须以德为本,以财为末,如此才能正确的运用财富,用来团结人民,凝聚民心,以维护政权的稳定持久。经济挂帅、以财为本、外本内末、争民施夺的政治是野蛮的,必然导致衰败和灭亡。货悖而入亦悖而出。任何野蛮势力都不可能摆脱这个历史律和因果律。

《大学》又说:“孟献子曰:畜马乘不察于鸡豚,伐冰之家不畜牛羊,百乘之家不畜聚敛之臣。与其有聚敛之臣,宁有盗臣。此谓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也。长国家而务财用者,必自小人矣。彼为善之,小人之使为国家,灾害并至。虽有善者,亦无如之何矣! 此谓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也。”

意谓大夫之家不关注鸡猪,卿大夫家不养牛羊,诸侯之家不养擅聚敛的家臣。与其有聚敛的家臣,不如有偷盗的家臣。国家不以财货为利益,而以仁义为利益。统治国家而一心聚敛财货,必然是有小人教唆,而那君主还以小人为善,让他们去治国,导致天灾人祸一齐降临。虽有善人,也没有办法了。因此说,国家不以财货为利益,而以仁义为利益。

《大学》指出,聚敛之臣比盗臣危害更大。窃货曰盗,盗臣谓盗窃钱财的官吏;聚敛之臣相当于“加强中央财政汲取能力”的能手。国人多恨贪污腐败,不知“聚敛之臣”可怕亿万倍。“盗公为损盖微,敛民所害乃大。”此之谓也。

荀子说:“上重义则义克利,上重利则利克义。故天子不言多少,诸侯不言利害,大夫不言得丧,士不言通货财;有国之君不息牛羊,错质之臣不息鸡豚,冢卿不修币,大夫不为场园;从士以上皆羞利而不与民争业,乐分施而耻积臧。然故民不困财,贫窭者有所窜其手。”(《荀子•大略》)

反对聚敛财富、与民争利的言论,常见于历代儒家著作。董仲舒说:“受禄之家,食禄而已,不与民争业,然后利可均布,而民可家足。此上天之理,而亦太古之道。”意谓官员之家不能与民争利。然后社会的利益才能公平分布。为官者既然拿了国家的俸禄,就不能再靠人民赋予的权力去攫取钱财,以权谋私。这是上天之理和太古之道。

韩婴说:“天子不言多少,诸侯不言利害,大夫不言得丧,士不通财货、不贾於道。故驷马之家不恃鸡豚之息,伐冰之家不图牛羊之入,千乘之君不通货财,冢卿不修币施,大夫不为场圃,委积之臣不贪市井之利,是以贫穷有所欢而孤寡有所措其手足也。”(《韩诗外传》)

陆贽说:“圣人之立教也,贱货而尊让,远利而尚廉。天子不问有无,诸侯不言多少。百乘之室,不畜聚敛之臣。夫岂能忘其欲贿之心哉?诚惧贿之生人心而开祸端,伤风教而乱邦家耳。是以务鸠敛而厚其帑椟之积者,匹夫之富也;务散发而收其兆庶之心者,天子之富也。”(《奉天请罢琼林、大盈注二库状》)

《史记•循吏列传》记载:“公仪休者,鲁博士也。以高弟为鲁相。奉法循理,无所变更,百官自正。使食禄者不得与下民争利,受大者不得取小。”意谓吃国家俸禄的人不得和老百姓去争夺利益,已得到大利益的人不能再谋取小利益。

在《荀子•王制》中,荀子分析了财富分配与国家兴亡的关系,对于聚敛财富提出了严厉批判和警告。他说:“成侯、嗣公聚敛计数之君也 ,未及取民也。子产取民者也,未及为政也。管仲为政者也,未及修礼也。故修礼者王,为政者强,取民者安,聚敛者亡。故王者富民,霸者富士,仅存之国富大夫,亡国富筐箧,实府库。筐箧已富,府库已实,而百姓贫:夫是之谓上溢而下漏。入不可以守,出不可以战,则倾覆灭亡可立而待也。”(《荀子•王制》)

意谓卫成侯、卫嗣公,是搜刮民财、精于计算的国君,没能达到取得民心的境地;子产,是取得民心的人,却没能达到处理好政事的境地;管仲,是善于从理政事的人,但没能达到遵循礼义的境地。遵循礼义的能成就帝王大业,善于处理政事的能强大,取得民心的能安定,搜刮民财的会灭亡。称王天下的君主使民众富足,称霸诸侯的君主使战士富足,勉强能存在的国家使大夫富足,亡国的君主只是富了自己的箱子、塞满了自己的仓库。自己的箱子已装足了,仓库已塞满了,而老百姓则贫困了,这叫做上面漫出来而下面漏得精光。这样的国家,内不能防守,外不能征战,那么它的垮台灭亡可以立刻等到了。

藏富于民,是王道政治,以民为本;藏富于国,是国家主义,以国为本;藏富于官,藏富于权,按权分配,则是极权主义,官本位,权本位。极权主义比国家主义更坏,常常冒充国家主义。它们都擅于以国家的名义欺辱国民和个人、以主权的名义侵犯乃至剥夺人权。

极权主义和国家主义都喜欢强调“没有国哪有家”和“大河有水小河满”。这两句话都是违反基本事实的。正确的说法是:没有人哪有家,没有家哪有国;小河有水大河满,小河无水大河干。长江黄河任何大河,都是小溪小河汇合而成。小溪小河都干了,大河水从何来?

结论:富国先富民,民富国必富。藏富于国库,人民难致富。民穷而国富,其富终有限,难大亦难久。藏富于国库,只是暂时性便宜一小撮当权派。国家和权贵之家,都摆脱不了“悖入悖出”这一财富定律。

至于自由主义,相当于藏富于商,美西最富有的是商贾阶层,被称为资本主义,并非完全污名化。民主政治也可以提供私产保障和福利保障,但缺乏藏富于民、富民为荣的内力驱动和主动追求,不足以解决贫富悬殊的宿疾,不足以全面富民。

真正做到、做好藏富于民,既要有一定的政治、经济制度保障,还要有相应的政治道德和意识形态保障,政府和官群能够真正地以富民强民为荣,以民众贫弱为耻,以藏富于官、藏富于国为耻。那就要求官员群体怀有天下一家中国一人的同体之感和敬天保民的父母之心。此非民主社会之官员所能及也。
2019-8-14余东海
首发于中国文化基金会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