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东海态度(六) 2019-08-19 16:39:00  [点击:758]
东海态度(六)

1或谓东海孤寂。孤独感或有,寂寞感毫无。思考创作独饮独乐,理义之悦我心,犹刍豢之悦我口,唯感觉时间不够花,哪有余闲和兴趣与外人打交道哉。不要打扰我就是对我最好的尊重。为了节省时间,我忍痛割弃了多种爱好,比如拳技、气功、诗词等等,也尽量节制朋友交往和山水游玩。

2二十几年来,东海善善恶恶,贤贤贱不肖,真言直发毫无遮掩,狮吼棒喝,毫不客气。私底下姑不论,当面、公开、半公开预测我甚至盼我“出事”者不少。很抱歉,让他们失望了。明哲保身,圣佛庇佑,良有以也;自天佑之,吉无不利,岂虚言哉。吊诡的是,一些友好提醒我和不友好警告我的人,自己倒出事了。

3二十几年来,一直有朋友包括道家高人预算我会惹大麻烦,可麻烦始终不肯来招惹我。一般人算不准正常,道家高人或可算准一般人,但也看不准更算不准儒者。老子面对孔子,照样有眼无珠。他居然告诫孔子:“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云,何其肤浅乃尔。

4孔子大圣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在老子眼里,居然成了“骄气”“多欲”“态色”“淫志”,什么眼光!当年见《史记》中老子居高临下对孔子的训导,颇为孔子不平,孔子“犹龙”的赞美亦未免过高。或许这是道家的自我美化,司马迁所记有所不实。

5曾经痴迷老庄,差一点进了道门;继而痴迷佛学,差一点进了佛门。但此心与两家终究未能圆惬,终究差一点。亦徜徉西学数年,神学粗陋,一蹴不就;自由主义不错,但限于政治,不足以安心立命。最后深知,唯有儒家才是最伟大美好的思想、精神、心灵之家,唯有儒家才能汲取古今中西各派精华而超越之。

6佛道两家,虽然得乎道,未能得其全,诚之功夫不足故。不偏不倚,至正至诚,唯我儒家。学佛学道皆大丈夫事,学儒更是大丈夫事。然佛道亦颇为博大精深,加上卷帙浩繁,若不能下大功夫,熟读深思深入其中,继而博学慎思超乎其外,很难辨其不足,很容易迷而不返。

7当年东奔西跑上求下索,试图广交天下英雄客,结果大失所望。但也有很大的收获,广泛了解了人心,了解上上下下各界人士思想之真实。独立在广袤黑暗的天空下,越来越透彻地看到了大地深处、人心深处的火光,遂下定崇儒反毛辟马的决心。崇儒是仁心义举,反毛是人性义愤,辟马是理性和正义的必须。

8对于邪恶的人物和势力,道理批评和道德批判具有一致性。对于儒门同道,观点不同,自可批评异议,但不宜进行道德批判。若有必要,也必须慎之又慎并有理有据,铁证如山,以免误伤君子。对于圣贤君子,只能尊崇,不能毁伤。毁伤圣贤君子,就是自伤良知,自甘下流。

9当代真儒无多,故特别珍贵,特别值得珍惜和尊重。他们的出现,是这个时代的幸运。东海能与他们同时代,深感荣幸。不懂得尊重他们的人,不配尊重东海。别说对他们进行道德批判,就是理义商榷,也要问自己一声,配不配,够不够格。

10德性通达,理性通明,自然宠辱不能惊,谤誉无不可,入耳无不顺。受誉固可乐,遭谤又何妨,那是成德成名的副产品,孔孟文武尚且“忧心悄悄,愠于群小。”古来没有不遭毁谤的圣贤君子也。好人坏人都赞好的,除了乡愿,还是乡愿。

11在古今正宗儒家中,论从善如流之谦虚、海纳百川之大度,论对佛道和西学之宽容温和,东海自信名列前茅。君不见宋明儒包括程朱阳明,对佛道的批判何其严厉;当代儒者对西方文化和文明的评价普遍比我低。我始终认为:除了内圣学,佛道是最好的道德学;除了外王学,自由主义是最好的政治学。

12真正的儒家,无论入不入仕,得不得志,如不如意,都是儒家。真正的君子,不会离开仁宅义路误入歧途,不会信仰佛道更不可能拜向各路大仙脚下。孟子早就说过:“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太山而小天下。故观於海者难为水,游於圣人之门者难为言。”

13理义上不妨高调,论理论道,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唯 我独高,寸土不让;名利上应该低调,于名于利,可有可无,无可无不可,顺其自然,尽量礼让。谨以此与同仁们共勉。

14对于儒者来说,幸福其实很简单,与功名利禄无关。于我而言,何谓幸福,五有三无。有好书可读,有好酒可喝,有良艺可游,有良友可交,有时间读书喝酒游艺交友并写文章,这是五有;无世俗是非到门,无妇言怨语到耳,无利益计算烦心,这是三无。只要五有三无,就是幸福。

15古人云:书有未曾经我读,事无不可对人言。可以加一句,事无不可让人言。让人说话,鼓励人说真话,赞骂毁誉无不可,说对说错都无妨,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无论什么势力、组织和政府,都以让人畅所欲言为贵。别说不让人说话,就是让人不敢说话,也值得反思。

16厚德载物。若无大德,就载不动物。若无大德而暴得大名、大权或大财,都不是好事。对此东海早就有着深刻认识,曾借李清照《武陵春》下阕自警:“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每见人一夜暴富或暴贵,便不由得为之一叹。

17世人总是急于抓机会,急于致富急于上位急于成名。尤其是马邦人,特别拜权拜物热衷名利,不惜为之丧身失命。但也有极少数人,知道怎样谋利但安于清贫,知道怎样热闹但乐于冷默,知道怎样攀缘但甘居边缘。见名利而随缘,有机会而不用,如袁枚写诗,有典而不用。这种人想不成德、想不成名都难。

18贪图安逸怕吃苦,是人性之常。其实,人生多吃点苦是好事。艰难困苦,玉汝于成。虽是老话,实属真理。艰难困苦最容易锻炼一个人的能力品性,让人增加思想深度和道德高度。英雄和圣贤都是从逆境和磨难中走出来的。所以东海有联曰:天将磨难为恩惠,我以文章报国家。

19古人云:“是技皆可成名天下,惟无技之人最苦;片技即是足立天下,惟多技之人最劳。”确然。尤其是无道之人,必须懂得一门技艺,使心灵、精神有所寄托。既无道又无技,无论贫富贵贱,皆不得安心。那种无趣、无聊、无所事事之苦,是无可救药的,不仅生命缺乏意义而已。

20任何时候都不要说假话、作伪证、虚构事实诬陷任何人。诬陷善人正人弱者固然不行,诬陷恶人奸人强人同样不行。这是道德原则,也是王道政治的原则。对于罪恶的惩罚,也必须如理如实,合情合法,罚当其罪。“以生道杀民,虽死不怨杀者。”此之谓也。

21有人为假话辩护说:如果说真话,就没发表的机会了。这个借口太小人、太荒唐了。说话是为了表达真情,揭示真相,弘扬真理,培养真性,为了立人达人,立言成德,可不是为了说话而说话,不是为了发表而作文。否则,说话就成了造孽,文章的价值就成了负面。2019-8-18余东海于南宁
首发于儒家网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