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归去来兮   ZT 年轻大法弟子在工作中的修炼故事 2019-08-19 13:35:26  [点击:770]
明慧電台的廣播版
http://www.mhradio.org/showprogram/8498.html

明慧網的文字版:

年轻大法弟子在工作中的修炼故事

文: 黑龙江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一日】我今年三十五岁,是一名女大法弟子。在大法中修炼已经快十四年了,我初中毕业,也没学过什么专业,所以这些年来找工作,只要是我能干的活,我都会去干。
十几年来,我去了近二十多家企事业单位和个体打工。工作中,我不但努力干好本职工作,更努力的是讲真相,证实法。下面我就把在工作中讲真相、证实法、实修自己中印象深刻的几个片段写出来与大家交流。有不足之处,还请同修们给予慈悲指正和补充。

一、在“森田特种车辆”工作

“森田”是一个把“东风大货车”改装成“消防车”的这么一个大型企业,总部设在苏州。所以在这个单位工作的大多数人都是从远隔千里的苏州来的年轻人。他们个个技术精湛、年轻有为,可称得上是当代蓝领阶层的精英人士。我来到这里,从没接触过这一行,对这方面的技术也是一窍不通,所以要从基础做起,我被分配到“组装、装潢组”,跟一位比我还小两岁的“小师傅”学习,先当一名实习工。在我来的第二天,班组里又来了一位比我大几岁的“大师兄”。也来一同实习,他对这方面的工作有些基础,人也很聪明。

教我们的小师傅对我这个笨手笨脚连螺母、螺帽都分不清的女生相当瞧不起,别说用心教我了,看到我就叹气,说话也没好声过。真正涉及到技术上的活儿,他只带着大师兄去干。让我在一个角落里,默默的数螺丝、套平垫,什么也不教我。就这样,半个月过去了,大师兄学会了很多东西,活也干得很漂亮。

领导来车间检查,看到大师兄干的活很是夸赞。走到我跟前,看到我在一旁数螺丝,问我学的怎么样了?我还没等开口,跟在身旁的小师傅连忙说,她半个月了,什么也没学会,笨得很,你现在问问她这些工具做什么用的,她都不会知道,只会在这数螺丝、套平垫。这时大师兄也过来说,她根本不合适干这活,简直太笨了,干什么都不行。

我听后,心里就有点不是滋味儿,但是马上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不是常人,得按真、善、忍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这点小小的委屈算什么,不能动心。所以什么也没说,只是微微一笑。领导走后,小师傅带着大师兄和其他班组的同事们兴高采烈的说:“我就不管她,我要让她自生自灭!看她能干几天!”听到后,我心里马上求师父:师父呀,弟子不能现在走啊!我来这里还没跟他们讲真相,让他们得救呢!我要证实法、讲真相救他们,不能就这么走了。这一念,我得到了师父的加持。

没过几天,小师傅说的话传到了领导耳朵里,领导找他去谈话,批评了他。他被迫无奈,只好带着我干技术上的活了。工作中,他把好使的、锋利的工具都留给自己和大师兄用,不中用的、破损厉害的工具就给我用,技术好的人用这种工具干起活儿来都会很吃力。教我时,他自己迅速操作一遍,管你看懂看不懂,就算教完。之后,就让我自己来干,干错了、干不好了,他和大师兄就连损带骂的。

刚开始,我的心性还是很稳的,无论他们怎么说,怎么骂,我始终笑呵呵的,既不怨恨,也不还嘴。就是努力干活儿。有时为了弄会某个细节,我中午连饭都顾不上吃,车间里的同事们都去休息了,我就对着消防车自己钻研,直到弄懂为止。

我时刻想着自己是大法弟子,要按照大法的法理来要求自己。平日里,我干完自己的份内工作外,就力所能及多找些能干的活儿干,不计报酬、也不叫苦叫累。班组里的工具被我摆放的整整齐齐,车间里被我打扫的干干净净。一次领导来车间,看到我正扫地,连地上小小的平垫都拾起来放好,很是感慨。对我说:“我已经观察你好多次了,你和其他的年轻人不一样。你懂得节俭、视厂如家,你来到这里,我感到整个车间都焕然一新了。”

可是领导的赞许,却换来了小师傅们的妒嫉。他和大师兄对我的态度比之前更糟糕了。小师傅把我又派到其它班组(都是他要好的哥们儿)那去帮忙干活。他那些哥们儿基本和他俩儿是一个态度,正眼都不瞧我一眼,一脸的蛮横。无论我怎么努力,总是得不到认可,换来的始终是辱骂和嘲笑。我想着自己是一名大法弟子,虽然心里觉的很苦,但表面依然不怨恨,不埋怨,乐观的面对着不公与委屈。

有一天,我和大师兄一起去下料。用电锯裁一张铁板,需要把铁板翻一个个,我这头还没来的及准备好,大师兄就没有好气的连话都没说,“嗖”一下就把铁板翻了过去。铁板在我的手指肚上狠狠的拧了一下,当时左手的大拇指就被拧了一个大口子,鲜血一下就淌了出来。伤口很深,快割到骨头了。我在心里马上求师父加持弟子,不要让伤口疼,我不能耽误干活,还给人家找麻烦。果然,伤口不怎么疼,我就拿纸擦了擦血,血也没怎么流,拿纱布包了一下,就坚持着干活了。

大师兄不但不内疚,还跟小师傅说我怎么怎么笨。小师傅看到我坏的手指,肉都翻过来了,对我说:“你的手指好恶心啊!干不了就回家去吧!”然后和大师兄就一起尖笑起来。我低下了头,什么都没说。

夜晚下班了,漫漫的黑夜,昏暗的路灯。天空忽然下起了大雨,我骑着车子,浑身湿透。手指上的伤口被雨水浸透,手指肿的老高,阵阵的开始钻心的痛。心里想着这些日子发生的事,不由的眼泪夺眶而出。整整三个月了,没有一天不受到委曲和羞辱的,到底自己哪儿做错了呢?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怎么这么苦呀?不行就不干了吧!回到家里,和母亲(同修)倾诉,母亲很是心疼。我们在法理上切磋是不是旧势力邪恶干扰太大,就坐下来发了一会儿的正念。其实,我每天在工作中,脑子里一有空闲,就不间断的发正念。和母亲同修发完正念后,躺下来休息,脑子里乱极了。一会儿想不干了,一会儿想自己是有着历史使命的大法弟子,得修好自己,救度众生,不能不干。一会儿,脑子里又发上正念了,想着想着不知不觉睡着了。

梦里,师父领着我正在为我盖高楼,楼已经盖了很高很高了,就差最后一层就盖好了。可师父对我说最后这一层怎么也盖不上,必须去找一种“药引子”来才能盖好。然后给了我一个吃饭用的碗,让我去找“药引子”来。我心想盖高楼怎么还需要“药引子”呀?不解的拿着碗就去挨家挨户找“药引子”。

可是出来很多人都很礼貌的说,没有“药引子”。我整整找了一天,逢人就问,磨的嘴都干了,也没找到。天快黑了,我很失望的捧着碗往家赶。忽然路过一个学校门口,跑出来一帮十分淘气的小男孩。嘴里都喊着:我有“药引子”,我有“药引子”,喊完,就都往我的碗里吐口水,你一口,他一口,又酸又臭的,好脏啊!我无奈的捧着碗回到家里,拿给师父看,师父很高兴,对我说:“对,药引子就是你找的这个,只有找到它,楼才能盖好。”说完,我就醒了。

梦醒之后,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看我过不去关,在点化我。梦里小男孩们的口水就是“药引子”不就是单位里小师傅们的辱骂吗?我明白了,谢谢师父的点化。我又充满了信心,对大法的修炼更坚定了。

我想到了师父的法:“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1]

师父还告诉我们:“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我怎么能碰到这点关难就嫌苦,不愿过关了呢!

第二天上班,我的心又恢复了平静,比之前变的更祥和了。遇到每个人,我都会发自内心的真诚和喜悦。单位里对新人三个月后的大考核,我顺利通过了。早晨上班,我穿上了单位里的正规工服,成了正式工。

车间里一个电工的组长走过来对我说,你终于修成正果了。我知道是师父借他的口在鼓励我呢!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一天,和小师傅、大师兄一起干活。小师傅突然用和气的口吻对我说:“姐姐,这三个月来,你让我很震撼,你知道吗?我们对你都是百般羞辱,甚至有时无理取闹,可你总是不计不怨,不还嘴,还面带微笑,那么乐观。你是怎么做到的?换成我们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做到你这样。你一个年轻轻的姑娘家,哪来那么大的心胸啊?”

我来这里几个月了,这是小师傅第一次用平静的口气对我说话。我笑了,我说:“我要不是大法弟子,会和你们一样的,因为我炼法轮功啊!大法师父教我们用真、善、忍的标准指导我们修炼,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高标准要求自己,凡事为别人着想,遇事向内找。我这修得还不够,按法的标准还差远去了。”

他们一听很惊讶!是吗?原来你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这么好啊!那电视里演的“自焚”、“自杀”的咋回事呀?就这样,我开始给他们讲开了大法的真相。从法轮功是什么?江××为什么镇压法轮功?又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大法的洪传等等,最后讲到三退大潮。他俩听的很入神,尤其小师傅,听我讲完后,对大法充满了敬畏和向往,说他以后有机会也要学大法。

跟小师傅、大师兄讲完真相后,几天之内,车间里所有人几乎就都知道了我原来是炼法轮功的。就这样,一有机会,我就跟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几乎能接触到的同事都让他们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大家对我的态度也变了,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谁都愿意争着、抢着跟我一起干活,我成了车间里最受欢迎的人了。

车间里有个小师傅最要好的朋友,过几天就要回苏州老家离开我们了。可是我总是没机会碰到他讲真相。他最后要走的那一天,我心里万分的焦急,一个劲的求师父救救他!如果错过了这一回,不知他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听真相啊?求求师父,如果有缘,就给个机会,让他得救啊!我走在车间外的操场上心里正想着,突然听到身后有个声音对我说:“哎!你停一下,听说你是李洪志大师的弟子,我就要走了,你能给我讲讲大法吗?”我回头一看,激动的眼泪差点流出来,正好是他!师父啊!您的无量慈悲,众生无以为报!他高兴的听完真相,做了三退,心满意足的走了。

二、在“钢化玻璃厂”工作

来到“钢化玻璃厂”,我又是一个门外汉,对这一行也是一窍不通。可我的工作是当质检,专门检查各班组的产品质量、监督工作流程。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凡事没有偶然。既然来到这里就是有缘,让我干,我就能胜任的了。头一天,厂长领着我为我简单的讲解了一下各个班组的生产流程和产品质量的标准概况。我基本上对质检的工作有了一些了解。

第二天,我就正式上任了。磨边组的班长曾是部队里当过兵的军人,在部队因为不服从管制,对领导大打出手,被撵了回来。在这个厂里也是谁都不服,争强好胜。我来到他跟前,他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看我是个年轻轻的姑娘,满脸不屑的对我说:“你就是新来的质检哪!”我什么都没说,看了一眼他们班组刚刚磨完边的一组玻璃,顺手指了一下,把中间这块玻璃抽出来,这块厚度有问题。磨边班长一听,脸就变了颜色,很不情愿的嘴里说着:我都亲自检查过的,厚度怎么可能有问题?以前来过的质检用卡尺都校不准,这一组快上百片了,一样的尺码,整整齐齐的,谁看一眼都得看眼花儿,你一眼就能看出来了,可真神了。迫于我第一天来,他只好亲自把玻璃抽了出来,很不服气的亲手拿卡尺一量,果然不是标准的厚度,差了将近一毫米。他很吃惊!什么都不说了,很是折服。

其实,当时的我连卡尺都不会用,让我拿卡尺校我也不会用。怎么看出来的?我也不知道,就是一眼能看出这片玻璃的厚度有问题。我知道大法弟子都有师父的法身时时看护,一定是师父在帮助、加持我呢。

这件事被传到其它班组里,各个班组对我这个新来的质检也很高看,在后面的工作中,大家对我很是尊重。这里的员工有从贵州来的、有周边市县来的、也有本地的。工作中,我和大家相处的十分融洽。大家对我的工作都很支持。厂子的副总对我说:“你很有人气啊!你身上带的场和别人不一样,你是个充满阳光的人,工作中,大家对我说,看到你来,就会感到心情愉悦、踏实、轻松,车间里没有了以往的死气沉沉,大家工作都变的积极、主动了。你要好好干!”

我想大法弟子修的是宇宙最高佛法,人的身体在大法中熔炼出的都是正的能量,师父讲:“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这是宇宙大法(法轮佛法)和大法师父的威德所至啊!

我每天心里想着,师父安排我来这里,不光是为了常人中的工作,我得讲真相、救人呢!所以每天工作中,碰到同事们,我都在心里为他们先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干扰他们被救度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请师尊加持弟子的正念与智慧,让他们都能明真相得救度。

有一天,我从家里拿来了一本刚从明慧网上下载打印出的真相画报,正坐在办公室里看呢,厂长突然来到我身边,一眼看到我手里的真相画报,脸色大变:好哇!你在这炼法轮功,咱们这儿可不让炼这东西。现在到处抓,你的胆儿可够大的,你不要命了吗?我一听,面不改色的呵呵一笑,然后对他说:“厂长,你别这么惊慌失措的好不好,法轮功的真相你了解多少?如果真要象共产党电视宣传的那样,这么多年,怎么还有这么多的人炼呢?而且现在洪传到了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你得看事实,不能光听电视宣传的一面之辞。”他说:“你胡说,法轮功什么时候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了,哪有的事,你听谁说的。”我说:“你看看,我手里的真相画报,这有证据,可不是我凭空瞎说的。”

我递给他真相画报,他迫不及待的看了起来。画报里有“四二五”上访、“天安门自焚”录像分析、大法洪传、活摘器官、三退大潮。他看完后,我又给他讲了我和母亲同修修炼大法的亲身经历,尤其母亲从一个浑身疾病,整天打针吃药的老病号,修炼法轮功后变成了一个健康开朗的人,又讲了以前全家人反对我们修炼到现在全家人对大法的赞许等等。法轮大法是真正能使人心归正、净化身心的高德大法。

他听后很感慨,对我说了实话:他说,我家亲戚也有学大法的,可我看他们把每个月挣的工资基本上都用在了大法真相资料上,还很不理解,他们对我讲真相,我根本不听。今天这么一了解,我终于明白了。他高兴的做了三退。

厂长对我在厂子里给同事们讲真相也很支持。除了两个特别固执、受邪党文化毒害深的没三退外,厂子里的几十个人基本上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一天午休时间,我正在为厂子新来的员工讲大法真相,大伙儿都围在这儿听,厂长也走了过来,风趣的对大家说:“我宣布明天开始,早会让咱们质检来开,专讲关于法轮大法的内容,同事们同不同意呀!”大家齐声回答:同意!所有人都笑了!

三、在“鞋店里”工作

三年前,机缘巧合。在师父的加持下,我自己开了一家擦鞋店,主要是针对鞋子的擦、洗、修、保养等一条龙服务。店的生意兴隆、客源不断。不到两年时间,店里的固定会员达到几百人。在工作期间,为顾客服务时,我和母亲同修配合,智慧的讲真相、证实法,使得众多来店里的顾客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时时处处按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事为别人着想,工作认真负责,对待顾客热情周到、真诚实惠、从不欺骗收高价,所以在众人的口碑中极好,因此有些顾客为了修鞋,甚至舍近求远,开车一个多小时也来找我。

记得一个下午,我为一位年近六十岁的大娘修鞋子,她的鞋跟穿的磨偏了,走起路来很不舒服。我为她加了一个十元钱的偏跟儿。刚为她干完活,店里一下来了很多的顾客取鞋,我就挨个为顾客取鞋收款。大娘也从兜里掏出了二十元钱递给我,我随手就找给她了十个一元。顾客们取完鞋后都走了,可大娘就是不走,对我说:“姑娘,我给了你二十元钱,你还没找我钱呢!”我说大娘,我刚才找给您了十个都是一元的钱,整好十元,我好象看到您揣到上衣兜里了。她顺手从上衣兜儿掏出我刚找给她的十元钱,说这十元钱可不是你找的,这十个一元的是我女儿给我坐公交车用的零钱,怎么成了你找的钱了?我一听,再没争辩,二话不说,马上从包里又掏出了十元给了大娘。大娘很不高兴的穿上鞋走了。

来我店玩的邻居姐姐看到了,气不公的对我说:“你已经找给她钱了,为啥又倒找十元给她,你这不亏大了吗?给人家干完活,还倒搭十元。”我说:姐,我是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师父让我们做事先考虑别人。她那么大年纪了,怪不容易的。岁数大了,一定是记错了。今天我要不再找她钱,老人家一定会生气上火的。因为这点儿钱,多不值得呀!我希望她能健康平安!姐姐听后很感动,说你们大法弟子太善良了。

没过几天,又是一个下午,一位大娘风尘仆仆的扛来半袋子夏天的鞋子,让我为她清洗,并且顺手就递给我十元钱。我一愣,正眼一看,正是那天的大娘。她赶忙对我说:“姑娘,对不起,你那天确实找我钱了,我回家一看,女儿给我的十元零钱正在家里桌子上放着。你太善良了,也没跟大娘计较,还帮大娘把鞋子修的那么好。你这么好的孩子难找啊!我把这事儿跟我的儿女们说了,儿女们说现在还有这么好的人,让我把家里需要打理的鞋都给拿这儿来。以后,谁家的鞋店都不去了,专来你家。”后来她的儿女们也来店里,成了店里忠实顾客。

要写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篇幅有限,就写到这吧。十几年来,风风雨雨走到了今天,做的不够不好的地方也有很多,一路走来,时时处处感到了师父就在身边,看护着我,点悟着我,让我走过了一个个难关,冲破了一个个迷茫。我知道自己离修的好的、做的好的同修相比,还相差甚远。我会加倍努力,珍惜有限的时间,走好最后的路,和同修们一起圆满随师还!

感谢恩师!感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21/年轻大法弟子在工作中的修炼故事-388776.html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8-19 13:40:25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