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金复新:卖出了大豆,却出卖了港人,川普连任难ZT 2019-08-18 11:30:46  [点击:761]
金复新:卖出了大豆,却出卖了港人,川普连任难(配乐:加里森敢死队)


前些天,老友曾节明对我说:香港局势甚堪关注,让我批判川普正将香港人民反送中说成是骚乱,对港共对待暴力示威群众的做法默然视之,助长了中共气焰。彼时我还有些犹豫,以为这是川普在引蛇出洞,想诱使北京派兵开枪,以获得制裁的口实。可是目前的情况越来越显示川普心里念念不忘的还是只有贸易协议,对香港人民的诉求不闻不问,选择了对匪党暴行采取熟视无睹、视而不见的态度,没有原则,对即将在香港发生的人道灾难袖手旁观,竟为了几粒大豆,向北京发出准备出卖港人利益的错误信息,与国会两党以及博尔顿等人对此的强硬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中共为了摸清美国对其出兵香港的真实态度,前日派杨洁篪会见蓬佩奥。随后,双方突然互释善意,美国立即宣布将原定加税的3000忆美元商品中的一部分延缓至12月,川普也得意洋洋地表示:“贸易战很快就会结束”。而中共再次信誓旦旦地向美保证要购买大豆,并将汇率调回7以下。北京似乎胆气也随之壮了起来,打消了顾虑,立即高调展示集结在深圳的重兵,向港人露出了獠牙。在此危急关头,我不得不站出来呼吁,希望川普悬崖勒马,不能放任惨剧的发生。

不难看出,中美双方应该已经在香港问题上达成了某种交易,中方再一次用大豆和贸易协议欺骗了川普。这已经是川普在一年多的时间里第N次被骗了。川普或许还在简单地以为,只要和北京达成协议,就能作为可供标榜的政绩,给连任大加分;只要能让北京买点大豆,就能赢得占总人口3%的美国农民支持,而笃定连任。

但我要向川普总统进一言,倘若你在香港问题上重蹈小布什的覆辙,在原则问题上含含糊糊,与中共不清不楚,态度暧昧,犯了历史性重大错误,未能制止本可制止的悲剧,伤了选民的心,即使北京买了你百亿吨大豆,即使你与中共达成了一万份自欺欺人的贸易协议,但只要你消极对待中共在港暴行,或因你发出错误信息,致使香港发生人道危机,民主党一定不会放过这个问题,你的连任美梦也会泡汤。何况北京的从来没兑现过买大豆的承诺,你还想再被骗一次吗?你不觉得三番五次被小学生骗是一种耻辱吗?

也有可能川普对一切示威者都仇视,因为当选以来向他抗议示威的人太多了,媒体对他口诛笔伐,民主党长期纠缠通俄门事件,这让他受够了。或许,在他心中,恨不得能学中共,抱起机枪将这些人全突突了,非不愿也,实不能也。所以,他对港共当局的做法有所理解,有所同情,对匪党的那套体制有所羡慕,反而有了惺惺相惜的感觉,不忍谴责。

因此,港人不能完全寄希望于国际社会的干涉,更需要迅速做好应对准备,不要像当年学生以为“子弟兵”绝不会开枪那样幼稚,不要再幻想用“和理非”,古往今来,从没见过有讲道理的流氓,流氓欺软怕硬,只服刀枪炮,否则就不叫流氓了。目前匪党陈兵30万在深圳虎视眈眈,是在试探你们的反应。如果你看见们害怕了,惊慌失措了,它们就有信心出兵。如果看见你们态度坚决,并积极准备,要以命相搏,鱼死网破,危及自己那本就风雨飘摇的政权,它们反而不敢出兵了。祸福安危,全在你们一念之间,就看你有没有勇气。

别看匪党出动几百辆的装甲车、军车,其实很好对付。二战期间,美国发明了玛祖卡火箭筒,让德军的虎式豹式坦克的优势顿失。德军迅速仿制出铁拳系列火箭筒抗衡。现在制造的火箭弹,更简单、更小巧、更方便、更厉害,更廉价,一发足以击穿武警的轮式装甲,军车更不在话下,可以顺带消灭一车的中国鬼子。你们当中各行各业的人才不少,完全有能力从国际黑市偷运火箭弹进港,一旦中国鬼子敢向818大型示威人群动粗,那就对不起,火箭弹的伺候!现在时间极其紧迫,要火速购买,实在有困难,可以自制汽油弹代替,或用高压锅制作定时炸弹。只可惜没有原子弹,否则700万港人有决心陪你们14亿无知狂徒和苦命韭菜同归于尽,和你们在阴间再一国两制。

其实比火箭弹更重要的,是炸药和手枪,甚至是狙击枪。中国鬼子执行戒严任务,往往是集体行动。只要有敢于牺牲的殉道者,学穆穆绑上炸弹,靠近鬼子,一拉导火索,轰隆一声,就能与整连整排的鬼子同归于尽。这样的殉道者肯定有,从6月9日大示威以来,香港不是有四名青年男女自杀,“我以我血荐轩辕”了吗?

除了这种人肉炸弹,还可以制造汽车炸弹、定时炸弹、路边炸弹,让中国鬼子防不胜防,一个连一个中队地坐土飞机飞回北京,向习主席报喜。经验丰富的美军在伊拉克尚且吃够了汽车炸弹的苦头,死伤数千人,何况这些娇生惯养,欺软怕恶、油腔滑调的中国鬼子?

有人说,这不就是恐怖主义吗?不,这里针对的是法西斯,而不是平民,如果这也算恐怖主义,那么抗日战争也是恐怖主义了?

鬼子就只能以散兵方式行进,很容易落单,群众可以充分利用香港高楼林立,地形复杂的优势,展开麻雀战,一哄而上,一闷棍将落单鬼子打死,解除其武装,零敲碎打,积少成多,给中华法西斯造成重大伤亡。

而有了狙击枪的话,中国鬼子连装甲车都不敢下了。头一伸出,子弹就从几公里远的高楼飞了过来,当即打个万朵桃花开,连子弹从哪个方向飞来的都不知道,而且专打领导。让那些花了几百万几千万买来上校团长、大校支队长军衔的酒肉之徒后悔得直哭。

隐蔽性最强的,还得算是小手枪。我前两年就发表过博文,介绍学习当年台海两岸互飘气球的方式,从公海或者台湾空飘小手枪进大陆让人民捡,保证迅速解决中国问题。香港太小,空飘不容易准确降落,不大适用。但我相信你们当中一定有人有办法,从国外偷运整船的手枪,让这些小手枪消失在茫茫人海中。实在不行,还可以冲进当地军械库,让数以千计的手枪流入民间。

侵略军为了统治,总得近距离与市民接触,在室内,说不准哪个老太会突然摸出手枪,砰砰砰,当场击毙几个鬼子摆起,为自己的亲人报仇。在街上,当鬼子要检查良民证的时候,一不小心,会有一个貌不惊人的妇女掏出手枪,砰砰砰,又打死半个班的鬼子,然后逃走。

这下鬼子们苦了。躲在装甲车里吧,害怕火箭筒、汽油弹;伸出头来喘口气吧,狙击手那仇恨的子弹又要飞来;那就下车一起走路吧,路边炸弹、人肉炸弹、汽车炸弹却饶不了自己;分开走吧,一旦落单,肯定被人暗杀了分尸;好容易见到了人,看不清对方政治面貌,又不敢靠近,不知道谁裤兜里有手枪。精神高度紧张,只敢抱着枪,漫无目的地扫射,象当年中国鬼子进越南时,见人就开枪。可是一不小心,却把某政治局委员的私生子、某特供一族的小三、某大资本家的老婆给打死了,这些人都跑到中烂海找萨格尔王哭闹,萨格尔王只好下令,把乱开枪的鬼子给枪毙掉,如此这般,过不了几天,鬼子就士气低落,在香港呆不下去了,进退两难,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有人说,你叫平民去和正规军打,哪里打得过?你不是在害人吗?那我问你,国军战斗力与日本人比相去甚远,为什么老蒋拼了老本,明知一定战败,也要挑起淞沪战役?因为有时候战争的意义不在于胜负,而是另有目的。老蒋最后成功地通过淞沪战役向国际社会发出了求救信号,把中日两国的争端转化为世界问题,并把英美拖下了水,促成了太平洋战争的爆发,你能说老蒋做得不对吗?你能说几十万国军白死了吗?

香港问题的解决,不在于香港市民打得过打不过,而在于打还是不打,只要枪声一响,只要街头火光冲天,只要传来爆炸声,匪党就输定了。你怕死,我也怕死,而香港的有钱人大富豪更怕死。只要打起了巷战,你觉得还有神经病会在楼里处之泰然地进行“金融交易”?还有人专注于股市炒股?还有人忙着炒楼花?

香港的独立关税地位马上中止,金融中心的地位马上不复存在,国际贸易马上停止。中共唯一洗钱的路径马上被封,主要进出口渠道立即被堵。所有的外侨、有钱人、大资本家都统统第一时间将资金撤走。除了房地产,卖又卖不掉,带又带不走,只好白送我党,支援国家社会主义建设外,即使是普通香港市民,也有三分之一持有外国护照,也是随时可以逃到其它国家的。萨格尔王得到的,就只有它平时最不喜欢,最想赶走的,住在鸽子笼理的“低端人口”,老弱病残。

匪党失去的,却比得到的大无数倍,你说匪党是输是赢?有五毛会偷换概念说:“你这种玉石俱焚的做法,伤害的是香港人民。”且慢,明明是贵党非要气势汹汹、杀气腾腾、耀武耀威地杀进城里玉石俱焚的,怎么成了我要玉石俱焚?你怎么不去谴责萨格尔王明明说一句“撤回”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执意用武力解决?而我说两句话就算玉石俱焚了?难道当年日本人打进中国,全国人民都不抵抗,都当顺民站街牙上摇膏药旗迎接皇军,用“和理非”同日军抗争,你才满意?

再说,只要能把匪党拖垮,香港分分钟就可以恢复原来的经济地位,独立关税地位只要川普一句话就又回来了,只要香港恢复和平,财主们放心,金融中心就又能开张,怎么叫毁了香港呢?因此,我说出兵香港是王沪宁老师给萨格尔王挖的一个坑,可萨格尔王就偏要往下跳。

其实也有人是自己挖了坑往下跳的,淋症就是这样的人。别看淋症平时喜欢斜着眼,一虚一虚地看人,貌似很狡猾很精明,我却觉得它是天下最愚蠢的人,正在亲手挖埋葬自己的坑。何以见得?因为淋症与其说是香港的特首,不如说是匪党在香港物色的一个演员,匪党需要她配合演“一国两制”这出戏,来欺世盗名,才赐了它这么一身行头和富贵,它应该知道,自己的富贵全赖一国两制这个骗术的存在。

而淋症现在所做的,包括答非所问、问东答西、玩弄文字游戏、出卖港人利益、残暴对待港人、一切逢迎中央,都是在加速中共取消一国两制,推行一国一制。等匪党的戒严部队进城,实行军管,赤裸裸地接管了权力,大可在内地调一位更可靠的人来当香港党工委书记。一旦中共放弃用一国两制这块招牌来欺骗台湾的念想,那就不需要一国两制这块遮羞布了,也就不需要淋症这个演员了。此时的淋症,不仅失去了利用价值,而且与李抄家、卢伪聪、狼振英等一批马仔因为知道得太多,反而成了中共首批需要灭口的人。这些人对如何用大陆警察冒充港警,如何与黑社会勾结,如何残害港人知道得清清楚楚,所以必须得死。

那么淋症能逃到哪里去呢?逃欧美显然不可能,欧美都知道它是大恶妇,根据美国即将出台的《与香港关系法》,要对淋症等首恶分子取消签证,冻结资产。哪怕淋症早就把老公和子女办了英国国籍,英国也不会接受它。到那时,即使中共慈悲,不想让它“被自杀”,但也不会保护它了。它不得不重回市井,去直面香港人民,而港人正恨不得剥其皮,吃其肉……你说这个世界哪里能容她?

淋症这种官迷狗奴,其实就是学生会里常见的那种自作聪明,利欲熏心的心机婊女生,善于钻营投靠,看见“当权者”就媚笑,对“主人”特别忠心,唯命是从,摇尾乞怜,对下则冷漠无情,机关算尽,相信只要能放弃是非标准,做个“乖乖女,好学生”,主人就会欣赏它,感念它,永远也不会抛弃它,它就能背靠大树,才有安全感。做梦也没想到,干的其实是一件自掘坟墓的事。可以预见其媚共下场一定是悲惨的。

李嘉诚、董建华、吴光正等大资本家又何尝不是?中共为了统战,为了宣传,为了掩人耳目,才给了它们发财的机会,当成座上宾,请它们帮腔站台,替蚕食香港搞一国一制推波助澜,引导舆论。一旦香港不需要一国两制了,一旦撕破脸皮了,一旦刀兵相见了,它们还有什么利用价值?中共还需要哄着它们吗?一国两制的护身符都没了,还会对它们有好脸色吗?特供一族难道不垂涎你们的财产,不搞公私合营整死你们?你们必定也是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容忍中共蚕食香港,损失最大的不是百姓,而是这些大亨!别看它们一个个人模狗样儿的,实际都是蠢货。

聪明一时,只换得蝇头小利,糊涂一世,却误了卿卿性命。


2019.8.17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