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中国反对派应当正视现今大陆民众不堪的现实 2019-08-11 19:34:30  [点击:3422]
中国反对派应当正视现今大陆民众不堪的现实
——与徐水良商榷




最近徐水良大发感慨说:“中国人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开自由之花!”

其实准确地说,正用自己生命和鲜血开自由之花的,是香港人,而不是大陆人,当然,香港人理论上也可算作中国人,但是即便700万香港人都为普选上了街,也只是14亿中国人中的极少数,大陆民众整体对香港民运无动于衷,甚至跟在中共的屁股后面,声讨打压港民抗争,是客观事实,任何人都可以从国内微信群,以及国内故、友、亲戚的交流中感受到这一点。

大陆民众这种整体冷对港民抗争、甚至助纣为虐的现象,并非都是因为中共高压带来的恐惧,试问:澳大利亚有什么中共高压恐惧?而近来澳洲大学内大陆学生攻击挺民主香港学生的事件却一再上演。
恐惧一般只会造成沉默,大陆人对抗争港民的助纣为虐态度,则反映出道德的败坏和脑残。最近接连发生的,大陆球员在比赛中殴打香港球员、台湾球员的事件,就反映了此种不堪,试问:大陆球员殴打港、台球员,是因为恐惧么?
最近还有大批的福建福州、晋江等地的流氓、地痞、刁民,在中共赏金刺激下,扮作旅行团,乘飞机来港,对示威港民大打出手,这是因为中共高压,还是因为道德败坏?

脑残是信息不对称的产物,而信息不对称,是因为中共对网络的封锁和过滤。脑残尚且令人同情,但道德败坏,就可鄙了。遗憾的是,现今大陆民众的社会正义感的空前缺失(以“政治冷漠”为表现),包括整体冷对港民抗争,并非全因为脑残,而更多的因为道德败坏,与毛泽东时代不同的是,现今许多大陆人心里清楚中国无民主的原因是中共,但谁也不愿为民主出头,几乎人人都是一台只有“小我”的个体利益最大化的计算机,而八十年代、甚至毛泽东时代都未曾泯灭的社会公义精神和理想主义热情荡然无存。

更有甚者,现在许多大陆人也知道中共不是东西,但因为中共有权、有势、有钱,所以认同中共、跟着中共乱舞,这种势利的心态在今天的大陆民众中非常普遍;而势利之根,就是道德的败坏。
这就是现今中国大陆民众整体不堪的现实,承认这样的事实,怎么是抹黑大陆中国人了?

虽然,三十年前,大陆民众曾经风采照人,殊死堵军车的北京市民,其英勇毫不逊色于顶着催泪弹和警棍抗争的港人,1989年的北京,大陆民众用生命和鲜血,真的差一点浇开了自由的花。
但那是三十年前的大陆人,现在你去街头北京举牌、发动民运试试,看看有几个人不把你当神经病的!1999年时,我见到中国民主党的宣传单贴在桂林文化宫的报纸栏上,根本无人问津;当年的“六四”十周年的时候,我和一个朋友发起去杉湖边举行烛光纪念活动,结果到后发现仅有三人,在湖畔遍布的情侣中间,我们自己都觉得象神经病,而当时中共没有,也根本用不着打压我们。
而一个流亡泰国的“南方街头运动”人物向我承认,胡锦涛时期,他们在街上为民主举牌,引不起任何反响,路人看他们就象看神经病。

反对事业是现实的事业,只有承认现实,才能面对现实,才能够制定行之有效的策略,引导反对事业走向成功。逃避今天大陆民众已整体不堪的现实,一味戴高帽、唱高调,是一种不可取的虚妄态度,其结果必然是误判形势、盲目乐观、一味蛮干,招致无谓的损失。



徐水良说:“香港抗争,只要中共没发疯派军队进香港屠杀,一般没有生命危险;大陆的抗争,必须比香港小心一百倍,防备中共的暴力镇压和屠杀。两者所处的环境完全不同,怎么能够相提并论,以香港否定大陆?”

其实“六四”屠杀后三十年,大陆的和平抗议一般也没有生命危险,最多被打、被抓、被判刑,这从大陆维权运动所受的待遇可以看出来,中共对民运异议人士的处理,与对维权人士一样,一般也不会杀,最多比维权人士判得重些...由此可见,三十年来,大陆人不再为民主自由而上街,只为个人维权而上街,根本不是因为中共高压的恐惧,而是民众自己不去追求自由民主。

而今天香港的境况,也与徐水良说的不符。自镇压“占中”以来,香港警察已大幅公安化,现在中共为了尽快把“反送中”争普选镇压下去,大大加强了对警察的暴力的滥用,现在的香港警察,暴力镇压一切和平示威,动辄发射橡皮子弹、催泪弹,挥舞警棍对示威者不分青红皂白地暴打,已经与大陆公安别无二致,但是香港人,尤其是年轻人已然前赴后继,死战不退,甚至接连出现为香港民主而自杀明志的青年,这比起大陆的八零后、九零后、00后,还不算天壤之别?香港民众的素质,比现今大陆民众优秀得多的事实,还不够明显么?



徐水良说:“(大陆)每年光是群体事件,就超过十几二十几万起,都是当代全世界甚至人类历史之最。没有任何理由抹黑大陆中国人。”

但事实是:大陆这每年十几、二十几万起的“群体事件”,有哪件是以自由、民主、法治为诉求的事件?它们能与“86学潮”、“八九民运”相提并论吗?它们能与现今“反送中”、争普选的港民抗争同日而语吗?
大陆这每年十几、二十几万起的“群体事件”,不是维权事件,就是以打砸、哄抢为特征的泄愤式暴乱,这样毫无体制性诉求的事件,能够触动中共专制么?更何况以“老兵维权”为典型,维权运动几乎莫不打着拥护胡锦涛、习近平和党中央的旗号。
这样毫无体制性诉求,甚至支持党中央的“群体事件”,即便是“当代全世界甚至人类历史之最”又有什么意义?这恰恰是中共专制三十年来巍然不动,甚至变本加厉的原因!



徐水良说:“历史证明,以中国大陆人为主体中国人,是无愧于全世界任何民族的伟大人民。没有任何理由像土共及海派特线那样攻击污蔑抹黑他们。中国人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浇开自由之花,现在应该快到收获的时候了。”
称大陆民众是“无愧于全世界任何民族的伟大人民”,这完全是有违事实的戴高帽。试问:现在世界上有哪个民族,象今天的大陆中国人那样空前冷漠、一盘散沙、道德败坏、见死不救普遍成风的???
1992年后,道德滑坡、政治冷漠的大陆民众,不再为自由、民主而抗争,只愿为个人利益维权。大陆人权良知律师高智晟先生,曾豁出命去地公开为自由、民主、法治人权呼吁,遭到中共黑社会式的绑架和残酷迫害,被整得半死,迄今人间蒸发生死不明...却象孤岛一样,激不起大陆民众的一点涟漪;这与前罗马尼亚异议神父特凯什遭共产党迫害,激起罗马尼亚几十万人的游行示威,何其天壤之别!

因此,说以中国大陆人为主体中国人,无愧于包括罗马尼亚、捷克、匈牙利人民在内的民族,这高调唱得也太离谱了吧?



徐水良说:大陆民众的败坏与冷漠,是中共造成的,你不去谴责中共,反以香港民众来否定大陆民众,这是帮了上海特线的忙...

我从没有否定大陆民众的败坏是中共造成的事实(我向来反对草虾、螺杆之流的华人基因劣等论),实际上任何一个民族,甚至包括英国人和美国人,如果受了1992年后中共精致化的洗脑和腐蚀利诱,也一定比现今大陆人好不了多少(看看特疯子、班农和约翰逊就知道,英美人中的贪鄙无良者也不少),但是,败坏是一回事,怎么败坏又是另一回事,既然中国大陆民众已被中共搞坏了,我们就必须面对这个现实,否则就是虚妄,用虚妄是肯定换不来胜利的,而只会离胜利更远。
以中国大陆民众整体败坏的现实,要想在中共统治下改变民众是不可能的,因为你启蒙一个,它洗脑十个,而且,许多大陆人跟从中共,不是因为真傻,而是道德败坏,他们看中的是中共的有钱有势,你可以启蒙愚人,但如何启蒙坏人?就好比,“你可以唤醒沉睡者,但如何唤醒装睡者?”


既然大陆的民情无望,而香港人非常优秀、非常勇敢,反对派当然要鼎力支持香港民运,以香港这根撬棍撬动大陆,无论是大陆还是香港,最大的障碍都是中共,只要中共垮台了,香港才有民主,一切才有新生。
以大陆民众的现实和社会惯性来看,中共垮台后不可能有宪政民主,一定会出现普京式的独裁,但一定会比中共的统治好很多。






曾节明 2019.8.11晚于闷热纽约州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8-11 20:12:2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