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leebai   见好就收背后的体系错误 2019-07-09 10:06:17  [点击:3271]
很多人批评“见好就收”的可操作性,可我认为它背后的体系是更为错误的。它主要包括了对六四运动的反思,大概思路是:六四30年以来中国人不再走上街头争民主是因为六四镇压导致的失败。所以在今后的群众运动中要确保成功,而其中的关键就是避免暴力抗争,或避免向统治者索取“过多”。否则就会被镇压而形成恶性循环,无法实现民主化。

这种论者把(一次)运动成功与否作为考虑问题的最高标准。他们认为“好的”群众运动必须是可控的,每次运动必须是成功的,否则群众看不到胜利的未来就不会加入。并用这套逻辑来解释64三十年来中国民主化的困难。然而,任何群众运动最根本的依靠都是-群众坚持和统治者不同的理念,而不是参与群众相信这次抗争会成功。中国人六四后不再因为争民主走上街头,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大多数都认同中共的统治。本来六四运动争民主的诉求就不是主流,而且民众从来都没有享受过相关权利,在30年的洗脑之后,大众更没有为争民主而走上街头的动力了。中国人现在不争民主的直接原因不是由于六四镇压。香港人的争民主运动可能会被中共镇压而暂时失败,但是至少这几代青少年时代没被中共洗脑的,真正享受过民主自由权利的香港人会继续不认同中共的统治。大陆人认同中共统治部分原因还在于,借助文革后的部分开放,借助全球化使得大众的生活质量得到了巨大的改善,而这种收买对香港人则不存在。中共不在乎香港变臭港。新疆人也是类似,虽然更频繁地被中共镇压,甚至上百万人被关入集中营,他们也不会真正认同中共的统治。可见,单单镇压并不能真正改变人们的想法。群众运动的基础是不认同统治者,在此基础上进行不合作,和平抗争和暴力抗争。“不认同”就是火种,尽管暂时被镇压,只要火种还在,到了下个合适的机会,还会形成燎原之势。而这个基础在多数中国人身上不存在。他们倒不是多么积极拥护中共,而是在中共拥有统治力量时,他们只想服从强者。和80年代的人不同,30年后这种认同背后的恐惧因素变小了。尤其是64后完全在一种洗脑环境中长大的年轻人,他们更加主动地认同中共的统治。在相当程度上,中国和西方国家的确存在由制度冲突造成的文明冲突,不了解这个事实就不能真正理解中国的现状。“见好收”其实本来还包括了“见坏就上”,有“上”才有的“收”。(这些人现在不提“见坏上”了,因为他们的理论无法进行解释)目前大陆的问题是已经没人上了。人们为什么会“见坏上”?是因为他们有是非标准。当他们无所谓好坏时,自然不上了。这才是对中国人现状的完整描述。

见好收论者之所以犯这些错误,是因为他们不了解现在的中国人,而且缺少组织、甚至参与群众运动的经验,想当然地认为群众运动应该是可控的,如果不可控就不应该发动群众运动。有类似言论的包括胡平和周孝正。这些赵括纸上谈兵无视常识,其实他们连自己的家人都未必控制的了,还想控制群众运动。而且群众运动是要经历多次失败的,根本不可能总是成功。最后的运动成功总是建立在一系列的失败运动的基础之上。这些也是常识。每次运动时,我们应该尽量争取成功,规避损失。但这不等于是,如果一个运动事后证明没有成功,那我们之前就没有必要发起。他们把失败的运动称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是一种建立空中楼阁的妄想。搞不懂为什么有理论家花了30年时间进行的六四反思会有这么多的根本性错误。

这种论者极端反对群众采取暴力手段,把反对派采用暴力反抗作为运动失败的最大原因。是否采用暴力是由统治者决定。绝大多反对派不会主动发起暴力抗争。所谓的暴力抗争多是防卫性质,政府武力镇压在先。政府想要镇压时,总是会制造出理由,把反抗群众塑造成暴徒。“见好收”论者在客观上是配合中共维稳,把目光紧盯在反抗方是否采用暴力,使反抗方彻底失去道义基础。这些人对暴力抗争的反对是深入骨髓的。面对大陆群众时,他们说暴力反抗不是群众的现实选择,根本就是无稽之谈(而采用同样的理由,他们推崇的群众和平抗争也是幻想和无稽之谈)。而面对香港人,特别是他们不屑的所谓勇武派时,当暴力反抗成为可能性时,他们还是要反对。他们仍然无视常识,暴力抗争总是被动的选择。统治者最后做出决定,当压迫过重,而且统治基础出现松动时,暴力抗争就是一种选择。“见好收”论者只考虑当前这种中共占据统治绝对优势的局面,他们似乎暗示这种局面会永远持续下去,所以他们断言暴力抗争不能作为一种反抗手段。

总之,建立“见好收”的整个理论体系都是错误的。和西方的拥抱熊猫派类似,他们不了解中国,试图通过一种(很可能是由上而下的)改良方式改变中国。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