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孙丰是也   取消“当面”只讲背后,取缔“口头”只留下行动,就一切都OK! 2019-07-07 09:21:19  [点击:3899]
取消“当面”只讲背后,取缔“口头”只留下行动,就一切都OK!



因我的国那最大的小学生训斥他的党曰:“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口头一套、行动一套。”我借他的话来反其意,诸朋友看看会怎样……



最大的小学生就把“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名之曰“两面人”。老孙就要问;若社会的主宰力取消了“当面”,不就只剩下“背后”了吗?若社会主宰力取消了“口头”,不就只剩下“行动”了吗?请问这社会会怎样?至少不再是“两面人”,而是“一面人”状况了吧!



老孙就来训训中国那最大的小学生,你就不能听听你孙世叔最诚恳的劝导——就只要“背后的”和“行动的”这一面人”,也不要“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口头一套、行动一套”的“两面人”。难道只“一面人”的社会不行吗,不至于吧?请别忘了:你和你的那臭党正天喊的却是“东也危机、西也危机、南也危机、北也危机呀”!你自己这几天不是还喊;“中国遇到了难以想像的惊涛骇浪”了吗?(5月19日改开40年纪念大会发言);还喊什么:有人想篡党夺权……等等,难道你就只有耳目之官来感受社会的现实状况,就不能用心来思个考所以然吗?接受是直觉,张开怀就可接天上掉的馅饼,但思维是反观的,需要专门的训练。能思的只是心,不是感。当下这个中国所以是两面人的社会,还不就是由“当面”与“口头”这种由社会倡导所挤兑出来的一种附加或对人的重新塑造企图吗?共产党如不是用非人性的原则重新塑造人,又哪来的意识形态?又哪来的意识形态危机?



其实最大小学生说的政治危机、篡党夺权的阴谋、亡党亡国的危险,还有盗国贼喊的“亡党不再是传言,中共面临亡党风险,最根本挑战来自党内……等等还不就是共产党是不法之徒的承认吗?



孩子们呀,耐下心来听老瘦给你们上一课:任何事物都只能属之某种或某类,事物不能任意跳槽到别的种或别的类,今天属山类,明天就跳到水类……事物的种性是不能动摇的!人也是事物,当然地属之其所在的种亦即人类,且即使是人死了烂的不见踪影也还属之人类。可见事物的种或类也就是事物的“所是”。“是”某种或某类也就是事物所以为事物所据的“理”。可见“有”某种或某类事物,说的就是“背后的”或“行动的”的,事物并不存在什么“当面的”或“口头的”。老汉我不是信口想当然,而是能严格地做出证明——



凡事物都不是为着“当面”或“口头”才成为事物!人也是事物,当然也不是为着“社会”这个“当面”或“社会”这个“口头”才成了人的!不错,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但这个“总和”指的是社会要素对仅仅还是自然人发生的剌激,即人的后天领域关系是由社会的剌激所致成的结果。可无论从逻辑先后上还是时间先后上考察,社会对人发生的剌激,都必须在人成了人之后,在还没有被剌激物象的条件下,社会怎么剌激也是白搭呀!只有作为原材料的人先于存在在社会环境中,社会做为人存身的环境条件才能对人发生剌激并规定。所以说后天的人虽是社会关系的总合,但这个总合却只是一个结果——



咱不能说人是为了被社会来剌激才成为人的吧?



人是什么都”不为”不可抗拒的成了人的,这就可见:人不是出于为“当面”或“口头”才成了人的。人既不是为“当面”也不是为了“口头”成了人的,那么人就只是“是人”!“是人”是光溜溜的和赤裸裸的成了人的。这光溜溜、赤裸裸说的就是没有任何附加的条件的,也不受人之“是人”以外任何的重新塑造原则——已经是人了的,就这么简单,之后也无可选择做只能做为人,不能做为任何别的东西而“是”下去。



这个只能做为人而不能做别的东西“是”下去,也就是“不管当不当面”,不问“口不口头”,更不理会当着什么东西的面,或依着什么力量的口头。



生命被不可抗拒的力量赋予了什么性质,就实现些什么性质。



生命根本就不知有无“当面”,有无“口头”这码事,人的生命存在根本不理社会这个当面,也不睬社会这个口头,这个不理与不睬还不就是“自顾自”?自顾自还不就=只顾背后不问当面,只管行动不问口头?如果中国最大的小学生缀上我那山东掖县的小老乡不能证伪老孙的立论,也就铁定的证明了人的存在是绝对的,即是所谓“背后的”或“行动的”,不以社会的主宰为“当面”为“口头”。



也就是说人只能“是人”,不能因后天里形成了意识能力而去“是”任何别的东西。最大小学生说的“当面”与“口头”却就是要人在“是人”之外“去是”別的东西。任何事物之是了何种何类都只能“是下去”,绝不可能半途变成“去是”他种或他类!



其实最大的小学生所讲的那一套,所关乎的已是如何“做人”,而凡人类成员都首先“是”一个人(即出生成了人),而后才能去“做人”。可偏偏是人人都是在能做人之后才经验到自己“是一个人”,而后才能去做人的。这就发生了一种自然秩序的颠倒,这个自然秩序的颠倒是我们人类许多重大错误的总原因,就连顽固到十六世纪才颠倒过来的地心说也是这一自然颠倒造成的。我们至今还未弄懂的是:其实“做人”只是“是人”的实现:造物主让我们成了人,我们在后天环境里形成出理性能力,理性能力的应用就是“如何来做人”。但“做人”并不是从“是人”中孤立出来的,“做人”只是“是人”的实现环节,是“是人”的一个阶段。所以说人类的“能做人”颠倒了人的“是人”,人之“能做人”只“是人的“是人”的一个环节,人的“是人”包含着“如何做人”,人的“做人”只是对人之“是人”的实现。



人的“是人”才是人生的整体,人的“能做人”只是人生的一部分。



牛到此处老孙手舞足蹈曰:社会只应倡导如何来做一个诚实的人,不应倡导去做先锋队的人和做社会主义人,更不应去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人,人只应讲内圣之德,不应讲共产党人的先进性,不应讲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这样也就一切都OK!



当面一套的这个当面就是共产党,就是当代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它不是附加又是什么?它不是没事找事又是什么?社会本无事,最大小学生偏偏要找事,它又怎能不陷于普遍的两面人的危机之中呢?朋友啊,来点个赞吧,你要不点我还写!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