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刘刚   将“反送中”游行顺势转化成竞选集会,开启香港颜色革命 2019-07-07 05:44:22  [点击:4577]
本文网址:https://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9/07/blog-post_6.html

香港反送中示威,直接訴求是反對向中方遣返罪犯,但更深層的訴求則是通過民意來彈劾香港特首,更為根本的問題則是爭取普選,就是以一人一票來全港選舉特首。

通過示威,爭取反送中,即便是此番贏得反送中勝利,只要特首是大陸任命的,特首可以在換個方式繼續提出“送中”法規。

香港基本法是一部設計得十分巧妙的法律,它的出發點和目的就是為了確保香港的特首是通過形式上的立法會投票選舉產生,但實際效果則是由中共當權欽定產生。因為基本法的一些條款就是確保香港立法會的半數以上成員是由共產黨控制的。

這種立法會選舉,是同中國的人大選舉一樣,就是共產黨的橡皮圖章。

很多港人期盼遵守中英聯合聲明,這實際上是要加強香港基本法,這是與虎謀皮,舍本求末。

香港的立法,首先要根據香港民意來立法。而香港基本法本身就是中共政權強加於香港的,是違背香港民意的法規。

要求香港人接受基本法,就如同要求滿洲人接受日本人強加的法律,要求中國人接受蘇維埃的惡法一樣。

反送中示威,能組織上百萬港人參與遊行,幾乎是四分之一的港人參與遊行。不排除中共內部某些反對習近平的勢力圖謀通過製造香港混亂局面來給習近平製造麻煩,甚或藉機搞掉習近平。

香港民眾大可不必被這種中共權鬥欺騙利用,但卻應該借助於中共權鬥,利用中共權鬥掀起的惡浪來推進香港民主。

香港民主的關鍵是爭取普選。

普選是立,彈劾是破。

彈劾特首,不應是換特首,而是要變更產生特首的方式,由中共欽定特首變成港人普選特首。

進行普選,則是凸顯特首是非法產生的最好最有效方式。

香港今後的遊行示威應該就是突出下面的兩個訴求:

1. 彈劾林正月娥
2. 全港普選特首

彈劾特首,這是對中共當局提出的訴求。

但立即普選,卻無須任何人授權,只要港人將示威變成競選集會,並通過網絡搞實實在在的選舉。

香港今後應該在每個週末進行集會,集會中推出特首候選人,請特首候選人發表競選演說,

這種競選集會進行了四五次之後,選舉特首就會水到渠成。

特首通過選舉產生後,就能將香港變成委內瑞拉的局面:雙胞胎特首,一個是外來政權任命的特首,一個是港人普選產生的特首。

在這種情況向,國際社會就會用充足的理由去支持香港民意,支持香港選舉產生的特首。

如果中共政權武力取締民選特首,民選特首可以流亡海外,成立香港流亡政府,爭取國際社會支持。

自發的遊行示威,民眾都是持有不同的觀點,要想讓參與示威的人都支持一個共同的訴求,就要設法將訴求變得簡單性、煽動性。

所謂簡單性,就是要讓它簡單得無須解釋就能讓人明白其用意。

所謂煽動性,就是要讓人感到這種訴求是最最基本的權利,這樣的權利不被滿足,就是對人的侮辱,就會令人憤怒。

彈劾特首、立即普選,就具有這種簡單性、煽動性的特點。

"反送中“,其實是令人費解,也是很難引起共鳴的口號。

恪守“中英聯合聲明”,“堅持基本法”等等,讓普通人並不了解其用意,而且是可以被人按照各自需要進行完全不同的解釋的。

民主從來都是自己爭取來的,不會是恩賜的。

香港的法律应该是代表港人利益的民意代表来制订。

中英联合声明是由香港政府和中共政权来决定香港人的命运。

香港基本法则是中共政权来决定香港的法律。

这都不是合法的法律。如果香港基本法是合法法律,那么,秦始皇的焚书坑儒也是合法法律了,大清的王法也是法制社会了。

有人说,这样由香港市民组织的大选是不合法的。可是,在香港目前除了立法会的选举特首,就不存在什么选举。而立法会的成员大多就是有中共政权按照《香港基本法》钦定的,总而言之,《香港基本法》及按照基本法产生的立法会就不是在公正、公开、公平基础上产生的,就谈不上合法。香港目前就是出于没有公平的法律、没有公正的立法机构、没有合法的行政机构的三无状态。香港的法律、立法机构、行政长官都要重新产生,这就相当于是一座大楼,要从地基重新建起来。要先产生哪一个呢?不论是要先产生哪一个,都需要将现有的占据那个位置的行政机构瓦解掉。瓦解现有行政机构的有效手段就是通过某种方式迅速地捧出或制造一个能够被接受的新特首,这个新特首名义上叫特首,而实际上不过就是一个领导人们反对老特首的领袖而已。

在示威人群中进行选举,不可能符合什么法律。跟本就不存在什么被人们认可的法律,你要符合什么法律?你是否认为共产党政权认可或批准的选举才是合法呢?但中共政权就不是通过选举产生的,不具有任何合法性。我们凭什么要求香港的选举要得到中共政权的认可和批准才算是合法呢?中共政权的认可,那不过是减少中共政权进行暴力镇压的可能性,降低这种选举的风险性。

我所倡议的这种“特首”选举,是没有法律法规可依的选举,只能是由发起方简单地制定一些选举规则。这种规则不必十全十美。要知道,这不过就是选出一个街头运动的领袖而已。所选出的领袖,并没有被赋予什么行政权力,只不过是反抗运动的一个象征符号。以便今后的反抗运动将这个选举出来的“特首”给送到香港特首的位置,并夺取香港特首的权力。等到这个特首真正夺取了香港特首的权力之日,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布解散立法会,宣布成立香港立宪委员会,由这个委员会编写宪法及特首选举法,然后再按照这些法律去产生议会、特首。

将“反送中”游行示威转化成竞选集会,将有如下益处:

1. 将诉求由被动的“反送中”转变为主动自主的“选举特首”。

2. “反送中”目标的实现与否是要等等中共政权的首肯,中共不批准,这种运动就会逐步升级,如果中共宁死也不退让,就会以暴力镇压结束。

3. “选举特首”则无需中共政权的批准,人们在示威过程中就能完成。

4. “反送中”游行使得参与的人们除了跟着游行、喊口号,就无事可做,容易激发某些人的打砸抢烧情绪。而“普选特首”则让每个参与的人有许多事可做:进行投票,听竞选演说,参与辩论,等等,这都是正常社会的正常的政治活动。

5. “普选特首”将为运动产生一群领袖。

6. “普选特首”将为运动指出后续的一系列运动方式:选举特首-->送特首去占领政府大楼-->在各国建立领事馆-->争取国际社会的支持-->如果遭遇镇压,便成立流亡政府。
这将是一个长期坚持的运动,直至香港实行完全的自由、民主、法制。

7. “普选特首”活动将使得中共政权出兵镇压香港民主运动变得没有法理依据。如果通过选举产生了一位香港特首,中共政权再来镇压香港民主运动,就会变成是一个逮捕民选总统、不准公民选举的暴力镇压。当今世界,一个独裁政权也要用假选举来宣示自己的政权的合法性,金正恩、卡斯特罗、毛泽东等等独裁者,都宣称自己的权力是通过选举获得的。就是说,即便是这些独裁者,他们也不敢理直气壮地去镇压选举。如果中共政权镇压香港的选举运动,必将遭到全世界的愤怒声讨,而且会遭到中国十几亿人的唾弃。

8. 可以预见的是,中共政权如果镇压“反送中”运动,一定是向世界宣称那里发生了打砸抢烧,是去镇压暴徒。这就很难让世界各国对“反送中”运动进行声援。
但是,对于“选举特首”活动,就会永远使得这个运动占领道德制高点。

9. “普选特首”运动的诉求实际上就是追求港人的“选举权”,“选举权”是同“言论自由”同一级别的权利,是文明社会中人的最基本标志和权利。追求“选举权”是天经地义,理直气壮,而反对人们追求“选举权”的人将变得龌龊不堪,甚至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
铁蛋儿 @tiedan11:大濕這系列推文,綱領、步驟都有了,這才是解決香港問題最好的辦法,可惜香港遊行示威已經被王丹、相林等“海外民運”控制,也就是已經被黨掌握,大濕的這個計劃不會被香港那些人看到并使用。
--------------
刘刚:听天由命吧。

普选是当今世界公认的权力合法性来源。

香港只要通过普选产生特首,就会得到全世界的普遍承认。

如果中共政权派兵镇压,就会象委内瑞拉的马杜罗一样地成为世界公敌,国际社会甚至有理由出兵干预。

如果中共不派兵镇压,香港的普选就会很快向大陆蔓延。广东、深圳的人也会自行普选,或者,广东、深圳的人会要求加入香港联邦。

目前香港的各种游行示威,目标不明确,参与的人不明白要实现什么目标,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实现他们各自的目标,於是,示威游行就会变成一种情绪发泄,很多人都有打砸抢烧的冲动。

如果将香港示威变成竞选集会,就会有人慷慨激昂地发表竞选演说,

其他人都变成某个候选人的支持者,每个人都有目标,就会减少打砸抢烧的冲动,避免成为骚乱。

将香港示威转化成竞选集会,实际上就是在香港发动天鹅绒革命。

就目前的反送中游行,中国政府武力镇压,其它各国无法干预,最多是舆论谴责或经济制裁,即便是英国,也无法根据中英联合声明来采取干涉行动。

中国派香港警察或大陆武警去抓捕在示威游行中打砸立法会公共设施的人,总会被人认为是依法执法。

但是,如果中国政府去逮捕普选产生的香港特首,必将激起公愤,各国都会强烈谴责,甚至进行军事干预。中国大陆的民众也会借机发动游行示威支持香港普选。而且,那位民选的香港特首应该有很大机会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成为新时代的曼德拉或昂山素季。

香港普选行动委员会
执笔:刘刚
2019年7月6日


共同发起单位:

香港真普選聯盟

香港支聯會

香港民間監管公共事業聯委會

香港民主動力

香港民主黨

香港民主發展網絡

香港四五行动

香港眾志

香港學民思潮

下面是网友推荐的竞选香港特首候选人



蔡耀昌(Tsoi Yiu Cheong Richard,1967年9月11日-),香港民間監管公共事業聯委會發言人、支聯會副主席、真普選聯盟成員團體代表、民主動力執委、民主黨中委,曾任沙田區區議員。祖籍廣東深圳,中學時期開始參與社運,大學時期支援八九民運並參與「六四」鎮壓後的營救工作。1993年8月被沒收回鄉證,不能踏足內地直至2016年。政界暱稱「阿狗」或「狗哥」


朱耀明(Chu Yiu-ming),朱耀明牧師(1944年1月25日-),祖籍廣東臺山,香港柴灣浸信會前主任牧師、香港民主發展網絡、支联会成員,曾經領導黃雀行動,是香港基督教新教的代表人物。



黃之鋒(英语:Joshua Wong Chi-fung;1996年10月13日-),香港自決派社會運動人士,現任香港眾志秘書長。曾任學民思潮召集人,因為關注香港教育局打算新設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而知名於香港,並因而加入香港社會運動。黃之鋒不主張香港獨立,而要求真正的香港自治,但也表明「如無民主自治,只能選擇港獨。」他支持香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體制下,政治選舉全面實行「真普選」,即相關公投的提名權交由公民提名主導,而不是提名委員會。


梁國雄(英语:Leung Kwok-hung;1956年3月27日-),綽號“長毛”(Longhair)[5],籍貫廣東增城,香港社會主義政治人物、社會運動人士,四五行动总代表,香港前立法會議員,属于泛民主派中的激进民主派,还被认为是香港托派的代表人物[A]。他在2004年首次當選香港立法會議員,迄今已五度當選。但於第五次當選時因宣誓風波被法庭裁定取消議員資格,但其與姚松炎和其他被取消資格的民主派立法會議員不同,並非因主張自決及香港獨立而被取消資格,現正上訴中。


梁国雄发表竞选演说


成龍(Jackie Chan Kong-sang,1954年4月7日-),國際著名武打演员、导演和電影監製。成龍还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華人民共和国禁毒宣传形象大使。2016年获得奥斯卡终身成就奖的戏子。


郭文贵(Miles Kwok,1970年5月10日-),郭文贵拥有香港身份,其中一个香港身份名字是郭浩云,在香港拥有亿万资产,他表示愿意为香港独立捐献三千亿美元。郭文贵还表示,一旦他成为香港特首,他将打开人们期待已久的潘多拉盒子,让香港成为喜马拉雅首都珠穆朗玛。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7-07 06:19:0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