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张英   張英》週末拜日郵件致友兩札 2019-05-11 19:01:44  [点击:10826]
張英》週末拜日郵件致友兩札



紀念五四運動一百週年 傳承弘揚民主科學精神



逕啓者:


最近十天,4月26日~5月6日,中風半癱瘓怪老,又是殘腦南追北思😴,還是殘手👉東追西寫,發表自我創作,以及轉帖述評,共50篇,打成8個專題「包裹」🎒,共三十二萬字,以期大家消受,各位飲茶🍵分享。

老朽尚不知道,世上還有哪位,病殘繚倒老人,在十天內,能塗《紀念五四運動百年》長文,連同自我「跟帖」,十六萬字發表,與大眾不同的。以及十天內,已先發送的八個「包裹」,共46篇,近十六萬字。那麼,兩個十六萬字加起來,三十二萬字!若誰知道,盼望告知。當今世界,居然還有「張英第二」,老夫活著,也就服了!

關於《張英: 紀念五四運動一百週年 傳承弘揚民主科學精神》長文,11萬5千字; 連同此作自我「跟帖」,4萬5千字。這樣,共16萬字。獨立評論、Facebook全文發表,但博訊新聞、東西南北等網,限長篇宜分段發表。電子郵箱,也是篇幅有限,故而斷續,分著發送!👋

至於其他近日網文,亦因冗長,隨後以大小標題,補達消受,內容不再,一併奉知。


【又及】

張英《 清明哀思:「死無葬身之地」!》,半月前已電郵了。武宜三兄,惠覆: 「張英 兄安好!謝謝提供珍贵史料。祝身体健康,加油!」

我要補充,此文忘掉說當年獄中難友凌仁教授,也是「摘帽右派」,曾送監獄日用品的九十多歲慈母,是李鴻章的嫡外甥女,老太君百歲仙逝。1972,我與大右派孫大雨教授結識,忘年交,乃凌仁兄秘密紹介的。凌仁老哥,當年西南聯大,吳晗教授得意門生,五十年代,上海南洋女中校長,被打成「右派」後,發配上海市新中中學(徐邦泰的高中語文老師)。他因拒批「三家邨」恩師吳晗,1968五一被工宣隊打入牢房。

凌仁1979被改正「平反」後,調任上海師大教授、古藉研究所副所長。1991,凌仁還曾對我,在茲念茲,臨終前喃喃自語:「張英、張英」,磕然長逝!我事後才聞知,為之動容,生死之交,對天長嘆!

宣三兄主編《1957年受难者姓名大辭典》,專此補充凌仁右派教授這節。



健康長壽是福,
週末拜日愉快!


張英,病殘怪老,2019五八,殘腦追思,✍殘手追記,東望故國,匆於西歐。


~~~~~~~~~~~~~~~~~~~~~~~~~~~~~~~~~~~~~~~~~~~~~~~~~~~~~~~~~~~~~~~~~~~~~~~~~~~~~~~~~~~~~~~~~~~~~~~~~~~~~~~~


張英》紀念五四運動一百週年 傳承弘揚民主科學精神

張英:《紀念五四運動一百週年 傳承弘揚民主科學精神》(之九)


【續前】


拜日快樂!👋

昨天週末,補發: 張英》紀念五四運動一百週年 傳承弘揚民主科學(之一),眉頭「逕啓者」,奉知本文加自我跟帖,約十六萬字。並非僅指最近十天內的發帖字數,如統計張英近十天已發的《紀念五四運動百年文中的五個按注》(姑且代為「之九」,15071P),以及十天內已先發送的七個「包裹」,共45篇,142581P。累計157.651字,近十六萬字。那麼,兩個十六萬字加起來,三十二萬字!這就是說,當今世界,如也有誰,中風半癱老人,殘腦殘手,東想西塗,十天之內,帖文累計,卅二萬字,或許每年,弄個帖子八百萬字、一千萬字,果真有「張英第二」的,當然竭誠歡迎了!👏


🤔 余繼紀念五四運動百年全文(之一)後,提前在之二、之三、之四、之五、之六、之七、之八,改發送「之九」於下,先睹為快,耑此奉知!

文字遊戲,玩了大半生,習以為常,早已習慣。當然,世態炎涼,坐文字獄,人生如夢,夢似人生,冷暖自知。

一九五四,我十一歲,在讀小四,學校牆報主編,1955,出了批評「為師不尊」專輯,被誣陷「反動大字報」,遭到整粛,背井離鄉,逃到上海。從此,十多年內,收斂造反本性,循規滔矩,茍且偷安。

1956秋天,我以《師生間的風波》的報告文學,投稿北京《教師報》刊登,教師報翌年併入《光明日報》。

1956五月廿日,中國福利會少年宮(上海少年宮),在原哈同花園成立。中福會會長宋慶齡,我們少年宮小伙伴,當面背後,都稱她「宋媽媽」。

1956秋天,中國福利會少年宮,文學創作小組成立,我是第一批、也是最後一批組員。因為本意培養「神童作家」,但恐我們變成「小右派」,故在1959夏末取消了。本文學組,中福會主辦、上海作家協會協辦,每逢週末,輪流指導的,有作協主席巴金、許傑(華東師大中文系主任)、魏金枝(上海師大中文系主任)等等,大作家、老教授。因而我伲從小,眼高手不低的。(組員後來著名代表,有復旦1965《英漢大辭典》編委、1978創院的大連外國語學院院長汪榕培教授兄,當代文學大師、中國作家協會主席團陸天明兄。)

1960夏末秋初,我十七歲,脫稿《毛澤東思想概論》,二十多萬字,內分政治、軍事、黨建、統戰、經濟、哲學、文藝、歷史、教育、國際關係等十二章節。從而成為,上海高安路63號,上海哲學家學會,最年輕的會員。

造反本性,很難改的。1966,六月卅日,我給黨委連寫三封《公開信》,抨擊文革整羣眾,這是方向性的路線錯誤,為民請命。寫在120張舊人民日報紙上,貼在上海熱鬧地方,北火車站對面,天目路上。這是當年,全中國第一張大字報上街。那還了得,自七一起,全閘北區,以及全上海市銀行,中共集中火力,圍剿「假左派、真右派」、「跳出來的現行反革命頭子」張英,我開始遭殃了!

1967,我參與發起率領,上海市百萬人民和平起義,和平比辛亥革命武昌起義武裝的進步,進行永垂青史的「一月革命」,把人民文革推向新階段。

1967,一月七日,我在行動方面,擔任上海「火線總指揮」同時,兼任「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市接管委員會主任」;輿論造勢方面,我起草了一月革命「宣言」,即《緊急通告》—「告上海全市人民書」,理論導向。

誠然,那時年青,心高氣狂,政治操作不老練,未到火候,到頭來吃大虧的。譬如說吧,銀行造反派常委李良駒、程鏞祥他們,在羣眾中常說: 外國有個馬克思,中國有個劉克思(劉少奇語),上海有個張克思(指張英)。張克思有先見之明,克思的話,常常三個月後,就變成毛主席的「最新最高指示」了!(?) 我雖從小以黨外馬克思主義者、研究毛澤東思想的權威自居,但未狂妄到大眾廣庭胡吹,即便我在大會上,三令五申制止此番流傳,後來還是被斥「大野心家」挨批。

尤其是,我從小起,歷來瞧不起與陳伯達並列,中共數一數二的「理論家」張春橋。認為張春橋算啥共產黨第一號理論家,他在理論上狗屁不通!不但在理論上批駁他,而且在行動中反對他。眾所週知,一九六七,我在上海,直接參與,或者發起,六次公開「炮打張春橋」的義舉。在我被張春橋邦凶、林彪死黨王維國綁架入獄後,查抄到我《哲學札記》,發現張英還是反對林彪副統帥的「少年老手」。(指1964我評論林彪「四個第一」是消極落伍的,以及軍事家林彪元帥「不懂毛澤東軍事思想」,等語。)這下就多了我的「反共」罪名,雪上加箱,多次冤獄,在劫難逃。

八十年代,欽本立、吳塞、熊文石等右派報人老哥,創辦的上海《世界經濟導報》,胡(耀邦)趙(紫陽)十年開放改革旗幟。我曾有幸,籌備該世經導報海外版總協調人,知之甚多,傲視天下。

到了海外,1993,我是王炳章博士仁兄,首創的當代中國民運第一份刊物《中國之春》,荷蘭注冊登記、並經司法公證,法人代表。上世紀末,本世紀初,我曾是香港出版發行的《中國之春》,社長總編。中春終因財務耗盡,休刊迄今。十多年前,我還曾創辦了《歐洲導報》,荷蘭印刷發行,法國巴黎增設辦公室,我是社長兼總編輯,總裁陶靜。

幾十年來,經常寫稿,編輯資訊,已成習慣。習慣,也就成了自然。年紀大了,中風半瘓,殘腦瞎想,殘手✍亂塗,每天上網,發帖若干。心緒放松,文字調侃,自得其樂,至少不會,「老年癡呆」,有助康複!公誼私情,近乎兩全,這叫「生命不息,戰鬥不止」!🎐

除了最近,其他帖文,45篇,七個「包裹」,選擇大小標題,作為第十組,稍後郵件,還是踐約,今先送達「之九」,即張英紀念五四百年的五個「附注」,請看於下。

如蒙返饋高見,即便不同聲音,一併受教,先謝了!🤗



張英怪老
即日叩拜 👋


==================================================================================================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5-12 03:09:1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