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胡平   VOA:美中之间的较量是文明的冲突吗? 2019-05-03 07:07:19  [点击:10244]
VOA:美中之间的较量是文明的冲突吗?

华盛顿 — 莉雅 - 2019年5月2日

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斯金纳日前在一个论坛上讨论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时暗示,美中之间的大国竞争是两个文明之间的冲突。这一说法立即遭到很多亚洲观察人士的批评。他们认为,这种看法反映了对中国本身以及中国对美国构成的挑战存在根本性的误解,而且是一种种族主义的评估。

斯金纳:美中争斗是与不同文明和非高加索人种之间的和竞争

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斯金纳(Kiron Skinner)星期一在智库新美国主办的“未来安全论坛”上谈到了她对美中目前的较量为什么与冷战不同的看法。

她说:“这是与一个很不同的文明和不同的意识形态之间的争斗,而且美国以前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

在哈佛大学获得政治与国际关系博士学位并师从前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的斯金纳还提到,种族也是美国眼下与中国之间的争斗与冷战期间美苏争斗的另外一个不同之处。

她说:“特别引人注目的是,这是第一次我们将面临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不是高加索人种(Caucasian)。”

斯金纳所负责的政策规划司是国务院内部的研究机构。二战后,负责过政策规划的人包括遏制政策之父乔治·肯南、影响了美国冷战期间防务政策的前副国防部长保罗·尼茨、约翰逊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特别助理罗斯托、前驻华大使洛德以及前副国防部长沃尔夫维茨等。

斯金纳:美苏冷战是西方内部的争斗

写过有关里根总统专著的斯金纳博士在这个论坛上与新美国的负责人斯洛特(Ann-Marie Slaughter)对话时说,中国对美国构成了独特的挑战,因为北京的政权不是西方哲学与历史的产物。

她说:“当我们想到苏联以及与它展开的竞争时,在某种程度上那是西方内部的一场争斗。”

她还提到了马克思的理论与西方政治理论之间的联系,说这位德国犹太人发展出的哲学中的一些原则实际上属于古典自由主义。

美媒:国务院准备与中国进行文明的冲突

在斯金纳做出了这样的表态后,美国的政治新闻网站和周刊《华盛顿观察者》发表了《国务院准备与中国进行文明的冲突》的报道。报道说,蓬佩奥国务卿的团队正在制定一项中国战略,该战略基于美国历史上第一次“与一个真正不同的文明进行较量”的理念。

美国的一些亚洲问题专家看到这篇报道后都对斯金纳的说法提出了批评。

前国防部官员:是对中国本身及中国对美国构成的挑战的根本性误解

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亚洲项目主任邓志强(Abraham Denmark)发推说,“如果这篇文章准确的反映了国务院对中国的想法,那么它意味着它对中国本身以及我们所面临的挑战都存在根本性的误解。”

这位前国防部负责亚太安全的副助理部长说,如果说美中竞争是美国第一次面临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不是高加索人,那么二战的太平洋战区怎么算呢?他说,更重要的是,种族与这些有什么关系?

邓志强也指出,斯金纳的基本观点是正确的,即中国与苏联不同,美中竞争的本质也与美苏争斗不同,因此需要一个不同的战略。

史文:对中国威胁的本质做出的令人震惊的、基于种族主义的评估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中国问题专家史文(Michael Swaine)对斯金纳的说法做出了更为强烈的反应。

他在推文中说:“如果(报道)准确,这是对中国威胁的本质的一种相当令人震惊的、基于种族主义的评估。而它来自国务院使情况更糟糕。显然,问题不在于中国的体制而是中国的文化?”

史文在看了斯金纳讲话的视频后发推说,报道没有错。他接着说:“美国政府真的走上了一条对中国这个挑战做出疯狂描述的非常危险和令人沮丧的道路。”

安德鲁·杨:不是文明之间的冲突

美国天主教大学政治学副教授安德鲁·杨(Andrew Yeo)也不赞同斯金纳的这个说法。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很容易建立不同种族的对比。就文明冲突而言,我不认为美中之间是一种文明的冲突,更多的是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不同。”

这位美国天主教大学亚洲研究中心主任说,的确,美国与亚洲国家存在过紧张关系,在上世纪80年代日本崛起时甚至出现了种族方面的紧张,但这并不表明他们之间不能合作,尽管他们有着不同的文明背景。事实上有很多案例表明,美国与亚洲国家可以进行很好的合作,例如美日之间和美韩之间的合作。

他说:“我不见得认同这种描述。它不只是文明之间的差异,还有其他方面的组成部分,可能是美国的战略,也可能涉及竞争与实力以及不同的价值观,而不只是不同的文化与文明。”

华邮:很少的人认为种族是这场争论的核心

《华盛顿邮报》的一篇分析文章说,与特朗普总统大多数外交政策所不同的是,他对中国的敌对态度在华盛顿相对受欢迎。许多人都认为,中国的贸易政策是不公平的,其侵犯人权的行为是不道德的,其在南中国海和台湾海峡咄咄逼人的姿态是危险的。

但是文章说,对于很多中国问题专家来说,他们并不认同特朗普政府对北京使用的一些措辞,事实上,很多人很不喜欢。他们无疑也不把特朗普政府与中国之间的争端视为是“文明的冲突”,而更少的人认为种族是这场争论的核心。

萧良其:特朗普政府需要进一步说明,但目前不必胡思乱想

全球台湾研究中心执行主任萧良其(Russell Hsiao)也明确表示,美中之间的新冷战并不是文明之间的冲突。不过他在一个推文中说,公平的说,斯金纳并没有直接说美中之间的较量是文明的冲突。在他看来,特朗普政府应当进一步说明它的意思,而目前人们没有必要就这个问题胡思乱想。

在论坛上,当斯洛特说斯金纳的有关说法听起来像是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时,斯金纳回答说,“有其中的一些信条,但是也有点不同。”

斯金纳接着说,“我认为,我们不得不摘掉玫瑰色的眼镜,认清这个威胁的本质。我认为,我们还必须对中国人寻求获得的成就有一种尊重。”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

文明的冲突是已故哈佛大学政治学教授亨廷顿(Samuel P. Huntington) 提出的一个著名的理论,即在二战后的世界,文化与宗教认同将是主要的冲突来源,今后的战争将不在国与国之间爆发,而是在不同的文明之间爆发。

亨廷顿最早于1992年在美国企业研究所的一个讲座上提出这一看法,93年他在《外交事务》杂志上发表了 “文明的冲突?” 一文,回应他的学生福山92年发表的《历史的终结》一书。1996年,亨廷顿进一步扩展了他的这一理论,并撰写了《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他的这个理论在政界和学术界一直引起很多的争论,911事件的爆发使他的这个理论得到很多人的认同。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