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小腿疼   ZT:袁瑞娟给习近平的公开信 2019-04-27 03:10:40  [点击:10615]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

我是中国公民袁瑞娟。国事纷繁,深知您日理万机。冒昧滋扰,实因情非得已。

夫君杨恒均(本名杨军)2019年1月19日在广州白云机场入关时被一群身份不明的人拦截带走,他的老师及亲朋好友立即全力探求他的下落。第二天我收到北京市国家安全局的通知,明示该局以杨恒均“涉嫌间谍犯罪”为由,对他实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也于1月24日向外界证实,北京市国家安全局以杨恒均“涉嫌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犯罪”为由对他“采取强制措施进行审查”。此事突如其来,于我犹如晴天霹雳。

夫君杨恒均大学本科就读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1987年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到政府部门工作。工作期间萌发作家梦,于1999年移民隐居澳大利亚,闭门写作,相继完成《致命弱点》、《致命武器》和《致命追杀》“致命三部曲”开当代中国惊险政治间谍小说之先河。然后重返校园苦读,于2004年和2009年先后获得澳大利亚新兰威尔士大学硕士学位和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博士学位。他的博士论文题目是《互联网的中国结》,深入探讨互联网初兴阶段互联网、政府和网民(公民记者)之间扑朔迷离的复杂关系。在师从冯崇义教授攻读博士期间,杨恒均广泛接触中国自由派学者,也开始以自由民主理念指导网文写作。写作网络评论使他进入新天地,不能自已、一发不可收拾。他凭借“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依托网络提供的新平台,针对中国和世界重要事件发表真知灼见,推动社会进步。而且,他的网络文章别具一格,将仰望星空的悠悠情怀与对底层民生的深切关注无缝对接,因而一时名声鹊起、应者云集,迅速成为网络大V。早在2008年,作家陈行之就对“杨恒均现象”进行考察,著文指出杨恒均“代表着当代社会积极思考并试图对现实施加影响的那种类型的人”。最近几年,他在国内结集出版的文集有《家国天下》、《黑眼睛看世界》、《伴你走过人间路》和《说中国》等。在2015-2016年间,数以万计的杨恒均同道(“粉丝”)自发组成数十个微信群,遍布中国50多个重要城市,在他的指导下风风火火地广泛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然而,这些微信群也引起有关部门担忧,杨恒均主动关闭并退出相关群组。


杨恒均以“民主小贩”之绰号名世,是一位典型的自由派公共知识分子,但也带来争议。庙堂中有人将他视为异端,江湖上将他视为政府洗地文人者也不乏其人。其实,杨恒均所发表的一千余万文字,基本底色是温和说理、理性争鸣。处在转型过程中的中国,杨恒均的文章在激进派看来不够解气、在保守派看来锋芒太露,完全不足为奇。作为一介书生,杨恒均不屑于“ 著书只为稻梁谋”,不可释怀于国事民瘼和民族命运,难能可贵。而且,他的那些持平之论或逆耳忠言,无论如何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所规定的言论自由范围之内,当受法律保护。

杨恒均在取得博士学位之后,被位于香港的民间智库“天大研究院”聘为高级研究员,主编《天大报告》,但他大部分时间都住在中国。2017年到美国纽约,在哥伦比亚大学担任访问学者。尽管他已移民澳大利亚,但像千百万移居海外的华裔一样,他深深地爱着中国和中国人民,在他的每一篇文章中都充满这种情怀,天地可鉴。移民海外20年来,他从未与境外任何“反动组织”或情报机构、组织、个人建立联系,从未以任何方式进行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间谍活动。以“涉嫌间谍犯罪”为由拘禁杨恒均,实在荒唐至极。

杨恒均被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单独关押已经三个多月,对他的身心造成严重摧残。根据澳大利亚领事探视所得到的信息,杨恒均现在时常头晕耳鸣、血压增高、消化不良、行动能力退化、身体消瘦、甚至失忆!好端端的一条汉子被折腾为一位病夫,令我痛心不已、彻夜难眠。据信所有这些病痛,都是为了强迫他认罪而施罚所致。我从杨恒均的导师冯崇义教授那里了解到,他们师徒所秉承的是古来中国的士人风骨,体现于孟夫子笔下“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士大夫精神,体现于“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可夺志”的刚毅人格,体现于“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定力与道义担当。杨恒均的座右铭是“从善如流、嫉恶如仇”。他有精忠报国之心,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志,不会轻易降志辱身。他在生活中给我展示的是宠辱不惊、得失不计、去留无意。我无法理解,我的国家何以要残忍地摧残忠良?难道是要在我的夫君身上制造屈打成招的冤假错案?

因为我国没有司法独立,法律之上还有党政权威,我欲寻法律救济之途而不得,只好冒险犯难、向您求助:

第一,敬请责成北京市国家安全局立即停止对杨恒均的任何酷刑。中国加入了近二十个国际人权公约,包括《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除了对罪犯的法律制裁,该公约禁止以任何理由蓄意使某人在肉体上或精神遭受痛苦的任何行为。杨恒均三个月来所遭受的疲劳审讯、剥夺睡眠、不准读书、不准交谈、不给放风等等,都是不可容忍之酷刑。有罪推定、强迫认罪、抓人逼供以罗织罪名、长期羁押毁人身心,都是有悖当今人类文明准则的野蛮之举。人性与生命之尊严必须护卫,法律本应是捍卫正义、造福于民的公平规则,岂可使之变成 同胞之间相残相斫之凶器?

第二,敬请责成北京市国家安全局立即律师会见杨恒均。2013年入承大宝之初,您就明确提出要“让民众在每一个案件中都感受公平正义”。会见律师权利,事关最基本的程序正义。我和杨恒均聘请的莫少平律师和尚宝军律师,享誉海内外,具有坚定的法治理念、精深的法理知识、丰富的代理经验。

第三,敬请责成有关部门立即核实冤情,并及时释放无辜蒙冤的杨恒均。显而易见,以莫须有的罪名羁押杨恒均,对我们中国有百害而无一利。这一冤狱严重伤害杨恒均和他的亲朋好友,也严重损害中国的形象和声誉。三个月来全球媒体深度关注这一事件,而且非议甚多。有司此举,实在是逆天背道,也陷您于不义。


不揣浅陋、沥泪陈情,不尽欲言,敬祈明断!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