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吕柏林   主歌:要命的“结构性转变”! 2019-02-11 20:54:43  [点击:2046]
“结构性转变”对于中共国来说,很要命。

美国所要求的中共国“结构性转变”是一个怎样的情况,通俗的说,美国对中共国的贸易逆差无论多大金额,只是标,真正的本就是那些政策和制度性的东西。为了把这个“结构性”分析得更加明白,我举例说明:在原有的贸易基础上,中共国希望每年再额外安排700亿美元资金购买美国产品,这样经过几年就可以直接缩小美国对中共国的贸易逆差。但美国不答应,因为这是一种“救火”的应急措施,而没有形成经济循环机制,美国的指令是:中共国必须清除贸易壁垒、撤销出口补贴、开放市场允许外资自由进出、破解国企垄断、保护美国知识产权、禁止强迫美企转让技术、提高劳工待遇……说白了就一句话:美国怎样做,你就照样做。美国这每一条都令中共国胆颤心惊,如果中共国真正执行了,就形成了一个中共国企业与美国企业真刀对真枪的竞争局面,一切凭实力说话,美国企业不怕竞争,就怕权力干预。

美国这一招肯定是打在了中共国的要害上,脚趾头理论告诉我们,中共国企业如果脱离了国家这个后盾,与美国企业比拚,那一定是一败涂地。同样,中共国只要是没有土政策、土法规、土战术,也就无法阻止美国产品在中共国的畅销,美国对中共国的贸易逆差也就迎刃而解。因为美国对中共国贸易逆差的形成,并不是美国产品质量差、价格高,而是中共国通过人为因素筑起了一道篱笆和保护网,让美国的产品“英雄无用武之地”。美国过去对中共国给予无私的支助和贸易上的让步,那是因为中共国还很贫弱,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美国不会再对中共国让步了,因为中共国是第二大经济体了,中共国还处处与美国作对、威胁美国的安全。过去美国与中共国的关系,正是农夫与蛇的国家版。

虽然美国的做法无可指责,但对于中共国来说,则很要命。因为中共国一旦进行结构性转变,就必然会伤筋动骨,用专业术语就是触动“核心利益”。事物分为三个层次:形式、结构和成分。虽然结构并不是事物的成分(本质),但结构与成分是有密切关系。打个比方,从过去那种笨重的大哥大手机改造成如今轻巧的智能手机,不但机身和内部构造要做巨大的改变,并且零部件(成分)也要进行技术革命。同理,中共国如果要实行结构性转变,就必然牵一发而动全身:

(1)如果要清除关税壁垒,不是把25%降低到2.5%那么简单,而是必须要改变中共国的税制,把间接税(流转税)改成直接税(消费税),才能让美国产品能自由进入中共国。而税收制定权是中共国的“核心利益”,改还是不改?税收是中共国核心利益中的核心,因为中共国与美国一个根本区别之一是:美国是中税收高福利国家,财政收入70%用于民生,而中共国是高税收低福利,财政收入30%用于民生。中共国把税收主要用于那些项目呢?主要是:行政费用、三公消费、围吻(维稳)经费、军事支出、援助非洲和其它国家、基础设施……因此,中共国人缴纳的税款并没有回流到民生项目上,而是挪作他用。如果中共国改变税制,那么就必须大幅减税,这对于中共国来说是烫手山芋,减税必将让中共国国库空虚,那今后中共国三公消费怎么办?没有钱唯吻怎么雇人?没有钱大手笔援外还怎么进行下去(近几年援外4100亿美元)?三艘航空母舰制造计划怎么办?没有钱怎么统一台湾?没有钱还怎么在世界混?没有钱嫦娥四号怎么登陆月球背面?没有钱怎么能够建造1200亿元的港珠澳大桥?没有钱青岛上合峰会怎么玩(耗资三千亿)?如此为难?改还是不改?

(2)中共国的税收和经济控制权完全被利益集团把持,打个比方,中共国石化2018年亏损46亿元,就是一个最有力的证据,其实中共国石化经营上并没有亏损,油价卖得那么高,还亏损,这是天大的笑话。那钱哪里去了呢?就是被中共国石化管理层侵吞了,这是不言而喻的事实。高速公路管理局设置收费站拦路抢劫为何也亏损?也是同样的套路。为何第二大经济体中共国普通民众没有免费教育、免费医疗和平等养老福利待遇?这并不是中共国缺钱,而是钱在利益集团手中捏在手中不释放出来,随便曝光一个副省长贪官,腐败金额就是上千亿。2017年中共国税收超10万亿,匀给医保支出仅有2400亿(还有600亿挪给官员高干病房),这怎么实施免费医疗呢?换句话说,无论中共国怎么强盛,中共国民众永远难以翻身,因为民众没有管理和支配国家的权利。美国的理念是民众利益至上,因此美国对中共国这样的砖痣毒菜(专制独裁)国家特别警惕和排斥,过去美国被中共国蒙骗(中共国在国外的宣传机构极力美化中共国),但到2018年美国终于认清了中共国的真面目。

(3)如果终止出口补贴,那么中共国制造产品就失去了价格优势,在美国就缺乏竞争力。例如,华为手机与苹果手机终端销售价格相差不大,那么你会选择那一个品牌?这个问题是傻子都能做出正确的选择。如果中共国产品在国外失去了竞争力,那么中共国出口贸易形势就非常严峻,接着外汇收入也就会滑坡。因为中共国严重依赖美国技术产品,一旦外汇储备下降,中共国拿什么去购买美国芯片和其它高科技产品?这不但会拖累中共国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甚至大豆和粮食进口都会严重受阻。到时候,工厂倒闭潮、失业潮、粮食匮乏、一些特殊物资限量供应、货币贬值都会成为现实,这种危机已经不是杞人忧天,而是在2018年就已经像潮水般显现。前不久,赵家开会,老大说,“形势非常危机”,就证明国家的情况非常不妙了。这样下去会不会动摇经济体制和**体制?这可是核心利益中的核心,改还是不改?

(4)如果中共国从此从法律上对美国的知识产权实行保护制度和终止强迫美企技术转让,那么中共国就彻底失去了技术上的优势。产品的核心优势是专利或技术的革新,例如,三星手机屏幕就是独门绝技,连苹果都自叹不如,那么三星手机是世界销量老大是有其不可撼动的技术和专利优势。中共国既没有原创专利技术,又不能继续盗窃和掠夺美国的技术,那么我就不得不非常担忧:中共国今后凭借什么优势与世界各国竞争?除了房地产业中共国可以傲世世界,我再看不出中共国有那一个产业具有领先的优势,中共国未来发展的前景在哪里?过去30年是中共国经济发展高峰期,但从2018年开始,中共国经济发展速度的优越感就成了昨日黄花、英雄迟暮。一个最浅显的哲理:武大郎怎么能够在NBA联赛大显身手呢?匹夫田野怎么能够抵挡徐晓东的重拳呢?不进则退,中共国经济从此下滑直至崩溃,也是铁律,“厉害之国”原形毕露,很快变成“病猫之国”。肥皂泡破灭只是时间问题。中共国的痣肚(制度)、经济、文化、教育和科技都是畸形的,中共国又怎么能够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呢?、

(5)美国要求中共国全面市场开放,市场开放就是市场经济的重要标志,如果中共国不全面开放市场,那么美国不会答应,因为美国对中共国的逆差形成就是因为中共国实行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因此,中共国全面开放市场,这是美国对中共国的基本要求。但是中共国市场如果全面开放,这对于中共国经济在短期内是非常致命的,因为中共国各个产业的实力非常脆弱,经受不住外资强大的冲击。例如,石油零售(加油站)、金融、电力、汽车、交通、教育、医院、电信等诸多被国家死死控制的行业和领域都会被外资攻陷,失去了政策保护,中共国垄断国企的求生能力犹如幼童,在强大的外企面前不堪一击。那么,这是核心利益中的核心,改还是不改?

(6)川普上任后就下定决心要把中美贸易失衡问题彻底解决,他通过提出“结构性转变”这个老大难的条件,企图迫使中共国经济转型。也许川普和他的幕僚都认识到了中共国才是当今世界邪恶势力的总后台,只有征服中共国,世界才能步入太平和文明的秩序中。而支撑中共国邪恶理念的基础就是经济,因此只有挤破中共国的经济繁荣态势,才能促使中共国幡然悔悟、走上正道。俄罗斯虽然同样邪恶,但囿于经济实力,无法与美国较量,只是在幕后做一个搅屎棍。而中共国则实施金钱外交、四面出击:用钱献媚俄罗斯组成中俄阵营,用钱控制朝鲜与美国作对,用钱拉拢非洲组成统一阵线,用钱支援委内瑞拉组成反美同盟,用钱援助菲律宾、巴基斯坦和柬埔寨使其疏远美国。建设一带一路,开辟抗美战线。中共国的思路非常诡异:利用与美国贸易关系发展本国经济大赚特赚,然后反过来用这些钱从背后捅美国刀子。现在美国恍然大悟了,决定还击了,中共国还能稳坐钓鱼台吗?从美国242年短暂历史中可以知晓,还没有出现过那个彪悍国家战胜美国的记录。因为美国的优势历来是后发制人!

我为何对中美贸易谈判不关注,因为我深知一个原理: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中共国这种体制必然会产生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很多瓜众有一个误解,认为中美贸易症结可以通过谈判消解,这是非常幼稚的。如果是单纯贸易逆差金额问题,那确实可以通过协商解决,美国2756亿美元逆差完全可以通过中共国增加进口美国产品的方式消除,在5年内完成任务不是难事。但是“结构性转变”就是非常棘手的问题,因为只要权力没有受到有效限制,那么权力这只手就不可能从经济领域中抽回去。而权力染指经济与结构性转变就是水火不容,通俗的说,中共国那种扭曲的经济和贸易的结构性问题正是权力造成的,不解决权力这个根源,又如何实施“结构性转变”呢?打个比方,不把老虎关进笼子,又怎么杜绝老虎吃羊的悲剧呢?

这次刘总管率领一众虾兵虾将去美国谈判,瓜众们充满了期待,但我判断,就是老大亲自出马也无济于事。文本协议很容易达成,2001年中共国加入WTO时不也签署了条件苛刻的承诺书吗?但是中共国与美国的根本矛盾不是经济和贸易问题,而是文明与野蛮、砖痣与皿煮(专制与民主)、私有与公有的冲突。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一个权大于法的国家,一个民众没有福利的国家,一个与俄罗斯、伊朗、朝鲜和委内瑞拉为伍的国家,中共国一边与美国真诚谈判,一边任性邀请金正恩访问中共国,你会相信它会遵守诚信和规则吗?例如,赵家一边制造贫困,一边假惺惺扶贫,一边反对实行官员财产公示制度,一边大张旗鼓反腐,这不是忽悠吗?从1949年开始直到现在几十年积累的弊端和苛政能够一朝一夕改变过来吗?何况是人微言轻的刘总管,就是玉皇大帝下凡也束手无策,刘总管在美国被迫签下协议条款,回国内如何落地,这难于上青天。

川普和美国人只是提出一个蓝图(结构性转变),但是最终决定权在于中共国(中共国的党和政府与中共国民众)。中共国只有一个选择,要么配合美国,从此走上文明皿煮道路;要么与美国对立,从此闭关锁国、自力更生。但我的看法是:美国已经觉醒,不会再被中共国忽悠,中共国现在赶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必须作出终极选择。这已经不是中共国可以权衡得失和对抗美国的时代,而是一定会被美国牵着鼻子走。中共国如果顺势而为实行经济和政治体制改革,然后配合美国实行“结构性转变”,则中共国浴火重生、前景广阔;如果中共国发誓与美国斗争,那么中共国经济必将全面崩溃,然后局势动荡,外因与内因结合,一定的时期内,中共国被迫变革。一个政权的稳定是由经济基础决定的,当经济崩溃了,那么政权也不可能牢固,委内瑞拉就是明证。

这次川普发动中美贸易战,真的是把中共国推入悬崖边缘,中共国必须真心屈服和转型才有生路,否则就是往死胡同奔。通俗的说,美国给快马加鞭的中共国的发展模式设置了一道路障,然后美国要求中共国改变发展模式才可以放行。因为中共国这种发展模式是有毒的,毒害世界,中共国的阴谋是打造一个超级强国,然后成为世界的霸主,中共国利用民众的血汗钱援助一带一路周边国家,然后以债主身份控制这些国家,然后再从这些国家掠夺利益反哺给利益集团(不是给底层民众)。这不但危害中共国本国民众的利益(用民众的血汗钱去援助外国),也危害受援国民众的利益(把腐败带到受援国)。为何非洲国家民众对中共国人仇视?就是因为中共国援助非洲不能改变非洲人民的生活处境,只是让非洲国家利益集团获利。只要是中共国支持的国家,无一不是邪恶流氓国家,过去的伊拉克、利比亚,现在的朝鲜、伊朗、叙利亚、委内瑞拉、津巴布韦、巴基斯坦、古巴、俄罗斯。因此,美国最害怕的就是中共国的这种病毒式扩张,将会把世界带入黑暗和野蛮之中,世界文明和皿煮将遭受严重挑战。关键时刻,美国必须有人站出来,斩杀幽灵,过去有罗斯福(消灭德意日轴心国)和里根(逼苏联解体),现在有川普(迎战中共国)。

有一点我们必须明确,川普虽然是为美国民众利益着想与中共国打贸易战,但是间接为中共国民众争取了权利。美国逼着中共国改变发展模式,其实就是希望中共国改变国家与民争利的经济体系,真正实行国退民进、让利于民的政治体制。过去美国要求中共国实行“双休”和“八小时工作制”,虽然未能普及,但毕竟有一部分群体受益。现在美国要求中共国提高劳工待遇,对于广大底层民众而言,就是一个福音,虽然中共国是不会主动提高劳工待遇,但美国强势逼迫,它不得不遵从。一想到中共国爱国民众反美,我就感觉这些人脑子短路了。如果爱国让你活得更苦楚、没有尊严,你爱国就是傻逼!美国人过去在中共国开办教会医院,现在美国人领养88000万中共国弱智和残障儿童,无不是对中共国人的关爱。

这次中美贸易战,真正紧张的不是中共国民众,而是赵家。如果某些爱国瓜众为中美贸易战而担忧,那是愚蠢。因为美国人一贯的斗争策略都不会针对别国民众,而是别国统治阶级。例如,萨达姆、卡扎菲、巴沙尔、马杜罗……委内瑞拉民众就很聪明,当美国制裁马杜罗政权时,他们马上响应支持反对派领袖瓜伊多,这让美国看到委内瑞拉过渡到皿煮的希望,因此更加积极的援助和支持瓜伊多(第一笔2000万美元已经确定了)。这次中美贸易战,也是一次变革的契机,外因已经产生了,就看中共国人的态度和行动了,如果大家团结一心,促使局势朝著有利于民众希望的目标发展,那则是国家和中华民族之大幸!还有很多中共国人是非不分、善恶不辨,把美国当成中共国的仇敌,我实在是为这些人感到难过。

但是还有一点,我们也要警惕,这就是利益集团是不会甘心“结构性转变”,因为这会从他们的老虎口里夺食。例如,电信开放,三大运营商利益受损,开放加油站,两桶油利益受损,开放金融,国有四大行利益受损,开放电力,中共国电力集团利益受损,开放医院,医疗相关利益集团利益受损……但是如果美国意志坚定,中共国就必须全面开放市场,蒙混过关已经不可能。捌玖年到今年,整整30年,又是一个历史周期轮回,该来的一定会来,躲无可躲,历史潮流,无人能够抗拒。我相信川普总统是一位改变历史进程的伟大总统,前不久共和党委员会全票同意他作为下一届总统候选人,我就看到了美国人的用心和明智。一个是最大的文明集团,一个是最大的邪恶集团,决战从2019年开始。现在的形势是,不但是川普本人决意与中共国抗衡到底,美国民主党、共和党两党议员也与川普一条心,看看卢比奥参议员的推特发言,我就浑身使劲。他说,“我们不能再对中共国软弱了,美国必须对华为和中共采取强硬的措施”。

任何时候,我们都要用逻辑思考问题,我不关注中美贸易谈判进展,我只关注国内政治环境变化情况。刘总管与美国谈判只是一个表象,根子在国内,如果国内有比较大的动静,例如,修改宪法,把开放d(党)禁、限制权力、保护私有财产、让国企退出历史舞台作为宪法条文,那么我就会对中美贸易谈判抱有希望。否则,就是望梅止渴。我们要牢牢记住一点:中共国不改变根源,一切都是扯淡!中共国改变,不能只寄希望美国,中共国民众也必须行动起来,时机节点已经来到,就看你我他。

原文在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comments/20190210/1078392.html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