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cwing   腾讯阿里美股吸金硅谷买战争AI,阿里alphaStar是纳粹飞行俱乐部 2019-02-09 18:40:57  [点击:2308]
众所周知alphago 在棋类游戏领域已经拿下人类
现在的研究热点是战略游戏AI alphaStar
围棋是完全信息博弈(怎么下的,双方都实时可见)
但是现实世界中真实博弈都不是你知我知的,而是非完全信息博弈
alphaStar就是研究非完全信息下(有战争迷雾)的博弈游戏
即时战略游戏星际争霸因为完全再现了真实战争的各种要素
基于星际争霸的非完全信息博弈AI研究,一直是各高校以及it大牌厂商学术焦点

在战略层面,alphaStar解决了远期规划

在战役层面,alphaStar解决了多任务联合训练

在战术层面alphaStar解决了多体博弈

这些研究需要两种原料
第一是钱
用钱买人力资源进行开发研究 ,这个由黑石投资江泽民孙子占7成5股份的阿里完成
第二是数据
因为ai就像个小孩,他的成长要靠喂食大量的真实人类社会的数据用于机器学习
这个由有占有全球社交网络通过特务手段挖掘用户隐私的 国安下属企业腾讯完成

如果说机器人技术是未来战争的躯体
那么alphaStar研究的就是未来战争的大脑
这也是未来战争的制高点
你看着都是民营公司 (其实是特务营),好像是民间研究 ,
这就如同2战前德国的民间飞行俱乐部
战端一开,
俱乐部成员秒变战斗机飞行员

傻A们一方面跟小家电塑料盆玩命,放着土共的心脏起搏器开关不掐
把狼羊关一个笼子里说能把狼饿死
一方面却上国安总参下属企业在美股吸金,然后在硅谷买买买
占领未来战争制高点,占领战略言论自由的最后净土
反华兴趣高于反共
合该灭国


------------------
AlphaStar Academy | Home of the A-Star Program
https://alphastar.academy/
As the sole owner of the renowned A-Star Program, AlphaStar Academy offers extensive training programs towards national and international Math and Science ...
‎Summer Camps · ‎Courses · ‎About AlphaStar · ‎AlphaStar – AlphaStar Academy
AlphaStar: Mastering the Real-Time Strategy Game StarCraft II ...
https://deepmind.com/.../alphastar-mastering-real-time-strategy-game-starcra...
2019年1月24日 - StarCraft, considered to be one of the most challenging Real-Time Strategy games and one of the longest-played esports of all time, has ...

---------------------
纳粹德国空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 Wikipedia
https://zh.wikipedia.org/zh-cn/納粹德國空軍
... 中规定德国不得拥有空军,但因为德军高层与国内民航机公司和飞行俱乐部合作,使德国在 ... 戈林对近代的航空发展对没有多少了解,他上一次的飞行是在1922年,戈林也在飞机的原理 .... 事实上在战争爆发之前,德国空军仅有15%的军机是专用于支援陆军作战,而因为德军在 ..... 部分原因归咎于战前生产计划的失败和陆军的需求。
德国空军一战后被强制解体建隐秘基地秘密训练-搜狐军事频道!!!
mil.sohu.com/20141027/n405515926.shtml
2014年10月27日 - 德国飞行员们此前在民间飞行俱乐部接受了训练。 [保存到 .... 在威尔逊的坚持下,《凡尔赛条约》的第一条——在投降条款之前,是“国际联盟盟约”。
----------------------------------------------------
搜索结果
网络搜索结果
阿里巴巴为什么要选择星际争霸作为AI算法研究环境? - InfoQ
https://www.infoq.cn/articles/alibaba-starcraft-as-ai-algorithm-for-research
2017年6月1日 - 在本次演讲中,我们将介绍阿里巴巴如何在《星际争霸》游戏环境中研究人工智能算法,并重点阐述多智能体协作在微观战斗场景中的应用。 大家下午 ...
阿里最新AI亮相:玩《星际争霸》堪比人类-阿里巴巴,人工智能,游戏,BiCNet ...
https://news.mydrivers.com › 科学动态 › 科技前沿
2017年4月4日 -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消息,最近阿里巴巴与伦敦大学的研究人员们,就在一篇论文中展示了如何用星际争霸作为测试场景,让智能体协同工作,在 ...
阿里巴巴AI技术玩《星际争霸》 与韩国顶级玩家无二_ 游民星空GamerSky ...
https://ol.gamersky.com › 网络游戏 › 新闻
2017年4月20日 - 此前我们曾报道过阿里巴巴与伦敦大学合作研究AI技术,并在《星际争霸》中深度学习的事。早些时候阿里巴巴公布了一段展示视频。
阿里人工智能新研究:在星际争霸中实现多兵种协同作战| 机器之心
https://www.jiqizhixin.com/articles/2017-04-05-3
2017年4月5日 - 在本研究中,来自阿里巴巴和UCL 的研究者们把多智能体星际争霸战斗任务设定为 ... 现实世界的人工智能(AI)应用通常需要多个智能体协同工作。
专访阿里研究员袁全:从AI 玩《星际争霸》谈认知智能的现状与趋势-云栖 ...
https://yq.aliyun.com/articles/90114
2017年5月25日 - 最近袁全带领团队在星际争霸游戏中对智能体的研究,则恰好验证了这一点。他们与伦敦大学学院计算机系汪军教授紧密配合,发布并开源了Gym ...
阿里算法P10大神AI创业,主打决策智能,从《星际争霸II》开始- 知乎
https://zhuanlan.zhihu.com/p/35851467
2018年4月18日 - 阿里算法P10大神AI创业,主打决策智能,从《星际争霸II》开始 ... 在2013-2017年期间,龙海涛在阿里巴巴负责搜索广告业务的架构设计,主导了其 ...

----------------------------------------------------
专访阿里研究员袁全:从 AI 玩《星际争霸》谈认知智能的现状与趋势
百遇 发布时间:2017-05-25 17:11:44 浏览8242 评论1

摘要: 推荐是经典的机器学习&大数据任务,依赖于每天产生的上亿用户数据,而认知计算最核心的能力是实现算法的智能化,提升智能体的自主学习能力,对大数据依赖性会变弱。

不同于以提升点击率和转化率等优化指标为主的机器学习模型,认知计算以实现算法和智能化为核心,训练智能体的自主学习能力,以及多个智能体之间的协作和配合能力,和原来优化大数据和算法具有很大的区别。近日,笔者就认知计算、应用场景、算法优化、深度学习以及云计算&大数据技术的关系等问题与阿里认知计算实验室研究员、资深总监袁全进行了深入探讨。

图片描述

阿里认知计算实验室研究员、资深总监袁全(左一)
深耕细作,瞭望人工智能新征程
“人工智能时代,我们专注认知计算研究,以积累核心算法系统为首要目标”——袁全。

袁全的研究始于06年开始的个性化推荐,彼时他在IBM研究院率先研发这一新技术。在12年加入阿里后,他主要负责手机淘宝、天猫的个性化推荐技术,包括算法、平台和产品的协同。袁全和他的团队致力于个性化推荐算法,典型产品有“有好货”、“猜你喜欢”等。15-16年团队主要研究淘宝首页的全面个性化,在去年年中的时候,以AlphaGo为代表的人工智能、认知决策技术的升级带来了非常多的新理念和新技术,袁全所带领的新团队也转战认知计算这一领域,目标是在人工智能时代,积累核心算法系统和能力。

挑战与机遇并存,认知学习深入解读
“最大的挑战在于它是一个非常新的多种类交叉学科,涉及内脑科学、认知心理学、机器学习甚至是博弈论,是一个全新的开始”——袁全。

推荐是经典的机器学习&大数据任务,依赖于每天产生的上亿用户数据,而认知计算最核心的能力是实现算法的智能化,提升智能体的自主学习能力,对大数据依赖性会变弱。从商品推荐到认知计算这一转变过程中,最重要的是要依靠认知科学来启发算法的认知设计,袁全表示,因为人脑是我们唯一所知的具有举一反三学习能力的物体,所以其中最大的挑战就在于它是一个非常新的多种类的交叉学科,涉及脑科学、认知心理学、机器学习甚至是博弈论,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最近袁全带领团队在星际争霸游戏中对智能体的研究,则恰好验证了这一点。他们与伦敦大学学院计算机系汪军教授紧密配合,发布并开源了Gym StarCraft框架,探索新的训练智能体的方式,而不再像以前那样仅以提升学习指标为目标,而是致力于在一个干净的的环境中,训练智能体的自主学习能力,以及多个智能体之间的沟通与协作。事实上,《星际争霸》有其自身的特点,它的搜索空间比围棋更大,围棋是10的100次方数量级,而完整的星际游戏却是10的1000次方,整整大了10个数量级。而且不同于围棋双方博弈的透明性,《星际争霸》的决策是不确定性博弈,需要平衡短中长期的收益,与电商中的若干主要问题联系也很密切。( 论文下载:Multiagent Bidirectionally-Coordinated Nets for Learning to Play StarCraft Combat Games)

图片描述

应用于《星际争霸》游戏中的双向协调网络(BiCNet)
深度学习作为认知学习中重要推动力和实验工具,也已演化成研究智能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平台,包括越来越多的国内外高校都在用深度学习去模拟人脑结构,尤其是深度神经网络对人脑的罗列和实现能力。当然后续也会结合其他流派的一些算法,例如结合符号主义、概率推理等,从而实现更好的学习能力。

机遇与挑战并存,更好的学习能力往往意味着更艰难的当下。袁全表示,在应用过程中,团队不断改进算法等技术,以期实现更佳的效果和用户体验。细化到算法调优上,不仅从agent通信机制间提高通信效率,还兼顾agent个体和全体收益,智能体的反馈激励机制优化、全局和动态信息的组合运用等,使得模型的通用性和扩展能力大大增强。

不过随着智能发展的火爆,各种AI威胁论也随之发酵。从团队的整个学习过程,以及AlphaGo等例子来看,智能的学习能力确实很有可能超越人类,机器协同效率远高于人的协同效率,很可能是一个催化要素,加之硬件和算法不断进步,智能对人类的威胁的确可能存在。现在看来最好的方式,是开放研究、共享新技术,多方共同逼近和实现目标;同时在AI的机制设定上,多引导其往人类不擅长、解决不了的问题上进行,与人类形成良性协作,相互增强。

另外,袁全还谈到了云计算、大数据与认知学习的微妙关系。诚然,智能体的训练对海量数据的处理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三者相辅相成,但是目前从很多的进展来看,小样本学习的技术也在不断提升,所以数据量级并非越大越好,学习能力越强的智能体对数据的依赖程度越低,这也是一个新的认知。

立足当下,美好蓝图亟待描绘
“引进智能化,理想情况就是说,每个用户背后都会有个智能体在专注地为他服务”——袁全。

在研究认知计算的过程中,袁全的团队由浅入深,不断补缀;结合AI在推荐等领域的应用,袁全认为利用AI去解决推荐的惊喜性问题,是一个技术和商业的很好结合。基于AI提供用户需要但自身并未意识到的商品和信息服务,逐步引进智能化,理想情况就是说,每个用户背后都会有个智能体在专注地为他服务。

给初学者的建议
对于想要从事个性化推荐、认知计算、通用智能的同学,袁全表示,扎实的功底必不可少,包括基础的编程能力和数学能力。在此之上,再根据个人的特点选择分支:甚至是一些偏深入研究的方向,例如,受脑神经科学启发的认知学习机制;或者选择通用智能领域,很多做通用智能的人都具有扎实的机器学习、强化学习背景;最后是非常重要的工程和系统架构能力,这是实现智能必不可少的一点。

------------------------------------------------------
纽约时报:“过度融资”已成硅谷常态,创业公司纷纷被钱砸晕

编者按:如今的风投圈越来越“浮躁”,动辄上亿的融资屡见不鲜。本文作者Erin Griffith在 “‘Mega-Round’ Investors Shower Startups With Millions” 一文中向我们展示了风投圈的这一现象,以及相关方对这一现象的反映。 36氪经授权编译。

4月下旬,迈克·马萨罗主动联系了之前认识的一小群投资者,自己的支付初创公司Flywire准备接受4000万至7500万美元左右的融资。但是这个消息很快传开,他收到了其他投资者共计约2亿美元的投资,不过最终拒绝了其中一半的投资意向。

Gusto,一家工作和福利软件公司,于7月份融资1.4亿美元,但是据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约书亚·里夫斯所言,当初公司可融资金额是最终融资的5倍不止。

房地产服务初创公司Convene近期获得了1.52亿美元融资,其拒绝了超1亿美元的投资意向。公司在成功融资不久,就又接到一波希望投资的投资者打来的咨询电话,询问其是否在寻求更多融资。

曾几何时,创业公司能从投资者那里筹得1亿美元甚至更多资金简直是天方夜谭,这也被称为硅谷的超级融资(mega-round)。而现在,人们几乎对此屡见不鲜,那些达到足够规模和发展潜力的科技公司总会赢得疯狂的投资热情。

而超大规模的投资主要由投资行业的新鲜血液所主导,他们是日本企业集团软银、中国企业和主权财富基金。这些投资者想要用资本侵入到所有行业,并希望自己在年轻公司上市之前就拥有话语权。

随着这些投资者进入科技市场,他们几乎推翻了几年前硅谷关于投资泡沫的话题,现在钱仿佛多得花也花不完。

对于创业公司来说,这些资本也在改变着创立一家科技公司的常规模式。即使他们还未做好准备,也需要加快步速、扩大事业版图、并筹集更多的投资资金。他们可能变得太过于依赖于融资却也无法找到盈利途径。

“如果你想要融资2000万,而竞争对手却准备融资1.5亿美元,那么你会受到全面压制。” Benchmark Capital管理合伙人比尔·格利表示。

据Crunchbase的相关数据显示,去年投资者们共参与了273轮超级融资。今年这一记录被轻而易举地打破了,前7个月就已经完成了268轮。单单7月份,创业公司达成的50多笔融资交易总计达150亿美元,创下月度新高。

在过去的10天里,在线分类广告公司Letgo获得了5亿美元的融资。Actifio,一家数据存储公司,获得1亿美元融资。共同办公空间创业公司MyDreamPlus则获得1.2亿美元融资。Klook,一家旅游预订网站,成功融资2亿美元。

据追踪初创公司投资的CB Insights首席执行官阿南德·桑瓦尔称,超级融资已经变得极其普通,以至于公司正在讨论是否要将对于超级融资的定义提升至2亿美元甚至更多。

软银的愿景基金金额达93亿美元,像它这样管理着如此庞大基金的新型投资者令整个美国传统风险资本市场相形见绌。这些大型基金在不停寻找着值得其进行一次大投资的创业公司。签发大量小支票简直像是在浪费时间,这些小回报对于这种大基金来说简直是无关痛痒。因此,投资者在争相投资那些表现突出的创业公司,以便其能够一次性投入1亿美元甚至更多的资金。

“一旦他们认为自己找到了赢家,就会投入大量资源。” CB Insights公司的桑瓦尔说道。

软银的每一笔决策交易所产生的影响会波及风险资本市场的所有角落。它的愿景基金投资起步为1亿美元,这促使包括红杉资本在内的许多传统风险投资公司建立更大的资金池以进行竞争。根据Pitchbook提供的数据显示,至少有7家公司正在筹集资金。

但是,愿景基金算不上是最活跃的大型投资者。根据CB Insights的数据显示,腾讯控股参与了31轮融资达1亿美元以上的投资,而相比之下,软银共参与了18轮融资。与新加坡政府有关的投资基金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和淡马锡控股公司(Temasek Holdings),以及阿里巴巴和红杉资本中国也是今年最活跃的大型投资者。

因此这也就导致了,早期投资者必须确保他们的投资组合公司与这些大型基金保持着友好关系,为未来潜在的投资奠定基础。

Trinity Ventures普通合伙人帕特丽夏·纳卡其表示:“早期投资者对于大型投资者的青睐看起来像是一种‘选美’。”

火爆的融资市场也推动处于高增长阶段的创业公司调整着自己的计划。Flywire原计划于明年之前不会寻求更多的投资可能。银行里前一轮的融资余额仍有1500万。但是该公司看到了支付行业的“投资热”,因而马萨罗认为更多融资将帮助Flywire获得更快增长。

总体而言,融资通常需要花费长达6个月的时间,而Flywire的融资仅在2个月多一点的时间里就完成了。随着新资本的注入,该公司将以原定计划的一半时间完成部分招聘计划,并提前两年进入新市场。

积极行动并非一种选择。这些资金充足的创业公司,其被一些投资者称为“超级富人(superhaves)”,在短期内以付出金钱为代价支付更多工资、降低服务价格,从而赢得更多客户。

而房地产创业公司Convene则与WeWork展开竞争,后者是一家办公租赁公司,其从软银和其他投资者那里筹集了80多亿美元资金。Convene原本不打算继续融资,但是公司的投资者鼓励其尽快采取行动。公司首席执行官西蒙·内迪表示,与五年前相比,如今的商业交易速度更快,而且手头拥有额外资金有助于公司加快速度发展。

他表示,“肯定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让公司稍微过度资本化一点以便我们能够更快更迅速地行动’。”

大型投资者也需要初创公司的大创意。软银愿景基金团队鼓励电子商务初创公司Brandless的首席执行官蒂娜·夏基分享她最宏伟、最雄心勃勃的商业蓝图。

“他们会说,‘来吧,让我们听听你真正的计划。”她说。Brandless才创立一年时,夏基提出了利用机器学习、数据、管理和社区建设提高效率的宏观愿景。“我们没有勇气向任何人透露这个想法。”今年7月,软银向她的公司投资了2.24亿美元。

“在当今这个高度互联的世界里,公司需要比以往更快地招聘人员、扩大规模并开辟新市场,否则就有可能被其他公司超越。”软银投资顾问公司的管理合伙人杰夫·豪森博尔德表示。

只有极少数人认为大型融资的速度会放缓。过去那些认为科技泡沫和大崩溃会出现的人已经不再提及这些话。2015年,来自Benchmark的格利预测了“死亡独角兽”的出现,即警告那些估值10亿美元以上的创业公司将走向死亡。但是根据CB Insights的数据显示,自2015年以来,估值达10亿美元及以上创业公司的数量已经从80家激增至258家。过剩资本与虚高估值彼此相关,那么当估值过高的公司在试图上市时就会出现问题。

格利表示自己已经在试图发出警惕之言,“你必须适应现实,不要超出安全范围。”

Oak HC/FT风险基金的管理合伙人安妮·拉蒙特预计创业公司的估值和融资的热情会有所降低,但是这从未成为现实。如今,她的想法反而加剧了,因为大多数公司能够轻而易举获得更多钱,而很少有人担心经济衰退问题。

“那些可能发生的修正从来没有发生过。”她表示。如果一家创业公司一夜垮掉,“人们会选择忽视它,然后关注下一家公司。”

Lead Edge Capital的管理合伙人表示,除非利率大幅上升,否则不会出现经济放缓的现象。而一旦这种情况发生了,那么投资者则会将资金转移到免税债券上。“这永远不会停止。”他说,“钱实在是太多了。”

软件创业公司Gusto的里夫斯承认,那些获得巨额投资的创始人可能会陷入“不惜任何代价求增长”的心态中。“这取决于投资者是否意识到这种干扰。”他说,“拥有更多的钱或是更大的团队不是成功,拥有更多的客户和收入才是。”

即使很少有人担心泡沫的存在,里夫斯仍然保持谨慎。“最可能出现某种修正、改变或是周期性转变的时候,正是人们不再谈论它的时候。”他说。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2-09 19:17:5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