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川普和习近平 2019-02-07 04:09:07  [点击:2934]
中道态度之一
川普称尊重习但绝不搞社会主义云,於我心有戚戚焉。对社会主义的态度,川普是绝对不搞,东海是坚决反对。对这条邪路绝路,仅仅修正之、特色化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坚决抛弃之,彻底改邪归正。

其次,川对习的尊重非常空虚,东海的尊重则自有内容,是对习有所尊儒的尊重。习有所尊儒,在文化上、政治上为儒家复兴开辟了一条通道。这无疑是习最大的历史性功勋。至于是否唯一,目前尚难定论,但无论他今后文化政治作何选择,都不影响这一功勋确立。

一句话:我不会因为习有所尊儒就放弃对马主义、社会主义的反对和批判,也不会因为习的马家立场就完全否定其文化功勋。2019-2-7

权力这个工具
或说“极权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宝刀”云。把极权改为权力,这句话就成立,就符合儒理易理。《系辞传下》云:“天地之大德曰生,圣人之大宝曰位。何以守位曰仁,何以聚人曰财,理财正辞,禁民为非曰义。位就是权位、权力。权力是行道守道、理财正辞、禁民为非不可或缺的工具。

权力如刀,可用之于善,用之于敬天保民、导德齐礼、义刑义战、吊民伐罪,也可用之于恶,用之于维护特权欺压人民。极权是权力这个工具最恶性、最下流的使用,而且是文化性、制度性的恶用。以集权(集中权力)改革和祛除极权,那是为己立德为国立功,以集权维护极权暴政和既得利益,就是祸国害民,终将祸家害己。2019-2-7余东海

批评的资格
广毅说:“除了立足于仁本主义的儒家王道宪政可批评立足于人本主义的民主宪政外,目前全球尚无任何一种文化制度有此资格。”然哉然哉。批判邪恶不需要资格,人人得而批之;批判善良则需要一定的资格,至少批判者不能太坏。极权批判民主,就像盗贼批判良民,恶妓批判良家,无耻之极!

曾有马家学者引我为同道,说我们都不认同西方文化和制度。我说大不一样,因为我有资格不认同,儒家文化比自由主义、儒家宪政比自由宪政都高明。同时,我对西方是不完全认同,但也有不少认同处;对马家是完全不认同,坚决反对,严厉批判,绝不苟且。2019-2-7


对极权主义的态度
政治之恶无数无量,概乎言之为三:一是制度之恶,二是政策之恶,三是君主之恶。政策之恶不难改良,君主之恶更易改良,只要君主本人纳谏从善或新君上台,就可以回归正道。制度之恶则极难改良。这是最大的政治之恶,后面必有邪说支持,其恶无极限不封顶,往往死而后已,如纳粹苏联。

或说:“当科技落入只顾追逐自身利益的资本之手,就成为了邪恶的工具,那将是全世界的灾难。”正确,但比资本更可怕万倍的是极权。当资本及科技落入极权主义集团之手,那才是国家和世界最大的灾难,也是资本家最大的灾难。极权统治之下,资本家也不过是方圆大小随意捏弄的工具而已。

根据对极权主义学说、政治和制度态度的不同,体制内儒家学者可分为三类:第一类是赞肯之,以儒学为之涂脂抹粉;第一类是漠视之,既不反对也不赞同,三缄其口,沉默是金,不表其态;第三种是反对、批判之,坚决划清界限,绝不同流合污。

民间力量、儒家力量非常微弱,确实。但微弱不是放弃原则、认同极权的理由。对于极权,是否公开反对批判,完全可以因人而异,底线是绝不认同、肯定和赞扬,绝不为之涂脂抹粉。这是民间的、儒家的、道德的底线。能否守住这条底线,关乎正邪、善恶、华夷、人禽之别。诸君慎之哉!2019-2-7

自由主义和民粹主义
现代中国问题不能归罪于自由主义。从文化角度讲,现代中国问题根源有三:一是马列主义,二是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和科学主义,三是三民主义。

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和科学主义冒着自由主义之名,其实都属于民粹主义范畴。三民主义接近民粹主义。马列主义则是极权主义与民粹主义相反相成的苟合。

民主平等只是依附于自由主义的两个下位法和价值观,只能以自由为主,为自由服务,本身没有独立和主义的资格。民主平等主义化即本位化,就与自由主义和儒家都背道而驰,成了民粹主义和通往极权的捷径。

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必以自由为核心,共有自由、民主、平等、人权、法治五个相辅相成、不可或缺的价值观。以此为标准衡量之,民国时所谓的民主派、自由派或西化派,大多是伪自由主义和民粹派。其中胡适最为优秀,也只是自由主义半吊子。2019-2-7余东海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