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特为巨奸铸恶谥 2019-01-10 05:22:29  [点击:3545]
特为巨奸铸恶谥
有一个比秦桧奸恶十倍百倍千万倍的政治巨奸、中华恶贼,其奸恶阴险残忍狠毒,天下无双,古今无比,缪丑二字远远不足以形容其之万一。弄权悖乱曰奸,愎狠遂过曰刺,特谥之曰:奸刺。

在民国特定的文化气候、社会土壤中,这根奸刺迅速扎根成长,为中国迅速的夷狄化进而地狱化,为半个多世纪以来空前惨重的人道主义灾难,做出了极其重大不可磨灭的贡献。

奸字,是东海为此人特铸的谥。《康熙字典》:“《說文》犯也。《增韻》犯非禮也。《玉篇》亂也。《集韻》私也,僞也。”《广雅》姦,盗也。可见奸字集犯非礼、乱、私、伪之大成。《逸周书-度训解》:“顺言曰政,顺政曰遂,遂伪曰奸,奸物在目,奸声在耳,耳目有疑。”《全隋文-定乐舞表》 :“臣闻乐有二,一曰奸声,二曰正声。夫奸声感人而逆气应之”云。《王肃敏公集》:“假道义之名而实利已之图谓之曰奸”。为此特制奸字谥义二条:

弄权悖乱曰奸,阴险遂伪曰奸。

《谥法》:愎狠遂过曰刺,愎是自以为是,刚愎自用;狠是凶狠残忍;遂过是顺成和掩饰过失。汉燕王刘旦,长沙王刘建德,利昌侯刘殷,当涂侯魏杨,宜城侯燕安,汜乡侯何武,平阿侯王仁,宋晋平王刘休佑,后周卫王宇文直,毕王宇文贤,唐巢王元吉,中书侍郎高璩,都曾谥刺。但他们与此贼相比,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那是苍蝇与恶虎的差别。

好在,一来刺与奸字加在一起,恶恶相乘,可以放大无数倍;二则刺的谥义中有一个狠字,很适合此人。此人对国民阴狠,对同僚、部属、朋友、亲人、亲戚无不阴狠,甚至对其父亲和祖辈亦狠忍之极,不可思议。

宋理宗时,令太常寺再次厘定秦桧的谥号,提出“虽谥缪狠亦可”云。狠字不见于历代谥法。东海特单独为之制谥义曰:草菅人命曰狠,丧心病狂曰狠。提起刺字,很在其中矣。如果没有“愎”和“遂过”,只是一味的狠,就可以用狠字谥。
2019-1-10余东海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