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柏杨、阎崇年为什么敢如此嚣张? 2018-12-31 19:14:35  [点击:6142]
柏杨、阎崇年为什么敢如此嚣张?






中国满遗代表人物、北京满学会会长阎崇年,2006年在央视主讲《明亡清兴六十年》中颠倒黑白地说:中国人要感谢满清的“剃发易服”、闭关锁国和文字狱,因为清朝是中国最伟大的朝代,是中国人永远的骄傲...
阎崇年说:“ 康熙比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更伟大,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皇帝...比起汉武帝,康熙更有开拓之业,让中国人扬眉吐气;比起唐太宗,康熙更有包容之心,让中国人普天同庆。禁海政策和闭关令是有明显的进步意义的,因为这维持了意识形态的稳定...”
阎崇年总结说:“为什么我们不为曾经给我们作出如此巨大贡献的清十二帝表示出最起码的感恩之心呢?人是需要感恩的,不然就泯灭了人性的底线。”

无独有偶,台湾的满遗柏杨,三十多年前也在其渣作《中国人史纲》里说:“汉人要感谢这些被你们称呼自己“鞑子”的满族,如果不是满清,中国现在只是中型农业国家。”

(因为美化和吹捧满清酷似性,柏杨已被追“誉”为“台湾的阎崇年”,现在柏杨最吸引眼球的地方,已经不是他对中国人以偏概全的浅薄辱骂了,而是他与阎崇年的奇特相似性。)

柏杨、阎崇年的歪理,就像一个强奸犯对怀孕的女受害者说:不是因为老子强奸了你,你肚子能大吗?你居然骂我流氓,也太忘恩负义了吧!?



为什么柏杨、阎崇年公开地、颠倒黑白地辱骂中国主体民族——汉族,吹捧和美化历史上中国的加害者,非但无咎,反而大行其道、招摇过市呢?
(如果谁在俄罗斯公开歌颂蒙古大屠杀的“功绩”,谁在首尔宣扬日本占领的“文明”,如果不被俄国人、韩国人痛打,那简直是奇葩了!)

其根本原因,是中共长期以来实施的汉族虚无主义逆向歧视政策,这一政策源于马克思的民族虚无主义谬论,根据这一谬论,苏、中共产党,都极力强化少数民族的民族意识,实行助长少数民族分裂的“自治”政策,并对本国的主体民族,实施不同程度的逆向歧视政策,由于满清长期殖民统治的影响,中共对汉族的逆向歧视,远远超过苏共对俄罗斯族的歧视:

在中共国,少数民族在上学、升学、就业、提拔、婚姻、生育、司法、经商、文化、宗教等多方面享有优于汉人的特权;
中共在边疆地区设立维吾尔(甚至把汉人聚居的北疆也划归维吾尔自治区)、西藏、宁夏、内蒙、广西、朝鲜延边等少数民族“自治”行政区,种下了少数民族独立——分疆裂土的祸根,尤其是背靠朝鲜(未来半岛统一后的韩国)的延边朝鲜族自治区、背靠蒙古国的内蒙古自治区;

对一些本已经彻底汉化了的少数民族,如壮族,中共居然请来苏联专家,帮其造出壮文,重新唤醒其民族意识,并把深度汉化的广西,设立为壮族自治区,这是种下了祸乱广西的祸根;
中共还对满文研究、满族学会等等打着“满族文化”的团体、组织,提供财政拨款,这等于是让“满独”死灰复燃,为打着“少数民族文化研究”的满独势力提供载体,播下了今后满族独立分裂东北的祸种;

本来,多民族国家为了稳定,应该尽量淡化少数民族的民族意识,如美国就尽量淡化民族意识,美国的身份证件上均不标注民族...中共却反其道而行之,拼命强调少数民族的民族身份:

中共各级政权,新当选的领导班子中的少数民族成员,一定要标注其少数民族身份,尽管其人名字与汉人无异——如前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新闻媒体公布时就必须特意点出“壮族”,前文化部副部长英若诚,播报就要特意点出“满族”...而汉族就一律不点。
中共国中央和各地方的会议,少数民族都被特意要求穿民族服装与会,而汉族则不许穿民族服装,中共还长期打压汉服运动...

这种做法,除了大力唤醒少数民族的民族意识、同时助长汉族一盘散沙之外,还能有什么作用?

最荒谬的是邓小平、陈云开启的“一胎化计生”,基本上单对汉族实施(少数民族人口满千万才受“计生”限制),而且在汉族居于局部少数民族地位的边疆地区,如新疆和西藏,也是荒谬地只对汉族实施;这就导致少数民族的年轻人口压倒了汉族,造成少数民族分裂势力的基础大幅增强,尤其在边疆地区,例如新疆,如今新疆的汉族生育率低迷,又兼“逃疆潮”的影响,汉族在新疆的人口不断减少,现在衰老的汉族,越来越处于少数民族穆斯林年轻人口的包围之中,新疆的反分裂形势日益严峻...



那么,中共为什么要实行照顾和助长少数民族、逆向歧视汉族的民族政策?

和满清一样,因为作为主体民族的汉族,是中共最大的潜在威胁。少数民族有分疆裂土的危险,但缺乏威胁中共政权的实力,而汉民族的民族意识一旦觉醒——例如,一旦认识到中共的黄俄本质、一旦认识到中共勾结日本的大汉奸卖国历史,一旦汉族形成了民族凝聚力,就会直接威胁到中共的政权。
所以中共就要和满清一样,实行一种歧视和压制汉人而优容少数民族的政策,联手少数民族对汉族形成包围态势:

在清朝,民族地位排列是:满、蒙、藏、维、回、汉,汉族的地位最低;
在中共国,“56个中华民族”,汉族地位最低,用黄俄大汉奸周恩来的话说就是:少数民族无小事,汉族对不起少数民族...中共治下,汉族和少数民族发生冲突,汉人受到的惩罚要严厉得多,少数民族受到的处罚相对很轻微,甚至不受处罚,是几十年来的普遍现象。

中共处心积虑地消灭汉族的民族意识,取得了比满清“剃发易服”和文字狱更深的效果:
满清268年下来,汉人虽然一盘散沙,但汉民族意识还在,经过中共近七十年的统治,汉人呈粉末状,许多人早已丧失了汉民族意识,他们一方面觉得日本传统文化保存得好,一方面却把旗袍马褂当作“唐装”,数典忘祖地嘲笑恢复汉服的努力。

综上可见,中共政权不折不扣是后清政权,中共权贵的“五百个家庭”不是汉族人,而是黄俄族,是当代的满洲贵族。



柏杨、阎崇年之所胡说八道、下三滥辱华,却能够大行其道,无非是因为他们的吹捧满清,实在以“穿越”方式曲线吹捧中共,他们下三滥地侮辱汉族,是在以中宣部不便启齿的方式,曲线地为中共(后清)的统治正名——汉族越“低劣”,中共的统治也就越正当。
所以阎崇年这个胡说历史与二月河“戏说历史”半斤八两的史盲马屁精,会被中共捧成“清史专家”,上央视招摇过市;所以柏杨这种学术比李敖还不如的文痞,回国会受到统战部的公款款待,他恶毒辱华的渣作,会在如满清文字狱般的大陆早早解禁,名噪一时。
由此也可以看出,中共才是“辱华”的总后台。


柏杨为什么要辱华?因为他满人,满族姓氏为瓜尔佳,后改为近音的“郭”,又名“郭衣洞”,本姓瓜尔佳的柏杨,并不感念民国对清室的年薪四百万两白银供奉(实属忘恩负义),怀着对满清亡国亡族的刻骨仇恨,终于等来了二鞑子黄俄族上台的机会...

山东汉族人阎崇年为什么要辱华?因为他是比满人还要满人的二鞑子,就象八旗中的数典忘祖醉心为奴的汉军八旗一样,所以帮满清和后清作起恶来,比瓜尔佳氏柏杨还要马屁倒灶,就如他那位两百六十年前的山东老乡孙之獬一样无耻。







曾节明 2018.12.31年夜于冬雨纽约州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