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高玉秋   徐文立:魏京生政治上的淺薄和謊言不值得盲從 2018-12-05 21:55:03  [点击:3975]
魏京生政治上的淺薄和謊言不值得盲從
徐文立
(2018年12月5日)

附件1-8:
1, 習近平是獨裁竊國賊——兼談習初心和崩盤(2017)
2, 魏京生先生是值得尊敬和追隨的領袖嗎?(2016)
3, 徐文立1997年11月23日致魏京生公開信(1997)
4, 徐文立1998年3月10日致海內外朋友的一封信(1998)
5, 一位把在美國的自由變成監獄的中國異議人士《华尔街日报》(2006)
6, 魏京生先生原本是反共的嗎?(2016)
7, 一個德國人筆下的魏京生(2006)
8, 草先生的觀念太陳舊(2016)

魏京生政治上的淺薄和謊言不值得盲從

淺薄的人,沒有耐心;淺薄的政治人物,總是想靠謊言一步登天。
那麼,一個政治運動的淺薄,就註定這個運動徘徊不前、萬劫不復。

中國當代民主運動從1978年底在北京民主牆發端,整整40週年了;至今徘徊不前,原因多多,甚至民運中極度的貪腐份子當道都不是主要原因,最重要的原因在於:淺薄。

淺薄一:以為中國當代民主運動可以一蹴而就。所以,至今沒有形成政治運動不可或缺的、公認的、權威的政治理想、政治理論、政治綱領、政治路線、政治策略、政治組織、政治紀律、政治動員、政治行動、政治成果。

淺薄二:以為一個國家的政治走向,可以不顧絕大多數的民眾的內在意願,就可以改變、或決定什麼;以為中國只要有了美國的不顧一切地在財力、甚至武力上無條件地支持所謂的一些人搞的所謂的「民主運動」,中國就可以瞬間轉變為一個民主憲政的國家。美國憑什麼會作這樣的抉擇?

淺薄三:不懂的「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不了解不可謂不強大的前蘇聯,並不是1989這一年才潰散的;前蘇聯的潰散,它是集了從1953年就開始的赫魯雪夫時代及之後的改革、反改革長達36年的角逐、演進,逐步走向潰散的;何況,前蘇聯又曾經是相當「西化」的國家。

淺薄四 :不懂正是美國克林頓政府和WTO真正打開了中國的門戶、再也關不上;才可能搞到今天,中共的權貴、包括幾乎所有中國人、特別是他們的子女和親屬無不指望生活在民主憲政的美國和西方自由民主的國度。

1949至1978年美國不是沒有全面封鎖過中國大陸、甚至有過局部、或代理人的戰爭,能有今天這樣的效果、局面嗎?一些人如今,大罵美國、罵克林頓政府,难道不是淺薄吗?
现今中國不是又突然冒出了不少資本家嗎?習近平正是中國權貴紅色資本家的總代表,他和江澤民、胡錦濤的不同,僅僅在於江胡是中共權貴的經理、管家,而習近平卻是曾經當權、或一時失勢的紅二代、「少東家」,他在逆境中生出了「唯有做成了如毛澤東,才不會再受他爸爸式的二茬苦」的念頭,令他未曾想到的是「逆向淘汰的中共,竟然山中無老虎」,獨攬大權居然那麼容易,他紅衛兵時代曾經普遍存在的當世界領袖的野心,自然而然地膨脹了;為了他一己私利和野心,可以滿世界不顧中國民眾的死活「大撒幣」。但是,習近平依然是中國權貴紅色資本家的總代表,所謂「共產主義的初衷」不過是他和毛澤東一樣的遮羞布!

但是,中國只要還有真正的資本家而不是紅色權貴資本家,中國的未來就一定是憲政民主;中國只要還有真正的資本家而不是紅色權貴資本家,所謂工人階級、勞苦大眾就只是資本家的同胞兄弟,休戚相關,共生共榮。
歷史的演變是一個長長的過程,1993到今天不過25年,在歷史的長河中只是短瞬,結論還在遠方……。

淺薄五:一些人還在相信魏京生在政治上的淺薄和謊言,僅僅就魏京生最近接受的一系列採訪,我們來談一談魏京生的淺薄和謊言——

魏京生的淺薄和謊言一:
似乎中國民主牆運動開始於他的所謂「第五個現代化」大字報;時代走到今天,人們早已認識到人類社會、特別是中國恰恰是因為所謂的「四個現代化」,幾乎成為了不宜人類居住的國家;魏京生曾經「聰明」「巧妙」地在中共語境中,從什麼「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三面紅旗」「四個現代化」,演化出個「第五」,沒有任何創意;墨守成言至今,沒有長進,只是淺薄而已!

魏京生的淺薄和謊言二:
當年民主牆時代,反對派1978年在政治上主要的對手明明白白應該是華國鋒,而不是尚且力主改革的鄧小平;不能因為鄧小平1989年殘暴地鎮壓了「八九民運」,就去追认魏京生當年貿然大罵鄧小平,斷然廢止了民主牆可能的繼續存在和發展是正確的。正如今天我們越來越多的人看清了魏京生不但品行不端,而且是斷送中國當代民主運動的罪魁禍首;就可以論斷他當年只是為了抗拒中共大院文化中,高階紅二代壓迫低階紅二代的事實而成為「G石」,就是他斷送中國當代民主運動的罪魁禍首的證據一樣不妥當。
此一事,不等於彼一事;此一時,不等於彼一時。
何況,現在明明知道了魏京生以罵鄧小平而入獄,卻說是他搞的陽謀;而且,因為魏京生提前知道了中共會因他出賣所謂軍事情報,將他逮捕;他便狡猾地故意言其他,自我披上冠冕堂皇的政治因由,篡改成聳人聽聞的臺頭。

魏京生的淺薄和謊言三:
魏京生講了一個20多年、有關他不愛財、不拿原則作交易的謊言,當初的謊言,還只是幾百萬美元(知情人都知道,那是因為魏京生和吳XX、XX、XX為了分錢控權不合而失的故事),如今竟然上升為上億美元了,且又美化為他不愛財、不拿原則作交易的新謊言!難怪啊!前不久魏京生託人向某富豪要錢,起價也是從億美元上開口,可見胃口越吃越大,謊言自然要越說越大。
當年,連一個所謂的軍事情報,都敢用來出賣,換取錢財的人,且居然在記者採訪群裡!這可是魏京生在法庭上自己親口承認的,有錄音為證。
如此愛財如命之人,卻還是有人相信他的自我標榜者,最低可以被視為:淺薄如廝。
王希哲曾尖銳地指出:魏京生在民主牆是第一個懂得可以用政治換錢的人。

魏京生的淺薄和謊言四:
政治上的失信。
魏京生再次公開地吹噓他1994年在北京和美國當年主管人權事務的副國務卿約翰·沙塔克、及1996年在美國華盛頓DC和美國總統克林頓見面一事。更多的內幕、內情可以看我的附件。
這裡只說:政治守信和失信。
這二次見面,雙方都有事先約定,見面後不開記者招待會;可是魏京生二次失信:見面前就預告記者,見面後立即開了記者招待會,還誇口怎樣教訓克林頓;結果,當年幾乎被各西方國家認定為未來民主中國元首的魏京生,出美國第一站到英國,原訂的首相不肯見;魏京生就開罵英國政府,改為外務大臣也不肯見;魏京生一落千丈,所有預備見他的各西方大國政要一律不見,從此中國民主運動在國際上的尊嚴和信譽,隨之一落千丈;至今,還不認識到魏京生是中國民主運動徘徊不前的罪魁禍首,還再追捧他,對中國民主運動是高級黑,還是淺薄?!
再這樣下去,中國民主運動真是要萬劫不復了!

中國真是一個愛出「奇葩」的國家:習近平作為當權、或曾一時失勢的紅二代;和魏京生作為低階的紅二代,都是紅二代,都是姓紅,他們作為一個紅色印記的兩面:一個要美國都要學「習」他的「四個自信」;一個拍著胸脯高喊「找什麼旗幟,旗幟就在這裡」,怎麼都這麼「自信到二」!這是中國的悲哀,還是他們自己的悲哀?亦或基因同源?
也不奇怪,1949年毛澤東開始當了政,不這樣,才奇葩了。
有關習近平,我說的很多了,只請看一篇附件在後。

*********

附件一

習近平是獨裁竊國賊
-兼談習初心和崩盤
徐文立
(2017年11月1日)

中共十八大之後,習近平在王岐山的得力協助下,大力反貪。
他們真是反貪嗎?
有人概括得好,那叫:「以貪反貪,以黑反貪,以警反貪」,都是為了實現習近平「攫取中國最高絕對權力和財富」的目的。
不然,習近平用不著用「以貪反貪,以黑反貪,以警反貪」下三濫手段,消除異己,獨霸全權,任人唯親,專橫跋扈。
不然,習近平用不著極力掩蓋2016年「巴拿馬文件」揭示出的習近平家族藏匿在海外的巨額資產的事實。
不然,習近平用不著極力迴避2017年揭露出來的劉呈傑可能是他私生子的身份和劉呈傑在海內外坐擁萬億財富的真相。
甚至,不惜在海外動用死亡去威脅知情人、爆料人。
甚至,像我這樣的74歲退休者在海外的Email、Facebook每發有關習近平的敏感話題時,都有人用特種手段控制、或者屏蔽、封鎖。

善良的人們千萬不要以為毛澤東反過貪殺過官,習近平打過虎也拍過蒼蠅,他們自己就兩袖清風、一塵不染。
恰恰相反!
歷史事實表明,一般中共官員貪的是權和利。然而,毛澤東、習近平貪的、竊的是作為「公器」的國!
共產黨毛澤東把中國變成共產黨的私產,習近平的共產黨則是把中國變成了習近平的私產。
中國現在一切(包括外企)都要姓黨,中國共產黨又姓習;那中國不姓習,姓什麼!
他X的!更有甚者,他一度竟然誘導全國人民稱他為「大大,即爸爸」。流毒至今!
亙古未聞啊!!!過去的皇帝老兒也不敢啊!!!千古霸帝也!!!
竟然許多人不以為然,甘毒如飴,至今如此!你說這是不是個王八蛋的兲朝?!

毛澤東、習近平才是中國的巨貪竊國賊!

其實這些來自習近平父親的「真傳」:一是「隱忍等待」;二是「共產黨並不可信,習家除了讓習近平等待出頭,其他人能夠出國就出國避險、同時藏匿錢財——陝北老財式的算計」。

其實這些來自習近平母親的「家教」,更只是一條:「做了共產黨,就不要有人性;沒有了人性,在共產黨里,才能做大、做穩」。大雨中13歲的「逃犯」習近平飢腸轆轆,也得不到母親一聲憐愛和一口吃食,反而遣送回少管所。在常人看來這還算是母親嗎?還算是人嗎?

從此,習近平得到了做共產黨員和居帝位的真傳。所以現在身居帝位的習近平諳父母深意、報父母深情。

同時,想想也令人扼腕,毛賊東文革的年代,少年的傷痛、絕望是怎樣地鍛造出了一個獨裁者冷酷的心:記得我第二次(1998-2012)入獄,在看電視時看到——彭麗媛素面朝天在廈門、或是福州家中接受採訪,習近平破門而入,機敏的記者拿著麥克風、鏡頭對準他突然發問:習(省長?)當您看到彭麗媛在舞台上光彩奪目地出現時,您有什麼感受?習近平撇著他那特有的嘴型、操著一口京片子,不屑、粗橫地脫口而出:瞧她那份(兒)熊德行!當時,彭麗媛只有苦笑以對。
一下子,讓我看透了習近平的心!
少年的苦難,不一定會讓每一位親歷者都變得善良、曠達;往往令人狠毒、偏狹和多疑。後者的可怕、恐怖,令人毛骨悚然!

可是,特會裝的習近平這些年口口不離「初心」,忽悠了許許多多人幼稚的心。
可是,究其實質,習近平的「初心」就是堅持所謂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的邪惡,就是烏托邦、就是騙子主義的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
所以,黨,是我習共的;你們,也是我習共的;全世界,也歸我習共!
習近平的「初心」就是——「有了最高權力才可能有一切,『我才不會像我大大(老爸)被毛賊東欺辱成那慫樣』;一朝權在握,我決不心慈手軟,哪怕身後洪水滔天!」

所以,習近平不但要有絕對的權力和服從,還要海量的資產和安全的藏匿地。
他少年起沒有的安全感,現今更沒有。
他現在走到哪裡,就戒嚴到哪裡;一齣「十九大」,北京成了軍營;去一趟「一大」老巢,300米內沿線的兩側清空;他恨不得隨護的保鑣,把他的座駕圍得水洩不通。
他居然還號稱「自信王」,真是笑掉世人的大牙。
所以,他「大撒幣」的本質有二:除了籌劃在全世界建立所謂紅色帝國;就是在海外洗錢和轉移巨額資產,以備不時之需。

習近平曾經對蘇聯四分五裂時,沒有一人是男兒而忿忿不平、或者不齒,也騙了不少的人。

現如今:
習近平在政界對反對派、異見人士趕盡殺絕;
習近平在學界「七不准」,動輒開除;
習近平在法界縱容酷刑和電視示眾;
習近平在軍界建立習家軍,絕對忠誠,不得妄議;
習近平自己主持的黨的會議,他都要當「話霸」,一霸就是三個半小時;常常還要霸《人民日報》的首全版;
……
習近平,不正在製造中國無男兒嗎?!
假惺惺忿忿不平的習近平在「中國製造無男兒」,目的就是一個:讓習近平他自己成為中國唯一可以竊國的賊!而且天下誰也不敢對他的竊國行徑說一個「不」字,直至終身、世襲,你說習近平霸道不霸道?!
時至今日,居然還有人在鼓吹習近平集權是為了自由民主和憲政的幻象;習近平五年來,有一點點自由民主和憲政的影子嗎?!
這些人(不包括違心者),也不怕習近平的霸王風,扇掉你的舌頭。

物極必反。事態發展恰恰會和習近平的如意算盤相反,習近平帝王思想竊國野心的大暴露,反而一定促使更多的中國人覺醒、奮起,成為結束中共一黨專制和習近平專制獨裁竊國的基本力量。

中共十九大上,準備再加冕的習近平宣布了一條看似利國利民的「樓市習49(死就)字」,比毛澤東的話還靈,真是一句頂一萬句,高虛的中國樓市應聲倒了下來、狂潟……
那麼連帶的建材業的虛空倒不倒?建築業的虛空倒不倒?農民工的虛空倒不倒?中產階級的虛空倒不倒?房地產的虛空倒不倒?金融業的虛空倒不倒?……
中國大陸幾十年GDP的虛空倒不倒?
九千萬中共的虛空倒不倒?
習近平有本事製造、啟動第一張「多米諾骨牌」的倒下,他有本事止住「多米諾骨牌」的全部倒下嗎?讓我們拭目以待……
當然,會有人辯解:既然知道有虛空,那麼消除虛空,有什麼不好?可是,這些擁躉想過沒有:本來就靠烏托邦、虛空起家的中國共產黨經得起虛空的全面坍塌嗎?!

狂妄的前蘇聯「十月革命」100週年、習近平期盼2個100年之際:
看它樓起,看它樓塌!

*********

附件二

魏京生先生是值得尊敬和追隨的領袖嗎?
徐文立
(2016年10月20日)

不少的人出於對中國民主事業的熱忱,在保護魏京生先生不受批評和質疑。可是這些朋友想過嗎,這般護短,對魏京生有好處嗎?對整個民主事業有好處嗎?我們不是一再批評中共別聽不得不同意見嗎?不能雙重標準啊!

而且最近,有人不斷告訴我們:「跟对了人,胜读十年书」。

更有人在《獨立評論》上,明確地告訴我們:「老魏也会有各种缺点。但老魏依然是一个值得尊敬和追随的领袖。」「至少,在我的眼中,老魏在来美之后的政治决定和判断是成功和明确的,他的判断远高于其他民运大佬。仅此一点,老魏就值得我们尊敬和追随。」

空口無憑,讓我們看看實例。

我是1993年底至1994年初,受魏京生約請,和他一起幾乎是天天一起工作了大約四個月左右的人。

我就舉魏京生最津津樂道的所謂「外交」工作的二個實例,來看看魏京生是不是像某些人所說的「依然是一个值得尊敬和追随的领袖。」
按說,就我們現在一群散兵游勇的所謂的民運,又不是國家主權的代表,根本沒有什麼資格談什麼「外交」的,魏京生就偏偏喜歡這樣叫。

那我們就從此入手。

政治和外交,並不像一位在哥倫比亞大學涉險過關的所謂的政治學「博士」告訴我們的:就是分贓和背信棄義。
正派、並且走得遠的政治家和外交家,首要的是清廉和守信,並且視若生命。魏京生恰恰背道而馳。不信,我們就看看魏京生所謂的二次「外交」實例。
1994年2月,美國負責人權事務的助理國務卿約翰·沙塔克訪問中國。我先從路透社駐北京首席記者那裡得知了這個消息,我立即通知了魏京生,他很是興奮。
我向魏京生提出建議:可以由他的秘書立即和美國大使館聯繫,希望和沙塔克見面。但是,一定要保密,就是見了面也要保密。當然,中共方面不可能不知道;倘若這一次中共方面不出面干預,下一次別的國家領導人來華訪問,我們就再安排秘密見面,中共方面倘若再不干預,就是默許。特別注意開始階段,雙方談話的內容也不宜太過敏感;而是禮儀性質的。一次、二次、若干次都成功的話,逐漸我們中國反對派就可以以這種方式登上國際政治舞台。當然,這也只是倘若。我們的人常常喜歡把「豆漿」就當成「豆腐」吃了。「豆漿」不經過點鹵和加石膏「固化」的過程,是吃不上「豆腐」的。魏京生欣然同意了。

魏京生和秘書主動地和美國使館聯繫了,結果是:開始完全背著我了。
幾天之後,沙塔克和魏京生見了面。
見面之前,魏京生就安排了記者會,片面地公開了見面消息,事後美國朋友對我說,他們對魏京生不守承諾的作法十分不滿。
當然,有人會說,這是你徐文立心懷不滿的孤證。《美國之音》不是說,在這件事上是沙塔克的錯嗎,魏京生沒有錯。那請問為什麼《美國之音》中芮效儉大使又明確地說:「我们为助理国务卿沙塔克安排了一次和魏京生的低调会面。他们的确见面了。然后魏京生公开宣布,他见了沙塔克。然后他很快就被抓进监狱了。」
此事之後,魏京生就安排秘書到處散佈,魏京生的被捕是因為沙塔克見了他,責任完全在美國政府方面,逼迫美國政府方面營救他。

再看第二件事,1997年美國總統克林頓為了向美國政府內部表明他營救中國異議人士的功績,事先和魏京生約定在白宮,以在圖書館「不期而遇」的方式見面,都不向外界聲張。
可是,魏京生永遠耐不住要收穫一切馬上到手的成果的機會。
他又毀約。事先又安排了記者會,出了白宮門,就公開發布了消息,並且大事宣揚他怎樣教訓克林頓總統要認清中共的本質。在一個以反共為國策的美國總統面前,充分暴露了魏京生的無知和狂妄。從此,他在西方民主陣營完全沒有了信譽。

然而,西方的紳士、甚至民眾又偏偏把信譽看得比生命重要!
緊接著,本來去歐洲的訪問一路泡湯:英國原訂首相見他,不見了;改為外長,也取消了。魏京生在倫敦大罵英國政府屈從中國政府壓力。
早早準備好的法國、德國等等國家紛紛取消原訂的最高層的見面計劃!最後,魏京生能夠見到的就剩下了捷克同是異議人士出身的哈維爾。
魏京生在所謂「外交」上由於失信、急功近利造成的失敗,對整個的中國民運的打擊是致命的,簡直是罪孽深重!注定了日後的中國民運的頹勢,無可挽回!

2001年6月,魏京生被哥倫比亞大學趕出了校園;後來再來一次機會,進入西部伯克利分校,也被人家趕了出來!
不是他命不好,是太好了。但是,他從不知道謙卑、自律、珍惜和感恩。

魏京生開始造謠,中共在追殺他,所以他要在美國公路超速開車;甚至說克林頓政府要謀害他;美國報紙只好說:魏京生和全世界為敵。
時至今日,還有哪一位嚴肅的外國政要、學者願意見一見魏京生先生?可是什麼外國政要、學者請教他這個、請教他那個,總是放在他的口頭。急了,魏京生就乾脆給外國政要頒發一個什麼獎,來見一見,摟一摟,居然把一位美國前女議長摟得幾乎喘不上氣來,好笑不好笑!

最後,我們簡單地講一講政治運動都必需的五大要素:政治理論、政治綱領、政治路線、政治組織、政治行動。
既然你們要擁躉魏京生當領袖,他具備那一條?
別忘了他今天早已經不再是你們嗲嗲地說的15、6歲的小寶寶了,也是60歲開外的老人了!還拿「第五個現代化」說事?那是和「四個現代化」一樣的政治口號,魏京生不過有點小聰明順著中共的習慣語言給你們個新口號而已,那不叫政治理論、也不叫政治綱領、更不叫政治路線。
政治組織呢?1997年魏京生以准未來中國最高領導人的身份亮相國際舞台,來到美國,那麼多人追捧,甚至有人賣命地勒令解散所有海外民運組織,統一歸順魏京生的所謂的「海外聯席會議」,當年不可謂不表面壯觀,20年下來,剩下了什麼?只剩下了七八條槍,基本是一個人就代表一個所謂的黨在那兒支應,一年一次的會都開不成,就到處化緣、借雞下蛋、當蹭吃蹭喝的寄居蟹。之外,又做了些什麼更上不了檯面的!他進了那麼多的錢,都用到哪裡去了?有帳嗎?就不說了……!
只有一條他做到了:20年的「萬年主席」。
政治行動?1978至1979年和1993至1994年,魏京生一模一樣,就混了不到半年,就進去了;這就叫「一混就現、一玩就栽」:一次「出賣什麼破情報」,一次「要買什麼供銷社性質的所謂銀行」!
時至今日,魏京生發動、領導過什麼像樣的政治行動?在美國、西方民主國家,只會站大街向來訪問的中共頭頭吼一吼,不算什麼有實質意義的政治行動!
難道這些魏京生的擁躉們都沒有看到,還是故意健忘?!如果是故意,那人們就不得不問一句:你們是什麼人,又為的是什麼?!不待這麼害中國民運的!
可是,這就是1997年被「全美學自聯」吹捧為偉大領袖的魏京生;這也就是1997年被有人勒令解散所有海外民運組織,歸順到唯一偉大領袖領導下的魏京生。所以,長期以來無數人告誡人們:跟著魏京生,中國民運的前途就是投烏江!
1997年和1998年,我曾經就魏京生問題發表過二封公開信,今天請人們再看看:魏京生的所作所為是不是被我說中了,他的劣跡幾乎是罄竹難書,太多太多!這樣的人還適合當什麼中國民運的領袖?!那些擁躉們在開中國民運什麼玩笑!你們安的什麼心?!
————————

附件三

致魏京生的公开信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美国 纽约
魏京生先生:你好!
首先祝贺你获得了人身自由和言论自由。你十几年来两次入狱,长期被中共监禁,所表现出来的勇气和毅力令人钦佩。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特別是參與中國民主運動的朋友們給予你熱烈的歡迎和崇高的榮譽,是理所當然的。你出獄後的第一次記者招待會和在其他場合所表現出來的機智和不失幽默,贏得了更多的讚譽,也是十分自然的。但是令我十分遺憾的是你在出獄短短的幾天內,就在一系列重大的原則問題上犯了你不應犯的錯誤,因為事關重大,它關係到中國民主運動的前途,它關係到中國命運的前途,我不得不公開地致你這樣一封信。

在1978年底開始的民主牆時期,儘管我們是並肩戰鬥的戰友,由於各自的工作都非常繁忙,你我之間只有過一次匆匆的握手。遺憾的是,你卻在當年你的一篇著名的文章當中很不友善地不顧事實地不點名的譏諷過我,但是,我並不因此,在你遭受中共迫害的時候袖手旁觀,我和朋友們當年盡了最大的努力為你抗爭,這一點成了中共迫害我的主因之一。可能因此,當你第一次出獄之後不久,當你周圍的許多朋友紛紛離你而去的時候,你來找我,我們有過較多的交往,讓我有可能近距離地深入地瞭解你。所以當你第二次入獄後,有的朋友和你家人希望我出面推舉你為諾貝爾和平獎的候選人時,出於對你的深入了解,你的專橫跋扈、目中無人、言而無信,你身上殘留的紅衛兵遺風和前後一貫的盲動、冒險的政治傾向,是我斷然拒絕的原因。鑑於你再次身陷囹圄,我不贊成對你的批評公之於眾。令我吃驚的是,從現在公布的你第一次出獄期間與海外某組織的朋友的談話錄音中透露,那時你已經著手運作爭取諾貝爾和平獎,並以中國這樣的大國竟然沒有一個人得到過諾貝爾和平獎這種世界級大獎,是中國人的恥辱為理由,去刺激那些年青朋友,這種急迫心情使你犯了一個起碼的政治常識性的錯誤——尊敬的達賴喇嘛是中國諾貝爾和平獎的第一獲得人這個事實。

更令人吃驚的是,你居然不顧中國民主政治史的起碼常識,在記者把你是不是中國民運之父的問題擺在你面前的時候,你卻不敢明確地承認自己不是,竟然油滑地用“別人這樣稱呼我是喜愛我”這種模棱兩可的手法默認了你是中國民運之父的這種完全錯誤的幾近肉麻的吹捧。

在中國的民主政治歷史上,唯有偉大的民主先行者——孫中山先生,才是當之無愧的中國的民主之父。再不會有第二位。
這是不爭的事實。
所有的民主戰士,只是孫中山先生的繼承者和新的歷史時期民主事業的開拓者。
這是一個原則問題,這是個大是大非的問題,這是考驗每一個民主戰士的政治品德的問題。
我們中國,已經有太多的歷史教訓,我們曾經盲目地崇拜過不值得崇拜的偶像,也跟隨製造過許多本不應去造的神。當我們在為中國民主社會的到來艱苦奮鬥的時候,當我們在尋找新的領袖和領袖群體的時候,我們不應忘記,沒有什麼救世主。能救世能救中國的,就是你、我、他——每一個覺醒了的中國人。
無數個看似弱小的豆芽,可以把巨大的磨盤頂起。
多元的社會只有從多元的思想和實踐開始。任何形式的一個主義、一個政黨、一個領袖,都不是中國人民的福祉。憲政民主的中國,再也不會接受一統天下的獨裁者。沒有任何一個人是不存在著致命的缺陷的。民主社會正是建立在不承認個人絕對權威的前提下,以憲政民主來保障每一個人的民主、自由和一切基本權利。
當然,民主社會並非不需要必要的權威和人們公認的領袖和領袖群體,但是,它會比任何社會都更加注重領袖和领袖群體的個人品德,甚至他的一言一行。從某種意義上說,民主社會要管的主要對象正是他的領導者和各種潛在的領導者,而不是民眾。
很自然,對非民主社會的領袖人物的評價,也不是可以草率行事的。

所以第三個令我吃驚的是,你為了凸顯自己的政治家的風度,和作為民主人士的寬容,你在第一次公開評價不久去世的鄧小平先生的時候,你卻不顧全體中國人民的感情,特別是“六四”死難者親屬的感情,一筆勾銷了鄧小平在“六四”事件中對中國人民欠下的血債,在這點上輕易地寬容了他,我想鄧小平自己地下有知的話,也會感到吃驚。鄧小平的功是功,過還是過,他在“六四”對人民犯下的是罪行,不是一般意義上的過。他自己當年就曾心虛地用了一個中性詞彙稱“六四”事件為“風波”,既然他臨終前也不肯道歉,你有什麼理由在獄中作為一個階下囚用向他家屬寫慰問信的方式來顯示你對他的寬容和大度呢?如果你要辯解說,你並沒有在“六四”事件上寬容他 ,那麼為什麼在向美國記者評價鄧小平的時候不提到這“這片刻都不容忘記”的罪行?以至你在赴美後的各種公開場合,在等到了幾十年都沒有的言論自由的時候,除了一次批評天安門事件中學生犯了重大錯誤之外,甚至提都沒有提到“六四”屠殺這個血的事實和促成“六四”事件中學生犯錯誤的中共官方責任。這起碼是不應該的忽略和失誤。
至於其他的一些事關重大的不同看法,就不再一一贅述。

我衷心地希望你能夠聽得進不同的意見,如果這些意見還有一定可取之處的話,為了艱難的中國民主事業,也為了你自己。因為是戰友,才這樣坦率地對你說這些,有不妥之處請批評指正。
祝你身體健康!
藉此機會,問候海外的所有朋友!
徐文立 1997年11月23日於北京
地址:中國北京100053 白廣路二條四號
電話/傳真:86-10-63517814

*********

附件四

致海內外朋友的一封信
徐文立
(1998年3月10日)

看了魏京生最近在香港《前哨》雜誌上的放言,還真是有一點可憐他。怎麼中共拱手把他送給美國人才三個月,他所獲得的鮮花、美酒、西方政要的歡迎,就驟減到讓他歇斯底裏的地步。雖然這一切均未出我之所料,也不免有些可憐他。
近來,不知他為什麼要不斷地向外宣稱:絕對不會成為獨裁者。他這種表示是不是有一點太自作多情了,歷史給不給他這種機會,還太難說,他想得太早了。如果正如他自己所說“開始就把自己定位成什麼角色”,“定得太高”,當事與願違的時候,難免“心裡不平衡”,到那時,就一定更加歇斯底里。
未成想,他這麽快就把自己那篇“成名作”的老底給抖落得一清二楚。原來,他當年直指鄧小平為獨裁者,竟然是毛澤東式的“陽謀”的重演,並非是什麽真誠地想提醒全國人民認清鄧小平的真實面目,而是因為他有共產黨一般幹部的家庭背景,“我在共產黨內部認識的人非常多”,有比老百姓優越地獲取“內部情報”的特權,所以不但為換取個別淺薄的外國記者所賜予的美元,當年大談《參考消息》都登載過的所謂“中越邊境戰爭”的“內部情報”,讓某些外國記者錄下音來出賣給共產黨,作為共產黨治他罪的根據。現在,他又不無驕傲地透露了真情,當年是因為他得到了“內部情報”,才“那麽直接地點名抨擊”鄧小平,老牌的鄧小平“居然經不起”他這一挑逗,親自派人把他抓了起來。
真誠的人們,原本以為是一場嚴肅的政治鬥爭,竟然就這樣被魏京生“陽謀”了。於是,魏京生很有“資格”地把鄧小平和真誠的人們一起玩弄了一番。

難怪,魏京生對第二次入獄不但不氣憤,反而在有人批評美國主持人權事務的副國務卿沙達克私自在1993年會見魏、而牽連了魏的時候,魏一反小氣的作風,竟然說,他不但不批評沙達克,反而要感謝他。要感謝什麽呢?是要感謝沙達克“傻冒”地成全了他第二大“陽謀”:背信棄義地把沙達克事先約定的“雙方均不對外報道”的承諾拋在了一邊,迫使中共不得不抓他,否則就認可了中國已有公開反對派領袖的事實。
如果魏京生第一次入獄還能引起我的同情和對中共的義憤的話,深知他為人之後的我,更知他第二次“陽謀”的底細的我,對他第二次入獄只有鄙視。因為他深知,由於第一次“陽謀”的成功,第二次“陽謀”不用再付出十幾年的代價,所以他才在華盛頓DC向記者誇口“我早料到有這一天”,可以坐在“很熱”的白宮裏;所以他才在赴美的飛機上向記者炫耀他的“寬容”;作為“階下囚”的他,一聽鄧小平去世的消息,就迫不及待地表示他“心里很難過”,並肉麻地向鄧的家屬寫慰問信。
他的一切表演,讓我不由得想起毛澤東奪得政權後,竟然不斷地感謝日本人“侵略”的咄咄怪事,看來他真懂得毛澤東式的“陽謀”: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

既然,兩次魏先生都賭“贏”了,又何必總是把“十八年”掛在嘴邊?有一點歷史常識的人都知道,冤死在共產黨監獄里頭的政治犯大有人在,1979年前就坐過共產黨監獄的政治犯不計其數,坐過十八年以上的共產黨大獄的政治犯不勝枚舉。這些為國為民的無名英雄和為理想犧牲了的英靈,可以無愧地向世人宣布:我是真誠的。
自己揭了自己“陽謀”的老底的魏京生,還敢說自己是真誠的嗎?!

大獨裁者毛澤東、小獨裁者鄧小平,在他們早年參加政治活動的時候畢竟還是真誠的愛國者,在他們掌握國家大權之前的長期的政治生涯中,遠非一帆風順,也受過肉體和精神上的折磨。這一切,並沒有阻擋住他們“去當獨裁者的那種私心”。何況,一踏上政治舞臺就抱著搞“陽謀”的賭徒心理的魏先生的“擔保”,實在讓人難以相信。所以,魏先生大可不必擔心,不輕信他的人民大眾,會在他的身上壓上太重的擔子:“重得我(魏京生)都挑不動”。
請放心,那些倍受魏先生冷落得海內外朋友,時至今日,不是連很輕的擔子都沒有壓在他的肩上嗎?相反,卻不斷地為他分擔照顧他親屬的責任。
對對手居然那麽“寬宏大度”的魏先生,怎麽竟然指責昔日的戰友們沒有主動地跟他聯系?多數還處在艱難環境中的朋友,哪曉得,他那“底特律福特醫院的高級病房”的電話號碼?接受不接受我們打得起的“對方付款電話”?
真讓人想不通,有辦公室、又有基金會、又在通訊條件那樣發達的美國的他,怎麽會忘了我這個1993年底他迫不及待地要找的戰友呢?在我批評他之後,有更“非常方便渠道”的他,怎麽“根本沒跟我聯系”?是不是因為“不當獨裁者”的魏京生,僅僅因為我批評了他,就已經被他斷到了“共產黨的立場上”,成了他的敵人?那當他的敵人也太容易了,難怪現如今的他,應驗了他前秘書喜歡說的一句話:我方將士僅二人。

很聰明的魏京生,不應該這麽快就把民主運動的老前輩和被魏先生指稱為“奴才”的知識分子、“民主墻時期”的老戰友、“八九時期”的新朋友都“趕盡殺絕”。當年,他不是聰明地把大家都主張的“政治民主化”,用共產黨語境中毛澤東、鄧小平最愛用的什麽“一大二公”、“三面紅旗”、“四個堅持”,概括為“第五個現代化”,成為“時尚”那樣,把大家也“概括”在他這個“很重要的”“一個核心”的周圍,“這沒有什麽不好,這非常好”,“我(魏京生)希望大家能夠說得到也做得到”,圍繞在“魏核心”的周圍,管它什麽多元民主的社會能不能真正形成呢?!
夠了,真希望魏先生要大聰明,不要再耍小聰明了。
歷史,怎麽能憑他信口雌黃、隨意捏造呢?!僅僅發生在他一個人身上的事都難以做到實話實說:今天他說,在獄中挨了打;明天又覺得自己這麽大的“人物”挨打,丟面子,又讓其弟找國外媒體去更正。出獄後,他覺得還是說“挨了打”能夠博得同情,於是在赴美的飛機上,斬釘截鐵地對記者說:只挨過一次打。過了幾日,他又覺得,說“經常被打,而且是江澤民、李鵬親自指使的”,更能夠抬高他的身價,就不顧與世隔絕的他,怎麽會知道江、李的手諭的疑問,也不顧前後矛盾,大造起“受難史”來。
這樣造來造去,真不知道他那本將要出版的長篇的“蒙難史”能有多大的可信度?!
更何況,那些大家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的不爭的事實呢?其實,朋友們是念他畢竟做了十八年共產黨大獄,更為了顧全民主事業的整體利益,才給這位“政治明星”留點面子,他卻不知羞恥地指責民主牆的朋友們“太慚愧了,不敢說當時的事實”。
總喜歡往自己臉上貼金的魏先生,不應該忘記,有一次,在我的家宴上,他面對著眾記者和外國友人,居然攻擊八九年為我和他呼籲的三十三位著名知識份子,嘲弄我們還感激這三十三位知名人士,魏京生信口雌黃地說:“方勵之他們是因為事先知道了鄧小平要放我們,才發表了呼籲書,反倒讓我們出不來。你們還『傻冒』似地感謝他們。”
事後,一位外國友人專為這歷史事實,去求證當事人中的一位老教授,氣得老教授從心底裏徹底把他否定。
對於這位從不知“感謝”為何物的魏京生,我本不奢望他對我和其他朋友有一點感激之情,更不打算在國內事務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去清算他冒險盲動、扭轉“民主牆”正確方向的錯誤,他卻得意忘形地挑戰歷史,挑戰“民主牆”的諸位朋友。

那我們就不得不抽點時間去回憶那一段難忘的歷史。
劉青先生不會忘記,早在1979年3月當魏剛發表他那第二篇“成名作”的時候,你就發表了著名文章,批評魏的輕率和盲動。後來,劉青去了美國,依然在回憶錄中批評魏提前斷送民主牆的錯誤行為。這,都是有案可查的。這一點,劉青不會忘記,都尚健在的我們不會忘記,歷史更不會忘記。
歷史,他篡改不了,任何人也篡改不了。
三個多月了,劉青不會不對他介紹那段歷史。他怎麼能自圓其說地在那里捏造他並沒有親身經歷的那段歷史事實呢?
1979年3月底,由於魏的盲動入獄,迫使民主牆的朋友們不得不站出來,為他不負責任的“言論自由”奔走呼號,首先為此罹難是任畹町,之後民主牆的朋友們不斷地發表聲明,並在民主牆前由我主持民意測驗和討論會,向中共當局施加壓力,要求釋放任和魏;並冒著極大的風險,搞到了審魏的現場錄音,並由《四五論壇》整理、發行了這錄音紀錄稿;劉青按事先約定好的分工,去北京市公安局承擔責任,被判三年勞教;我則設法去營救劉和照顧劉的老母,並專門為此成立了“營救劉青委員會”。我同時冒著被捕的風險,在民主牆上公開發表為魏辯護的文章《不公正的判決》。當我被判十五年徒刑、四年剝權時,北京市中級法院在我的刑事判決書中,明白無誤地記載著我的主罪之一:“被告人徐文立於1979年4月8日在『西單牆』散發傳單,污衊《通告》是『使用暴力鎮壓』,『扼殺民主』,煽動群眾抗拒政府法令的實施。被告人徐文立還搞所謂『民意測驗』、發表演講、撰寫文章、張貼散發傳單,歪曲事實,顛倒黑白,煽動群眾,反對司法機關對反革命分子的公正判決和對違法犯罪分子的正確處理。”
以上這些歷史記載,是當時在獄中不可能再做事情的魏先生不願意承認的歷史事實呢?還是我徐文立“不敢說當時的事實”呢?

今天,魏先生招惹得我不得不回憶,這些現在看來多少有一些荒唐、而又不得不做的事情,我至今無怨無悔,並非指望魏先生能良心發現,只求後來人再也不要為魏京生的“兩次大陽謀”付出不值得同情的眼淚。
各位朋友,如果有可能,最好能勸勸魏先生,少在電臺訴說他那些自認為光榮的“先知先覺史”,因為它也是那樣前後矛盾,漏洞百出。
記得1993年他對一位香港女記者吹噓他小時候住在中南海,怎樣被江青阿姨抱過的歷史,他後來長大了,當上了“聯動”頭子如何如何。文革期間的北京人,哪個不曉得“聯動”的厲害,和由它掀起的“紅色恐怖”?但魏京生也沒有必要通過炫耀這段歷史來證明自己血統的“高貴”。可能魏先生沒有想到,就有那麼一位愛較真的老先生,居然把電話打到他父親那里求證,魏老伯比他的兒子坦誠得多,他說:我怎麼可能住到中南海去呢?(最近魏京生又把中南海改為頤和園了。然而歷史的記載,毛澤東入住中南海之前是香山的「雙清」——徐文立注)
到了1997年,《自由亞洲》的現場採訪,魏先生怎麼突然又搖身一變,成為文革時期就識破了毛澤東、江青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民運先驅”了呢?上下一連貫,不難解讀清楚。魏先生的“先知先覺”不過是對當年毛澤東、江青一會兒視“聯動”為紅小鬼,一會兒又因為這些紅小鬼濫施淫威、而把他們定為反動組織的不滿而已。既然如此,魏京生今後不要忘記,再也不要提江青阿姨抱過你的那段野史了,否則真讓“我的人民”(直接采自魏先生那天現場的話語),一旦成了“聰明一點”的中國人時,豈不太容易識破他那“先知先覺”的把戲了嗎?!

——————————

附件五

A Chinese Dissident Turns Freedom in U.S. Into a Prison
《华尔街日报》
一位把在美國的自由變成監獄的中國異議人士
http://www.wsj.com/articles/SB97425584747997975
魏京生在美国处境悲凉,仇视美国政府以及海外民运
http://forum.netix.com/messages/6113.html
【提要】美国联邦调查局工作人员David Welker说,
“人们觉得,魏京生已与整个世界对立。”
摘自华尔街日报 于 March 07, 2006 12:15:51:
魏京生在美国处境悲凉,仇视美国政府以及海外民运
子夜,美国95号州际高速公路,一辆小车以超过100英里 (160公里)的时速向南急驶。驾车的是以“保外就医”为名定居美国的中国前政治犯魏京生。车是借来的。魏京生不停地看看后视镜,对同车的其他人说,“我不得不越快越好,否则,我不知道是否有人在跟踪我。”
已经五十岁的魏京生每晚睡眠不过5小时,但烟是一根接一根、一盒接一盒地抽,不管品牌。
魏京生只用两小时多一点的时间即从纽约开到华盛顿,一般人需要4小时,因为在他看来,追击他的人可能潜伏在任何路口,而这些追击者可能是曾将他关进条件残酷的监狱18年的中国政府;可能是中国流亡海外的民运领袖柴玲、鲍戈、王希哲、王炳章、王军涛、王若望等(魏京生称他们为“疯狗”,可能是中国共产党的特工);可能是哥伦比亚大学,因为原先为他提供住房的哥伦比亚大学已在赶他离开校园(魏京生说“这是出于政治原因 ”);可能是克林顿政府,尽管白宫曾在1997年欢迎他出狱,魏京生说,“他们现在希望我还是死了好”。
魏京生断定,最近,他出了一系列交通事故,罪魁就是这些人。
魏京生的车风驰电掣,路边的交通标志一闪而过,上面的文字他多半看不懂。
1997年,魏京生出狱后来到美国时,台湾陆委会及美国国会的个别议员曾寄希望于他对北京当局的控诉有助于加强国际舆论谴责中国的人权状况的声浪。然而,时隔不久,他的狂妄和无知便使几乎所有在他来到美国后见过面的人士都与他如同陌路。
由“中国劳改基金会”负责人吴弘达推荐给魏京生当助手的美国联邦调查局工作人员David Welker说,“人们觉得,魏京生已与整个世界对立。”
魏京生在中国并没有受过多少教育,作为北京动物园的电工及“文革”极端组织“联动”的基层成员,其见识的浅薄和言谈举止的粗鲁是可想而知的,何况他自1979年以来大部分时间是在监狱中度过的。有鉴于此,现居美国的中国著名异议人士严家其、王若望、刘宾雁等曾一再劝告他抓紧时间补习初中文化课程,并多看些书籍,增长知识,以免对公众发言时贻笑大方。然而他觉得这些忠告实际隐含对他的“羞辱”,心生恶念欲图报复。
当有人问魏京生解决中国政治专制体制的办法时,他会不假思索地说:“美国根本不应该与中国打交道,应当断绝与中国的所有贸易关系。”哥伦比亚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黎安友(Andrew Nathan)说,“我们曾告诉魏京生,‘这已不是争论的问题’。但他对我们所说充耳不闻。魏京生已不太为人们重视,因为他的观点已与政策问题不相干。 ”
从那以后,桀骜不驯的魏京生与朋友们的关系一个一个地闹僵,政治联盟也一个接一个地失败。他毫不掩饰地抱怨 ,除了几名领取台湾情治机构津贴行事的人士尚能与他“合作”之外,海外民运的著名人物几乎都将他逐之门外。更令白宫气愤的是,魏京生出于强烈的妒忌心竟当众诽谤声望远盖过他的中国民主党的创建者徐文立、王有才。与他有相似经历的另一名中国前政治犯王希哲,为此向纽约法院以诽谤罪起诉他。
在哥伦比亚大学提供给魏的公寓里,地上散满了书籍(大多是用他看不懂的语言出版的,放在房间里仅作为装饰),烟灰缸中的烟蒂、烟灰越堆越高。魏京生在那里一遍遍向来访的记者解释,为什么那些不同意他的观点的人是他的敌人。魏京生说,“对我最大的批评是为什么我不听从别人的意见。当我是对的时,我为什么要听他们的?所有卓有成就的人都有这种特性。”
魏京生说,“我当克林顿是我的敌人,克林顿也把我当他的敌人。当然,他不便直接说,但他指使别人叫我闭嘴。在中国,他们简简单单地将你关进监狱;在美国,他们总有其他办法控制你。”当美国报刊拒绝发表他的文章、政治人物不愿见他时,魏京生相信,他们都是听命于克林顿----一个支持同中国进行自由贸易的人。
美国国务院官员说,克林顿政府并没有把魏京生当敌人。至于魏京生说,美国政府希望他还是死了好,国务院官员说,“他当然有权随他说,但设计交通事故不是美国政府的行事办法。”
光著脚,穿著T-恤的魏京生,从裤袋里掏出一个形同马桶的打火机,出示给记者看,说:“中国制造”,接着他便打开话匣子,重复那些至少已被他说过好几百遍的话:“人们问我是否恨邓小平,我说,‘不,恨他干吗呀?我恨的是那些被中国政府折磨却还替中国政府作帮闲的人。’”在场的人都明白他所指的是谢万军和王丹,因为他们都支持白宫决定实现美中贸易关系正常化。
1999年1月8日,在美国国会的一次情况简报会议中,他与中国流亡民运人士王希哲、薛明德等推推搡搡,高声叫骂,并指王希哲为间谍,结果王希哲愤然以诽谤罪将他告上法院。同年5月,在布鲁金斯研究所组织的天安门事件10周年研讨会上,魏京生再度让满屋子的中国问题学者目瞪口呆----他大喊:“华盛顿是天安门镇压中的同谋”。魏京生说,“虽然没有不容置疑的办法证明天安门事件完全是美国政府的责任,但我们可以以此透视美国在人权问题上的态度。”
魏京生几乎与所有中国流亡政治异议人士闹翻,甚至成为永久的敌人。刘青曾是魏京生在北京西单“民主墙”运动中的老友,如今受雇于美国“亚洲人权观察”组织,他告诉记者,现在他们“已没有任何关系。”
1998年,加州大学大伯克利分校邀请魏京生前往该校完成狱中回忆录。他住的公寓禁止吸烟,然而爱烟愈命的他却房间里弄得烟雾腾腾,经常引致公寓的火警警报器大作。6个月后,他被撵了出来,其时他的回忆录尚未完成。
哥伦比亚大学给他免费提供住房和医疗保健,还为他妹妹魏玲提供英语辅导,但该校最近已要求他在明年6月之前搬走。“人权观察”组织的创立者Robert Bernstein说,“魏京生在哥伦比亚大学什么也没干,我们不能永远资助他 。”
接受台湾陆委会津贴的魏京生现在花大量时间在中国问题上游说那里的政治人物,呼吁美国支持台独和藏独,但他的个人见解往往与政治现实间的存在巨大反差,而他丝毫不在意这些。当穿著宽松的蓝短裤、皮凉鞋,拿著香烟的魏京生姗姗来迟地走进会场时,人们多半都不愿搭理他。
前不久,在马里兰州的一家超市,魏京生又一次与那些看不见的敌人交手----他在那里使用信用卡购买一宽屏幕彩色电视机被拒。魏京生说,“他们又在跟我捣鬼。”他断定,中国的特工曾在他的信用卡上作手脚。
目前的孤立处境没有让魏京生倍感烦恼。不过他仍试图说一些自命不凡的大话来引起周围人们的注意,同时安慰自己,比如,他会说:当中国共产党政权崩溃,他当选总统时,历史将证明他魏京生是对的。魏京生的结束语通常是:“大多数人不同意我,但最终他们将发现我是对的。我的主张是在监狱中的漫长岁月中思考出来的,永远不会改变。”
(陈政三摘自2000年11月15日的《华尔街日报》)

————————

附件六

魏京生先生原本是反共的嗎?
徐文立
(2016年10月19日)

王希哲先生曾經多次斬釘截鐵說、今天又說:「实话说,民主墙时期,只有一人是公开了反共的。这就是魏京生。」

其實大謬。魏京生先生原本是反共的嗎?
倘若,魏京生先生原本是反共的。他就不會說出:「为民主的斗争是中国人民的目标吗?文化革命是他们第一次显示自己的力量,一切反动势力都在它面前发抖了。」(引自《魏京生于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五日在西单墙贴出的他的第一张大字报,后发表于一九七九年一月八日出版的《探索》第一期》)

在這之后,魏京生先生1997年11月16日到了美國還曾经强调,文革是當代中國民主運動的源頭。不然,魏京生先生也不會強調他父親和毛澤東、江澤民的來往,並有專文;更不会透露,他小時候,江青親手抱過他等等微妙的情感。
因為我們中國人都懂得中共「延安整風」之後,至1976年前的中共就是毛澤東的中共。魏京生先生有这样反共初心吗?没有。當然,這也并不是什么错误。魏京生1978年民主牆時期的幾篇文章基本上寫的很好,就足夠了。只是王希哲先生不要這麼为魏京生先生作这么肯定的结论。
正如范似棟先生所言:「魏出身於低層中共幹部家庭,他父親是中共軍人出身, 這類人員是中共成員中最愚昧最殘暴的類別,他們是毛澤東統治的最堅定支持者,沒有毛澤東的農民造反他們怎麼能翻身,進城都難」,他只是中共軍隊大院中不得意的中下層軍官的孩子們的頭目想出人頭地而已。

如果說他在民主牆初期的實際表現,你說魏京生先生是個反對鄧小平份子、 嚴厲批評過中共,倒是貼切的,有文字在。
下面我引述的范似棟先生的文章《一個德國人筆下的魏京生》,我核對過台灣出版的《魏京生前傳》,范似棟先生沒有任何篡改,完全忠實於《魏京生前傳》 原書,就可以準確了解魏京生先生和文革的淵源和割捨不斷的聯繫。

——————————

附件七

一個德國人筆下的魏京生
http://blog.boxun.com/hero/fansidong/3_1.shtml
范似棟

魏京生過去是怎樣的一個人?
還不到蓋棺論定就評論一個活人, 一個被政治包裝得嚴嚴實實, 面目全非的人物, 一個在顛倒的時代被顛倒的中國人, 說起來真夠難。
首先由誰來說呢? 中國政府的話, 海外的中國人不怎麼信, 國內的中國人也不怎麼信。即便拿出魏的檔案, 似乎是真憑實據, 人們也還懷疑是當官的編故事糊弄老百姓。如果有一個知根知底的人出來說話, 人們也不信, 怕那人也是被政府收買的或被中共嚇怕了的。
政治這個東西太骯髒, 一沾上它的邊就說不清。
所以我舉手發言告訴大家, 根據我的調查和研究, 魏京生是一個不思改悔的罪孽深重的壞人, 對這樣一個毛澤東思想培訓出來的下流的犯罪分子, 大家不應去信, 更不要去捧。
但是大家一下子轉不過彎。有好事者王希哲在餃子會議上問魏京生, 你有沒有在文革中打過人? 魏矢口否認。於是有種種流言, 說我可能是妒嫉魏的名望, 又說魏京生自己都納悶, 范似棟以前都不和我認識, 怎麼就和我擰上了。這話有點道理。比如, 北京看不起或不看好魏的人, 他們多少與魏見過面, 說過話, 共過事, 他們說魏不好還有點根據, 而我和魏京生是素昧平生, 從無來往。
有民運圈子裡的人來問我, 你怎麼會知道魏的過去所作所為? 你不是北京人, 你怎麼能這樣肯定魏在文革中有犯罪行為呢? 我坦白地說, 我是根據我的文革生活經驗, 綜合分析有關魏的許多資料, 如魏的文章, 魏的歷史, 然後推斷出來的。我當然沒見過魏京生打砸搶, 但我見過文革初期來上海點火串聯的拿著皮帶到處打人的北京老紅衛兵,也親眼見過上海的紅衛兵打砸搶,文革時我所在的中學裡就有好幾個老師被打死打殘。我認識那些打死老師的紅衛兵,有些還是我的同學,我熟悉他們和他們的思想。我也熟悉中共高幹子弟和自詡的高幹子弟。

我是在79年聽說魏京生和他案子的。我一早就不喜歡魏并懷疑魏不是個好人, 原因有以下幾個,一是魏出身於低層中共幹部家庭,他父親是中共軍人出身, 這類人員是中共成員中最愚昧最殘暴的類別, 他們是毛澤東統治的最堅定支持者,沒有毛澤東的農民造反他們怎麼能翻身,進城都難;二是魏曾經是‘聯動’成員,‘聯動’的成員絕大多數是66年紅八月中最兇殘的一族, 紅衛兵不是都犯事的, 也有安份守己, 明哲保身的紅衛兵;三是魏在七十年代未向鄧小平發難, 不利於異議活動的生存和中國政治的非毛化;四是魏的文章有流氓暴戾氣, 文如其人, 這一點最重要但往往被人忽略;五是當時西單牆的其他參加者都對魏的這一行為表示異議和規勸, 魏卻一意孤行,置異議活動的整體利益於不顧。
雖然人們聽我這樣說,知道我不是信口雌黃,但多數還是將信將疑。那麼,有一本書可以說明問題,證實我的看法和結論。

那本書是98年9月在台灣出的, 書名叫《魏京生前傳》, 是魏的一個德國朋友, JURGEN KREMB (中文名周勁恒)著, 葉慧芳譯, 捷幼出版社印行。魏京生為這本書寫了前言。
前言開頭就是:“周勁恒先生是我的老朋友。他和他的妻子周素禧在北京當記者時認識了我, 從此我們兩家即成為好朋友。他對我的了解不僅僅是聽我說的, 而且從我的家人、朋友、老同學那兒聽到許多連我都忘記的舊事。”
接著魏又說:“我聽到有人批評周先生, 說他的書讚揚得太過份, 批評得太少。開始我不打算替周先生辯解, 當事人嘛, 應該避一避嫌疑。免得別人說你不夠謙虛, 不夠虛偽, 不符合中國現行的行為準則。但我又想, 多少年以來, 中國人遵守的這套虛偽的行為準則是好的嗎?它弄得人們都不敢說公道話, 不敢愛憎分明, 不敢去偽存真, 不敢抑惡揚善。”“所以我決定替周先生說幾句公道話﹔這也是我應承擔的責任。 讓那些虛偽的準則見鬼去吧﹗反正我從來也不是什麼循規蹈矩的乖寶寶。”
魏京生的這些話很可笑, 令人回憶起紅衛兵時代的混蛋邏輯。 明明是周為魏作傳, 為魏辯解, 魏反而說成,“我決定替周先生說幾句公道話”,“替周先生辯解”。 魏的人品可想而知。
現在我們打開這本書的正文, 看看這個“從來也不是什麼循規蹈矩的乖寶寶”在文革中做了些什麼。這本書中如果是讚揚魏的話, 我們不必太當真, 因為周與魏一家人之間的關係非同一般, 而且材料來自魏京生和魏的家人, 周先生對中國所知有限, 沒有可能分辨材料的真實程度。如果是涉及魏在文革中的壞事和醜行, 我們不妨作為魏的罪證認可, 且視之為冰山一角,因為魏京生只有隱瞞的可能, 包括向魏的兩個妹妹, 魏玲和魏珊珊, 絕不會無中生有往自己臉上抹黑。
該書第四章第90頁, “年輕一代在不斷灌輸學習雷峰的思想教育之後, 也準備為毛澤東空洞的任務效命, 魏京生, 石峻學, 姚家霖, 張秦的團體也不例外, 他們就像所有紅衛兵團體一樣, 打砸燒搶讓人害怕。年輕人血氣方剛, 殘暴好戰, 兇殘的叛逆性格, 己經準備好要顛覆整個中國社會。他們從一出生開始, 就在中國傳統的桎梏下教育成長, 現在他們從對毛澤東的神化崇拜中獲得鬆綁, 於是義無反顧地追隨紅色皇帝, 不管是否會讓自己和他人陷入絕境。”
第91頁, “現在, 革命, 暴動, 血腥暴行是魏京生, 石峻學和姚家霖每天的功課。在這一場中國歷史上最血腥殘暴的權力鬥爭下, 理想和狂熱變成了鬥爭者的工具, 但他們卻不自知。他們相信, 毛澤東的所作為, 是要帶領他們成為新人類的典型, 創造更美好的世界。正如同數百萬年齡相近的年輕人一樣, 他們要掀起狂風, 席捲全國。”“紅衛兵也可以逕自到公安單位, 任意調出別人的檔案資料, 然後蜂擁群集到階級敵人的住所, 把人揪出來毒打, 公開屈辱一番, 焚燒書籍, 破壞古物, 藝術品。 凡是階級敵人, 壞分子臭老九, 知識份子, 都難逃抄家的命運。”
第92頁, 描述了魏京生和其他紅衛兵抄家的情節。“被抄的是當時的北京工商聯主席的家。在二樓有許多珍貴的捲軸和花瓶, 房間內, 整片牆都是書架, 這真是典型的資產階級。但是這群年輕人還不敢開始打砸破壞, 直到廚房裡傳來砸瓷器的聲響, 魏京生這班人才開始砸這些古董。”
第93頁,“現在, 所有的學校都搭起了所謂的牛棚, 學生們可以任意地把老師, 校長, 或是同學之中的反革命分子關起來, 審訊, 或是在這兒折磨, 整死他們。 他們要發起全國反學術權威的鬥爭, 要打倒知識份子。魏京生的同學有人隨身帶削尖的鐵柱, 以便隨時刺向階級敵人, 讓流出的血柱沿鐵柱而下, 就像暴風雨時, 屋簷宣洩而下的雨水一樣。 有人拆下了單車鏈掛在脖子下, 當成武俠小說裡的流星錘, 準備隨時讓敵人腦袋開花。現在校園裡衝突事件不斷, 為了自保, 魏京生和石峻學也總是隨身帶一支削尖的箭, 幸好, 他們從來沒有用過。” 這裡說魏和他的同學是為了“自保”才隨身帶一支箭, 這個“自保”的動機似乎不可信, 因為當時被打倒的知識分子才有自保的需要, 而打砸搶的紅衛兵沒有這個必要。至於有沒有用過的問題, 我想即使用過, 魏也不會向寫書的洋人承認。
“七月底, 他們又參加了兩次抄家行動。第一家是位於北京城西的郭沬若家。”“隔天晚上, 他們去抄齊白石的家, 齊白石是中國知名畫家……”
第94頁, “魏京生也參加了這兩次抄家行動 魏京生跟著這些藍色裝朿的同學, 他們大吼小叫地爬上來時的卡車, 活像是一票流氓無賴。”
第98頁, “魏京生是狂熱的毛主義分子, 為了革命的榮耀, 要他動手打架, 對抗階級敵人, 他絕不遲疑。”必須說明一點, 那時所謂的階級敵人哪有與魏京生和紅衛兵們‘打架’, 或‘對抗’的機會和權利, 只有被歐打被侮辱的份。這個錯誤不知是魏故意說錯, 還是洋人的筆誤。待考。
第五章, 第121頁: “在他們學校裡, 暴行橫肆, 一團混亂。三樓教室儼然就是一座賊窟, 學生聚集在此研商如何打劫附近商家。一次, 他們洗劫了玉泉路上一家酒家, 結果老待子和老狗(注: 魏京生在中學時的渾名)醉得不省人事。中學生還去偷附近人家養的貓狗, 吃了肉, 把毛皮釘在牆上。”第125頁, 魏京生參加了一個北京老紅衛兵組成的毛澤東思想合唱團, 但是他們缺乏經費, “於是魏京生的一位鄰居—楊小陽, 跑去撬開紅衛兵抄家倉庫的鎖, 這兒有紅衛兵在各處抄家沒收的寶貝, 現鈔, 存款簿和首飾。小陽決定也沒收部分現金和存款簿, 作為活動的經費。當時, 沒收家產不是件稀奇的事, 毛澤東的私人秘書陳伯達, 江青, 特務頭子康生, 還有地方幹部的家裡堆滿了抄家沒收來的古董珍寶。小陽裝了一麻袋現金和存款, 後來他還用偽造的印章盜領存簿裡的錢, 全部作為合唱團活動的經費。”“剛開始時, 魏京生只在合唱團擔任一般工作, ”在魏和小陽去了趟廣州回來後, 小陽被捕, 魏接任合唱團負責人。另據陳勁松撰寫的《魏京生傳》所述, 這次楊從抄家物質中盜竊了廿萬元的現金和存款。這在當時來說是一筆相當大的金額。 魏和楊關係親密, 魏對楊的盜竊是共同參與或事先知道, 還是事後才被告知, 我們不得而知。但當魏一伙開始大把化這筆錢的時候, 魏不可能不知情。按文革時的刑事處罰案例, 盜竊廿萬元的案犯必判死刑, 知情不報, 共同享用贓款者也要判個十年至十五年徒刑。第六章, 第135頁,“北京完全陷入混亂之中。魏京生一回到家中, 先招來父母一頓責罵。‘聯動’的紅衛兵在北京胡作非為, 就像土匪一樣。魏京生也曾是其中的一員。他們在大街遊竄, 糾纏不跟他們走的女孩子, 還隨便動手打人, 對抗公安警察。整體而言, 早期多數紅衛兵是幹部子弟, 他們的一個口號就是: 紅色恐怖萬歲。”這本德國人寫的《魏京生前傳》, 我們暫時看到這裡。我們有沒有必要再去翻查有關魏醜行和罪惡的其它資料? 那些資料很多, 有的說魏京生曾強姦多名女子;有的說, 文革那幾年魏京生的弟弟是個街道上稱霸一方的土流氓, 而魏則比較好, 不常插手這些流氓事務, 諸如拔份兒打群架一類事兒;還有一個曾在文革時期被綽號老狗的紅衛兵打傷的老人, 現在美國願意作證; 也有人揭發67年魏曾偷過王某的自行車, 被抓住後拒絕認錯和道歉;也有人說魏是聯動的一個搞宣傳的小玩鬧;有的說魏在文革初期, 因不是高幹出身, 常常被高幹子弟欺侮, 所以魏喜歡冒充高幹子弟。相信魏京生一定否認這些資料的真實性, 我們也無法證實這些資料, 所以我們也不必多費心思, 翻閱那些資料, 也不必多費口舌, 說魏還有其它的醜事和罪行。有這一本《魏京生前傳》就夠了。真的夠了。中國共產黨好不好? YES OR NO容易犯簡單化的錯誤, 不同背景的中國人可能有不同的結論。但是如果說中國共產黨有些事做得不好, 犯有錯誤, 甚至罪行, 我想一小撮之外的中國人都會贊成。那麼, 哪件事做的最不好, 罪大惡極呢? 我想非文革莫屬, 文革中哪一種人最壞? 打砸搶抄的紅衛兵最壞。如果還有人說魏京生是好的,無罪的, 清白的, 你覺得噁心不噁心?現在, 我相信所有有正義感, 有良知, 對中國文革受害者有同情心的人, 無論政見, 無論國別, 無論階級, 都會像我一樣從心底裡鄙視, 否定魏京生, 把他釘上罪惡的十字架, 直至永遠。

————————

《老虎》全書連載26第四章第三節魏京生案
http://blog.boxun.com/hero/200912/fansidong/28_1.shtml
魏京生於七八年底曾經在西單牆貼出他的第一張大字報,其中寫道:「為民主的鬥爭是中國人民的目標嗎?文化革命是他們第一次顯示自己的力量,一切反對勢力都在它的面前發抖了。」[11] 這說明魏京生當時對文化大革命還是肯定和留戀的,魏還認為文化革命就是「為民主的鬥爭」。文革後的中國,肯定還是否定文化大革命是一場嚴重的政治鬥爭,除了文革派的少數人以外,幾乎所有的中國人都反對和否定文革,而魏京生恰恰肯定和贊美文革。這是個很值得深思的問題,可能魏擔心那件二十萬現金的案子,被司法部門重新追究。如果文革是對的,是「為民主的鬥爭」,那麼他們的那個盗竊案子也可能被認為無罪。
在北京公安局搞的一大叠材料中,魏的主要罪行是:七九年二月二十日,中越戰爭的第四天,魏京生向西方記者提供了我國參戰部隊的指揮員姓名,出兵、增兵數目,戰鬥進展和傷亡人數,以及軍委會議日期等軍事情報。
三月十六日,鄧小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慶祝中國軍隊由越南勝利歸來的集會上,發表講話。談了對國際形勢、中越戰爭的看法,談了北京、上海各地的街頭運動情況,其中談到社會秩序遭到破壞,有人阻攔交通,有人向外國人出賣情報,也有人當暗娼,并表示要逮捕一些人。[12]鄧小平再也不說西單牆和人民廣場「好的很」一類話,而是面有愠色,話中帶火。整個會場是一種嚴肅、沉重的氣氛。
當然,和上海二、五卧軌事件造成的社會影響和經濟損失相比,個別人向外國人出賣情報僅僅是偷雞摸狗的小事。
魏京生聽說了鄧的黨內講話,他應該想到鄧所說「向外國人出賣情報」就是指的他,這意味著將被逮捕的第一個人就是他。他把這事告訴了一起辦《探索》的合作者楊光。[13]
任何人在巨大的心理壓力下都會做出反常的舉動。三月二十五日,北京西單牆又出現了魏京生針對鄧小平的大字報──《要民主,還是要新的獨裁》。「人民必須警愓鄧小平蛻化為獨裁者。」「他的行為已表明他要搞的不是民主,他所擁護的也不再是人民的利益,他正在走的是一條騙取人民信任後實行獨裁的道路。」[14]
魏曾經把他的那篇文章拿到西單牆的「聯席會議」[15]上,說要「舉行大規模的抗議集會,發表聯合聲明,旗幟鮮明針對鄧小平,戳穿這個忘恩負義的獨裁者」,卻遭到幾乎所有人的反對。[16]聯席會議的召集人劉青問魏,「你有沒有做過違法的事?」魏矢口否認。
(索引略,請查看范似棟先生《老虎》)

————————————

附件八

草先生的觀念太過陳舊
徐文立
(2016年10月22日)

這樣說,草先生一定接受不了。那我們就看看、論論。
最近在《獨立評論》上,草先生發表了:
草庵居士“我认识的老魏兼谈其他” 2016-10-20 14:32:28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69469
通篇文章的觀念還是五、六十年代在中國大陸學來的:什麼社會主義、共產主義、资本主义、极左路线、右翼路线、中国工人运动、領袖等等;以及草先生自己的政治主張:社會民主主義、或者民主社會主義……。草先生文章涉及的其他問題的謬誤,今天暫不談。

為什麼說草先生的觀念和思維陳舊呢?
他能夠告訴我們:世界上存在過什麼叫資本主義國家和社會主義的國家嗎?現在世界上,不就是有民主社會和專制社會、半專制社會之分嗎?不就是有正常社會和非正常社會之分嗎?
特別,在論當今中國事和人上,由於草先生不懂「民主大廈的『基礎論』和『位移論』」,或者不願懂,他的觀念和思維自然陳舊。
我們討論問題不宜搞空對空;特別請不要引用能夠嚇唬死人的洋名詞和誰也聽不懂的話和所謂「經典」來說事。說點我們自已的話。

我們先看看中國的現實——
1, 中國現在是全世界私有化程度最過分的國家。西方民主國家的國有企業,因為嚴厲的法治,它依然是國有企業。中國呢,幾乎所有的國有企業都是權貴「化公為私的私有」;權貴「化公為私的私有」幾乎成為中共一黨專政的經濟基礎、操控市場經濟的黑手、擴大貧富懸殊的源頭。雖然極不合理,但是是客觀存在。由於它沒有任何合法性基礎,遲早是會被剷除的。
2, 中國現在正在逐步實現社會的高度自治。不然人們怎麼那麼樂於談論和斷言:中共中央的政策出不了「中南海」呢?而且,中國包括港、澳、台和網路早已實現多黨制和一定程度的言論自由,「黨禁」和「言禁」在一定意義上已經被打破。儘管中共還用酷刑、綁架、電視示眾,也擋不住社會良知在國內外的輿論舞台上大罵共產黨!儘管千瘡百孔的中共專制者心不甘、情不願,他們也無可奈何。這就是市場經濟(哪怕不完全)、社會自治、私有化、因特網的威力。

「中國的大現實」不能不搞清楚、也不能視而不見、或者故意不肯正視;那,觀念和應對思維就一定陳舊。
不難知道我們期盼的西方「憲政民主」的「基礎論」主要就是二條:
1)全社會的高度自治;
2)公民用契約合法擁有包括土地在內的私有財產的神聖不可侵犯。
這麼一對照,中國的社會整體是不是已經逐步「位移」到一個正常社會的基礎上來了?

但是,中國離一個真正的正常社會還有根本的差異,那就缺什麼補什麼:(此文暫不討論怎麼辦、怎麼補的問題)
1,結束中共一黨專制,極難解決;
2,軍隊國家化是關鍵,極難解決;
3,徹底剷除權貴「化公為私的私有」,很難解決;
4,真正保護私有財產(不包括權貴「化公為私的私有」)神聖不可侵犯,需要以剷除權貴「化公為私的私有」為前提;
5,土地實現公民個體的真正私有化,需要立法;
6,相對合理地調整貧富懸殊,這並不難;
7,實質上實現多黨制和言論自由,已經就剩立法。
所以,現在中國問題不是靠傳統意義上的「革命」、特別所謂「共產革命」、「殺富濟貧」、「工人運動」、「工人領袖」、什麼左派和右派可以解決的。非要這樣說,那就是有點故意了。

中國近現代史告訴我們,中共不可謂不狡猾。而且,它的「革命」,現在看來,實質上是真正意義上的「復辟帝制的反革命」。
中共從上世紀20年代開始,他們不斷調整策略,不論他們怎麼折騰,就是在國民政府十分脆弱、軍閥內戰和割據、民不聊生、社會動盪的情況下,他們也只能在江西、鄂豫皖和陝北有幾個小小的根據地,毛澤東的路線也救不了中共,30年代幾乎被蔣公的國民政府剿滅。倘若不是日本入侵、蘇俄輸血、美國失誤,中共它斷然竊取不了政權。

為什麼?這就是因為民國時期,開始是正常社會的基礎了:
1)全社會的基本的高度自治;
2)公民用契約合法擁有包括土地在內的私有財產的神聖不可侵犯;
這二條就這麼厲害。
所以,對於已經逐步位移到正常社會基礎的中國,也已經不是傳統意義上的「革命」能夠解決的,你也發動不起來;特別是,反對派擁有武器和軍隊的可能,幾乎等於零。就是中共內部的兵變和政變,也跟中國民運幾乎沒有關係。
不過你要說結束一黨專制,實現憲政民主就是「革命」、「顏色革命」,那倒也是。我贊成。

當然我知道、也明白,舊的觀念和思維模式是有慣性的:
無奈中國民運也是喜歡為別人貼標籤、搞「政治正確」的團體;王希哲先生一旦被人們貼上了「投降派」的標籤,他的中肯之言,也就沒有人肯好好地想一想是不是有道理了。
王希哲先生說得極為深刻——
「但怎么革命?一些人主张用枪用炮,甚至提出CIA训练几百名民运斩首突击队,空降中南海斩首习近平一干人,革命成功。多数人还是觉得不现实,提出还是政变好。魏京生最代表,他就讲还是政变,最好军事政变。但政变军事政变,有你民运什么事?只能望天打卦等着好消息。这好消息一定会来,魏京生等好些人都说了,因为中国经济面临危机,什么都危机,很快崩溃,所以革命、政变一定到来,共产党一定被推翻下台。不错的,今日右派左派都在说,中国经济危机一定要来。但大家不要犯马克思犯过的错误。二百多年前,资本主义长期发展后的第一次经济危机来到,天昏地暗,马克思就断言,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不可克服的内在矛盾要爆发了,资本主义社会要炸裂了,“资本主义的丧钟敲响了”。后来才发现,这资本主义的第一次经济危机,不过是少女初潮的月经,吓得要死,但流点血就过去了,今后每月来一次,从此不再大惊小怪。现在中国面临的经济危机,也不过是共产党领导搞资本主义后必来的第一次经济危机,第一次“少女初潮”,什么“崩溃”呀,“革命”呀,“政变”呀,不敢说一点不来,但还是能应付过去的,今后就不会再大惊小怪了。再说,军事政变,当年叶剑英们必须把主席华国锋抓在手里才能搞,才能正统,才能“挟天子令诸侯”,今天谁能对党总书记军委主席习近平搞“军事政变”?你政变了,就没有人起兵反政变?就能呼喇喇一片支持“伊利埃斯库”,把习近平夫妇逮捕枪毙了,全国平平安安高高兴兴坐下来“搞民主”?没有全面的混乱和内战了?其实,就是真政变了,也是共产党自家的事,某派当政收拾局面,没有民运什么事。魏京生表面高调,实际透露了自己对民运没有了信心。」
希望有人能夠聽懂、能夠明白。
最后编辑时间: 2018-12-06 02:16:04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