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唐夫   对台湾选举的联想 2018-11-27 09:06:20  [点击:3602]
对台湾选举的联想

唐夫


我不知道作为一每一个大陆中国人,有没有权利在屏幕上看到台湾的选举,从头到尾,由上至下,从老到幼,由男到女。我更不知道作为大陆的每一个中国人,如果看到台湾选举,会不会设身处地想想,都是人,为什么如此不一样。大陆人常常以不关心政治为清高,不关心自己应该有的权利为超脱,更不关心到见到坏人坏事而应该制止为聪明。其实,每一种邪恶与自己都有生死存亡的厉害关系。以这种心态和社会状况表现出来的麻木不仁,不但令人不寒而栗,而且恐怖而荒谬。

以最近重庆那公交车上的一个泼女人和驾驶员的打斗为例。没有一个人出面加以制止,结果呢,车毁人亡,全部同归于尽。这就是没有正义的恶果。我曾经在芬兰公车上看到两个中东流氓调戏芬兰姑娘,公开说下流话,指手画脚,恶心十足。正在这两个混蛋洋洋得意的时候,旁边一个芬兰小伙子挺身上去,抓住一个小伙子的脖子撑起来,捏住拳头说,你敢这样,再说.....!旁边那个随同根本不敢动手,都吓得惊慌失措,眼看到站开门,就逃之夭夭。由此可见,当民间的正义存在,邪恶就敢张狂。如果那天车上要是两个中东人还敢继续作恶,整车芬兰男人都会义不容辞,一块揍昏他们不可。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不同的国家,结果截然不同。当一个邪恶国家的邪恶势力占据上风的时候,那就很悲剧了。

所以,只有通过民主的制度,才能产生民主的力量。这是不争的事实。一个政府的邪恶与正义,必须以制度来保障而不是寄托于个人明君圣主。与世界各民主国家一样,台湾的制度经过蒋经国的开放,李登辉再接再厉的实现,才有了现在的选战激烈而张扬,人人奔走相告,激情踊跃,每一个人都关注自己手中的每一次选举权的选票投放,每一个人都倾心听取竞选人的表述和媒体对他她的一生所作所为的揭示,从道德品行,到工作作风,学历生涯,能力,智慧,健康,家庭,等等方面的描述,让公众人物全方位的展现在众目睽睽之下。

在这样民主的制度下,自然而然会出现人中龙凤,能者上千,优胜劣汰。民主制度不允许礼物,不允许关系,更不允许巴结与投靠。这样的制度必然任人唯贤,而非是任人唯亲。

我在台湾的时候,又一次靠近讲台前听选举人的演说,与马英九不过咫尺距离,看到他在屏东的台上对人民的态度,也看到民众对他的希望和寄托。我不由联想大陆人连这点机会也没有,真可悲呀。每天晚上观赏电视,也能看到名嘴对台湾政府的批评,讥讽,挖苦,甚至对政治人物的攻讦和丑化,都事之泰然。这样一来,那个当官的还敢胡作非为?简直就是如履薄冰。台湾透明的政治,台湾的公务人员的人格,那是中共统治的大陆望尘莫及的清廉。我甚至去见过县长,和他们的交谈是那么亲近自如,毫无阻隔。但我在中国大陆要想见到区长,除非我有特殊关系和昂贵礼物。

这就是大陆与台湾的分界线。为什么大陆人对官僚的监督和对自己的应有的权利通通放弃了呢?这要“归功于”毛泽东搞的运动不断,对自由民主思想残杀和剿灭空前绝后。更有邓小平的坦克,江泽民的屠人换取肝肾。到习近平更是人人自危,草菅人命。于是,中国大陆失去了民主思想根苗,根本不知道选票有什么作用,对自己有多么大的影响力,对子孙后代有多么深远的意义。结果,人人以急功近利的方式,跟随了中共的送礼和逢迎而成为狗一样的姿态胁肩谄笑对待官吏。这样的状况下,必然是冤案越来越多,国民道德越来越沉沦,结果中国的今天成为一个腐败之国,一个失去道德良知之国,一个可以任意抓捕有良心的律师之国。面对这样恐怖的局面,大家仍然视若无睹,甚至在二十一世出现了穿着皇帝新衣的家伙,改名为主席,要人民对他除了顶礼膜拜,就是一块做梦。这和台湾民众相比,多么大的差距?!作为中华民族所谓礼仪之邦的数千年文明的国度,而今变得如此野蛮,如此猥琐,如此低劣,这不是每一个炎黄子孙的耻辱吗?不是的,因为炎黄子孙已经把耻辱二字的意思都通通颠倒了。

对于台湾的民主选举,因为中共的不断抹黑,不断的污蔑,不断的误导,让大陆中国人以为选举就是闹剧,就是吵架,就是内斗。他们那里知道这才是专制与民主的黑白分明泾清渭浊的分界线。就是因为这样的吵吵闹闹,才能区分出一个公务员的道德品质和能力。就是这样吵吵闹闹,才不可能出现习家军那样的粗暴北京市长蔡奇的野蛮行径,驱赶平民百姓,还辱骂为低端人口。才不可能出现像刘奇那样的混账东西,只有挖老百姓的祖坟,烧毁民家的棺木那段能耐。与此同时,邓小平习仲勋的陵墓是帝王般的豪奢,为什么他们不敢去先挖掘了再以身作则呢?

回想我二十几岁的时候仅仅是写过几篇大字报贴在墙上,批评工厂领导任人唯亲,败坏的作风问题。如果在法制国家,如果我有不实之词,可以起诉解决。而他们却很简单很轻松的,只是通知派出所来抓捕,捆绑我到牢狱,以一顿毒打来事。然后再加五花大绑游街示众,一些反党反社会主义和反毛泽东周恩来等欲加之罪,并在黑牌上写做现行反革命分子的唐夫之名。在不闻不问的关押三年之后,饱受熬煎之罪,饥饿之刑而后给我一张出狱判决书,修改罪名为破坏社会秩序罪判刑两年。十年之后再给我一张判决书认定为免予刑事处分。而且没有给予我一分钱的补偿。这些在台湾根本不可能出现的事,在中国大陆司空见惯。这就是民主与专制的差异。如果我这样坐牢在美国,最低的赔偿是依照总统工资补发,甚至是天文数字。而中共至今没有丝毫赔偿。如果我在中国,上访大军必然多了一员。如果我持之以恒,可能被关押到疯人院,然后不明不白的消失。这样的事在中国天天都有。所以,中共最害怕实现民主,那是他们横行无忌的末日。

台湾人民一直遭受到受到中共的挤压和摧残,无不极其的破坏与威胁。一部分台湾人还寄希望与虎谋皮,与之和平共处,甚至有些台湾人还以为与中共很强大了,是中华民族的自豪。同为一体善莫大焉。对这样的人,我希望他们到大陆去住几年,享受一下没有网络自由,没有言论自由,没有人生自由,只有吃地沟油的权利的时候,有的被去掉肝肾,再被做成皮囊销售展览,再想想台湾是不是要回归大陆才算荣耀?!

谢天谢地,感谢世界上有了强大的美国,才让这个世界上邪恶的国家不敢恣意妄为。不然的话,大陆同胞吃过的苦头和遭受的罪孽都会依样画葫芦的降临在台湾人民身上,那就不好说了。遗憾的是,大陆同胞对台湾选举仅仅是抱着隔岸观火的姿态,而无法争取到自身的同样权利。可见,中国大陆在中共暴政下,硬是把中国拖回到三百年前甚至更早的明朝东厂年代。这是何等的悲哀。更有吞下苍蝇般的感受的是,一个混蛋不具备五年学历的知识,满口狂言要做皇帝,而大陆中国的老百姓,竟然只有沉默与无奈。这是什么年代了哇,中国怎么越来回归近奴隶制度?

真是:

十四亿人牢缄口,谁想小女董瑶琼。
最后编辑时间: 2018-11-28 22:30:40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