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螺杆   中共間諜女王遭美國抓捕 與聯合國主席關係密切 2018-11-13 11:52:41  [点击:1880]
http://alturl.com/58q3x



本文譯自《悉尼先驅晨報》11月11日的報導。今年早些時候,一名身材嬌小的62歲女子走出美國聯邦監獄,她被稱為“澳大利亞-中國社會舞臺上的女王”。

Sheri Yan迷人而善於交際,曾因在世界各地舉辦讓外交官與富豪商業高管和社交名流交際的晚會而聞名。但她的生活在2015年10月永遠改變了,她被紐約聯邦調查局(FBI)的特工逮捕,並被指控賄賂聯合國大會前任主席John Ashe。

Yan從中國一個小地方來到聯合國紐約總部的旅程本身就非同尋常。然後FBI的案子為她的故事打開了另一扇窗——一個野心勃勃,集貪婪和權力的傳奇。

這個故事中最有趣的章節仍然籠罩在神秘之中,在三大洲出現的線索——法庭檔、電話竊聽和間諜機構的搜查。這些線索都指回到同一個源頭。中國共產黨。

根據10名澳大利亞和美國在職的和前國家安全官員的說法,中共政府正在隱秘地干涉外國的操作,目標是聯合國。這項大膽的行動利用聯合國批准的、明顯帶有慈善性的非政府組織(NGO)作為前沿,通過中間人、富豪和可疑的間諜網路向聯合國外交官提供賄賂。其中一些消息來源稱,Yan是一名關鍵人物。

9月份,美國檢察官暗示Yan秘密捲入了第二起高知名度的賄賂案。該案涉及香港前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賄賂另一位聯合國大會主席Sam Kutesa。Kutesa的妻子曾為Yan工作過,電話竊聽表明Yan與何志平共同努力在聯合國內部施加腐敗影響。

Yan與何志平有其他一些相似之處。在遭到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ASIO)的突擊檢查之後,Yan面臨爆炸性的指控,即她是中共政府影響力的代理人。何志平涉嫌與北京安全機構有關聯,涉及黑市武器走私犯罪。中國共產黨縈繞在Yan和何的故事幕後。

當被問及Yan,澳大利亞檢察長Christian Porter沒有直接說出北京,但他確認聯合國成為目標。

一場新的冷戰

10月4日,在華盛頓特區的哈德森研究所,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發表演講。彭斯宣稱北京正在干涉“這個國家的內政”,作為其系統性秘密行動的一部分。

很少有媒體將彭斯的演講與一份重要的美國國家安全秘密報告聯繫起來。更不為人知的是,美國這份報告的起源是由澳大利亞前政府官員John Garnaut領導的另一個高度機密的專案。

與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一起撰寫的Garnaut報告,評估了中國政府在澳大利亞干預的規模,並在7月份引發了對澳大利亞國家安全法的徹底改革。雖然他拒絕接受有關他這項工作的採訪,但Garnaut最近在《月刊》(The Monthly)中寫道中共統戰部如何參與在外國的干涉。

為了影響“外國演員”,Garnaut說,中共統戰部的人員有時會參與“由中國情報機構協助的秘密行動”。

在成為公務員之前,Garnaut就知道Yan。是Garnaut率先報導了Yan於2015年10月被捕的故事。Garnaut將Yan稱為澳大利亞-中國社會舞臺的“女王”。

“我曾經去過(Yan的)房子,因為她邀請我進入華人政治精英圈子。”

Garnaut將Yan描述為“一名解決問題者/調解員/顧問”,他可能進入了統戰圈子。

根據瞭解Yan案的國家安全人士的說法,據信Yan在某種程度上參與了情報工作。

一名高級安全官員告訴費爾法克斯媒體,他認為Yan是影響力的代理人,是幫助北京干涉其他國家事務的管道。這位官員說,她的動機一直是賺錢,隨著她越來越擅長做這個,她對中國政府機構變得更有價值。

當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上門敲門時,Yan不在家。她在紐約,處於美國聯邦調查局的監護之下,即將被指控賄賂John Ashe。在坎培拉,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人員將搜查令交給前來開門的Yan的丈夫時,他們知道他是他們的一員。Yan的丈夫Roger Uren是前澳大利亞情報官員。

僅僅12個月前,Yan和Uren幫助Yan的父親Yan Zhen在聯合國紐約總部舉辦了一個男子藝術展,以慶祝聯合國大會主席從Ashe過渡到Kutesa。這次活動也是對Yan自身崛起的慶祝。她在外交界知名人士中輕鬆自如地工作,包括Ashe和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

Yan在紐約被捕,在坎培拉的房屋被搜查,標誌著這名處於權力巔峰的女人的墜落,她飛商務艙、穿名牌衣服,與富豪和有權有勢者周旋。

從再教育到財富

Sheri Yan于1956年出生於安徽省。她和她的父親,一位著名詩人和畫家,母親和兄弟住在一個作家大院裏,直到文化大革命席捲中國,她的父母被送到令人害怕的再教育營。Yan那時11歲。她留在大院裏照顧自己,穿著她母親的舊衣服,從以前的保姆那裏接受講義。四年後,Yan加入了由紅衛兵組織的文工團。又過了五年,終於與家人團聚了。

在學習成為一名記者後,Yan在北京為中共的宣傳機構中國國家廣播電臺工作,並嫁給了她的第一任丈夫。她想要更多,隨著鄧小平領導下的中國經濟開放,Yan進行了第一次大的冒險。

她母親在她的夾克裏縫了400美元,然後Yan作為一名記者飛到美國,學習英語,拋下丈夫和舊的生活。

在華盛頓特區,Yan鑄造了與澳大利亞的關係。在那裏,她遇到了澳大利亞外交官Uren,他正在寫一本關於毛澤東令人恐懼的間諜頭子康生的書。

兩人墜入愛河,當Uren被任命為澳大利亞最高情報機構一名高級官員時,她與Uren一同前往坎培拉。1996年,他們有了一個女兒。

作為一名高級情報官員的伴侶,Yan在好奇的圈子裏交際。1990年代,Yan向朋友們介紹了來自北京的熟人劉超英(音)。劉很富有,受過良好教育,與中國政治高層與軍方人物有著無可挑剔的聯繫。根據美國參議院一個委員會後來的調查結果,劉秘密擔任中國軍事情報上校。該委員會指責她為克林頓總統競選捐款,以此作為讓共產黨秘密影響美國政治的一種手段。

2001年,Uren辭去了他在情報機構的職務,Yan找到了一份工作,為美國電腦軟體巨頭Peter Norton提供如何贏得中國國有企業業務的建議。Norton和Yan的努力取得了巨大成功。很快,Yan以四個城市為家:北京、坎培拉、華盛頓特區和紐約。

她還成立了一家北京諮詢公司,專門從事“澳大利亞和中國的商業、政府和媒體關係。”她告訴潛在客戶,前澳大利亞工党領袖Kim Beazley(Uren的老朋友)是重要的支持者。

費爾法克斯媒體獲得的電子郵件顯示,在北京,Yan被聘請來推廣一個由中共兩個統戰組織舉辦的峰會。Yan在發給澳大利亞商業聯繫人的邀請中描述這是一個“小規模、高水準”的活動,“有30位高層政府官員、精英企業高管和學術專家”討論“寶貴意見……供每個國家的最高領導人參考”。但這還不是她最大膽的冒險。

‘純粹利他’的工作

2012年,離開中國二十多年的Yan正準備成立自己的組織,幫助聯合國減少全球貧困及援助發展。

根據Yan的說法,全球可持續發展基金會(GSF)將得到“政治領袖、成功商業人士以及世界上最知名家庭”的支持。至少其中有些是真的。Yan宣佈澳大利亞頂級律師事務所Freehills前任主席Ian Hutchison擔任GSF“董事會副主席”,澳大利亞前紐約總領事Phil Scanlan擔任GSF董事會顧問。接近兩人的人表示,他們認為GSF純粹是利他的。

她搬出GSF最重要的支持者安地瓜外交官John Ashe而贏得了他們的信任。John Ashe在2013年成為第68屆聯合國大會主席。

Yan還為GSF獲得了聯合國認證。

雖然GSF參與了一些利他的工作,但FBI收集的證據表明,Yan任命Ashe為GSF顧問是為了讓Yan每月向他支付2萬美元的賄賂,並輔以更大的回扣。

Yan還聘請第69屆聯合國大會主席Sam Kutesa的妻子Edith Kutesa為GSF顧問。沒有證據表明Yan在直接賄賂Kutesas,儘管FBI收集的資訊以及最近在美國法院披露的資訊表明,與Yan關係密切的其他共產黨人員有計劃這樣做。可以肯定的是,到2015年,Yan已將聯合國大會第68任和第69任主席安置在她的非政府組織中。

Ashe在其工資單上,而Kutesa的妻子被任命為“董事會主要成員”。

與中共的聯繫

到2015年,聯邦調查局秘密監控Yan、Ashe和Kutesa的通訊。調查的確切起源尚不清楚。聯邦調查局只是公開表示它正在進行賄賂調查。但很明顯,反間諜調查也在進行中。這項調查使Yan成為涉及三個聯合國非政府組織的十幾名嫌犯之一,這些嫌疑人與北京的共產黨有關聯。

澳大利亞安全部門證實,美國調查人員也在與澳大利亞間諜機構ASIO聯絡。2015年,總檢察長George Brandis批准動用權力調查Yan。

法庭檔案顯示,Yan招募Ashe是在一個“高級別”的香港國際會議期間開始的,Yan贊助了一家由澳門博彩巨頭吳立勝(Ng Lap Seng)經營的聯合國非政府組織。吳立勝多年來一直是一個神秘的國際人物。

在1990年代末期,美國當局調查了吳與中共和黑社會有組織犯罪團夥之間的聯繫。

吳在北京獲得了明確的批准印章:他被任命為中國政治協商會議(CPPCC)統一戰線的重要組成員。當吳建立聯合國附屬非政府組織南南新聞時,聯邦調查局再次找到證據表明中共正在影響該組織,並確定它將在舉辦的會議和發佈的新聞報導時推動中共的議程。

像Yan一樣,吳立勝賄賂John Ashe。

受聯邦調查局審查的第三個非政府組織由何志平負責管理,他是1997年由北京挑選來幫助監督英國移交香港的人。他的忠誠獲得回報,他於2002年至2007年被任命為香港民政事務局局長。何也是統一戰線的政協委員。

10月初,據美國一家法院提交的檔顯示,何志平是一家名為中國能源基金委員會的非政府組織負責人,涉嫌與中國安全官員一起參與了與蘇丹和卡塔爾的黑市軍火交易。何志平的非政府組織也在法庭檔中被指控試圖影響兩任聯大主席Ashe和Kutesa。

據稱何志平向Kutesa支付了50萬美元的賄賂款。當何志平試圖賄賂Ashe時,據稱他向Yan的基金會尋求建議。聯邦調查局在2014年6月竊聽到的一通電話中,捕捉到何與一名“關聯人”討論如何支付Ashe。費爾法克斯媒體已確認這名法庭文件中稱的“關聯人”要麼是Yan,要麼是她在GSF的第二負責人。

何志平說,交現金“不成問題”,據說他已支付了5萬美元。

養這頭野獸:Yan和第68任聯大主席

聯邦調查局收集的證據表明,Ashe不斷地要求Yan賄賂。他的貪婪沒有邊界。Ashe想要飛機旅行、勞力士手錶以及為他在紐約家中的室內籃球場提供現金。為了養這頭野獸,Yan和她的非政府組織實際上充當中國那些財力豐厚人物的中間人。

據稱富裕的商人、媒體主管和政協委員葉茂西通過Yan給了Ashe30萬美元,以換取他自己和“其他人”的安提瓜公民身份,並讓安提瓜官員在那裏建立離岸銀行。

劉偉(音)給了10萬美元的賄賂。他希望安提瓜政府能夠授予中國國家軟體安全公司(一家與北京安全機構有著深厚聯繫的國有公司)建立全國互聯網安全體系的合同。

在澳大利亞和美國,現任和前任國家安全官員都注意到Yan的非政府組織和其他兩人的行為模式,以及他們與中共的深厚聯繫。在慈善和利他政策的幌子下,這些非政府組織結合隱秘和腐敗手段,來影響強大的聯合國官員。(譯文有刪節)

原文 Beijing's secret plot to infiltrate UN used Australian insider
最后编辑时间: 2018-11-13 12:15:4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