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NABC60   钱定榕:新墨西哥州州务卿度兰的故事 2018-10-09 09:20:17  [点击:1146]
钱定榕:新墨西哥州州务卿度兰的故事

新墨西哥州的首府圣塔菲(Santa Fe)是一个只有七万人口的小城,由西班牙殖民者建于17世纪初,如今已是出了名的艺术之都。这里居住了很多艺术家,每年在这里举办的许多绘画雕塑展览和文艺活动,吸引了美国和世界各国的来客,也是一个很不错的旅游点。当然,这里还有旅游城市里常见的赌场。

戴安娜。度兰 (Dianna Duran) 住在圣塔菲,是新墨西哥州的州务卿 (Secretary of State),共和党人。这是个多大的官呢?这么说吧,当正、付州长都不在州内时,州内事务就由州务卿全权处理,包括签署有关法令。换句话说,是州里的第三把手。考虑到美国的州政府除了外交和国防以外,有很大的自主权,甚至有自己的法律,这个州务卿算是个不小的官了。以下是度兰女士在官方网站上的照片。从照片上看得出,她是个精明人。

Image_01

可是,人一精明过了头,就会利令智昏,走向反面。此人爱赌博,还爱占小便宜。

2015年8月28日,度兰受到2项重罪和4项轻罪指控,总共65项。包括舞弊、通过赌场洗钱、侵占竞选捐款。起诉人是司法部长(Attorney General)布兰德拉斯( Hector Balderas)。

度兰上诉不服。为此,除了证据,司法部长办公室还向法庭提出了20位证人。几经交锋,10月23日度兰终于认罪接受了2项重罪和4项轻罪指控,同时还宣布辞职。度兰在法庭上泣不成声地说道:“我向新墨西哥州人民、我的家庭和我的朋友真诚地道歉,并请求法庭原谅和给予宽大。”

但是,法官艾林登(Ellington)拒绝给予宽大,因为度兰监守自盗的行为伤害的不仅是几个受害人,而是公众对他们选举出来的所有官员的信任度,以及由这些官员管理的政府的信任度。为此,法官艾林登宣布法庭的认罪协议如下:

1. 30天监禁。包括在此期间的圣诞节。

2. 判刑7.5年,缓刑5年,缓刑期间如无违反缓刑条例行为则可不执行所判刑期,并且保住退休年金。

3. 罚款$14,000。

4. 退还赃款$13,866。

5. 做两千小时公益服务。

6. 在学校和市民团体公开宣讲144次,讲述自己引以为戒的事例。

7. 向所有受害人亲手递交道歉信。

8. 在六份以上的新墨西哥州的报纸上刊登道歉信。

9. 监视行踪,随身携带全球定位系统(GPS)至少两年,以确保不再涉足赌场。

以上3至9条必须在缓刑期间完成,否则作违反缓刑条例论处。

法官艾林登指出,度兰如不接受上述认罪协议,法庭将开庭审判度兰案。最终,度兰在权衡了利弊以后,接受了上述认罪协议。下图是被监禁中的度兰,精明相不再可见。

Image_02

监禁中的度兰一付悔恨交加的神情。落得这样的下场,人们该同情她,还是不该同情她?

案件交代完毕。下面谈谈我的感想。

1. 初看度兰案的认罪协议,似乎罚得不重:除了退还赃款,罚款只是大致和赃款相当。但是如果看一看经济以外的处罚,实则非常严苛。例如在学校和市民团体公开宣讲144次,讲述自己引以为戒的事例。如果每周讲一次,大约要讲两年半。还有向受害人亲手递交道歉信。这样面对公众都是非常难堪的。除了难堪,做两千小时的公益服务和在六份以上的新墨西哥州的报纸上刊登道歉信则使得她的丑事在州内远近闻名了。两千小时是什么概念?以每天八小时,每周五天四十小时计算,那是五十周!几乎就是一整年(五十二周)。我猜经此案以后,她再也不敢贪污了。

2. 度兰执行认罪协议的过程中所经受的难堪和羞愧不仅是针对对她本人,而且还足以警示所有的政府官员贪污的代价。

3. 度兰案的涉案金额为美元$13,866,以1:6的汇率计算,相当于八万三千多人民币,这在中国实在算不了什么贪污大数。为此要却经受如此严苛的处置,这贪污的成本实在是太高了。

4. 艾林登法官拒绝给予州务卿度兰宽大处理是出于维护公众对民选官员的信任度和对政府的信任度的考虑,这种信任度对政党和政府都是头等重要的。由此可见,民选就像是孙悟空头上的紧箍咒。有了它,政党的行为就会受到约束。还有一层没有说出来的考虑:如果侵占竞选捐款的行为得不到严惩,今后哪来竞选经费?没有了竞选经费,共和党将从此从新墨西哥州的政治舞台上消失!

5. 我查了一下,度兰夫妇俩在2010年和2013年的总收入分别是$93,526美元和$137,667美元(美国官员在职期间的收入不是个人隐私)。这收入低于硅谷的工程师的收入。国家公务员的薪金由纳税人支付,不能太高;政府稳定公务员队伍的办法一是不轻易裁员,二是给予较高百分比的退休金。所以当官、做国家公务员并非是光宗耀祖的事。如上所述,度兰接受法庭的认罪协议就可保住退休年金,否则,法庭开庭审判的结果就难说了。当然,丢了退休年金还是可以过日子的,还有联邦政府对低收入人士的补助。

6. 美国的官员为什么不敢露骨地官官相护?一是有在野党盯着,二是有媒体盯着,三是老百姓手里拿着选票。

7. 看来,把犯了贪腐罪的官员投入监狱,甚至为高级党政官员专门建造高级监狱,让他们在里面和社会隔绝,好吃好喝地供养起来的做法,无论是对改造犯罪官员,还是警示其它官员,都不是好办法。高级监狱的开销对纳税人也是不公平的负担。

在此说明一下,美国的政党经费,包括执政党的经费,都是由各政党自己解决。国库不给任何政党拨款,因此政党的党务活动不花费纳税人的钱。美国的两大政党民主党与共和党都没有党员交纳党费的规定,入党、退党十分自由,随时可以成为党员,也随时可以退出。政党的经费主要就是靠捐款,包括党员的捐款以及支持者的捐款。基层党组织也常以义卖的方式筹款。全职的党务工作人员极少,日常经费开支在政党经费中占较小比例,大部分的经费用于竞选。

政党的工作人员(包括政府官员)如果贪污甚至挥霍了纳税人的钱,都会被看成是严重的错误,其后果就是无人捐款,断了财源,这等于是自杀行为。所以政府官员都很注意自己待人接物的公众形象,特别是吃饭、出差坐飞机和住旅馆等“小事情”,很容易查询核实,后果却很严重。例如今年上半年辞职的川普总统手下的环保署署长斯科特·普鲁伊特(Scott Pruitt),他受到的指控之一就是从华盛顿飞往波士顿(一个半小时)某地视察时,坐了头等舱,据说“此举让纳税人承担了巨额的差旅费”。这“巨额的差旅费”是多少呢,我查了一下:各航空公司票价不同,但不超过二百五十美元,或一千五百元人民币。由于这些限制,你叫官员们怎么敢在民众面前摆架子?又如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全家出行时自己拿行李,出差时不坐头等舱等,这些事只有在中国才会被认为是怪事,甚至被荒唐地认为是在作秀,讽刺中国官员,或者“提醒中国人美国欠中国的债务”。这是典型的以己度人的思维方式。这里我们看到的不是道德问题,而是现实问题,套用一句哲学语言:“存在决定意识”。

由此看来,制度才是根本的,决定性的。在法官和法庭对度兰案的判决里,人们看不到任何道德说教,一切都是从现行制度下党派利益为出发点考虑的。其实,没有制度保证的任何好话,说得客气一点,都是一句空话。例如做“人民的勤务员”,“为人民服务”本是很好的事,中国国务院新华门前的照壁上就写着“为人民服务”这五个字。可是因为没有制度对这种服务进行监督和客观评价,这就是一句空话。事实上我们看到,应该“为人民服务”,做“人民的勤务员”的那一群人,他们的生老病死,甚至犯罪坐监狱都和普通老百姓不一样,这就是在事实上对“人民的勤务员”和“为人民服务”这些空话的最大的讽刺!不知现在进出国务院的达官贵人们见了这五个字以后心里是怎么想的。

最后,还要讲一句话。如上所述,州务卿度兰好歹也算是新墨西哥州的“第三把手”,但是警察、检察院和法院的工作并没有因其职务而有任何犹豫,或受到干扰。艾林登法官照样拒绝给予州务卿度兰宽大处理。考虑到这是美国的国情,所以没有在我的感想里提及此事,但是对我的同胞,讲这句话应该不算是多余的。

2018年9月于硅谷。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