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草蝦 支那醫藥是盜版的從印度醫藥,   2018-09-28 02:55:55  


作者: 博讯螺杆   中医出自巫术和道教,也是蒙医藏医的混血儿 2018-09-28 12:30:52  [点击:11595]
蒙古大夫虽然已经成了笑话,不过蒙医藏医对跌打损伤应该有它传统的治疗方法,这是游牧民族必须的,总是嗑嗑碰碰骑马杀仗的,能不受伤吗?估计中医的接骨正骨术就来自蒙医藏医。中医得到中国政府的推崇提倡,完全是因为中共做不到全民医保,只好用中医或赤脚医忽悠屁民,高干有病才不看中医,301医院是全套的西医人马和设备。老毛有病就从来不看中医,他的御用太医都是西医高手,没有西医治他的白内障,早就变成瞎太阳了。

外祖母中年时脖子上就长了个“砍头疮”,看中医的结果是创口生了蛆,天天由儿女用筷子往外挑蛆,吃了不知多少付中药,几个月都不见好转,反而越烂越大,再烂下去就真的砍头了。没办法,最后看了西医,一个从韩国来的日本医生,叫良乃,开了家诊所叫天生病院,没花多少钱,反正比吃过的若干付中药便宜多了,治疗过程很简单,就是注射青霉素,用磺胺药布敷创口,一天一换药,一个星期就好了。有一次我不小心割破了手指,听说云南白药最有效,结果用了白药反而感染了,最后是用龙胆紫才止住了感染,从此再不相信什么白药黑药了,还是红药水紫药水好使。

那年头,个人和环境卫生条件都极差,这也是“东亚病夫”的原因之一。洗澡要到公共浴池,十几个人泡在一个池子里,洗澡水浑浊的就象饺子汤。有一次和同学搭伴去市里有名的“胜利浴池”洗澡,还没洗呢,就看到一个“大老爷们儿”坐在那摆弄他的生殖器,烂的通红,象公狗那玩意似的,心想这大概就是人们说的“杨梅大疮”?我的天!吓的没下水就和同学逃了,白花了澡票钱(一张澡票相当于一天伙食费)。这公共浴池也是外来的名堂,应该是民国以后才有的,搓澡修脚一条龙,然后一人一张床一壶茶,再睡上一觉,这才物有所值,也是一种文化。其实若真的讲卫生,公共浴池是很不卫生的,还是古人的大木盆最卫生。

中国人对中医中药的迷信是很难说服的,唐人街的中药铺总是有生意做,就因为很多海外华人都信这个,咱家贱内也迷信的很,因为她的工友闺蜜们都是广东人,其实也怨不得广东人,她压根儿就信,加上广东人忽悠,就更信之不疑,为啥压根就信?是文化层次决定的。她的弟弟(我的大舅子)一只脚趾头得了脉管炎,我建议他截去,不然就有漫延到小腿的危险,那时候就悔之莫及了,但是全家都不听,非要去原籍买一个巫医的“祖传秘方”,一副药三千元,一个“疗程”三副,加上路费就万元出头,每买一次药都要花两三万元,还要有“药引子”,一只白色老母鸡,与“祖传秘方”一道炖了吃,几个“疗程”下来,白色老母鸡吃了几十只,十几万进去了,半只脚都黑了,最后还是由西医截掉了半只脚,成了铁拐李。
最后编辑时间: 2018-09-28 18:39:10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