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唐夫   说说“九一八”前因后果 2018-09-18 01:21:54  [点击:3624]
说说“九一八”前因后果

唐夫

九一八是中华民族的硬伤,也是日本民族软肋,属于近代两国的灾难起点。

众所周知,中日之战起源于朝鲜。而后也是沙俄与日本并争朝鲜,因此血拼。中国从最先的受害者变为得利者,但不久以后,再被更名的沙俄苏联诱惑与推动,成了菜板上的肉,再次被烹饪撕咬。不同的是被列宁思想武装的华人对中国实施了惨无人道的屠杀和割裂。至今还是这些苏奸之后统治大陆,为所欲为无不极其。

在人类的十九世纪,是殖民地蔓延扩张的年代,那时候强者为王,占据瓜分世界绝大多数地盘,他们除了为利驱而统治,与此同时,也将文明带到所有异族,并施惠于所谓被奴役国家的最底层民众。欧洲的平等待人和法治精神,一视同仁,男女平等,老幼无欺,等等优秀品质与上流社会的贵族精神,也逐渐在冥顽不灵的落后国家,除了让人民耳濡目染,就是“近墨者黑”。这对殖民地当然是最好的弯道,一下进步千年。以中国香港和澳门以及台湾为例,社会环境人民生活飞跃进步,更别说非洲几近猴子的团伙,一下开始接触到他们从来不敢想象的乐园,变得富裕起来,南非就是最好的例证,可惜最近被白左鼓吹曼德拉去毁灭了。

其实,如果人类不是因为两次世界大战,就这样让殖民主义盛行下去。到今天,由英美德法等主要文明国家来划分世界,东方由日本主导而可能的局面,绝不会出现二战之后连绵不休的灾难。当然,这是一种设想。

但就中日之争则可以说为另一状态。其根本冲突仍然是朝鲜(想不到今天中国仍然在朝鲜问题上搅局,自食恶果)当年沙俄的野心不但对占领了的中国东北已经牢牢攫取,而且固若金汤,甚至赤裸裸要日本把朝鲜让大部分,以三九线为界分摊。下一步之棋,不言而喻,全吞朝鲜,再占日本,囊括中国,完成他们的第三者祖先成吉思汗没有完成的遗愿。这是自从北方雄狮古斯塔夫二世献身沙场,拿破仑败于莫斯科,俄罗斯突然成了出笼的野狼,对邻国无不咬嗜撕裂,通过侵略膨胀,百年间横跨欧亚大陆,对东方又是觊觎虎视,灭中国易如反掌,遑论弹丸之国日本小岛,还敢较劲?

鉴于此情此景,日本举国慌了手脚,伊藤博文生怕惹了这个庞然大物的北极熊,吃罪不起,便一再委曲求全,希望和谈阻止俄罗斯的蚕食鲸吞,以免祸及中国再涉朝鲜,不敢想蔓延的恐惧。而沙皇在中国东北三省已经占据五年,东北下一步的户口良民证大概都要改成基若夫,卡秋霞了。如果日本继续忍耐,可能今天的中国离开北京不远就需要签证,出山海关之外的标语广告就是俄文“八路死磕”。至于有居民还是中国人的话,依照惯例,也许根本都被屠城玩完。这也是及其可能的前车之鉴。

唇亡齿寒,阻止沙俄是中日的共同目的,非此,日中两国都面临被渐渐占领的鱼池之殃。当时的沙俄国力是日中两国都不能对抗的世界一霸。所幸西伯利亚铁路没有修通,沙皇兵力一时不能随意调遣到位。东北只有不到二十万俄军。如果一旦修葺完毕,那就有了灭顶之灾。为此,与沙俄摊牌,迫在眉睫。日本对此有危如累卵之感。不得不明显和拼死一战,击退沙俄,保全亚洲。于是,种种厉害关系使日中必须结盟对俄,也是是当时最佳选择。平心而论看待日本,其实他们才是中华民族的最大恩人。中国的东北是日本用了举国之力,与俄罗斯鏖战绞杀,伤亡十几万将士,留血牺牲十九个月才获得险胜。当时日本已经打得筋疲力尽,耗尽了国家所有资产。其中战死了不少将军和他们的儿子。之后他们仅仅要了一条南部铁路的及其维护的蝇头小利。仅此而已。举国简单例子,好比邻居被左边的强盗打劫不走,还要占据一套卧室,准备做新房用。主人家恨得咬牙切齿,却年老泪横而已。但右边邻居看不下去了,决定奋不顾身帮忙赶走强盗,鉴于邻居房屋太小,而且天灾不断,就说打输了我自认倒霉,与你无关;打赢了把你家那板凳大下的位置给我用用挪挪屁股总可以吧。这当然是求之不得的天降好事。老主人感激流涕,连连著述签约表示不但赞同而且感恩戴德。这些成文的约定,至今仍然能够追溯。说到此,我不得不引用剑桥中国满清简史来证明当时中国,已经羸弱到什么境地,官僚荒唐和施政的吊儿郎当现在几乎旗鼓相当。这与最近的江泽民去俄罗斯的签约卖国,有异曲同工之不妙。

记载经过:“1689年的尼布楚条约使莫斯科政府无可奈何地承认了整个黑龙江流域为中国领土,并且向北向西撤退到无争议的俄人地带。虽然清朝政府认识到俄国是西伯利亚的大国,却不了解俄国人在技术上多么先进和军事上多么强大。结果清廷对满洲以北诸部仍采取“羁縻”政策。清朝派员前往树立中俄界桩时,他们竟把界标马马虎虎树立在距离商订的边界线以南很远的地方,放弃了根据尼布楚条约规定应属清帝国的领土约两万三千平方英里。俄国则乘清朝不注意黑龙江以北领土之机,在十八世纪继续在西伯利亚移民和勘探,进而巩固它在那里的地位。”

一个从上到下糊里糊涂到这样的程度,要不是列强平衡治华,清朝早就沦为俄罗斯版图,又一轮的万户萧疏鬼唱歌的年代,恐怕有得发生。可见,日俄战争对中国是旱地春雨,不但灭了俄罗斯的威风,而且助长了亚洲人当时流行的不如欧洲人之萎靡心态。日俄战争的胜利是日本向全世界宣布了亚洲的崛起,不可等闲视之。

但奇怪的是,在改朝换代之后,中国立即翻脸不认人,说那是卖国条约无效,不承认,于是开始了漫长的侮辱激怒日本的抵制日货运动,扬言驱逐,要日本滚回去。其实,这些都是苏联实施的报复措施伎俩。国共两党本是苏俄豢养,才存活下来,最后壮大。这两个卖国贼一块联手推翻了北方的爱国主义的合法民选的政府。而苏联最初想收买张作霖和吴佩孚抗日,被严词拒绝之后,他们的结局都很悲惨。说到底,仍然是被沙俄诛灭。从1905年俄罗斯从东北被日本击溃后,从来没有熄灭挑拨离间中日矛盾的邪念。他们花钱招降纳叛,让中共的周恩来和孙中山成为反日的应声虫,如酵母菌般在中国大陆衍生。从此以后,中日关系就没有宁日。抵制日货,暗杀日本居民,挑动中日冲突,从九一八到卢沟桥到上海八一三,无处不是他们阴谋诡计的影子。

但总的说来,中华民族的特性是一个只讲功利,只看眼前效益,不择手段,不讲诚信的群族。无论他们对祖先的学说如何如何的五体投地,把礼义廉耻倒背如流,真用到现实中,则霄壤之别。历代统治者都是任人唯亲,一旦成仇就株连九族,直到今天仍然如此。黑五类一说,其实不是毛泽东的专利。看今天的太子党八旗逞凶,就是这样的本质流露。哪怕他们对三国演义津津乐道,倒背如流,特别崇拜虚伪的刘备,诡计多端的诸葛亮,蛮横凶残的曹操,表里不一的司马昭。于是,流传至今仍然有像前几天杀人被灭的天行会歹徒刘找死,还在搞的桃园结义把戏。这不过是一种祖传的怪异民风卵生罢了。所以,我曾经写文说过?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三国水浒;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红楼聊斋。其余如拍案惊奇等警世恒言三字经占据了中华民族思想的主导地位。抗日战争时候毛泽东就是运用了三国演义才坐收渔翁之利,摘了桃子。并立即反咬一口称抗日是他在窑洞里面搞定的。这种不要脸不讲廉耻的行为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灵中都有潜移默化之神效,像患了狂犬病,看什么时候该发作而已。现在的中国大陆不时出现的爱国风潮,其实就是狂犬病加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混合体现。

回头再说九一八来历,是因为东北易帜,是因张作霖被害,而他是能和日本谈判协商,并获得日本大量援助并有救命之恩,要是郭松林聪明得像中共以来苏联的手段,那东北不会落到张学良手里,更不会被国民党收编。反观张学良,他完全没有继承张作霖的能力和胆量。根本不理解日本在东北的重要性和理法契约精神的实施。而今解密,苏联的知情人士说张作霖是苏联特工所为,却诬陷为日军的阴谋。

九一八事变之前有个中国人残害韩国人的柳条湖事件,说不清的事,至今都是迷。而卢沟桥事变的始作俑者也是苏联急要腾兵对付欧洲,催促中共把日本激怒,让中日交战苏联就轻松得利。结果是刘少奇心领神会,立即命令张克侠(这家伙后来官至中共副部长)在卢沟桥对日军开枪,把战火跳起来再说,让中共逃匿追踪征讨,金蝉脱壳,挽回灭顶之灾。想不到傻乎乎的蒋介石轻易上当(说不定也是被斯大林收买,为他的儿子能回来嘛)。不消说,上海八一三是中共和国民党联手挑起,最后通通诬陷日本,才引起日军愤怒不已,才有一小部分日军在南京发泄报复。但绝没有像国民党中共说的那样的人数。国共一块编造扩大事实,挑起民族仇恨,把自己装扮成救星。

客观而言,日本民族和中华民族恰恰相反,是一个特别爱护名声,以礼仪诚信,忠贞不二为立身立德的根本。依照中国古风而言,日本才是中华民族的真正品质体现国度。人说崖山之后无华夏,现在的中华民族其实是山寨民族,真正的中国人都逃之夭夭,古时候逃奔韩国到日本,去那里发扬光大中华文明。现在是逃奔欧美落地生根。反观在中国版图上的货真价实的中国人,已经寥若晨星,即使这样罕见,他们不是被抓进监狱,就是被打压迫害。可以这样说,现在的中国大陆的中国人,绝大多数都会铤而走险,或者遭受迫害。而海外具备中华文明的地方也只有日本,把礼义廉耻大旗举得高高。根本原因是中国人的主体结构是匈奴和蒙古满清达子一类没有文化的少数冷兵器强人,长期杀害我们华夏精英而取得皇位的歹徒构成。为此,他们对正义,对法制,对民主才不当回事,才耿耿于怀,才视若洪水猛兽,不竭尽全力打压剿灭是睡不好觉的。所以,从1949年之后,中国其实就是一个非中国模式的邪恶国家了。

其实,退一步而言,世界百年前莫不是强者为王,就连日本强盛时候,统治中国东北和上海以及华中平原那些年代,也没有亏待占领区的中国老百姓----那时候全世界陷于二战中---享受到最和平安乐的生活。从钱钟书张爱玲的作品里面那能够管窥蠡测,可见一般。比中共统治中国迎来的接二连三的灾难,不知道要好多少倍。就连日本管理时期的北大校园,图书馆的藏书就比战前多增添好多,更莫说日本在东北的投资建设,东北哈尔滨成为亚洲的东方明珠,那里绝对没有啼饥号寒,食不果腹的日子。直到今天也没有民间著述暴露东北和上海在日据时期的民间痛苦生活的只言片语。倒是拉锯交战地区和国民党统治区域贪腐成习,大发国难财者有之,共产党更是在陕北种植鸦片害人。而日本统治的地方,治安良好,生活无忧无虑。我当反革命坐牢,同牢房一位难友是东北人,他是干部子弟,因为在部队和当地民工勾结洗钱被抓。有一天我们聊到东北和抗日时期的故事,他告诉我他的老一辈说到日本统治他们家乡的时候,凡是日本地方官员到农村视察,口袋里一定有糖果发给儿童(估计他的父亲或者爷爷就经常有机会吃这样的糖果,才印象深刻)。对老百姓的住家检查卫生是家家到位。人家治理中国比中国人治理中国不知道优秀好多。日本把东北建设成为最好的经济开发区,山东人蜂拥而至东北,“闯关东”每年上百万成为历史佳谈。 反观中国人今天把东北搞成什么烂摊子了,民众几乎都逃之夭夭。在众多的日本对华援助中,而今的毒疫苗不正是因为没有了日本疫苗的免费奉献,才有了自己生产的假疫苗吗?这不就是最简单的说明是非对错。最奇怪的是,现在不说追查,也不许老百姓追究,现在是不是继续使用毒疫苗,仍然值得怀疑!

今天是“九一八”,说来说去,还是那句老话,没有“九一八”就没有苏维埃,没有伟光正,没有内战不息;遑论生灵涂炭,延安鸦片衍生朝鲜地狱;更没有三反五反,大炼钢铁,人祸,文革,何须乎坦克平摊天安门,万户萧疏鬼唱歌。众多学者喜获血卡,扎根资本主义高歌爱党爱国,慧眼独具的难民潮狂涛,一波波汹涌澎湃,多佛车厢闷死的同胞,纽约跳海的冻僵亡灵,法轮如雨后春笋,皆“九一八”之功也。这个沾沾自喜的强奸民意共和国呀,全靠“九一八”,杀哟啦啦的走运,割你鸡娃的干活,八格呀鲁的祝贺。

“九一八”?真实的九一八,难道不值得我们沉思和反省吗?

2018-09-18 作于芬兰赫尔辛基
最后编辑时间: 2018-09-25 08:13:2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