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新大陆人   zt蒋介石:胶东军事检讨会议开幕致词 2018-08-09 14:54:44  [点击:1075]
看此文,知光头山东剿匪战略失误是其丢失中原主因。

山东剿匪首先应切断赤俄通过大连旅顺援助山东黄俄匪众的海路,其次采用江西第五次
围剿战术把陈饶匪众困死在沂蒙山区。
但光头战略正好相反。46年薛岳在淮北,苏北剿匪基本上成功的,就是把陈匪从淮北,苏北
赶到鲁南沂蒙山区。47年初,薛岳三连败,特别是莱芜会战,薛岳因韩谍作鬼大败被撤职。
光头命顾祝同将军指挥山东剿匪,首战张灵甫大挫自裁,但次后国军以胡琏将军11师南麻会战等
连续数战赢回。这就是光头此胶东检讨文的背景。此后,山东陈匪虽被击破,但最后死灰复燃,
48年9月发动济南会战,11月发动徐淮会战。薛岳莱芜会战虽因韩谍作鬼战术大败,但实际上是
在战略上摧毁其军事根据地指导下求速胜的失败。此后光头并不改变战略,以优势兵力中央突破方式
确实打掉了陈匪沂蒙山区,但是并没有围歼到陈匪主力。更重要的是范汉举将军指挥攻烟台虽成功,
但光头并没有重视,确保烟台,完全切断陈匪的赤俄援助线,这是陈匪军死灰复燃的主因。现代战争
要想致胜,要么在会战中围歼敌方主力,要么切断敌方后勤援助,使无力反击。光头战略两项都
不成功,这是光头不能迅速平定山东陈匪,保住中原本土的主因。

-当时统帅部有三个战略目的,
第一是要占领匪军的政治根据地,使他不能建立政治中心,在国内外丧失其号召力。
第二是要摧毁其军事根据地,捣毁其军需工厂与仓库,使其兵力不能集中,补给发生困难。
第三是封锁其国际交通路线,使之不能获得国际的援助。
-

刘匪南进大别山,正是光头占匪军延安窝点战略一个效应。毛猴子为减在陕北压力,连秘命
刘匪自杀式南进,刘匪不愿,邓走资押着刘匪作自杀式南进。
此说明光头的军统情报不准,其次,刘匪虽运气好逃进了大别山,但战力大减。最后,白氏
剿大别山刘匪,大别山是桂军8年抗战基地,可谓桂军主场,但白氏在大别山区困死刘匪战术,
而是赶刘匪离开大别山。
最后,陈刘两匪合流发动徐淮会战,国军会战大败。
-举一个例来说:这次刘伯承窜到大别山,他并没有向毛泽东请示,也没有得到
毛泽东的命令,而是他自己决定窜到大别山,另辟战场,等到他目标决定之后,他
所属的几个纵队,亦不待上级的指挥监督,而能自动作战,千回百折,达到目的,
这是匪军最值得我们注意的一点。
-



蒋介石:胶东军事检讨会议开幕致词

中华民国三十六年十月十九日在青岛励志社讲

(1947年10月19日)

〔要旨〕

一、张师长灵甫、戴师长之奇的殉职,为胶东胜利之先声。纪念胶东胜利,必须砥砺志节,立定牺牲报国的决心。

 二、胶东会战胜利之意义与重要性。

 三、战役经过后,必须注重检讨,始能获得经验与进步。

 四、通讯缺乏管制,为国军最大之缺点,亦为历次失败之主因。

 五、参谋业务中应以通讯为第一重要,各级主官对於通讯人员必亲自考核,严格督导。

 六、部队被围时,切不可用无线电向上级求援告急,否则将增加敌人的勇气,使本军陷於更艰苦的战斗。

 七、范家集战役所得的教训。

 八、羊山集战役之经过与责任。

 九、高级将领要养成自动负责的精神,实行「就地解决问题,万事皆在眼前作」。

 十、政工人员要在操场上、火线上,以事实行动来表现革 命精神,才能提高部队战斗的精神和勇气。.

〔原文〕.

今天我们在胶东半岛会战结束的时候,到青岛来举行检讨会议,意义特别重大。这次胶东半岛的作战,可以说是我们国军第一次大规模作战,参加战场的有陆军、空军、和海军。因为此次胶东会战在整个剿匪战事中有极其重大的价值,占极其重要的地位,所以我亲自前来主持这次会议。

要将这次胶东会战对於整个剿匪战事的关系,以及我们过去作战的缺点和改进的途径告诉各位,希望各位留心听。


 我们自从六月二十五日开始向鲁中沂蒙山区匪军老巢进攻以来,到最近烟台克复为止,为时共三个月零六天。这三个月零六天的时间,可以说是国家转危为安,革命事业转败为胜的关键。


但是在六月二十五日以前如果没有七十四师张灵甫师长的牺牲,也许我们全军上下还不会有后来这样的决心与精神来牺牲奋斗,那我们今天就不能
得到这样伟大的胜利了。这可以证明一句格言,就是「失败为成功之母」。


我们革命事业不怕失败,那怕我们有九十九次的失败,只要我们能记取这些失败的教训,能研究改进,来还击敌人,则一定可以获得最后一次的成功,而这一次的成功才是彻底的成功。所以我们革命党党员必须有不屈不挠的精神,要能够自强不息再接再励的奋斗,然后才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张灵甫师长的牺牲固然是我们革命军无可补偿的损失,然而我们全军上下能由张师长的牺牲,而知耻自强,奋发努力,终於换到这次胶东半岛剿匪的胜利,获得这样一个光荣的代价;则张师长以下阵亡官兵,也可以安心瞑目於地下了。


 在张师长阵亡以前,我们也有很多官长士兵忠勇牺牲,但为什麼直到张师长牺牲以后,我们全军才格外觉得愤慨,增加对匪的敌忾心呢?因为在张师长以前牺牲的官兵固然也有很大的价值与意义,如六十九师戴师长之奇在「宿迁」曹集阵亡,便是我们革命军人最好的楷模。


但当时大多数将领失败,则都是由於我们自己无决心,无勇气,不研究,不积极,以致全军覆没,自己被俘。这种耻辱的失败,不仅不能增加官兵的敌忾心,而且因为高级官长被俘,反而使我们官兵在心理上受到刺激与侮辱,以致精神上转为沉闷、消极,无法振作起来。由此可见我们高级将领一人的生死荣辱,对於全军士气有莫大的关系。


所以我们高级将领特别要忠於职务,要保全气节来作部下的模范。切不可偷生怕死,被俘失节而辱及全体官兵!如果到了紧急关头,万无生理,则我们宁愿死在阵地上,如同张灵甫、戴之奇一样,以自己的一死,来激励全体官
兵的志节,提高全体官兵的敌忾心,以完成我们未竟的事业。这样,就是死有重於泰山,一时纵有局部的牺牲,而终必可以获得全局的胜利。


这一次范家集的战役,可以说是我们高级将领不能保守通讯秘密,以致增加作战困难的一个最好的说明。从十月二日起匪军进攻红石山,三户山,六日以后,三户山撤守,六十四师犹能固守范家集,那时我心里已经很泰然,知道六十四师一定没有危险,因为根据我们一年多来剿匪的经验,知道匪军绝没有继续攻击一点到三天以上的力量。任何一个据点,他攻了三天攻不下来,就只有逃走了。


如今匪已攻了五天,可见他已下了最大的决心,用了最大的力量,而结果攻不下来,当然只有退走。何况我们第九师已经参加战场,匪军如果不退,则里外夹击,就有被我们歼灭的危险。但为什麼他竟敢继续攻击,要拖到十日,十一日
才走呢?就是因为我们高级将领在无线电报话机中用明语讲话被他们偷听了。他知道了我们已经没有什麼力量,不敢出击,所以他虽陷於同样的苦境,而仍旧想吃我们!直到后来第二一二旅被他打破之后,他才从容逃走。


因此我们可以得到一个结论:这次范家集之役,第六十四师前五天的战斗,是极有价值的,可以说是奠定我们整个胶东会战胜利的基础。但是到了十月八日以后,匪军不退,继续和我们纠缠苦斗,这是你们高级将领自己应该负责的,九日我从青岛回到南京,晚上十二时接到空军的报告,说有很多的灯光向南向北走去,他们判断匪军已在退却,但前方指挥官的报告,则十日匪军仍没有退,直到十一日才退走。

实际上匪军的主力在九日便退走了,余下的不过是掩护部队。所以我在十号立
刻打电报给范副总司令,说匪军已开始退却,命六十四师和第九师把握战机,大胆追击。我这个决心是绝对正确的,我们剿匪作战第一要注视匪情,第二要看清友军的情形,第三才估量到我们本身,我们高级将领一定要养成这种习惯,要具备这种胆识。任何一次战斗,无论匪军如何众多,攻势如何凶猛,只要我们能支持三天,到了第三天如果不失败,则第四天我就可以担保你们不会失败了!而且他退却的时候,你尽可以放胆追击,万无一失!

讲到这里,我必须提到六十六师在羊山集的战役。

六十六师在羊山集一共支持了十八天,最后终於失败,宋师长瑞珂也被俘了。但我今天要声明:过去所有失败被俘的将领,都有罪恶,将来都应该受处分;惟有第六十六师师长宋瑞珂虽然被俘,但我一定要救他出来,而且将来还要特别奖励他。

当时刘伯承大股匪军渡河南犯,六十六师在羊山集首当其冲。匪军乃集中全力,猛攻三天,羊山集阵地被他冲进几次,都被击退,匪军伤亡了一万多人;过了三天,匪又重新布署,增加兵力,开始第二次的攻击,这一次司令部都被冲进了,但仍然被我们击退出去,六十六师坚守到十天以后,匪军又发动第三次攻击,因为守军伤亡太大,兵力太单,以致羊山集里面的一个山头被匪占领,白天空军将他们炸退了,到晚上仍然被占领,於是他居高临下,向我们阵地不断攻击。守军因为经过十多天的战斗,真是粮尽弹绝,又因阵地混乱,空投无效,这样才陷於最后的失败!

宋师长在战局无可挽回的时候,曾经几次自戕,而因为部下的监视,没有达到目的。但六十六师当十倍之敌,孤军坚守,阻敌前进,达十八日之久,杀伤匪军在五万以上,已经尽到了他们最大的责任,纵然失败,也是应该原谅的。而且还有一点要告诉大家的,宋师长被围十八天,他只有一个电报给我。就是战斗了第十三天,我要王仲廉转告他突围,他覆了我一个电报:说羊山集还有三千多伤兵,不忍突围而令其被害,故决心与阵地共存亡!他这种坚强的决心,和仁爱的精神,就是我们高级将领应具的风度。 

羊山集战役,第六十六师如此坚强奋斗,应该不致失败,而竟致失败,其罪责不在六十六师,而在於当时的兵团指挥官王仲廉,与邻近的友军第三十二师和七十师。当时六十六师距三十二师驻地只有十华里,距七十师也只有二十华里,成了一个三角形,如果互相应援,则匪军绝对不敢进攻。

可是后来统帅部命令第三十二师向羊山集靠拢,而三十二师反而
向东,靠拢第七十师,并且告诉第七十师说他要退走了,於是七十师也不战而退。第二天空军去搜索的时候,完全看不到部队的踪迹,不知道他们已经快退到济宁方面了。六十六师有二个团在王仲廉手里,控置在金乡;因此这个战场上本有三个师十八个团,而实际作战的则只有四个团。以四个团遭受匪的四个纵队的攻击,无论怎样的英勇,自然也要感到兵力的不够。

豫北战场刘伯承匪部两度南犯,两度都被赶过黄河,假使这次王仲廉稍有决心,稍有能力,则一定可以在羊山集造成一次很大的歼灭战。而结果适得其反,不仅匪军未被消灭,六十六师反而冤枉牺牲。所以王仲廉应受军法审判,课以应受的处分。 

以上是我检讨此次范家集战役的得失,附带叙述羊山集作战经过的情形,希望各位将领记取这两次作战的教训,时刻勿忘,以为今后改进的张本。


其次,我现在最感苦闷,最觉忧虑的一件事,就是我们一般高级将领具有自动的精神,能够发展天才的太少,我可以说十个将领中找不出一个来!而匪军之所以可怕,即在於他们的干部大多数都有自动的精神和能力,能够自动的发挥力量,达成任务。


举一个例来说:这次刘伯承窜到大别山,他并没有向毛泽东请示,也没有得到毛泽东的命令,而是他自己决定窜到大别山,另辟战场,等到他目标决定之后,他所属的几个纵队,亦不待上级的指挥监督,而能自动作战,千回百折,达到目的,这是匪军最值得我们注意的一点。

尤其是上次陈毅一股匪军(宋时轮部)窜到津浦路以西,四围是水,无粮无弹,又受到我们空军的轰炸,围师的追击,可以说已经走入绝境;但他东奔西突,终於逃脱一部,可见他们独力作战,自力求生的精神,实在是我们国军之所不及。


现在我们高级将领作战,一定要上面定计画,下命令,而接到命令之后,还不能按照内容实行,实实在在的达成任务,这是我们最惭愧的地方。我在江西剿匪的时候有两句口号,就是「澈底奉行命令,誓死达成任务」。现在这两句口号,我们没有作到,而匪军却已实行了。

这次鲁中和胶东战役,我们一般将领自动能力的发挥较过去已有进步了,如前次第十一师在南麻,最近第五十四师在锯齿牙山,一般指挥官都能活用兵力,收获战果,是值得欣慰的。兵团部必须查明报告,以备嘉奖。但以国军全体和匪军比较,自动精神还相差很远



现在有很多人批评:以为统帅部对各级将领限制太多,拘束过严,这是不合事实的。如果我们一般将领能够澈底奉行命令,誓死达成任务的话,那我何致像今天这样的辛苦?相反的,如果以你们今天这种精神和能力,而我自己又不严格督导,那我们剿匪军事不知要演成怎样一种局势。但我的一贯的目的,就是希望你们能自立自强,自动负责,不待上官督促而能达成任务。这样,才不愧为一个革命军人。如果我们奉了命令,便藉种种理由来推脱,不能牺牲一切,达成任务,那我们和过去的军阀的部队,究竟又有什麼区别呢?


你们要知道:我们剿匪作战与普通正规作战大不相同,因为匪军根本是一个流寇式的部队,他没有必守的据点,也没有必攻的目标,只是东西流窜,飘忽无定。假如我们一般将领不能自动负责,独断专行
,而事事要向上级请示,或等待上级的命令,那就永远不能捕捉战机,歼灭匪军了!统帅部既然任命你们作了军长师长,就绝对信任你们,在战场上一定赋予你们独断专行的权力,一切进攻退守,都可以由你们自己决定。但有一个前提,就是你们部队长必须能自治自动,积极负责,凡是你们责任范围以内的事情,都要由你们自己去解决,立刻去解决!


果能作到这一步,那你们就有了独断专行的能力了;但现在事实上大家还没有作到这一步。举一例来讲,比如粮弹的不足,补给的困难,这在我们革命军本是不成问题的问题,因为我们革命军根本就用后方的,但现在成了大家不能达成任务的藉口,这就可见你们还没有充分的能力,来担负革命的责任,达成革命的任务了。

我今天要提出两句口号:「就地解决问题,万事皆在目前」。这就是说我们一切的事情都要自动负责,争取时间,而不可犹豫迟疑因循坐误。你们能作到这两句口号,就不愧为战场指挥官,就可以替我统帅分担责任!


现在有许多将领不是不知道研究的重要,而是不知道研究的要领。我们要作研究的功夫,必须要有目的,有计划,尤其要专心致志,持久有恒。大学上说「即物穷理」,又说,「止於至善」,这就是要我们注意研究,而且研究必须专心。


今天我们国军的任务在剿匪,所以匪军就是我们研究的唯一对象。我们必须孳孳孜孜,集中精力,去了解匪军的组织,分析匪军的内容,发现匪军的长处和弱点,然后我们作战的时候,才能如庄子所谓「目无全牛」,自然可以批却导窾,毫不吃力。兵法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就是这个道理。


惟有能彻底明了敌人的情况,乃能增强我们的自信,乃能用很小的力量,发挥很大的效果。古人说:「运用之妙,存乎一心」,高级将领切不可只看到有形的力量,而忽视了无形的力量。要知道心理运用与精神作战乃是我们军人最高的战术。物质的打击敌人还可以招架,唯有精神的打击乃是无法抵抗的。尤其是匪军今天已经面临崩溃的时候,我们更要运用心理战和精神战,来加速他的崩溃,早日结束我们剿匪的战争;我今天告诉你们,以后我们剿匪作战,是「三分斗力,七分斗智」,你们一般高级将领人人要有这个觉悟,要运用脑筋,努力研究,才能顺利达成任务。


​最后要讲到统帅部,自从六月二十五日到现在,这个时期中所采取的战略,要讲战略首先要说明我们战略的目的。


当时统帅部有三个战略目的,
第一是要占领匪军的政治根据地,使他不能建立政治中心,在国内外丧失其号召力。
第二是要摧毁其军事根据地,捣毁其军需工厂与仓库,使其兵力不能集中,补给发生困难。
第三是封锁其国际交通路线,使之不能获得国际的援助。


我们根据这三个目的,要决定进攻的战略,还要研究匪军一贯的战法。大家都知遭:匪军有两个惯用的战法,就是


(一)后退一步的战法:他遇到我们向他进攻,首先后退一步,预先张好口袋,以少数兵力,引诱我们进攻,到了预设阵地之后,再来包围歼灭我们。


(二)大踏步后退,大踏步前进战法。即是避免实战,等我主力分散之时集中兵力来打我一路的战法。统帅部看清了匪军这两个惯技,於是在战略上乃决定采取中央突破的方式,即是选定一个目标,集中兵力,不顾匪军如何扰乱我们的侧背,我们还是继续前进,不达目的决不中止。这是一个最呆板的战法,但也是最积极的战法;孙子所谓「兵贵拙速」,就是这个意义。


​当时匪军的政治根据地-延安已被国军收复,所以我们选定的目标,乃是沂蒙山区——匪军的军事根据地。这一目标选定之后,一般将领差不多一致认为困难。因为沂蒙山区冈峦起伏,地形特殊,而且匪军在裏面盘据了八九年,民众受他的控制,到处是他的侦探,国军如果冒险进入,不失败已算成功,若要实行扫荡,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但我看清了匪军的一套,知道他不过是虚声恫吓,玩弄一些小花样,并没有真实的力量,如果我们集中兵力,以实击虚,则我们进入匪区,一定万无一失。


后来国军在沂蒙山区作战,果然不出我所料,除了第十一师在南麻,第八师在临朐打了两个硬仗之外,其他部队并没有遭遇坚强的抵抗。


我常常将打匪譬如打鬼,我们如果关了房门,说那个房子裏面有鬼,而且说得那个鬼是怎样的狰狞可怕,就没有一个人敢开门进去;但如果真有一个人大胆的开门进去,则裏面一无所有;匪军就是这样,他过去扬言延安地形是怎样的险要,工事是怎样的坚固,国军绝对攻不下来。


但后来作战不到七天,即被国军克复。基於这两个经验,我们以后就可以确立信心,对於匪军的一切虚声恫吓,都可以置之不闻不问了。​


沂蒙山区收复之后,国军次一目标,即为胶东半岛,胶东作战的用意,即在贯彻统帅部第三个战略目的——截断匪军的国际交通线。


匪军过去两年以来,利用胶东的海口,由东北的旅顺大连运入大量的军需物资,来补充他的军队。如果国军不收复这些海口,则匪军永难消灭,内乱势必延长。


於是统帅部乃决定以胶东为作战目标之后,仍用中央突破的方式,集中兵力,向目标前进。幸赖前方将士勇敢用命,经过一个半月的时间,到这次范家集战役以后,已经顺利的成功了。


​今天我们检讨统帅部过去所定的战略目的可以说已经完全达到。其政治根据地-延安,在今年三月已被国军克复,其军事根据地-鲁中沂蒙山区六月以后也被国军摧毁。至於匪军国际交通线本有陆上与海上二路,其陆上一路,在去年十月张家口承德收复之后,久已被国军截断,到最近国军占领烟台龙口,他海上交通线已被封锁了;匪军又没有机场,河北平原固然到处都可以降落飞机,然而两吨半以上运输机的?陆,必须有水泥钢骨的跑道,这又是匪军所没有的;所以他今天连空中的接济也断绝了。


我们今天真是关上了大门,关上大门即使是一个虎也要被我们打死,何况他是一个老鼠。但是大家要知道:关上大门之后,打虎容易,打老鼠却难;因为他仍旧可以乱窜,一不小心,又要被窜到洞裏去了。


所以目前追剿的工作,十分重要,尤其要将他巢穴裏面一切储藏的物资,彻底清查,彻底破坏。我们自从收复沂蒙山区和胶东半岛之后,实际上任务还祗能算完成了一半,因为我们虽收复了这些地区,并没有彻底清查匪军的工厂、仓库。今后胶东各部队最重要的任务,就在发现他的仓库,搜查他的物资,能运走的运走,不能运走的也须彻底焚毁。只要我们不留给一粮、一弹,那他就只有死路一条,全部瓦解了。


​在匪军的根据地丧失,交通线切断之后,国军进一步目标,即在断绝其兵源补充,占领其粮食产区。现在匪军占领区内,人力粮弹最丰富的地区在那裏呢?晋东、晋西和陕北都不是产粮食的地区,而且人烟稀少,上次我到延安,当地就很少壮丁,所以他的人力粮弹可以说全靠翼中冀南和鲁北这三个地区。


如果我们派遣军队,犁庭扫穴,占领这几个地区,他就真正成了流寇。一成流寇,只要我们军队穷追猛打,绝不放松,就没有不被我们消灭的。你们试看明末的张献忠、李自成、当其全盛时期,何等猖獗,但到满清入关之后,随即烟消云散。民国初年的白狼裹胁民众,流窜三省,但不久也被军队消灭了。


这就证明流寇决没有成功的可能。何况今天武器如此进步,交通如此便利,国军不但可以跟踪追剿,而且可以迎头痛击,那他除了溃散之外,还有什麼道路可走呢?不过我今天要提醒大家,现在匪军的主力已被击破,老巢已被捣毁,交通线已被封锁,匪情已经变化,我们剿匪的军事亦随之而告一段落;从明天开始,已经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了。


到了这个新的阶段,我们高级将领必须有新的认识,在战略战术上必须有新的转变。我们过去因为要击破匪军的主力,所以我们采取呆板的中央突破的方法,现在匪军的主力既已分散,我们目前的任务,就是追剿,在实行追剿的时候,因为匪军飘忽无定,所以就不好再用中央突破的办法,而必须活用兵力,乃能捕捉战机,收获战果。


我们为活用兵力,以后必须放弃若干不重要的地区,以免受匪军的牵制,陷於被动的地位,而成为呆兵。尤其是我们一般高级将领必须发挥旺盛的企图心,养成独断专行的能力,一有机会,即抽调兵力,放胆进剿,他窜到那裏,我们就追到那裏,总要使他没有一刻休息补充的机会,则他的粮食吃一天少一天,子弹打一颗少一颗,最后不被消灭,亦将逃散了。


我可以担保:只要你们能活用兵力,则以后像南麻、临朐、范家集,这种大规模的作战是不会发生的了。因为他的老巢已被打破,由弹药、粮食、和交通工具各种条件的限制,他要集中三个以上的纵队,五天以上连续作战,乃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目前真是我们高级将领成功立业最好的机会。


只要你们有精神,有决心,有研究,有计算,则剿灭匪军必如摧枯拉朽,所以大家在这个剿匪的新阶段中,格外要振作精神,奋发努力,才能完成我们军人剿匪救民的任务,亦才能使我们二十年为抗战剿匪而殉难的官兵安心瞑目於地下。
最后编辑时间: 2018-08-09 18:16:24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