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博讯螺杆   ZT 试图偷渡到欧洲的难民数量已经下降了43% 2018-08-06 10:58:50  [点击:1314]
试图偷渡到欧洲的难民数量已经下降了43%

文|吴琼碧



    (在尼日尔阿加德兹一处难民营里,4名青年男子正在休息。图片来源:《华盛顿邮报》)

    编者按:随着欧盟国家、特别是意大利和德国加强了在难民身份鉴别和与北非国家合作上的力度, 2017年抵达欧洲的难民人数大幅减少。据统计,2017年欧盟申请避难人数不到50万,相比2016年的120万人和2015年的125万人大幅下降。

    但是,这些措施却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后果:偷渡费用急剧上涨、难民大量滞留利比亚、航线更加危险、死亡率更高……更令人震惊的是,许多蛇头干脆转行,做起了人贩生意,大量的难民被卖给了利比亚的民兵组织和犯罪团伙。

    2017年10月,外媒揭露利比亚当地的奴隶贩卖活动令全球震惊,但几个月过去了,这一情况仍然没有好转。对很多来自赤贫和战乱地区的年轻人来说,虽然他们在家时就已通过社交媒体了解到这种情况,但他们仍决定冒险。   

    2017年12月的一天,尼日尔,阿加德兹市。

    17岁阿齐兹(Aziz Dicko)正无所事事地在一个偷渡者的院子里游荡。身材高瘦的他来自科特迪瓦,准备去欧洲。在来到阿加德兹之前,他认为自己知道偷渡路上的所有风险——在前往欧洲的途中,很多非洲难民不是在沙漠中迷路渴死,就是在海上翻船淹死。

    但是,一个电话改变了一切。

    “我很害怕”,阿齐兹说。那通电话是一个蛇头打来的,电话那头的人告诉阿齐兹,他的哥哥被卖给了武装人贩子,如果想放人,就得拿钱。

    阿齐兹住的院子由一个外号叫“马里人”的大胡子男人所有,他曾对阿齐兹的哥哥承诺:“你很快就可以去利比亚,在那里可以乘船去意大利”。但事实是,“马里人”把阿齐兹的哥哥卖给了另一个专营绑架勒索的组织。

    多年来,在阿加德兹的蛇头将成千上万的难民输送到利比亚,再从那里偷渡前往欧洲。但是如今,随着各方加强了打击偷渡的力度,蛇头们不再从事这类“高风险低回报”的工作,这座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小城,已经成了人贩子盘踞的魔窟。

    “愿上帝保佑我们平安”

    三个月前,阿齐兹和他的哥哥阿卜杜拉耶离开了他们在科特迪瓦的家,希望能在欧洲找到工作——他们的父亲去世了,母亲则摆小摊卖日用杂货,大哥查尔斯是一名卡车司机,还有弟弟妹妹需要抚养,一家人靠微薄的收入和借贷勉强度日。

    临行前,母亲和大哥给了他们每人360美元(约合人民币2300元),这已是家里全部的积蓄。但兄弟俩在布基纳法索和尼日尔支付完车费、贿赂完当地警察后,已经所剩不多。

    “当我们到达阿加德兹时,还有最后一点钱,打算用来付钱给蛇头。”阿齐兹回忆说。

    他所说的蛇头就是“马里人”。当他们来到这个大胡子的院子时,发现里面住满了来自科特迪瓦和马里(均为西非国家——编者注)的难民,另外,有20多名难民正在等待前往利比亚的车辆,其中大部分是男孩。

    “马里人”的大院是阿加德兹市内许多“黑人区”的一处,距离通往利比亚的道路并不远,在凑够去利比亚的费用之前,难民们一直呆在院子里。

    在那里,兄弟俩第一次感到惊讶:仅仅是前往到利比亚南部城市塞卜哈的价格,就已经翻了几倍,达到540美元,更不用说去欧洲的费用了。

    到10月底——他们离家半年后,兄弟俩终于凑够了一人份的钱,决定先送阿卜杜拉耶前往利比亚。阿齐兹则呆在“马里人”的院子里,等着家里再寄钱。

    “我的日子消磨在一间大房子和薄薄的、破破的床垫上,墙壁上覆盖着其他难民的潦草字迹。”他说,有人在墙上写道:“愿上帝在他无限的宽恕中,保护我们旅途平安。”

    阿卜杜拉耶坐上了“马里人”手下的一辆卡车,穿过沙漠,没有发生任何事故。但当他到达塞卜哈的时候,司机把他交给了一个地下组织——这个组织在阿加德兹被人称作“信贷商行”,其实干的就是绑架勒索的买卖。

    “信贷商行”打电话给阿齐兹,他听到了哥哥被殴打的声音。

    “他哭着求饶。”阿齐兹回忆道。

    他们的大哥查尔斯凑了500美元汇给“马里人”,但是“马里人”的手下说他们没收到汇款,并说“信贷商行”不接受任何电汇,他们向来是现付到货。

    几天后,“信贷商行”给他的母亲打电话,阿卜杜拉耶在电话说哭诉自己被关押并且经常遭到殴打。他的母亲哭得呼天抢地,不停地叫喊“我的儿子!”然后,“信贷商行”告诉她,想要放人,得交820美元赎金。

    “我没有钱。”他的母亲哭着回答说,然后,她又听到了儿子被鞭打的惨叫声。

    “他们肯定都死了”

    

    (上图为非洲难民偷渡前往欧洲的路线图。红线为主要的海上偷渡路线,蓝色为陆地偷渡路线,紫色为使用渡轮偷渡的路线。红虚线为次要的海上偷渡路线。资料图)

    2016年,偷渡者在阿加德兹的活动还是半公开的,他们的小货车甚至能得到尼日尔军方的护送。但从2017年起,政府开始执行“反偷渡法”,多名蛇头被逮捕,其他人则转入地下。

    但是更残暴的人口贩子很快就取代了他们,就像“马里人”一样。

    “马里人”来阿加德兹“做生意”没多久,他喜欢踢足球,听非洲舞曲。2017年11月的一天,有人看到他开着一辆闪亮的白色越野车来到大院,穿着时髦的蓝色条纹衬衫、牛仔裤和Polo拖鞋。曾有西方媒体辗转找到了他,但他拒绝接受采访:“我不是老大,别找我”。但是在阿加德兹,“马里人”已然是地方一霸。

    “他是一个大蛇头和人贩子。”当地一个欧盟项目的负责人说,“这已经成为一项巨大的生意。”

    为了不让政府发现,住在大院里的难民被命令不得离开,只能从附近的一个摊位购买食物。

    “现在一切都是混乱的”,阿加德兹市长里萨·费尔顿(Rhissa Feltou)说,“这是欧盟施压的结果。”

    据美国难民组织官员和一些蛇头的说法,贩卖人口的情况正在不断恶化。人贩子经常把难民卖给“信贷商行”或类似组织。有时候,“信贷商行”甚至直接把卡车开到阿加德兹,从蛇头手中购买毫无防备的难民。

    同时,很多难民因为担心被遗弃在沙漠中,所以在抵达塞卜哈前拒绝付钱,结果就是司机经常直接把他们送到“商行”手中,直到他们交出身上的现金和赎身费为止。

    此外,偷渡客们还面临着巨大的风险:在沙漠中,蛇头或人贩子为了避免遇到巡逻队,经常进入危险的无人区——在里面迷路或者车辆抛锚都是时常发生的事情。“新来的人贩子不认路”,一个名叫阿里·易卜拉欣的蛇头在被捕后向警方透露:他曾长期从事偷渡的“买卖”,但2017年政府加大了打击力度之后,他停止了“业务”。

    据他透露,就在几个月前,一个蛇头在沙漠中强令25名偷渡客下车步行,以避开巡逻队。这群人在沙漠中走了两天,最后走散,只有五人达到阿加德兹。

    “我再也没有见过其他的人”,一位幸存者回忆说,“他们肯定都死了。”

    根据国际移民组织的数据,在过去的一年里,有1700多名被遗弃在沙漠里的"难民"获救,而更多人则消失在沙海中。

    2017年下半年,试图偷渡到欧洲的难民数量下降了约43%,欧盟和意大利训练和资助利比亚的海岸警卫队阻止偷渡;欧盟还一次性奖励那些“改邪归正"的蛇头们:不再从事偷渡生意的蛇头可以得到2700美元的奖金。

    但阿加德兹的蛇头们认为,欧盟的希望很可能落空。一位前蛇头说,2700美元远远不够让他们“开始新的职业生涯”,而人贩子的收入则高达3500美元/周。

    “如果没有足够的资金,他们将重新开始走私行动,甚至是贩卖人口。”一位当地官员警告说。

    在“马里人”的大院,阿卜杜拉耶的遭遇很快传遍了所有难民,但是没有人感到害怕,也没有人动摇。

    “这不会阻止我”,16岁的特拉奥雷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运气。”

    甚至阿齐兹也没有动摇:“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但我们没有选择。”
最后编辑时间: 2018-08-06 11:02:17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