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萧峰   闲聊华文文明之第一帝国(三) 2018-08-01 18:34:55  [点击:3542]
闲聊华文文明之第一帝国(三)

三、匈奴与汉

匈奴对帝国的压力一直持续到汉帝国的建立,但它对汉帝国的态度似乎非常温和,华文的历史记录当然不是这样说的。但只要看看刘邦在白登被围又解围的故事,就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匈奴即没有狠狠地打击汉,虽然这对他们来说完全不费吹灰之力,如果歼灭被围在白登的汉军,汉帝国即使不立即完蛋,恐怕也蹦哒不了几天了。网住了帝国天子作人质却又没有狠狠地敲帝国一把,在我看来,除了它确确实实对汉非常友善外,实在没有什么其它还能够自圆其说的原因了。当然,华文史观是不会承认这一点的,但它的记叙在我看来实在是极不靠谱的。

根据华文的历史记录,白登被围后,陈平派人求见单于夫人,过程细节是没有记录的,但会面的结果是单于被枕头风吹昏,解围让刘邦离开了。

虽然我认为这个记录极不靠谱,但我们也可以从中看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那就是匈奴与汉帝国并不存在沟通上的障碍,否则陈平的使者是无法与单于夫人对上话的。这就可以旁证燕赵与匈奴的交往早已经存在。

之所以说这个记录极不靠谱是因为它完全是基于帝国心态的想像出来的,这种心态下,任何的政治团体的结构都跟帝国一样,所以单于也跟帝国的皇帝一样是一言九鼎,说一不二的,只要搞定他,就等于搞定了整个匈奴。但匈奴的贵族政治肯定不是单于可以说一不二的,象放生汉帝这样重大的决策不可能由单于独断,不经过此刻跟随的匈奴贵族们的集体商议,取得他们的认可,单于就下令解围的话,基本上可以肯定他当场就不再是单于了。

这事的真相估计已经不大可能搞清楚了,但据此断定匈奴对汉帝国比较温和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还有刘邦死后,单于向吕太后求婚的信很可能也是真的,而且单于有可能真有此心的,想借此与汉帝国形成稳定的关系。只是这在后来的华文世界被视作冒犯,当时可能还并不见得被视作冒犯的,当时火冒三丈地跳出来抗议的也只有樊哙,吕后本人的反应被记录成不太高兴,但并没有明确的表态,这个不高兴也可能是记录者自己的猜测,从她很有礼貌地拒绝的最终决定看,她也有可能没有将此视作冒犯。象这样的通过地位最高的人的婚姻来达到两个邦国的和好,甚至合并,在欧洲是很常见的,在匈奴内部的部族之间,这样的婚姻溶合估计也是很常见的,所以由此就断定匈奴有意冒犯帝国,我觉得也纯粹是出自帝国心态。

匈奴为何会对汉帝国很温和而与秦帝国却是总过不去,如果联想到逃亡的燕赵豪强对匈奴的影响就可能会好理解一点,所谓敌人的敌人是朋友,汉是秦的敌人,匈奴由于燕赵豪强的游说也将秦视作敌人,它对汉比较温和也就不那么难理解了。

我相信很多人是不会认同匈奴对汉很温和的观点的,因为历史记录明明写着匈奴屡屡犯边。我相信这种边境上的纠纷肯定是会有的,这些纠纷在古代的解决方式往往也是通过武力,即使不动刀,也是会动拳头的,而且动刀的机会估计会更多,在匈奴内部的部族间,这种情况也是经常性的,从根本上讲,只能算是民间的纠纷,没有什么理由将这些纠纷视作匈奴对帝国的侵犯。

我想这些状况具体应该是这样的,两边的某个个人起了纠纷,吃亏的一方就找来帮手收拾对方,被收拾了的又找帮手报复,但毕竟帝国这边人多,这样的来来往往吃亏的就往往是匈奴方面的人,有时亏吃大了就不免投诉到部族的高层,于是这个部族的头领就集合了部族的武士前来讨个说法,这样一来,帝国方面的边民肯定是打不过这些武士集团的,便寻求帝国的官府保护,即使官府出面,多半也是打不过那些武士集团,于是就只好往上报告:匈奴又来犯边了,顺便把损失也一并向上报销了,过程估计大概就是这样。

其实我想在一般情况下,对方看到帝国的官府出面,也不想事态闹大,就自己回家,所以华文记录中所谓的匈奴寇边的事也只是偶有发生,并不象华文史观说的那样匈奴成了帝国的头号外敌。当时的国际局势估计跟现在差不多,支那将美国当成头号外敌,而美国根本就没将支那放在眼里。当时的匈奴大致相当于现在的美国,汉帝国也跟现在的支那差不多。文景时期大概就是韬光养晦,到了汉武帝时,便要大国崛起,连一带一路都跟当下有几分相似。

这样的状况估计一直维持到汉武帝刘彻掌权。

说到汉武帝刘彻,很多的支那人都会感到非常兴奋的,其实他也不过是运气比较好而矣,有韬光养晦留下的巨额财富,这财富不仅仅是官府粮仓里陈陈相恩的黍米,更有民间近三代人的积累,但经他几十年的折腾,一切都归零了。刘彻之前,汉帝国给匈奴送钱送女人,现在的支那人以为是耻辱,觉得汉武大帝雄才伟略,一举将匈奴赶到天山北边,从此取得了汉对匈奴的压倒性优势,匈奴除了归顺之外,全部逃跑了。可是实际情况是刘彻死了以后汉帝国还是得给匈奴送钱送女人,但现在的支那人往往沉迷在“犯我大汉,虽远必诸”梦靥中,对此是没有概念的。好在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大美人,就是号称四大美人之一的王昭君。她的故事就完全可以提醒支那人,没有什么“犯我大汉,虽远必诸”,即使有过,也仅仅是昙花一现,而送钱送女人基本上是贯穿始终的。

匈奴与汉帝国的正式战争是以一场阴谋开始的,汉帝国计划将单于引诱到马邑,先在马邑设置伏兵,待单于到来后将他俘虏,但计划被单于察觉而失败,帝国反而将提出计划的人处死了。请大家记住这个倒霉蛋,他名叫王恢,因为后面还要拿它说事的。从此,帝国边境沦为战场,这一场旷日待久的战争,最终耗尽了帝国的民脂民膏,帝国的国运也很快就走到了尽头。

战争开始阶段,帝国得到了自以为可以炫耀的战绩,在这个时间段里,帝国取得的战绩估计还是真实的,因为有带回来数以千计的人头和数以万计的牲畜。之所以有战利品带回来,是因为这时的战斗还发生在离帝国不远的地方,而不是草原腹地,战斗的过程估计是:大举进攻的汉军遇到了一些小规模的匈奴部族,这些部族总的人数估计也就百来人或者几百人。因为靠近帝国边界的地方大多是山地,并没有很适合放牧的草原,也就不可能有大规模的部族在这些地方生活,帝国大举进攻的初期,承受打击的就是这些部族,他们的命运很可能是被灭绝了,变成了帝国拿来炫耀的战绩,也成了帝国军官们封侯的资本。

但随着战争往草原腹地深入,帝国的战绩就非常令人惊奇地集中在了卫青、霍去病这两个人头上了。只要有这两个人出征,战争总是以胜利宣告结束,而同时代的其他将军,只要没能追随在这两人左右,而是自己单独面对匈奴,就往往是乏善可陈,更有战败被俘和战败投降的,还有的战败逃回,被判死刑,又自己出钱赎回性命在家闲赋的。这个现象是不是很值得玩味?

当然,有可能确实是这两个人厉害得不得了,但我是不太相信会这种近乎奇迹的事情的,联想到这两个人与最高权力的关系,我想真实的情况可能是这样的。

由于这两人与刘彻的个人关系,追随他们的军队无疑是帝国最强悍的武士集团,他们在对付离边境不远的匈奴部族时,理所当然的是完全能够轻松地,象围猎一样将对方的人头和牲畜带回帝国来炫耀。但在深入草原腹地,遇到真正的大规模的匈奴武士集团后,就不免损兵拆将,夺路而逃了。而他们的所谓战绩,只不过是他们虚构出来的。而实际情况是,他们一路都小心谨慎地避免与匈奴武士进行硬碰硬的战斗。

他们宣称杀敌多少多少万,是完全可以以“草原腹地路途遥远,携带的敌人人头半路都腐烂不堪,无法继续携带了”为借口,从而免去了提交胜利的证据“人头”的责任,于是砍了多少人头就成了只是写在报告上的数字了。要做到让人相信,关键是要搞定帝国的监军,这一点其实不难,因为征途如此漫长,有足够的时间跟监军的人达成攻守同盟,虚报战功,奖赏是他也有份的,考虑到卫、霍两人与刘彻的特殊关系,这个监军估计会很爽快地答应同盟提议,乖乖的交纳投名状后再顺便请两位将军在皇上面前多美言几句,一切便妥妥当当了。接下来的事就是一路小心翼翼,遇到大规模的匈奴部族就远远地绕道走或者原路返回,只要坚持一点:不跟匈奴玩真的,就能够将带出来的人马再带回去,那怕只带七成回去,结果也是加官进爵、荣华富贵了。如果有哪个监军不识抬举,在这漫漫征途中找个机会做掉他真是易如反掌,“凯旋”后还可以参他一本,说他临阵脱逃,从此不见踪影,这样一来,估计他的家族就到此为止了。

深受华文史观影响的人肯定会觉得我的这个说法极其荒谬,我承认确实是开了脑洞的,但这事在华文记录中也不是全无痕迹可寻的,我找到的痕迹就是对李广谢幕的记录。

李广可以说是一时名将,后人对他的了解估计多半是起自《水浒传》中小李广花荣这个角色。他留在历史记录里的,比较具体的对匈奴战绩,也是乏善可陈的,刻薄一点说,除了那些语不详焉的概括性描述外,基本上是每战必败,但有一条是可以肯定的,他渴望与匈奴作战,这在他的传记中被描述成对封侯的向往,特别是上了年纪,他原本的部下已经有十几人被封侯之后,渴望就更加强烈了。在总算有机会跟随大将军卫青出战时,他表现得非常兴奋,以为终于等到了封侯的机会了。但大将军卫青却派他与右将军赵食其合军组成右路军,走另外一条更加绕远迂回的路径去攻击匈奴,结果中途迷路,没能实现与卫青会师,一举歼灭单于的作战意图。

这一次战役的总指挥是卫青,李广的头衔是前将军,这是临战前的安排,按李广的理解,前将军是要作为全军的前锋、首先向匈奴发起进攻的人。但出发前,刘彻交待卫青,不要让李广与单于交战,理由是李广运气不好,对匈奴战绩也不好,也就是怕他误事。刘彻的这个交待我觉得有可能是事后的安排,因为李广的自杀让卫青不得不对支走李广的安排作出合理的解释,这是卫青很难做到的,于是皇帝就出面替他做了。

但如果真是刘彻事先的交待,也不是完全不可理解,毕竟李广年纪已经较大,冲锋陷阵的锐力肯定是大不如前了,对他建功立业估计也不再抱什么期待,但为何仍然接受了他的请求,让他随卫青出征呢?我想最合理的解释应该是觉得他的经验还是可以对卫青的作战行动有益处的,毕竟他与匈奴作战的年头最长了,应该是对匈奴最为了解的帝国将领。而且李广的部下,肯定有大量长期追随的勇敢的武士,这些人在刘彻看来,如果在卫青的指挥下,肯定是能够加强卫青军团的战斗力的。至于前将军的头衔嘛,可能是李广自己的请求,而刘彻一时糊涂就答应了,虽然这种可能性是很小的,因为如果刘彻只是一时糊涂,他完全有时间在制作正式任命时改过来,因为当时的技术,制作正式任命也是需要时间的,这时间至少是可以用时辰计算的。相比一下,真的想让李广打头阵的想法可能还更真实些。

我们还是假定刘彻真的是不想李广与单于直接对阵,只是想让他的经验发挥作用的话,很显然,卫青将李广支开,很难说是为了贯彻落实刘彻的意图,而且更没有要利用李广对匈奴作战经验丰富的优势的意思了。如果他这样做的原因是他根本看不起李广,那么将他留在自己身边,派他执行一些不太重要的任务就好了,没有任何理由非要将他支开不可,特别是在李广强烈要求跟随左右的情况下,李广虽然战绩不佳,但毕竟资格够老,更重要的是很得军心,如果卫青是真心要找单于决战的话,留他在身边肯定是更有益处的。即使不考虑益处,只是为了照顾一下老前辈的面子,也不应该如此强硬地将他支开。

但卫青却偏偏就是非要李广走开不开,这是为什么?我觉得最为合理的解释是他有些勾当是决不能够让李广破坏,也是决不能让李广知道的,这个勾当很可能就是我上面说的避战以保存实力,谎报战果来冒功领赏。如果李广在身边,他就很可能避免不了对匈奴的战斗,因为谁都知道李广遇到匈奴就冲上去的可能性是很大的,主动避开的可能性基本为零,而他卫青要的却是尽量避免与匈奴作战,他所要的仅仅是在草原腹地走上一圈,然后班师,回去请赏了。当然,如果能够在帝国旁边逮到些匈奴的小部族,实实在在地带些战利品回去就更好了。一旦李广的作战冲动将匈奴的武士集团引来,就不仅是他的如意算盘要落空的问题了,而分分钟是他的小命和全家性命,甚至是三族的性命都要断送的问题了。除此之外,我实在是想不出他有什么理由一定要支走李广。

这一次远征的结果,根据华文记录是“单于跑路了”,而原因是李广和右将军赵食其率领的右路军中途迷路,没能按时到达。当然,这一次卫青也说他打败了匈奴,单于是趁夜开溜,可以说是临阵脱逃了,卫青还挥军直追,一直追到赵信城,并放火烧了匈奴存储在那的大批粮食,这当然可以算是战果辉煌了。但还是有疑问,如果真的是发生了这样的战斗,取得了这样的战果,那么不就是证明了你卫青支走李广的决定的错的吗?如果李广军还在,即使按刘彻的交待,不能让他跟单于作战,安排他担任警戒总可以吧,这至少也可以增加投入进攻的力量吧,这样的话,单于跑不掉的可能性不是要大一些吗?

后面的事就更有问题了,卫青非要追究右路军晚到的原因,为此要求李广的部下接受审讯,李广为了保护部下,只身来到卫青那,自杀在卫青的面前。支走李广本来就没有站得住脚的理由,还要追究晚到原因,这不是明摆着非要整李广不可吗?确实,他是非要整李广,因为李广来的还是太快了,如果李广再晚点才跟卫青会师,他的境遇估计就会好多了。

由于来的不是时候,卫青的虚构战果就会遇到麻烦,如果牛皮还是吹得那么大,恐怕李将军会第一个跳起来抗议,我怎么没见到这些战果,人头你可以说都埋了,但赵信城的粮食呢?都烧啦。不可能吧?你至少会带走些能够带走的吧。这样的追问是卫青很难应付的,一个不好,就会破绽百出,皇帝可都是多疑之人。当然,卫青也可以将战果报得不那么离谱,但只要李广一死,战果怎么报都没有问题了。不过说他要逼死李广,估计也是冤枉,他要的应该是控制住李广,不让他有机会了解真相,这对他就足够了,而李广的死,对他也是意外,可以说是一个惊喜吧。

我很期待有不接受我这个说法的人,能够给出一个更合理的说法。

不过应该承认的是,卫霍两人确实运气很好,好就好在及时死掉,如果上面这套是真的话,是无法长期玩下去的,一旦皇帝的恩宠不再集中在他们身上时,这一套是很可能穿帮的,那等待他们的估计至少是三族被灭。好在,他们的命足够短,能够将皇帝的恩宠维持到生命的尽头。他们也就可以以常胜将军的面目留在华文历史里了。

当然,他们的战绩真是如此辉煌的可能性也不是完全没有,只是小到令人无法不怀疑其真实性的程度。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可能,那就是匈奴受到了来自内亚大草原更西边的更强大的势力的打击,此时正在寻找一个隐蔽的地方,治疗战败的创伤。而卫霍的大军正好出现在这个关键时刻,于是匈奴只好落荒而逃了,这其实也是有可能的,广漠的草原从来就少不了激烈的争斗。只是由于事情发生的地方离汉帝国实在太遥远,华文的历史也就没有这样的记录了。

另外一个关于匈奴的记录就是内附,也就是向汉帝国投诚,这在华文史书上是有不少记录的,但这部分匈奴人后来都消失在历史中了。直到再后来,似乎是突然间就在帝国的边陲冒出来一伙战斗力极强,而又自称是汉帝国的合法继承人的群体,帝国的军队遇上他们就一触即溃,帝国长期经营的都城洛阳的城防,在他们面前也是不堪一击,这才让帝国的历史重新想起这一帮内附的匈奴人。这些被华文史观叙述成向帝国投诚的匈奴,实际上就是第一帝国真正的掘墓人。

那么,他们的内附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真的是向帝国投诚吗?

我相信真实的情况肯定不是象华文历史描述的那样,他们肯定不是走投无路才向帝国投诚来保住性命的可怜人,他们之所以以愿意以臣服于帝国的面目出现,可能主要是基于以下两个原因。

首先是因为帝国动用了大量的黄金来收买他们,目的是用他们来对付其它的匈奴部族。匈奴是有很多不同的部族,在帝国看来,他们都是匈奴,在他们自己看来,彼此间肯定是差别很大的。既然帝国愿意给出大量黄金,他们也就愿意迁到帝国的边缘地带,替帝国守边,其它的匈奴部族虽然在帝国眼里很可怕,在他们眼里,也就是些跟自己差不多,也就是些爱打架的家伙,何况有了帝国的黄金,也未必就一定要再打架,搞外交也是可以让帝国边境变得安宁的。在有了这些匈奴人隔在帝国与草原之间后,帝国的边境果然就变得安宁了,即使是帝国崩溃时(第一帝国经历了三次崩溃,秦汉间,两汉间以及汉魏间),边境也是安宁的,这也证明了这些守边的匈奴人对帝国的内地并没有什么野心。

也许又会有人质疑说我没有证据,确实华文的历史没有这样的记录,但却有一个没有人能够解释的“黄金消失之迷”,第一帝国早期,提起黄金的时候,往往是以多少多少斤论的,而东汉以后,再提起黄金,就只有以多少多少两论了,似乎黄金一下就变得很稀少了。

后世的人往往将这解释为第一帝国早期提到的金,实际上只是黄铜,真正的黄金一直以来都是那么少的。这只是一个自作聪明的说法,并不是真实的历史。首先那个时代,并没有黄铜这种合金,黄铜是比较晚近才有的,其次铜和金,在那个时代是同时都在用的名词,而且两个词还有同时出现的时候,比如说金多少多少斤,铜多少多少斤,如果说金就是铜,这样的语言现象就无法理解了。另外,文字记录还有伪金罪的罪名,伪金,也就是假黄金,什么东西能够伪成黄金,不要说那个远古时代,就算是现在,恐怕也只有黄金加铜才能够让金属看上去很象黄金,如果说金其实就是铜,也就无所谓伪金了。

所以汉金消失是确实存在的历史之迷,决不是杜撰出来的,而之所以消失,我认为很大一部份消失的黄金,是到了那些内附的匈奴人手里了。也就是帝国作为守边的报酬给了那些所谓的内附匈奴。当然这可能也不是汉金消失的全部原因。

这些内附的匈奴人尽职心责地替汉帝国守边,其实也是可以应验我一开头就说过的那句话:它对汉帝国是非常温和的,即使经历了汉帝国的阴谋算计和武力攻击之后,也没有根本改变,当汉帝国的穷兵黩武收敛之后,匈奴对帝国的打击也基本停止了。只是我相信边境纠纷肯定还是会有的,而且是帝国与内附匈奴的边境纠纷,只是华文的记录没有再关注这些纠纷而矣。华文记录之所以关注刘彻之前的纠纷,将那些纠纷上升到侵略的高度,完全是出于为刘彻的穷兵黩武找些政治正确的错口罢了。

最后,我还要强调一点,那么内附的匈奴人其实是并不受帝国管辖的,他们仍然过着贵族政治的日子,就如同他们在草原腹地时的一样,这也是他们愿意生活在另外一个地方的原因。两汉帝国和魏帝国都无意改变这点,所以他们跟这些帝国也相安无事,到了晋帝国,情况很可能就有所变化了,但估计这已经无从考证了。

强秦其实并不强--闲聊华文文明之第一帝国(一):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405004

汉之初--闲聊华文文明之第一帝国(二):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406896
最后编辑时间: 2018-08-02 18:59:2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