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逢君之恶、辟君之恶和逢君之善 2018-06-29 17:22:42  [点击:2694]
逢君之恶、辟君之恶和逢君之善

儒家政治敬天保民,马家相反,上欺天,下欺民。而马家之民也擅于想领导之所想,急政府之所急。如这个宜春市民,居然提议“鼓励市民主动申请放弃领取养老金”。孟子说:“长君之恶其罪小,逢君之恶其罪大。”这个市民就是在以冠冕堂皇的名义,逢领导和政府之恶。这是典型的贱民、恶民。

陆贾说:“尧舜之民,可比屋而封;桀纣之民,可比屋而诛者,教化使然也。”(《新语•无为》)政治和教化不同,导致尧舜之民和桀纣之民优劣大异。至于马列之民,比起桀纣之民,更是恶上加恶。桀纣之民没人教化而已,马列之民则是被往坏里教,向恶而化,特别丧心病狂!

但比起知识分子之恶来,一般民众又小巫见大巫了。论逢迎起政府和领导人,马家知识分子(简称马知、马贼)更是奇招妙术,层出不穷,其罪更大!反孔反儒之恶潮泛滥,有赖于知识群体的发动和推助;马学毛思等邪说盛行,离不开知识群体的迎合和帮忙。从毛时代至今,马知群体逢迎招数之巧妙、姿态之丰富,史无前例。

反孔尊马是逢君之恶两种重要方式,也是百年来最大的文化、政治双重罪恶,制造了百年来无数人道主义灾难。而今拜习先生所赐,反孔恶潮得到了有效遏制,但尊马恶习依然颇为深重,为马列主义鼓与呼、为社会主义涂脂抹粉歌功颂德的知识分子依然多如过江之鲫。

社会主义是一种集体主义。无论怎么改良挣扎,都无法摆脱土地、经济公有制和政治上的极权主义。与唯物信仰、党主极权、共产理想结合在一起的马家的社会主义,尤为邪恶,最难改良。现中国种种问题,包括道德、制度、法律、教育、经济、生态、人口、民族、宗教等等问题,无不根源于此。追根究底,窃据宪位的马学堪称万恶之源。

二十四字的核心价值观大都不错,但被“社会主义”镇压住了,所以有名无实,无法落实,不起作用。在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下,诚信公正文明和谐不可能,自由民主平等法治也不可能。在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下,纵然富强也有限,脆而不坚,坚而不久;爱国敬业皆虚假。科学社会主义不行,特色社会主义也不行,都是邪路。

逢君之恶其罪大,反过来,辟君之恶其功大。批判政府的罪恶和领导人的过错,批判马列的反常反动,是文化人的责任,也是文化人立德立功立言的重要乃至主要方式。

同时,逢君之善其功大。目前习先生最大的善就是对孔子和儒学有所肯定,故宣传、弘扬儒学就是最大的逢君之善,也是罪孽深重的马知群体赎罪自新的最好最有效的方式。2018-6-27余东海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