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萧峰   闲聊几句儒 2018-06-01 19:25:14  [点击:1391]
闲聊几句儒

按最流行的说法,孔子是儒的宗师,儒是自孔子而起的,但也有另外一个说法是孔子不过是儒的传承者,儒是孔子之前就已经存在的。但无论如何,在孔子的那个时代,儒是反对大一统的。孔子一贯主张“克己复礼”,就是在他眼见得小邦不断被吞并,众邦分立的周制岌岌可危时发出的呼号,更能代表他主张的是“兴灭国,继绝嗣”这个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的呼号,这代表着他的希望:恢复被吞并的国,恢复被断绝了的祭祀。这一切,都是那个时代的前进方向(就是不断有国被灭,天下正趋向统一)的反面,恢复众邦分立。而这个时代的前进方向一统天下,正是他痛心疾首的礼崩乐坏。恢复周礼,恢复众邦分立,至少维持现存的诸邦分立是孔子最原初的主张,也就是儒最原初的主张。

到了孟子的时代,儒就已经有了明显的改变了,不仅不再讲兴灭继绝,不再讲克己复礼,甚至连“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都不再讲了,反而讲起了“无父无君,是禽兽也”这样有助于促使君权绝对化的说辞。孟子强调的已经不再是孔子主张的君臣关系对等性,而是趋向君权的绝对性了,虽然这个改变还可以算只是起步阶段,君权的绝对性还没有强调得象后世的三纲五常那样极端,还可以理解成绝对尊君但并非绝对从君。只是,这样的变化预示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势头。

虽然孟子还讲过一大套君轻民重之类的说辞,让现代人觉得非常的政治正确,但无论他说得有多么激烈,其实际效果来看,不仅无助于阻止孔子深恶痛绝的礼崩乐坏的持续,反而是对此起到了促进作用。理由很简单,他主张的“无父无君,是禽兽也”已经开启了将君权推向绝对化的进程了。即使说他并没有推进礼崩乐坏的进程的主观愿望,但实际效果的却是不容抹杀的。

不过,孟子还是有他值得肯定的地方的,他虽然已经不再反对君权绝对,但还是强调君权的合法性:爱民。如果是暴君,人民打倒他就不是弑君,所谓“闻诛一夫纣,未闻弑其君。”还有一身难得的傲骨,这在他的追随者身上还有所留存,于是他们便成了焚书坑儒的主要牺牲者,“孟子之徒尽矣!”等到了荀子,儒就更是不堪了。一句“法今王”就足可以将君权推向绝对,他的帝王之术造就韩非李斯之徒就绝非韩李自己的责任了。在此这前的儒,一直是主张“法先王”的,从前的圣君才有最高指示,而“法今王”就意味着当今圣上就是最高指示了。先前的儒是根本不承认这样的最高指示的

孟子以后的儒其实基本上都不可以被称为儒了,用秦晖老师的话:儒表法里,嘴上讲的虽然都是孔子语录、孟子语录,但实际想的都是韩非李斯那一套,做出来的当然就只会符合心里实际想的,不可能符合嘴上讲的。

后世只有唐和元这两个外来的政权是不太尊儒的,唐时人们敬僧之心远在敬儒之上,元时更有九儒十丐的说法,臭老九的说法估计就源于此。但反而是在唐代,孔子的反一统思想有了相当程度上演变成现实。唐的节度使制度就很有些西周分封的影子,虽然节度使制度跟唐这个朝庭一样是上来的。但各节度使间相互独立,而礼仪上都尊唐皇为天子,天子的权威恢复成礼仪性和象征性的。而元代虽然历时很短,但各省的自立,也是秦后历朝仅见的。省与省之间甚至可以宣战的,而作为中央的朝庭,并不将这类事看得有多严重。

我个人认为,后世的儒,从孟子开始往后数,基本上都可以说是孔子的叛徒,都背叛了孔子兴灭继绝、至少也要维持众邦的追求,转向追求所谓的仁政。而所谓仁政无非就是试图教一只长出翅膀的老虎不要吃人,而不是杀死这只长出了翅膀的老虎。在儒的笔下,众邦分立这种在孔子眼中的理想世界,反而都变成了所谓的乱世,孔子筚路蓝缕,奋斗一生极力阻止的大一统反而成了他们笔下的盛世。

其实,所谓的乱世中,大体上乱的主体只限于中国腹地,也就是所谓中原地区,而属于周边的川、滇、黔、粤、闽等边缘地区,却是一个重新繁荣富足的时代。所以,对乱世比较正确的理解可以是追求大一统的野心家争夺统一权造成的人间悲剧,如果没有这样的大一统追求,就不会有所谓的乱世。而对根本就不喜欢大一统的边缘地区,中原的动乱反而成为它们摆脱帝国盘剥的黄金时期。这样的话没有被写进自以为儒的文人编撰的正史,本身就证明了后世所谓的儒,其实已经没有丝毫的孔子的思想。他们记得的不过是用作科举答题的孔子语录罢了。不过,由于这样的事例太多了,即使是正史也免不了留下蛛丝马迹。

宋帝国征服四川后得到了巨大的财宝,赵家就恁着这一批财宝,赵光义才有足够的军费发动灭汉的战争,如果没有这笔财富,赵宋能否攻灭后汉还是不一定的事。为何能够在四川得到如此巨大的财富,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宋之前的所谓乱世,恰好就是四川繁荣昌盛的黄金年代。

这也得到考古研究的证实,大凡属于乱世时期的边缘地区的墓葬,陪葬品必然是丰富而且价高,而大凡是盛世的墓葬,陪葬品就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了。

现在,如果有谁自认为是儒,那么他就必须回答一个问题,你是否支持大一统,如果你支持,什么都不用说了,你跟孔子没有半毛钱关系,即使你张口孔子,闭口孔子。如果你是真儒,你就必然是台独港独、藏独疆独的支持者,甚至还是滇独粤独、川独闽独的支持者。如果你否认支持各地独立,还是请你离儒远点,因为你是在玷污孔子。正如后世的自以为是儒的人那样,讲的是孔子语录,做的却是破坏孔子理想的勾当,至少是这种破坏的支持者。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