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萧峰   为帝国主义正名——闲聊帝国主义之五 2018-05-22 22:11:53  [点击:1700]
为帝国主义正名——闲聊帝国主义之五

我是一个刘钟敬主义者,认同他说的几乎每一句话,唯有帝国主义这个名词的含义上,与他有不同意见。他大概也是受列宁党的洗脑的缘故,在使用帝国主义这个名词时,所指的基本上也是那个被列宁党严重污名化后的帝国主义,而不是在真实的历史进程中发生过的帝国主义。其他的人就更是难免受列宁党的影响,认定了帝国主义就是坏东西,代表恃强凌弱,不讲道理,用列宁党的学校曾经教导我的话就是帝国主义意味着侵略,意味着战争。

应该承认,列宁党的洗脑是非常成功的,现在帝国主义这个名词大概不仅在列宁党统治的国家里被人当作坏东西,可能在号称民主自由的国家里,估计也不是一个好词,所以才会有中国帝国主义这样的说法,将中国在非洲的一些经营也当作帝国主义。所以,有句话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说的还真是很有道理的,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决不是只有列宁党人会任意打扮历史,即使是号称自由民主的国家的人也会在自由的旗帜下理直气壮地根据他们的想象打扮历史,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李将军的雕像被拆掉,甚至连华盛顿将军的雕像很可能也会遭到同样的命运。

当然,如果用现在政i治正确的标准来审视,帝国主义也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不客气地说,帝国主义经常也是不讲道理,直接用枪炮发言的。当年对付大清时就有一个非常流行的说法:对付大清要先把它打翻在地,然后才能跟他讲道理。可见先用枪炮发言应该是有事实根据的。

现在到了什么时候都先讲道理,而且连讲道理没法讲得通的时候动武,也会被认为政治不正确的时代,但人们还是很无奈地发现,这个世界并没有因为讲道理的绅士越来越多,不讲道理的流氓小人就逐渐消失,或者日子越来越难过,反而是绅士可能是越来越多了,流氓同样也越来越多,而且每多一个绅士,往往会多出三个流氓。而且更让人觉得痛苦的是,绅士的日子越来越艰难,流氓的日子反而越来越好过了。这就是帝国主义死亡,再也没有人能够从维持国际秩序中获得利益的现实后果,威尔逊主义虽然更符合天理良心,但要完全承担起这个原本是帝国主义承担的责任,显然超出了它的能力。所以,后帝国主义的时代,国际秩序反而变得非常容易就被人践踏了。

虽然帝国主义有时也会以不讲道理开头,但基本上不会以不讲道理结束,结束的时候往往是很讲道理的,中国那句古话:先小人后君子,用在帝国主义身上就是非常合适的,至少在根据中国的经验是这样的。

所以,没有任何根据将帝国主义的标签帖在列宁党身上,列宁党最合适的标签就是列宁主义,也可以叫做恐怖主义。

这个世界上最早的搞恐怖主义的可能不是列宁党,但列宁党无疑是搞恐怖主义的,当年第二国际还为此发过质询给列宁,要他解释为何经常在资本家的工厂或者家门口放炸弹来敲诈他们。当然,列宁党是不会因为自己的同党(当时列宁党还隐身在社会民主党里)反对就放弃搞恐怖主义,而且还振振有词地为自己的恐怖活动辩护:我们俄国的工人阶级只有区区几十万人,我们不敲诈资本家,革命经费去哪里搞?

帝国主义本来就不是一个坏东西,只是由于列宁党的洗脑太成功了,才会使得有些人认为那是坏东西,还有些人认为有好的帝国主义,也有坏的帝国主义。

如果硬是要区分好的帝国主义和坏的帝国主义,只会将问题搞复杂了,将本来简单的问题搞复杂反而有利于某些人混淆是非,颠倒黒白的。

我想有人认定赤俄是帝国主义的理由大概是因为它到处输出列宁党去搞颠覆活动吧。赤俄确实是到处搞颠覆,但这恰恰证明它不是帝国主义。帝国主义是从来不搞颠覆的,支助孙大炮一伙搞颠覆大清活动的是日本的大亚洲主义者,而主导日本政府的是要做帝国主义好学生的英日协调派人士,是反对大亚洲主义的。也正因为支持孙大炮的大亚洲主义者在日本一直不得势,才使得孙大炮不仅斗不过袁世凯,甚至连陈烔明都斗不过,走投无路之下,才投靠了列宁党。所以搞颠覆的决不是帝国主义,帝国主义本来就在国际舞台的中心位置,只在那些被帝国主义排斥在舞台边缘的,比如过去的赤俄和现在的包子才会一天到晚地想颠覆这个舞台,好再新建一个能令自己成为中心的新舞台。只有一天到晚想颠覆别人的人才会一天到晚担心别人来颠覆自己。如果有谁一天到晚担心被别人颠覆的话,我们就很有理由怀疑它正是一天到晚想着颠覆别人的人,比如美国的民主党。据说川谱要开始调查了。

不过,搞颠覆确实也是一种秩序输出的方式,但这样的秩序输出与帝国主义的秩序输出的绝对不同的。秩序是刘仲敬先生喜欢使用的概念,但解释起来是比较费事的,如果要求不太严格的话,是可以将它作为规则来理解的。

帝国主义的秩序输出是自发性的,而列宁党的秩序输出却是强制性的,这是有其内在的必然性的。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资本主义之所以能够发展到最高阶段,绝对是由其内部的自由秩序决定的。当然,并不是所以的自由秩序都能够发展成帝国主义,有些地域就没有,最典型的自由之都瑞士就没有发展成帝国主义,但内部的自由秩序是帝国主义的必须条件,虽然不是充分条件。

理由其实也不复杂,因为如果没有自由秩序,根本就发展不出资本主义,即使一段时间内似乎发展得很好,但只能说在这一段时期内,内部的自由秩序没有被完全压制,还能够有所生长的。在自由秩序的生长受到压抑之后,资本主义生长也就会被压制了,还没有来得及成长成帝国主义就完蛋了。

资本天然是要依靠自由的,现在这样的特征还是极其明显,现在的国际大资本最喜欢的是什么地方,不就是什么维就群岛之类的管制最宽松的地域吗?如果一个地方管制放松的时段,资本自然就会往那里流动,那里的资本主义就会兴旺发达,一旦这个地方管制强化,资本主会逐渐逃离,所以,如果一个地方的资本主义能够长期地生长,直到成长为帝国主义,它的内部必然是一个自由秩序长期稳定的地方,最典型的就是英格兰。

不过,除了内部自由秩序长期稳定这个条件以外,帝国主义能够长成也得有比较理想的外部环境,荷兰其实内部的自由秩序并不逊于英格兰,但由于它在欧洲本土,很容易受到法国、德国这样的强权干涉,帝国主义的成长也就无法实现了,当然它的资本主义的成长也是受到了限制。而由于海峡的保护,英格兰就得以免除来自欧洲强权的打击,资本主义的成长不会受到外部力量的打扰,最终才能够发展成帝国主义。

帝国主义也好,列宁主义也好,它们都是要输出秩序的,这样的外在的表现就会让人感到它们似乎有共同性,在列宁党人将帝国主义成功地加以污名化后,人们一看到列宁党的输出行动,就联想到帝国主义。而没有去想两者之间是截然不同的。

由于列宁主义主义输出的也是它的内部秩序,而它的内部秩序不是自由生长出来的,而是完全靠武力强行创建起来的,更为不堪的是,如果离开了武力维护,它的内部秩序是随时都可能崩溃的。苏联的解体就是因为苏军不再受苏联的控制,它便失去的武力的维护。而靠苏联武力创建出来的其它欧洲的列宁主义国家,也由于失去了苏联的武力维持而纷纷崩溃,列宁主义在欧洲彻底失败。

靠武力创建的秩序要输出,也就只能通过武力才能达成。当然帝国主义的秩序输出也有时会运用武力的,而且任何秩序,也都是有武力背书的,因为秩序必然要包括对违规者的惩罚,要惩罚违规者,就要运用武力,所以,是否使用武力并不是列宁主义与帝国主义的最本质区别。

由于帝国主义输出的也同样是内部秩序,所以它天然就是自由秩序,即使输出时使用了武力,那也是低烈度,低破坏性的武力,而且最为重要的是,它还不会主动破坏被输入地原有的秩序,虽然使用了武力,武力只限于打击武力的抵抗,在武力抵抗消失后,武力也就不再使用了。而且当地原有的秩序并不会被破坏,所以印度的种姓制度一直保留到现在,香港的丁屋权益也一直保留到现在。在帝国主义统治的地方,原住民在帝国主义来之前怎么过日子,帝国主义来以后也是怎么过日子,帝国主义不会管你娶小老婆,也不会管你裹脚,留辫子。其实,武力的使用并不是为了输出秩序的,而是为了获取地盘的。而秩序的输出基本上就是一个自发的过程,输出的动力完全来自于秩序本身的优越。

而列宁主义的输出,不仅限于打击武力的抵抗,更在于强行将其内部的秩序移植到输入的地方,并则彻底摧毁了当地原有的秩序。完全可以说它使用武力的目的就是为了输出它内部的秩序。

那么,它能不能象帝国主义那样不用武力,完全靠秩序本身的优越来输出秩序呢?列宁主义者可能会坚持说可以,只要人类文明进步到某种程度。但历史经验是不能提供这样的经验,至少我们可以下这样的结论,不动用武力的可能性是极低的,低到近乎不可能。

我相信,只要认真地审视历史,就不难发现,没有什么坏的,或者恶的帝国主义,帝国主义即使不能归为好的或者善的,至少也是中性的。我本人是坚持认同帝国主义是好的,是善的。(全文完)

《早已死去的帝国主义---- 闲聊几句帝国主义之一》: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03285

《帝国主义的前世:殖民主义——闲聊帝国主义之二》: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03315

《帝国主义在香港——闲聊帝国主义之三》: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03339

《日本,从帝国主义的优等生到反帝国主义的斗士——闲聊帝国主义之四》: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03470
最后编辑时间: 2018-05-22 22:33:07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