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徐建新   中国快速自由民主化的问题探讨 2018-05-22 08:34:52  [点击:1628]
中国快速自由民主化的问题探讨

徐建新

江西省德兴市一中

中国自由民主化的路径选择,我一直主张参照国民党在台湾的经验,通过长期的地方自治特别关键的是县级的民主自治,而后达到省级、国家级的全面自由民主化。历史上,国民党在台湾的自由民主化这个过程非常平稳,而且伴随着政治经济的不断进步,与苏联的快速自由民主化结果是苏联解体灭亡,经济大退步、卢布变成废纸,民众生活和国力都极大幅度下降等相比,我想,大家都希望中国能够平稳地自由民主化,而不是得到苏联这样的结果。

那么,从理论上进行探讨,中国能否进行快速自由民主化?这个问题也可以说是:中国进行快速自由民主化,会不会出现苏联解体灭亡和经济极大退步的结果?从道理上说,正常情况下,中国即使进行了快速自由民主化,中国也不会出现苏联解体灭亡的结果和经济极大退步的结果。如果能够确定这一切,对于争取中国民众支持自由民主化,是非常有利的。而且,这一点对于中国的自由民主化非常重要,中国共产党常常强调,苏联快速自由民主化的结果如何可怕,如何糟糕,从而坚决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现在能够很明显地看出,中国共产党的决定是一党执政至少是一直到中国进入发达国家。

但现实的问题是,基于多方面的理由,恐怕已经别无选择了,中国未来几乎必定会走向快速民主化的道路,那么,唯一的问题是,苏联在快速民主化的过程中有着哪些重大的错误,这些错误是中国绝对必须避免重蹈覆辙的或者不存在的,还有,中国在快速自由民主化过程,会遇到什么新的大问题,必须避免它们带来极其恶劣结果。

总结我所阅读过的苏联解体方面的书籍文章等,我认为多方面因素导致了苏联解体和经济大退步、卢布变成废纸,民众生活和国力都极大幅度下降:首先苏联在成立的时候,列宁就为苏联宪法确定了加盟共和国能够退出苏联的权利(斯大林当时就反对说有利于独立分子);而且,历史上苏联解体的关键是俄罗斯和乌克兰、白俄罗斯的独立并成立独联体,苏联的灭亡是当然的。中国在这两点上都不存在。看一眼中国的现实就清楚,中国压根就没有汉族加盟共和国、壮族加盟共和国和回族加盟共和国并允许退出,更不可能出现这三个带头独立的情况。

在这方面,中国和苏联一样存在着矛盾。苏联的俄罗斯在叶利钦带领下,非常明显不愿意承担补贴其它加盟共和国的重任了。中国同样存在这些类似的矛盾冲突,不少上海人对于上海不断地为全国做贡献一直不高兴,却没有想到上海市的优势在于集中了中国的优秀人才和物力;东北三省常常抱怨共和国长子承担了太多历史义务,却没有想到东北三省昔日的好日子是因为国家的大量投资和苏联的无偿技术援助等;产粮区等抱怨吃了亏,却是整个国家都是存在工农业产品的剪刀差等等,有少数汉人抱怨给维吾尔族、藏族两个少数民族那么多的福利照顾但是他们不但不感恩还一大堆烂事,等等。但是,鉴于历史,没有汉人主张丢掉那两个大包袱,恰恰相反,中国人完全不可能接受丢失新疆、西藏的结果。毛泽东时代,毛泽东命令进军西藏时,战略目标下达到了每一个战士,那就是四川是中国的大后方,不进军西藏,四川就会变成前线。中国历史上汉人两次亡国,次要原因都是四川。左宗棠早就说清楚了新疆的重要(大意如此):要保住北京,必须保住蒙古甘肃陕西,要保住蒙古甘肃陕西,就要保住新疆。

因此,即使中国出现了快速自由民主化,中华人民共和国不会像苏联那样解体灭亡。但是,在政治运行中,中国分裂的可能性极低但却是存在的,至少,部分少数民族的极少数人会带来巨大的麻烦。尤其是如果中国的大多数自由民主人士都把中国的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当成是中国共产党的利益并否定的话。苏联解体的次要原因之一是,苏联的自由民主人士,不少人把苏联的国家利益与苏联布尔什维克的利益混为一谈并否定。如果中国的自由民主人士都把中国的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当成是中国共产党的利益并否定,如果告诉中国人,自由民主化的结果是国家分裂、人民币变成废纸,民众生活和国力都极大幅度下降,但是实现了中国的自由民主化,中国民众有可能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吗?中国民众可能愿意跟随自由民主人士吗?中国有可能实现中国的自由民主化吗?

实际上,十几年前,海外民运提出自由民主本身就是价值时,也就是自由民主本身就是终极目标时,我就看到过中国共产党人对此的嘲笑(大意如此):中国的自由民主实现了,但结果是国家分裂甚至还有内战,人民币变成废纸,中国国力和民众生活都极大幅度下降,中国人民会要这样的自由民主吗?

自由民主不是终极目标,生存和发展才是终极目标,之所以自由民主成为目标,是因为自由民主环境下生存和发展相对其它制度来说最好。我认为,,中国的“财政”一词很好,要有财才有政治,毫无疑问,良好的政治运行包括自由民主制度的运行必须有一定的物质基础为支撑。但中国共产党人对此的嘲笑也有着根本的错误,那就是中国在刚进入自由民主制度时会有什么样运行情况的自由民主,主要由中国共产党的执政情况决定。正如苏联的自由民主化的情况很糟糕,主要问题出在苏联共产党的治国理政出了太大问题。

苏联解体为中国消除了最大的北方威胁,但如果中国分裂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不可能接受。但并不是绝大多数中国人不可能接受,这个情况就不出现。我的判断是,中国的分裂理论上有极低可能,但实际上不难避免。苏联解体的次要原因之一是,苏联的自由民主人士,不少人把苏联的国家利益与苏联布尔什维克的利益混为一谈并否定。当然,这一点中国是必须避免的。二是维系中国的统一需要消耗大量资源,特别是在自由民主化的情况下,远远超过共产党的统治之下。新疆的75事件,海外民运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西藏的实际情况海外民运也根本不知道,简单地说,一部分藏人和维吾尔人什么都要包括相互矛盾的要求,共产党根本给不了,自由民主的中国能够给他们的只会更少。关键是极少数维吾尔人和藏人所要求的自由就是独立(甚至还包括赶走历史上比维吾尔人早很多就定居生活在新疆的汉人),不让他们独立就是不自由不民主没人权。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更会让他们觉得怎么偏偏就只有维吾尔人和藏人没自由没民主没人权。如果中国在快速自由民主化过程中各种最差情况全部出现而导致西藏新疆独立,我太清楚将会出现什么,经历了苦难深重的近现代历史的中国,一旦恢复正常情况就会重新收复西藏、新疆,这样做的政府会得到十四亿民众衷心拥护,甚至出现一个十四亿民众衷心拥护但敌视甚至敌对西方的中国政府以及强大的中国,那么就会出现一个十四亿中国人的强大、发达的中国与大约十亿人的西方发达国家相互敌视甚至敌对的情况。

那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的恐怖状况?

一句话:世界和平包括中国的和平发展、全世界人民的利益包括中国人民的利益完全不允许极少数维吾尔人和藏人所要求的独立。

新疆的南疆问题很大,我在网络上所看到的情况是南疆的维吾尔人深陷马尔萨斯陷阱不能自拔,说清楚点是南疆面对的是五胡乱华的危险。新疆的北疆受到汉人为多数的环境影响,各方面的情况还好。但是,南疆几乎全部是维吾尔人,生育率太高,一个家庭的孩子有七八个很平常,一两个人的收入要养九、十个人,当然非常容易陷于贫困。沙漠的生态环境支撑不了飞速上升达到的南疆维吾尔人将近一千万人人口,南疆的维吾尔人又不懂现代的科技文化和没有现代工业;中国实际上不少地方已经出现了劳动力不足的情况,但维吾尔人不少人又反对汉化,也就是反对现代化(在中国,现代科技等是汉语为媒介,因此,汉化就是现代化,现代化的压力对汉族等民族是一样的压力),却寄希望于宗教、还不允许他们的孩子有宗教自由,只能信奉伊斯兰教;这样,维吾尔人和主体民族的汉族连语言的交流沟通都不能够进行,怎么能够得到工作和收入?毫不奇怪,南疆的各种恐怖袭击、治安问题多多,我在网络上看到说,少数恐怖主义极端分子提出的口号是杀汉灭回赶哈萨克。南疆问题的主要解决办法唯有全面汉化,其次还要进行计划生育。

少数人或许会反对说全面汉化破坏维吾尔人的文化,压迫维吾尔人。对此,我的看法很简单,这是唯一的主要解决办法。近一千万人维吾尔人需要工作和收入等等,如果维吾尔人的原有文化妨碍这一切,那就让它消亡。在现代化中,几千年历史的十几亿汉人的传统文化,不适合、妨碍现代化的都消亡了,凭什么妨碍现代化的维吾尔人的传统文化就不能够改变?而且,全面汉化是给维吾尔族的孩子宗教自由,他们可以选择信奉伊斯兰教也可以自由选择包括不信奉伊斯兰教(不少维吾尔族的孩子根本没有宗教自由,他们只能够信奉伊斯兰教。);这一切是人口数量飞速上升达到近一千万人维吾尔人生活在沙漠地区所构成的巨大人口压力和生态环境对人的压迫,不是汉人对维吾尔人的压力和压迫。再者,现代化对所有人都构成压力甚至(必须掌握现代科技文化的)压迫,维吾尔人也不例外。

此外,如果部分少数民族地区以及极少数其它地区的选举出现大面积舞弊以及破坏国家统一的情况,那么就必须及早作出法律规定,出现这些情况就取消地方自治,实行省级政府的直接治理甚至国家政府的直接治理,禁止主张西藏、新疆等独立的人竞选公职和被任用、被录取公职。

我一直思考研究苏联解体问题,初步结论,苏联解体和经济大退步、卢布变成废纸,民众生活和俄罗斯国力都极大幅度下降的原因在于:一是组织体系全面崩溃,既有苏联共产党的组织全面崩溃(因为819政变导致苏联共产党解散)也有各个加盟共和国独立导致原有的的各个加盟共和国经济组织协作纽带联系崩溃以及大量国营企业的微观组织系统崩溃(休克疗法、苏联在重工业的劣势等导致企业拥有者很多不是转型生产而是转手倒卖),可想而知,新成立的政党等组织的能力距离良好运作的要求差距太大,几乎就剩下政府体系没崩溃。二是生产(供应)与需求链的全面断裂,生产(供应)与需求的契合是非常困难的,还要有竞争力,关键是企业生产的产品要能够在市场竞争中能够满足民众需要并卖出去,不断积累财富;苏联的计划经济太僵硬,太重要,太面面俱到,改革计划经济本身就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即使是中国那种并不那么僵硬和重要、面面俱到的计划经济的改革都花费了至少十几年时间,苏联的计划经济改革更加困难。我在网络上看到说,计划经济下,苏联的几乎一半产品是军事产品,既不能够吃也不能够用也不能够抢劫财富的各种核武器、导弹、军舰、飞机大炮等等,要全面转型为生产人民需要的民用产品需要至少十年的长期努力;苏联的农产品补贴耗费了大量资金,要忍受并逐步解决农产品取消补贴带来的通货膨胀巨大压力、要忍受并逐步解决轻工业太少质量低下等带来的各种问题、要忍受并逐步解决重工业竞争力不如西方发达国家的而必定出现的各种困难问题,等等;这一切既需要强有力的组织领导民众努力奋斗等,但偏偏却是苏联的各种组织体系全面崩溃,还需要资金的保障,如果苏联保有着民众辛苦积攒的大量资金大量有效财富,如大量黄金美元等硬通货,还能够平稳度过难关;但历史现实却是:三、资金链的全面断裂、崩溃。看一眼苏联解体方面的书籍等就可以看到苏联和俄罗斯在快速民主化时的财政极度困难,财政资金极度缺乏,几乎在乞求西方发达国家的援助。次要原因在于苏联民众创造的大量财富被浪费在军事产品上,财富积累保留太少;主要原因是苏联企业生产不出民众需要的货物,民众的钱买不到民众需要的货物,就是原有的货币对应的财富以及产生财富能力巨大降低全面明显表现出来,苏联的财政补贴农产品负担很重,仅仅取消农产品补贴都会导致严重通货膨胀;再加上大印卢布,1991年苏联解体后,新成立的俄罗斯为重整经济使用了"休克疗法"。政府被迫放松银根,增发18万亿卢布。这是1991年货币发行量的20倍,直接导致高达2000%的通货膨胀,旧卢布币值急剧下降。货币----卢布只是财富的标记符号,是交易媒介、记帐单位,也就是原有货币量实际上对相应物品的巨幅贬值,即极度恶性通货膨胀。

看一眼上面的分析就知道,苏联解体是因为有着太多重大问题,但在经济方面的关键在于生产(供应)与需求链的全面断裂,关键在于企业等要生产适合销售、满足民众以及世界市场需求(包括有竞争力)的产品。更糟糕的是,与此同时,又出现了组织体系的全面崩溃和资金链的全面断裂、崩溃,或者说,连最后的救命钱都没有。

中国共产党鉴于苏联解体灭亡的教训,进行了大力的经济改革,基本上按照先发展轻工业特别是劳动密集型的轻工业再重工业的顺序,使得中国已经进入了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中国现在正在向发达国家的目标前进。危险之一在于中等收入陷阱,也就是阿根廷这种进入发达国家行列又退步为发展中国家的情况,或者像苏联那样刚进入发达国家不久又倒退,工业退步的情况。也就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因中国民众收入提高而不再具备优势,技术创新又不如发达国家而竞争不过,掌握新技术、新发明等需要时间和存在专利壁垒、技术壁垒,此外发达国家还有品牌壁垒,中国就可能会有出现生产(供应)与需求链的断裂甚至全面断裂的危险。

这种情况有危险也有可能出现,正常情况下不至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最重要的是自强不息(长期坚持不懈的奋斗)、厚德载物;还有重视教育、研究发展,重视储蓄再投资、重视家庭等等。这一切是中国的古老传统(中国是实用发明最多的文明古国),至今也没有改变。当然,危险也不能够说不存在。中国现在的情况是大而不够强,底子薄,中国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还没有多少年,财富的积累、科技、教育的底子还薄弱;教育、科学技术进步、政治经济活力能否跟上?中国不存在苏联各个加盟共和国经济组织协作纽带联系和崩溃问题,也不存在苏联那样计划经济太僵硬,太重要,太面面俱到的问题,中国的农产品补贴情况不清楚;但中国国有企业改革目前完全停滞,现在的现状如何?不知道。如果科学技术能够不断进步,劳动生产率、经济活力不断提高,自然能够进入发达国家的行列。但这方面问题不少。教育问题不少、科技方面也问题很多,国有企业改革停滞,人口老龄化问题、党政机关人员过多、腐败问题等等,这些问题终究要暴露出来的,集中爆发的话,中国就会出现大问题。

居安要思危。更可怕的问题是:那时,中国会不会出现组织体系(中国共产党和国有企业组织体系)全面崩溃和资金链全面断裂崩溃(包括没有最后的救命钱)的问题?或者说,假设各种问题集中爆发的话,最后的迫不得已的底线和关键是:中国要保留住最后的救命钱。这个救命钱大致是多少呢?历史上有一个实例,温家宝总理在2008年出台了一个四万亿的经济刺激计划。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最后的救命钱就是中国政府能够轻松拿出八万亿到十六万亿人民币的资金以正确恰当地刺激经济,或者用于大家一起共度难关,或者用于购买外国物品在国内出售以平抑物价。

关于这一点,中国重蹈苏联覆辙的可能性比中等收入陷阱还大得多,也就是把民众辛苦创造的财富资金浪费在既不能吃又不能用的军事产品上。中国当然必须有必要的军事开支以保障自身的安全,但是,必须是中国的国力能够支撑,并在其它方面的发展方面保持良好的平衡,不要远远超出自身的安全需要并破坏其它方面的发展。重复一遍:中国现在的情况是大而不够强,底子薄,中国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还没有多少年,财富的积累、科技、教育的底子还很薄弱;

对于苏联,自由民主化是全面的革命,既是政治体制的革命,又是政治的革命,又是组织体系的革命;苏联共产党在这场革命中可能改组为社会民主党,也可能组织完全涣散,起不到作用,最终起了坏作用而因819政变解散。但是,自由民主化还是经济的革命,要把企业改革为生产民众需要,在竞争中胜出,适销对路的产品。这一切却需要强有力的组织体系来做到。它还是民众自治的革命,民众要开始并逐步习惯于自我治理。它还是利益格局的革命,人的行为习惯、观念的革命。

苏联解体灭亡的教训,在于一个大国,快速自由民主化实际上是全面的革命,全面的革命必定产生相互冲突矛盾的要求、后果,全面的革命困难、冲突太大问题太多,根本就不应该在短时期内进行如此之多的革命,应当是逐步改革,逐步进步。或者说,一代人做好一代人的事情,完成一代人的使命,几代人的长期不懈艰苦努力,最终才能够导致成功;这一点,参照戊戌变法的失败,用黄仁宇的话说,就是不要指望一个命令就能够让走兽变成飞禽。

中国是一个人口最多的特大国家,自由民主化的改革最好是方方面面的进步、改革逐步进行,政治改革特别是地方自治改革(关键是县、乡镇的地方自治改革)、经济改革、教育改革、科技体制改革等逐步推行,最终自由民主化是水到渠成的自然结果,不应当是全部的重大任务一下子全部铺开,到处困难重重。中国更不能够出现这种情况,所有有利于国家民族的改革都不进行,尤其是政治体制、经济体制的僵化导致这一切的问题,最终大家都以为关键是政治体制阻挡了一切改革,必须先改革政治体制,甚至以为政治体制一改革,其它改革就能够自动进行和成功,极大地低估其它改革的重要程度和困难程度。

这种指望毕其功于一役的政治改革情况一旦出现,中国的自由民主化就会遇到各种巨大困难和付出极大的代价。

在中国,自由民主化是全面的革命,既是政治体制的革命,又是政治的革命,又是组织体系的革命;至少,中国共产党在这场革命中可能改组为社会民主党,也可能组织完全涣散,起不到作用。但是,自由民主化还是经济的革命,要把国有企业改革为生产民众需要,在竞争中胜出,适销对路的产品,中国的企业产品在高精尖产品方面明显不如发达国家。它还是民众自治的革命,民众要开始并逐步习惯于自我治理。它还是利益格局的革命,人的行为习惯、观念的革命。

对于中国的快速自由民主化,我最终的结论是:中国的自由民主化,最好是逐步进行地方自治改革、科技体制改革、教育改革、国有企业改革等,而后全面自由民主化犹如水到渠成。快速自由民主化对中国不利,但中国若有最后的救命钱的情况下也还可以接受。但是,如果中国没有了最后的救命钱的话,那么中国基本上别无选择,必须逐步进行以地方自治为中心的自由民主化改革。苏联解体的情况在中国重演的可能性存在,极低,不会成为现实。但经济大退步,国力大退步,民众生活大退步的可能性存在,并且有着现实的巨大危险,浪费大量民众辛苦创造的财富在军事产品上,并导致中国没有最后的救命钱。如果中国重蹈苏联覆辙成为现实的话,那么,苏联解体的先例在那里,历史的教训一清二楚,中国居然重蹈覆辙,中国共产党和中国自由民主人士的智慧和能力未免太低下了。


2018年3月18日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