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今日微言(改邪归正、弃马归儒是马党唯一的出路!) 2018-05-16 23:07:18  [点击:448]
今日微言(改邪归正、弃马归儒是马党唯一的出路!)

【反华】反对中华文化、中华文明、中华民族,都属于反华。儒家是中华文化的主统,中华文明和中华民族的缔造者,故反儒是最根本的反华。反对中道道德、王道政治和礼乐制度,抹黑中国历史,都属于反儒。反儒反华是最大的道德反叛、思想反常、文明反向和政治反动。

【概括】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周新城这句话没错,然复须知,共产党人的理论要消灭的不仅仅是私有制。在学术上,要消灭唯心主义(唯物主义之外的所有学说都被定义为唯心主义);在信仰上,要消灭宗教和一切非马家信仰;在政治上,要消灭资产阶级,消灭国家……

【恶人】或问小人与恶人之别。答:恶人是小人中的小人,小人之尤。小人是欲望之奴,但四端尚存,有善有恶,可善可恶;恶人是邪欲恶习之奴,四端泯灭,易恶难善,恶多善寡。小人可能与人为善,恶人对邪恶有着强烈的路径依赖,只能与人为恶,助恶为乐。对于小人,应该宽容;对于恶行,必须严惩。

【态度】君子在政治上比较随缘自由,既不一味进取,也不刻意隐退,而是用之则行,舍之则藏。如果得君得民,得到人民的推重或君上的重用,就努力行道于世,兼善天下;如果不被信用,就藏道于身,独善其身。同时,通过各种方式传道解惑,把真理的火种传播开来,流传下去。

【政教】政教分离是必须的,这是现代西方的正确选择。任何宗教,一旦凌驾于政治,用来指导政治,都会制造人道灾难。所有宗教都是立足于彼岸世界的,即使正教,也缺乏必要的政治正义和制度关怀,遑论邪教。在政治性领域,宗教必须靠边,这是国家之福,也是宗教之幸。

【宗教】论礼,姑且承认孔子曾学于老子;论道,则老子远逊于孔子。但老庄及其徒子徒孙都原则缺乏自知之明,妄自尊大地充当老师。佛教徒也一样,自以为比儒家高明,即使尊孔尊儒,也是居高临下的,比如说孔子是儒童菩萨。与其说是尊重,不如说是贬低。

【宗教】宗教有信仰言论自由,包括批评儒家的自由。但论文化道德,宗教没有批评儒家的资格,就像庶民对圣贤君子有批评的自由但没有批评的资格一样。而政府管理宗教和儒者谈论宗教,则是天经地义的。宗教本身固然是出世法,但宗教事务却是世间大事,直涉政治。

【三家】违反常情、常识、常理和人道人伦者,纵有得于天,所得不全;有证于道,所证不圆。唯儒家全得圆证,道器不二,圣王不二,天人合一。天道与人道相辅相成,高明与中庸亦相辅相成,中庸之道作为高明。可以定论:那些自以为比中道高明的道,比孔子高明的人,即使高明,也很有限。

【三通】学术有正邪,正学有高低。儒佛道自由主义都是正学,但自由主义知人道而蔽于人道,不知天道;道家知地道而蔽于地道,不知人道亦不知天道,佛教类似。唯儒家三通:上通天道,下通地道,中通人道。故王道政治,上能敬天顺天,下能保民亲民。若有机会辅助儒家共建王道,佛道自由主义当引以为荣。

【三家】儒佛道有同有异,异处不能苟同强通。例如,儒家择善固执允执厥中,佛教主张去尽我执法执;儒家以直报怨大复仇,道家主张以德报怨;儒家守仁执义崇礼重法,道家以仁义礼法为赘疣和桎梏……或谓对三家一视同仁,不知其人如何调和此类冲突。面对君父大仇,是设法复仇还是相逢一笑泯恩仇。

【三家】佛道过于兴盛的国家和时代,政治品质会严重下降,如南北朝、武则天朝、元朝等。至于佛国,政治教育经济军事科技统统不行,乱象丛生,面对外寇更是一筹莫展。从公元十世纪开始,印度北南陆续被伊斯兰入侵,无数佛徒被屠杀,无数寺院被毁灭。佛教在印度本土一蹶之后,一直不振。

【三家】佛道无力导良政治,但毕竟于道有得,若能安守本分,安守地道,也可助儒家教化,为盛世增光。奈何佛道中人往往虚骄狂妄,喜欢凌驾儒家。尤其是道家,对儒家的误会轻蔑,自老庄始。依五常道标准,老庄修辞不能立其诚,皆妄人也,《老子》《庄子》皆充塞着游言浮辞妄语戏论。

【三家】佛教鼓励超越佛魔分别和对佛的执著,儒家则不许超越正邪善恶的分别和对正善中道的执著。禅宗可以诃佛骂祖,可以杀佛杀祖,甚至欺师灭祖如提婆达多,都被辩称是为了从反面助佛成就道业。这些言行在儒家是绝不允许的。反孔反儒,便是自绝于儒门,自绝了圣贤君子之道。

【南怀瑾】佛为心,道为骨,儒为表,大度看世界。三千年读史,不外功名利禄;九万里悟道,终归诗酒田园。这两句话很流行,据说是南怀瑾的开示。前一句大而不中,是杂家的自我写照。后一句有点不知所谓。三千年历史,功名利禄之外,还有此伏彼起的道德光明,有无数铁肩担道义的仁人义士。南老何以不见?

【南怀瑾】佛为心,道为骨,儒为表。这样的人,心表各异,内外不一,似佛非佛,似道非道,似儒非儒,貌似贯通,实为强通,有自以为是、自欺欺人之嫌。佛心无心,涅槃空寂;道骨非骨,逍遥虚静,装上一副儒表,意欲何为?圣贤君子,至诚无息,自强不息,儒心儒骨儒表,表里完全一致。

【击蒙】或赞美蔡元培曰:“君子能有容忍异己的雅量”。殊不知,君子仅有雅量是不够的,更要有认识异己、明辨异议、批判异端、善善恶恶的能力。异于自己之人物是否正人,异于自己之议论是否正确,异于君子之道者是否正道,君子要有明辨功夫。该赞成的赞成,改容忍的容忍,该批判的批判,该驱逐的驱逐!

【答客】或问:有人说,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又有人说,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两种观点针锋相对,到底那一种对?答:都不错。不过,政治对人民的影响显性而直接,人民对政治的影响潜在而间接。归根结底文化才是决定性的,主体文化从根本上决定着民德民智和政治制度品质。

【辟马】马学马制,相辅相成。要改革马政马制,就必须对马学进行深入批判和清算,取消其主体文化和指导思想地位。这是改革唯一正确而有效的办法。马学不去,马政马制都得不到根本性改良,官德民智也得不到根本性提升;马学不去,各种政治罪恶、社会乱象将此伏彼起。无论怎样努力,都是治标之举。

【对联】以利沙群友赠联曰:“以赤热心,作冷静语,道义铁肩,莫厌雄文多讽剌;含慈母泪,写沉痛书,文章辣手,共知东海有深期!”很喜欢。唯东海在批评错误、抨击邪恶的时候,大多正言直说,真言直发,不用什么艺术手法。讽剌不如改为正刺,意谓正面直接、针锋相对的刺。

【孙蒋】孙蒋都信仰耶教,同时颇能尊重现代文明和儒家文化,可称为耶教杂家,三民主义本身也是一种中西杂交苟合而成的杂学。人是杂人,学是杂学,党是杂党,焉能把国家建设好?所谓民国,上不能敬天,下不能保民,政治昏庸,社会混乱,号称中华,实非中华,根本原因就在于孙蒋思想文化太杂乱。

【一多】思想市场必须多元,指导思想必须一元,而且一元化的必须是正善的思想。只有正善的思想获得主体性、指导性的一元地位,才能建设良制良法,保障思想市场的自由多元。例如,只有自由主义一元化,才能建设民主制度;只有儒家一元化,才能建设礼乐制度。礼制和民主都能尊重维护庶民的自由。

【垃圾人】美大卫•波莱《垃圾车法则》中,位列第一的是:“与垃圾车擦身而过,是幸福和成功的钥匙。”东海也有一个垃圾人定律:垃圾人最容易被垃圾人所毁。这里的垃圾人指所有劣质人,包括充满负面情绪者、品质败坏者和奸恶凶暴之徒。这里的毁,包括诋毁、毁害、毁容、毁灭。

【垃圾人】这个东海定律,符合儒家义理。孔子说:“清斯濯缨,浊斯濯足矣,自取之也。”同样,珍宝被珍惜,垃圾被毁弃,自取之也。俗话说,恶人自有恶人磨,也是这个道理。引而申之,恶社会必有恶势力乃至恶政权磨,反孔反儒的社会,只有反中华反人道的政权才能成功和稳定。

【垃圾人】马邦垃圾人特别多,是因为文化、政治、教育三界垃圾化严重。窃据意识形态地位半个多世纪的马列主义,就是文化垃圾,而且饱含极权主义、民粹主义和物质主义三大剧毒。洗出来的马脑,既拜权拜力,又拜物拜金,既逢君之恶,又逢民之恶,或者本身就是恶民暴民,社会上的垃圾人。

【勇德】勇而不仁则暴,勇而不义则盗,勇而无礼则乱,勇而无智则蛮。勇敢必须立足于五常道,否则就非士君子之勇,就会沦为荀子所说的狗彘之勇、贾盗之勇和小人之勇。宗教恐怖主义分子既无廉耻、不知是非、不辟死伤、不畏众强,又轻死而暴,集狗彘之勇和小人之勇为一体,罪大恶极,最不可恕!

【儒语】常有人讥笑王道政治理想是异想天开。葛兆光有一篇批判新儒家的长文,标题就是《异想天开:近年来大陆新儒学的政治诉求》。其实改为“义想天开”才好。王道思想和理想就是义想,高度正义,合乎儒家文化和中华文明之宜。随着儒家复兴势头的加速,义想者越来越多,天是会重开的。

【答客】洪哲勝先生认为真理不具備“道德性”。他说:“‘真’是‘偽’的反面。‘真’可以和‘善’‘美’並列而沒有包含‘善’‘美’的必然性。”答:一、真善不能割裂,可以相辅相成相通甚至相等,比如真话与善言,就可以划等号;二、儒家内圣学讲道德真理,固然仁义为本;外王学讲政治真理,同样本乎仁义。

【电视剧】《三国机密之潜龙在渊》值得一看。何谓君子,何谓君王和天子,剧中扮演汉帝的刘平差堪仿佛。当然,戏说而已。历史上的东汉最后一任皇帝汉献帝,虽然不坏,资质有限。如果汉献帝果真仁厚英明如剧中汉帝,汉朝命运未尝不可改变,未尝不能再续三百年。

【金朝】我不相信金三会有去核和改良的诚意。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但金三恶海无边,未必还有回头的能力。诈力已久,恶习太深,就会产生越来越深重的邪径依赖,就像鱼儿离不开水、树木离不开土一样,就会彻底丧失改邪归正、改恶归善的能力。

【金朝】金三的善意和承诺极端不可靠,完全靠不住。恶习深重,改善无力;恶贯满盈,回头无路。其实,所有极权主义人物和势力的善意和承诺都靠不住。大恶无信。极权主义是最大的政治邪恶,人世间最大的恶,择恶固执、见利思异、见异思迁、反复无常是其本性和共性。

【取名】为一经营盼盼进户门和木地板的公司取名仁居。仁居,仁者之居也,仁宅也;反过来为居仁。孟子曰:“仁,人之安宅也;义,人之正路也。旷安宅而弗居,舍正路而不由,哀哉!”(《孟子•离娄上》)居仁,就是居于安宅、居于仁宅。此名很儒家,也很吉祥,响亮,又可囊括公司业务。建设安宅美居,离不开好的门窗和木地板。其公司负责人姓童。童者,赤子也。赤子之心,仁之基也。童字上立下里,君子立仁,智者里仁,都有居仁之意。

【击蒙】有文章题曰:《中国人的信仰为什么是历史而不是宗教》。标题就似是而非。真正的中国人,既不信仰宗教,也不信仰历史,而是信仰性与天道,即良知天理。信仰儒家信仰圣人圣经,都是因为信仰良知天理。对于历史,只是以之为镜,是尊重和镜鉴。如果一定要说信仰,那也是因为历史有助于明天理致良知。

【儒执】或说儒家的執是用的執。恰恰相反,儒家执的就是体,是天元,是仁本,是中道和五常道,是道德、政治之基本原则。唯有择善固执,才能成德成圣;唯有允执厥中,才能从容中道,从心所欲不逾矩。在相用上, 倒是可以无执的。与时消息,顺其自然,无可无不可。

【儒执】儒执就是执善、执中和守仁,坚持义路,守护仁宅。这是圣贤君子之所必。一个人如果没有原则或者不能坚持原则,在原则问题上无可无不可,可儒可佛可道可耶可伊可法可马,那是很可怕的。那不是圆满而是圆滑,不是中道而是无道。这种人不宜入世更不可居于民上。与鸟兽同群是他们的最佳选择。

【金朝】大恶无信,原因是双重的。首先,大恶没有守信的内在根基;其次,恶人恶势力往往缺乏守信的社会土壤,社会会逼使它们违背信约。盖恶人得位,必有恶势力支持;恶势力得势,必有恶社会土壤。例如,金三若欲真正改善、坚持诚信,将会受到巨大的政治和社会压力,轻则掉粉,重则颠覆。

【儒执】恶不可执,善不可不执;善之相用不可执,善之本质原则不可不执。其实佛道也是有所执的。佛教去执,去妄执也。只是佛教视一切相为虚妄,视一切执为妄执。去妄执,亦无真执可言。但佛教只言去妄,不言去真,不敢在体上言去佛。禅宗诃佛骂祖见佛杀佛都是就相上而言。老子更是直言“执大象”。

【法眼】马知无论左右中,都喜欢逢迎。毛氏反儒,毛时代的知识分子都说儒家坏话,强调儒家与马家的思想矛盾和原则区别;习君尊孔,习时代的知识分子多说孔子好话,强调孔子与马氏不谋而合的心灵交通。注意,毛时代所谓的右派,其实多是逢君之恶的马左毛左。遭毛氏迫害并非它们反毛,而是因果报应。

【三家】佛教蔽于佛而不知人,不明人道,亦不明天道之全。虽自诩三根普被,其实被不了上根上智,倒是特别适用于下根,适用于愚夫愚妇。真正的上根上智,若入佛道之门,那是一种浪费。唯儒家得乎乾元之至诚无息生生不息,得乎天地人三道之全,故能真正地普被三根,宜乎上智。

【三家】佛教适宜愚夫愚妇,并非佛徒都是愚夫愚妇。盖佛教与道家类似,有得乎天道之偏,虽不能道中庸,却也是极高明。所以高僧都很高明,自有特长,只要安守出世法的本分,遵守礼制,尊重儒家,甘心辅翼世教,就有可敬可取之处。儒家与之道不同不相为谋,但不妨有所尊重,并行不悖。

【法眼】习思想儒马并存,善恶混杂。赞马者是逢君之恶其罪大,拥儒者逢君之善其功大。儒马不并立,真儒必不赞马,必定反马;真马必不拥儒,必然反儒。一边赞马一边拥儒,非儒非马,论学术是杂家,论德行是乡愿。这种人比公开反儒的马左略好,但不是真正的拥儒,还是没有摆脱逢君之恶的范畴。

【杂家】或说:“天下無二道,聖人無兩心。貫通儒釋道耶者,唯道耳!”这是杂家的论调。天下無二道,唯儒家得之全,釋道得之偏,耶教无所得。聖人無兩心,然佛道中人与圣人不同心。圣心以仁为本,贯通天地人,合三道而一。这种道德境界,岂佛道两家所能及也?

【杂家】佛道耶马谈儒,诸子百家谈儒,都不可能中肯。唯儒家圣贤君子,才有择法之眼和明辨功夫。对于诸子百家和佛道耶马,爱而知其恶,憎而知其善,正确辨别它们的优劣是非正邪善恶,给予如理如实、中正中肯的评价。对于儒家来说,佛道都是小道偏道,耶教一无所得,马教更是背道而驰。

【态度】不同时代有不同的文化要求和工作重心,不能刻舟求剑。孟子以辟杨墨为己任,程朱以批佛道为要务,都是必须的。世易时移,这个时代影响力和危害性远远大于杨墨佛道的学说多得是,其中又以马学毛思为最,辟马才是儒家当务之急。故东海曰:能言距马毛者,圣人之徒也。

【态度】儒者于马毛,可以不予批判,不置一词,但绝不能肯定之赞成之。置身于马家社会,辟马难免犯忌,或有风险,故避而远之,可以理解。但若肯定赞成之,反过来批判辟马毛者,那就是造大妄语业,亦无异于逢君之恶,其罪大矣!上得罪于天理,内得罪于良知,其罪大矣,无可恕也!

【答客】或问:你说反孔崇马双重恶,打击面太大了,那意味着百年来中国人大多是罪恶分子,怎么可能呢?答:一个人既弑父又认贼作父,岂非双重大恶?反孔崇马就是文化弑父又认贼作父,当然罪不可逭,非入监狱或下地狱不可。民国丛林化,共和国监狱化,国民包括三界精英命运空前恶劣,就是反孔崇马的恶果。

【历史眼】或说:“若干年后,人们会把现在孩子们使用的政治课称为邪教教科书”云。东海大赞曰:那是必然的,那是文化、道德、历史逻辑的必然。马学是有史以来最大的邪说,马路是有史以来最大的邪路,拜物教有史以来最大的政治性邪教。儒家一阳来复,正气逐渐上升,改邪归正、弃马归儒是马帮唯一的出路!2018-5-17余东海于广西南宁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