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徐水良   再谈民主与自由关系,驳反民主谬论 2018-05-15 17:09:17  [点击:691]

再谈民主与自由关系,驳反民主谬论



徐水良



2018-5-14





有反对民主的人说:



//:民主不是目的,是手段。民主只是一种公共事务决策模式,它不是价值,它也不是目的,只能是实现自由和人们过上更好生活的手段。既然民主只是一种手段,那这个手段就谈不上善恶的价值了,菜刀论大家都熟悉,菜刀本身没有善恶,看使用的人是谁。我不反对民主,我的观点是以有限政府为前提的宪政民主,我是欢迎的,也是主张的。但是,如果把民主当作价值,当作目的,当作善的代表,那这样的民主,就一定是恶的民主,因为当你赋予一个工具以价值时,那这个工具将无人制衡,当枪支本身就是善良时,那任何人拿着枪扫射,你都不能说它是在作恶。所谓民主是最不坏的制度,就是一种谬论,菜刀是一种最不坏的东西吗?既然只是一种手段,就根本无法以好坏来判定它。只能说,民主导致的结果好与坏,由使用者决定。



现实中,民主往往成为庸众作恶的工具,但这也不能因些而说民主就不好。如果因此而说民主就不好,这种结论与直接说民主就是好,也是相同的逻辑,也是赋予一个工具善恶的定义。如果一定要说民主好不好,那也是可以相对而言的,比如,毛时代的极权底下,再垃圾的民主可能都会强于他。但因此不能确定,民主就一定强于专制,民主与专制同样都是公共事务决策模式,民主没有善恶,专制也没有善恶,都是手段,而非目的。邓专制下的中国,是自由度提升的中国,小蒋专制下的台湾,也是更自由更繁荣的台湾,李光耀专制下的新加坡,是自由繁荣的国度。同样的,俄罗斯的民主,印度的民主,委瑞内拉的民主,却只能看到衰落与禁锢。



民主到底会导致什么结果,现实中往往是由宪政来决定的。宪政即限政,即由法律来限定公共事务的边界。但宪政也同样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本身。公共事务的边界到底在哪里,才是宪政是否能制约民主,制约暴政的关键。脱离开内容只谈形式,脱离开实质只谈表象,这才是两方争论的焦点。



我前两天举过一例,小区民主,如果小区的公共事务边界清晰,仅限于小区内的公共设施的维护,那民主一定好于专制。如果小区内的公共事务边界不清晰,通过民主程序,将属于私域的东西划归公域,比如要求小区内有钱的人应该多出钱来修建小区医院,将公共事务之手伸入个人的口袋,那这种民主,会比公共事务边界限定死的专制还要残暴。//



一批反对和攻击民主的人士,纷纷赞扬和支持上面的这些意见。同时也有一批支持和捍卫民主的网友,坚决反对和批判这些意见。



这类意见,是中共及其情报机构不断攻击民主、宣扬专制,宣传和推崇新加坡模式等等做法,而相反,民主派则驳斥和反对这些做法的辩论,在网上、在微信群中的反映和表现。



因此,本人重谈自由和人权与民主的关系,反驳这些反民主意见。本文重新简要地谈谈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三四十多年前,本人最早论述自由及人权与民主的关系,指出与自由和人权相比,民主只是手段,自由和人权才是目的。当时还经过一些激烈论战。我的观点,论战以后,才逐步被人接受,以后成为常识。但是,经过上面反民主网友一发挥,一歪曲,就变成了完全的谬论。



为什么要有民主,就是为了保护自由和人权。没有民主,搞专制,必然侵犯自由和人权。



这位网友的谬论,把手段说成没有好坏的区别,首先就是否定了这个根本。是错误的。所以,手段本身就有好坏之分。他的说法,完全是谬论。



第二,民主最终不是目的,而是手段,并不等于说,民主不可以成为阶段性目的。当中国人、中国民主运动和民主革命为民主艰苦奋战,奉献生命、奉献鲜血的时候,民主,毫无疑问就是中国民主运动和民主革命的目的。



第三,因此,把民主说成不是价值,也完全是胡说。最终目的,阶段性目的,以及特定手段,都可以是价值。自由、民主、平等、人权、法制、法治、宪政,都是举世公认的普世价值。



而其中,民主,法制,法治,宪政,都是社会规范,都是手段,但毫无疑问,它们都属于价值的范畴。



正像我在过去讲座中说的,科学研究客观世界的本来面目,技术和策略研究人类如何适应,对待和改造客观世界。那价值,就是人类适应,对待和改造客观世界中,形成的相对固定的规范。那规范,不属于反映客观世界本来面目的真理范畴,而是属于人类适应,对待和改造客观世界的主观价值,但同样是人类宝贵的精神财富。



第四、民主和专制等等,都是有善恶好坏之别的社会手段。把它与非社会的,没有好坏之别的物质或物质手段混为一谈,例如与菜刀混为一谈。纯粹是混淆不同事物、不同概念,搞狡辩。



第五,即使是物质和物质手段,由人类使用,加上人类的主观判断和价值,同样有好坏之别。锋利的菜刀就比损坏的充满缺口的钝缺菜刀好用,

大机器就比原始手工工具好用,如此等等。说它们没有好坏之别,也是胡话。



第六、土共和反民主倡专制的人,不断用历史上非常罕见的、民主不成熟时,苏格拉底被处死的多数暴政的例子,来攻击和反对民主。这是完全的谬论。真正的民主制度下的多数暴政,是非常罕见的特例;而专制下的少数暴政或“多数”暴政,例如极权专制下的文革暴政,纳粹暴政,苏俄暴政,却是比这种特例多一万倍一百万倍一亿倍的通例。这些人不断用民主不成熟情况下的罕见例子,来颠倒黑白,来攻击民主,来宣扬专制,来掩盖比民主多无数倍、无数倍的专制暴政,完全是别有用心。



而且,民主本身,也不断在发展,也在积极解决此类罕见问题。现代成熟的民主,基本上已经能避免此类情况的产生。中共和反民主倡专制的人们,纯粹是为了保护和坚持自己的专制统治,故意颠倒黑白离奇狡辩而已。



所以,民主法制法治宪政,与自由和人权相比,都是手段,但又都是公认的普适价值。它们与它们的对立面,都有好坏善恶之别。



反民主的人们反对我的这个说法,说:“我就不认,怎么公认了?又来多数人代表少数人这一套。”云云。



本人反驳:所谓全世界公认,写进联合国宪章和宣言,或订立其他权威性国际条约。那就是世界公认。土工和你们不认这些公认的普适价值,就是反人类。



土工不敢公开反对这些东西,不敢公开不认普适价值,不敢公开反对民主。你们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你们比土工还急于否定普适价值,比土工还急于反人类。



这些反民主倡专制的,又反对我的意见并合唱说:“全世界公认的就是真理?这是标准答案?你们陷在非黑即白的思维,日用而不知。”“不承认民煮有价值的意义就在于背后逻辑是砖制也无所谓,反正都是手段,只要经济发展好就行了。”“‘公认’、‘普世’,嘴巴一张就来。怎么个公认啊,怎么个普世啊?”“而土工改开的前三十年就很好,欣欣向荣”。“民主确实有价值的,但专制也有价值。”“自由民主是西方文明的产物,它就一定是普世真理?”“民主是人类唯一价值观?”等等等等。



本人反驳并告诉他们:这里的价值观,不属于客观真理范畴,而属于人类主观价值范畴。你们不懂,就来胡扯胡说什么真理不真理?



人类主观的价值,经过联合国和国际条约肯定,就是人类公认。土工和你们反对,就是反人类。这里,都是以人类自己制定的规范为准。价值不属于客观真理范畴,却用胡扯客观真理不真理,来反人类,来否定普适价值,完全是狡辩。



判决反人类罪,不以真理不真理为标准,而以国际条约,包括联合国宪章,宣言,决定为标准。今后审判中国反人类份子,也是这样。



中国是联合国成员国和许多国际条约的参与国,有义务遵守联合国和国际条约规定的规范、规矩。土工和你们反对,当然就是言而无信反人类。



这些人就攻击说:“你要是当权了,尸山血海。”



本人回答:反人类罪一定要惩罚,并且没有追溯期限限制。那是法制法治和人类公义的需要。



这些年,中共和这些反民主倡专制的人们,拼命披上宣扬法治的外衣,来反对民主;或者要颠倒历史顺序、程序,宣扬先搞法治后搞民主,从而使得法治和民主都变得不可能。但一到别人主张要真正履行法治、惩治犯罪、恢复真相恢复社会公正的时候,他们就立刻露出反对法治的本来面目,而不再是披上法治外衣,仅仅反民主了。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