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孙丰是也   袁红冰是一位不知天高地厚,无一点自知之明…… 2018-05-13 05:37:08  [点击:613]
袁红冰是一位不知天高地厚,无一袁红冰是一点自知之明……


袁红冰是一位不知天高地厚,无自知之明,胸无半点文墨的满嘴跑火车的所谓“英雄人格哲学”,并“根据英雄人格哲学确定了人生即使是一场梦,他也要做一埸英雄梦,一场自由之梦”的“梦幻大师”与“法学大师”的特异功能的超人。


知识是事关被认识对象的内容(即实际),
又是事关被反映的对象的形式(即概念)的双重认知;

若没有被反映的对象或思想,做为反映形式的概念是空的;若只有被反映对象或思想却无反映形式概念则是盲的。

我来问袁先生,到底什么是哲学?你懂吗?

如果你懂就不会说出:“对我的英雄人格哲学而言,或说我根据英雄人格哲学确立了这样的信念,人生即使是一场梦,我也要做一场英雄的梦一场自由的梦……〞。这些话证明你对哲学是完全木知觉也——

哲学是什么?哲学就是“说理”或“明理”之学。哲学的这个“哲”字,所说的就是把“理”讲透彻,把理说到根处或始源,也就把理讲到穷尽。但因哲学这个词源于西方,西学东渐后就只好这么叫了。哲学是讲理并追求穷尽之理的的学问。

你老袁就得向我们讲清到底什么是“理”?否则你无以证明你的“英雄人格哲学”是“哲学”。



所谓“理”就是在一个概念之下的成条理的知识,所谓“成条理”就是在这个构成为范畴的概念内部,涉及到的方方面面都不得有矛盾,即能够自圆(我说的自圆即夏业良先生说的自恰)。可你老人家的哲学是“英雄人格”哲学,不管“英雄人格”多高多大多个都不构成为“理”。即“英雄”不是任何知识,不是任何有律可循的学问,它是你的性命境界所达到的自我评价,它连知识都不是,又怎么能算成哲学呢?你得知道,哲学既是“学”,就必须有律可循,你这个英雄人格哲学以什么为可循之律?没有可循之律,它算哪门子学问?英雄人格哲学根本就是你的精神失健康的一种病态狂想,就如阿Q的革命一样。


也与习皇帝废元首任期制一样,都是病态。


从你借旅游从贵阳出来,可能你事先已造了势,所以阵势唬人,各地民运人士不管是真是假都为你申居发动签字,真是轰轰烈烈,这里也许倒可以用上你的流光异彩,后来老孙我有幸领教了你那些旷世之作,我失落得心如刀绞,我想:这位先生竟是贵洲省法学院院长,这能吗?在近两年的时间里,你那些“著作”可遭到了几乎所有人的讨伐,有人要老孙也批上一批,说实在的,我觉你那些旷世之作离起码的发表水平还至少差十几年。我看了不足十页,就很恶心。那受到普遍赞誉的对你的大作的几篇批判,就是老孙写的。夏业良判你的话在逻辑上一点谱不贴,我说你就不知什么是逻辑,你是胡拼、滥联结,滥用定语又乱加补语。语无伦次的你这位北大学子加贵洲法学院院长!


叫人想不到的是就因我的几篇批袁小文,有几个人德国散会后来巴黎看我,后来还有其他人也为此事来过。亲爱的朋友加老乡加邻居,我就不明白当时你们把袁教授那么不屑到就如拍苍蝇,薰蚊子,灭臭虫……怎么现在倒把他那不论不类的胡话捧上了天,我并没有找你们毛病的心理,我只是觉太不可思议,太不好意思了。我的老乡们!老袁写的东西,除了对我中华文化的造践,那是一点价值都没有的。我敢说袁红冰这个人根本就不知道——讲话或立说是把不同概念间的当且仅当“关系”联结到一起,他最多只知道是联结概念,不知联结的是概念的关系而非概念。因为即使是自觉到说话行文所联结的是概念的关系的人,实际所联结的也只是概念。但在他们的思维里已经是对关系的推敲,所以他们所以造出的句子才生动活泼,破格又精致。大家去看沈从文、周作人、林语堂、矛盾、老舍、李劫人,钱钟书说的话,那是何等的出彩!读来何等的甜美,何等的可把玩可可享受?当代的贾平凹,赵孔歉、三毛、琼瑶在形式上也是大师级别的人物。但高密那位莫然只是编故事,没有形式上的训练。

在袁红冰那些垃圾受到各地朋友嘲笑那段时间,他用了一个“各地的小政客”来反驳对他发动了文字批判与攻击的人,我来问问袁红冰,你知道什么是政客吗,海外就没有一人处在政治地盘上,又哪来的政客?政客不是说性格,而是说实际的,没有做官的人哪来的政客?

你这个人是随便造句,不伦又不类,比如你说了“人生即是一场梦”,你就该意识到没有做英雄级机会了,你还做的什么英雄?郭文贵先生还在那里豪气满怀的爆着料,又怎么会是走上了命运的刀锋?郭文贵是一活生生的人,是人所能有的就是人生,何来的命运?

“从另一角度上讲我们的地球是一个具于无限小的星球,而我们附着在这个无限小的星救上的所谓人类……”人类就是人类,又怎么可以前冠“所谓”呢?老袁呀,你疯了吧?你简直就是说连想也不想满嘴牙来胡诌,“人类”前也能加“所谓”?一加所谓就成了“假人类”了呀,这可能吗?老实说袁红冰的实际水平还不到初中生,老孙我就是上了一年半初中的初中生,你还是老老实实地爱护自己吧。你的专业是法学,可你对任何法学的合格语汇都说不出。你和你那八个月的洒友其实犯的是一个通病:狂妄而不知治学。我弄不请夏业良怎么想到与你辩论,也想不出相貌上如此纯朴夏道的路德,干么弄这么一件闹剧。老袁就是个理盲,和理盲辩理凯不是与哑巴交谈……老夏在对老袁第一个个五分钟的话,就能轻而易举地把老袁打回幼稚园,因根本就没有英雄人格这一说,人格是自身,英雄是指外人,老夏你怎么就不拿这一招把他赶出任何读书人的场合。

当然,中国的元首,中国的第一摇篮的北京大学的校长都是些顺嘴喷粪的角,袁红冰这样教授也就不足为怪了。当然老袁也干了一件正经事——把厦门太守打女服务员屁股的那一掌学着老郭给曝于天光下。可记上一功。
最后编辑时间: 2018-05-13 12:45:5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