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苹果   从曹建梅女士1.2信誉评分到她有一个千万富婆梦 2018-04-15 15:03:20  [点击:507]


人不能选择出身,但可以选择要走的路。4月14日,曹建梅女士推特直播,坚持自己没有做错事,也没有犯法。那理直气壮的底气令人讶异,其表现令人摇头叹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难怪曹女士最新Reputation Score(信誉评分)只有1.20分,低无可低。



还记得以骂下三滥污言秽语著称的红花@bxgzr---曹建梅女士的化身吗?





士别三日,刮目相看,红花已经删除大量旧推文脏文字,华丽转身,基因再造:



“红花”飘零,更名为:Take a deep breath then relax and enjoy life!

“深呼吸然后放松,享受生活”---返老还童,充满青春健康气息,令人想起“昨日种种比如昨日死,今日种种比如今日生”,很有创意。最有意思的是其置顶推文是转推质疑曹女士的“故乡在远方”推文,其余是为曹女士转推作文宣,乔装打扮得令人眼花缭乱。

红花的跟随者BombIslamshit曾转推红花骂人脏话推文:



BombIslamshit关注曹女士,与曹女士化身白兰地酒互粉。4月14日,BombIslamshi推文给曹女士,骂台湾百合是五毛:



看来曹女士运筹帷幄之中,指挥易容马甲得心应手,出神入化,虚拟声威大震,挺吓人的。

在4月14日曹女士推特直播中,不经意穿崩曹女士另一马甲游戏。曹女士在视频中说,质疑她的mbullshitsun发私讯给她,自称法轮功,她认为mbullshitsun是法轮功败类。

早在3月下旬,曹女士化身白兰地酒声称:



mbullshitsun并非自称法轮功,而是白兰地酒的忖度,然后把猜测当成事实,再骂mbullshitsun是法轮功的败类。以下是mbullshitsun提供与白兰地酒私聊文字,声称绝非经常私聊:





有意思的是与mbullshitsun私聊的是白兰地酒,曹女士在视频中自称mbullshitsun与她私聊,不经意透露自己与白兰地酒其实是同一个人的不同分身,这是聪明反为聪明误。

发现曹建梅女士至少有两个Facebook账号:Anna Cao和Star Hill,居然成为曹女士指责的江家人,并非普通网友。这智商令人着急啊。

https://www.facebook.com/anna.cao.7543

https://www.facebook.com/bob.cao.737?fref=ufi

其实,曹女士是“大智若愚”,“胸怀大志”。谓予不信,请听我慢慢道来。

4月14日上午11时,本人发帖《从曹建梅女士熊猫按摩被吊销执照谈起》,其中提及:

从曹女士及其主要化身白兰地酒,一再“言之凿凿”声称免费律师一听到曹建梅的名字就不敢接,足以说明其募款是目的,打官司只是手段。曹女士曾信誓旦旦,表明募款达到五千就停止。4月4日,曹女士推特直播表明只等三笔已捐款入账就达五千。现在是4月14日,十天过去,曹女士装傻充愣不再回应,捐款广告依然高悬。曹女士含糊其辞:正在使用捐款联系各部门获取材料,是否请到洋律师,无可奉告。

当晚十时,曹建梅女士在家中推特直播,宣布三天前停止接收捐款,截止时共得捐款四千三百元,不够五千。曹女士募款是没有任何机构监管,收到多少她说了算。记得3月29日,路德三访曹女士,节目伊始,曹女士称已募款3500元,当晚节目有募款广告,照理进帐不少。4月4日曹女士推特直播,在推友查问下,曹女士说只差三笔已捐款收到,就够五千。从那以后曹女士完全不提此事。曹女士化身白兰地酒攻击合理质疑者“造谣诽谤想阻止援助”。

即使4月13日曹女士推特直播前往邓洪律师处,也完全不提4月11日已截止接受捐款,曹女士推特募款账号到14日宣布截止前才删除。何况按曹女士所言,捐款目标5000元尚未达标,为何匆匆截止?令人觉得反常的是所谓截止三天后,才在我发稿十一小时后突然宣布。我认为这与我上述评论合情合理有关,曹女士很可能在支持她的某方要求下,才临时决定以比较好看,无从查核的方式截止捐款,以堵悠悠之口。

在4月14日推特直播中,看得出曹女士募捐之后,醉翁之意不在酒,目标不在抚养费,而是要索取当年车祸赔款,希望有推友找到免费律师帮忙,可以先给4300捐款,然后在赔偿中扣还律师费。曹女士说一定要有律师,也可以谈判赔偿金额,不一定打官司。曹女士说官司一定赢,有人告诉她可以是一千万或几百万赔偿。她只要够生活和治疗费,可以帮助有需要的人做慈善。为了让自己索赔巨款有正当性,曹女士又玩惊天阴谋论,指控杨良柱律师和邓洪律师,与有台湾妻子的警察局长李巴卡过从甚密,让她得不到照顾。曹女士重申女儿是江泽民侄儿所出,控诉江泽民家族通过美国警方迫害她。

曹女士此前之所以募款,理由是找免费律师,一听到她的名字没人敢接。既然如此,曹女士凭什么认为要索车祸赔款,就有先不拿钱的律师听到她的名字就敢接?这不自相矛盾,如何自圆其说?车祸早过追诉期,美国政府不会因为曹女士在押就让她丧失人权,得不到应有赔偿。曹女士指责当年车祸没有给她照X光,做CT,没有及时发现问题,让她至今头痛,2014年被判终身残障。其实,当时她怀孕,若做侵入性检查,导致胎儿异常,谁负责?相信当年联邦拘留所一定有做安全而必要检查,曹女士应该无大碍,才可保胎儿平安。至于终身残障乃夸大其词,实际上是美国定义极其宽松的间歇性失忆,而曹女士可以驾车外出,可见这一所谓终身残障,与曹女士声称女儿被霸凌到脑震荡,长期不能上学一样,乃愚人节笑话。

曹女士有梦最美,希望相随,但应知财来自有方,否则黄粱梦碎比没有梦更悲怆。若有妄念,一千万不是祝福,而是人性悲歌。君不见脚踏实地,活在当下,心中阳光灿烂,轻轻的伸手,仿佛就能掬起万里碧空一片蓝。
最后编辑时间: 2018-04-16 04:30:0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